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6章 6章:我的殿下有毛病。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抽出穿膛的剑,甩掉剑上的血,看着猎杀她的一群黑衣人,嗜血的勾起唇瓣“生命不息,作死不止,老子是你们想杀就能杀的人?”

    系统……

    话说,它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宿主武力值为零,顾容止的武力值到是有,可是宿主运用起来完全不生手啊,这好像有点儿不对呢……

    一炷香后,夙浅用剑挑起最后一位刺客的下巴,阴笑的勾起唇“哪个智障让你来杀老子的?”

    刺客的下巴被卸掉,跪在地上,面对这些残垣断骸,脑浆肠子流一地的尸体,无表情的眼眸里略过惊惧。

    这太子,手段真残忍!

    五马分尸也不抵如此,这简直就是剁尸!

    刺客梗着脖子没反应,夙浅冷笑“到是有骨气,老子不杀你了。”

    说罢,直接把剑往地上一扔,下巴一扬“感恩戴德的滚吧。”

    系统……

    这宿主有中二属性?

    当玉清找到夙浅时,夙浅白衣染血,脚下一地残尸,身边还跪着一位黑衣刺客,刺客下巴被卸掉,面容痛苦扭曲。

    她回头看向玉清,平静无波的眼眸里一片荒芜。

    玉清紧了紧手指,走过来“受伤了吗?”

    夙浅瞥了他一眼,抬脚,与他侧身而过,离开巷子。

    不知是不是玉清的错觉,总感觉这瞬间那人离他很远,看他的目光比之前更加凉薄与疏离。

    好像他做错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心头有些慌乱,他抿着嘴追了出去,而那少年已经消失不见。

    刚回宫,就看到西楚月站在海棠花树下,背对着她,看着焚艳绝绝的海棠花。

    夙浅身上的血腥味儿很浓,浓的让人想忽视都不能,西楚月回头,一眼就看到那白衣墨发的少年,一身污染的血迹,衣摆还往下滴着血。

    西楚月眉心一颤,唇瓣蠕动,宽大衣袖下的手紧握成拳,可是终究什么都没问出口。

    “母后有事?”

    夙浅让暗卫去烧水,随手脱掉血染的白衣扔在地上,坐在寝殿前的石墩上,抬头看着面前的女人。

    这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牡丹花一样,雍容华贵,大气矜持,年约二十七八,很年轻。

    “阿止,我同你父皇商量,让你参政,明日你便去上朝吧。”

    西楚月温声开口“你十三了,不小了该参政了。”

    “嗯。”夙浅点了下头,端起清茶呷了一口,好半晌没听到西楚月在说其他事,也没有走的打算。

    于是,她看向西楚月“还有事?”

    “阿止……”西楚月唇角有些抖“阿尘还小,你不要与他一般……”

    接下来的话,西楚月怎么都说不出口,因为夙浅用那双平静无波,凉薄空寂的眼眸一瞬不瞬的望着她,静静的望着她,不言也不语。

    “你休息吧,母后回去了……”

    西楚月狼狈的错开眼,转身离去的背影有些踉跄。

    阿尘还小,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啧,这女人到也能说的出口?

    翌日早朝,夙浅一身正黄蟒袍,头束蟒玉冠,身姿挺拔如白杨,单薄如柳韧,无表情的立在大殿上听那些大臣絮絮叨叨的汇报工作。

    皇帝顾殷一身金黄龙袍,眉目威严冷厉,模样俊美无俦,气韵巍峨冷酷,看起来有军人一样的坚毅,又有贵公子般的矜贵天成,还有痞子似的风流邪魅,整个人荷尔蒙满满,妥妥的就是一高颜值,高身份,高地位的钻石王老五。

    他看着首位眼观鼻鼻观心的太子,冷厉的眼眸里划过讶异。

    他这个儿子,貌似,变了不少……

    至少看起来没那么阴沉狠戾了,到是有几分他当年儒雅温和的样子,皇后把他教的很好。

    不,或者说,皇后把他教的太好了……

    上位的目光太过于灼热,夙浅抬头看了一眼,忽然冲着皇帝咧嘴一笑,白生生的小牙,寒光闪闪,流氓气质顿显。

    儒雅温和神马的,果然都是浮云,这人一向酷不过三秒!

    皇帝……

    这谁家的小王八蛋?流里流气的?

    而看到她这模样的还有另一边的西楚侯,西楚凌天。

    西楚凌天目光微闪,这孩子……怎么感觉,哪里有些不太对的样子?

    “……皇上,西北旱情太过严重,百姓大都出现流亡,这已经威胁到附近城镇的安危,皇上您看……”

    下位的官员上报案情,打断了父子俩的对视。

    “太子觉得如何?”

    顾殷突然开口问向了夙浅,一殿大臣都是一惊,这太子才头一天上朝,皇上这样是否……

    夙浅眨眨眼,脆生生的“不知道。”

    皇帝……

    大臣……

    西楚侯……

    这殿下是不是有些耿直过头了?皇帝面前还说不知道?就算皇帝是你爹都不行啊!

    瞅瞅皇帝那脸黑的!

    “咳——”西楚侯以手握拳,轻咳了声。

    有大臣得到提示,出列开口“皇上,太子还太年幼,对政事了解不深……”

    顾殷斜了西楚侯一眼,西楚侯眼观鼻鼻观心,捋着一把山羊胡,老神在在。

    “既然太子年幼不懂政事,那么柯大人就从旁协助太子处理西北旱情,即日启程。”

    “皇,皇上——”

    为太子出头的柯大人懵逼了,这发展不对啊……

    不是应该说太子年幼,应该在实习一段时间在考察的吗?怎么直接上纲上线了?

    西楚侯捋着山羊胡的手一抖,没佘住,直接拽掉几根胡子,疼的龇牙咧嘴。

    夙浅眨眨眼,没说话。

    “退朝。”

    顾殷衣袖一甩,站起来直接走人。

    柯大人……

    柯南宁泪眼汪汪的看向西楚侯“侯爷,这怎么办?”

    西楚侯吹了吹胡子,龇牙“咳,那什么,老夫让墨久跟你们一起去。”

    柯南宁嘴角抽搐,这是让他带两个奶娃娃去处理旱灾?这是让他去死啊——

    虽然西楚公子以睿出名,可是吧,旱灾是死人的地方,嘤嘤,若是这两位爷,任何一个出了事,他以头抢地都救不了命啊!!

    柯大人在这里欲哭无泪,夙浅双手背后,迈着步子大摇大摆的出大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