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章 5章:我的殿下有毛病。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原本还想询问小团子哭成这样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小团子接下来的话,愣是让西楚月僵在那里,雍容华贵的牡丹玉颜顷刻间苍白如雪,那双睿智清浅的眼眸里闪烁着晦暗与苦涩,愧疚与慌乱。

    她这模样,正好让走进来的玉清看了个正着,这瞬间,玉清的心里咯噔一下沉入谷底。

    他以为……

    太子殿下是在吓唬小殿下而已,是想让小殿下奋发学习,改掉他贪玩的毛病,哪里知……

    这是真的?

    忽然的,他就明了,太子殿下身上的黑暗是怎么一回事。

    那不是他天生的,而是后天逼迫的。

    不是他自己愿意的,而是他母亲一手压迫成的。

    殿下如今才十三……

    五岁之前便如此,那么五岁之后,十三岁之前,殿下又是怎么过的?

    蓦的,他就不想待在这里了,后退一步,在西楚月没有看到他进来时,转身离开了鸣凤殿。

    原本想出宫的他,鬼使神差的又来到了太子寝殿,那人仍是他离去时的模样。

    白衣墨发,双手枕在脑后,躺在花树下,书本盖着脸,不知是睡了,还是没睡。

    “干什么呢?”夙浅扒拉下脸上的书,不耐烦的看着站在她身边的玉清“不是走了吗?”

    玉清勾唇一笑,馥郁如花开“殿下拿走了清的丹药,不应该给清一些补偿吗?”

    “补偿?”

    夙浅瞪眼“你想的到挺美!那是你给本殿的,不是本殿问你要的,事后了来问本殿要补偿,你咋不上天呢?”

    玉清……

    如果他不是当事人,他就真的信了。

    明明是这人强取豪夺,怎么就变成他给的了?

    还有,什么叫事后?这前后才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可就事后了?这殿下胡诌的本事当真不小啊……

    玉清伸手直接拿掉他手中的书,把他从软榻里拽起来“殿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本事当真不小,丹药,清是知道拿不回来了,不如殿下陪清去买药材,清在炼制一份就是……”

    “不去!”

    夙浅拨掉玉清拽着她的手“去太医院随便拿。”

    玉清哭笑不得“殿下,太医院的药材都是有备案的,清以什么名头去拿?”

    “关本殿什么事?”夙浅瞪眼“你松手,小心本殿揍你!”

    玉清直接点在夙浅上半身的穴道上,拉着夙浅晃出了太子寝殿,朝着宫门外走去。

    ……

    我屮艸芔茻!

    夙浅黑着脸,马格壁的点穴术?!

    “系统!给老子解开!”

    ……老子的枪呢!!崩不死你丫的!

    一路黑着脸被玉清拐出皇宫,来到长安街,进了长安街最大的酒楼“殿下,这里的酒食不错,尝尝?”

    玉清领着夙浅上了四楼,来到一处包间里,笑眯眯的给夙浅解开上半身的穴道,看着夙浅抄起手边的茶壶就朝他砸过来。

    莞尔一笑,闪身避开,略有些无奈“殿下……”

    “还殿下?喊祖宗都不行!”

    夙浅上去就是一顿胖揍,愣是把武功不弱的玉清揍的鼻青脸肿,龇着牙抽气。

    消消气的夙浅坐在桌子旁喝茶,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苦笑不已的玉清给自己那张有些不能看的脸上药。

    也不知这货整得什么药,效果出奇的好,这才片刻功夫,那张青青紫紫的脸就恢复如常,堪比整容了。

    夙浅毫不客气的伸手直接把药膏夺过来占为己有。

    看到玉清简直哭笑不得。

    这哪里是殿下?这简直就是土匪啊!土匪都没他这么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简直了。

    吃完饭,玉清傍着夙浅去草药堂,半道上遇见了玉清的熟人。

    “阿清?”

    悦耳的黄鸟音响在二人身后,玉清回头,略微讶异“唔……如歌?”

    “果然是你,我以为我看错了。”那碧青衣的少女笑弯了眼睛,上前几步拽住玉清的袖摆“骗子,说好在神医谷呢?”

    玉清温润一笑“出了些事,便来京了?夜大人上京了?”

    “嗯,爹爹调回京都了。”那少女那张杜鹃花一样的脸上,洋溢着羞涩与愉悦“你准备买什么?”

    “草药——”玉清开口,一顿,惊异的发现那人竟然不知所踪,略微蹙了蹙眉“可有看到与我一同的少年?”

    少女讶异“少年?”

    “白衣少年,十三四左右,眉目如画,面如冠玉,清风霁月,皎皎如仙。”

    “啊,他走了,我以为你们不是一道的。”少女有些歉意,心下却有些惊疑,玉清很少夸人,更不要说如这般带着……

    唔,该怎么说呢,艳羡?不对,调侃?也不对,啊,对了,是心疼与宠溺,还有包容?

    “我可是耽误了你的事?”少女心下翻转,面上却不安与愧疚。

    “唔,没事,回头清去拜见夜大人。”玉清抬手揉了揉少女的脑袋“天色不早了,如歌早点回去吧。”

    “好。”少女盈盈一笑,看着玉清转身找人,却暗地里冲着侍卫打了个眼色。

    夜如歌,那个与玉清携手一生的女人,且还是把顾容止斩于剑下的女人。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少女弑帝,而引起这个少女弑帝的起因,便是玉清。

    像玉清这样清润如水,温柔如春风的人,实在让人难以想象竟然做出那等事。

    夙浅隐匿在拐角的巷子里,唇角勾起凉薄的笑意“快要开始了呢……”

    剧情里,在夜如歌出现没多久后,顾容止感受到了危机,开始对玉清表白,玉清应了,然后皇后溺杀了玉清,顾容止造反称帝。

    啧,她到要看看,现如今的玉清要怎么让,她这个顾容止爱上他?

    给人希望却又亲手掐灭,西楚月用承诺来让玉清接近顾容止,可是并没有一定让玉清接受顾容止的感情,可是偏偏玉清接受了不说,却又在事后说,这仅仅只是一个应允的承诺。

    有点儿让人恶心呢。

    夙浅头一歪,避开凭空刺来的剑刃,反手抓住那刺客的手,略微用力夺了刺客的手中剑,手腕翻转一剑穿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