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4章 4章:我的殿下有毛病。

时间:2017-10-02作者:东篱白

    夙浅一开口就是刺,直接把人冲到南墙上,把玉清少年怼的目瞪口呆,神色怔然。

    大约他还是头一次遇上这样的人,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呐呐的看着夙浅不知道该怎么接。

    好半晌,小团子才颤巍巍开口“哥,哥哥,玉哥哥很厉害的,上次我生病玉哥哥给我一颗丹药,吃完就好了……”

    “你生了吃一颗丹药就会好的病,吃完丹药当然会好了。”

    夙浅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小团子蠢萌蠢萌的眨眨眼“哎?是这样吗?”

    “当然,本殿下从来不撒谎。”

    听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玉清……

    系统感叹,这人一本正经胡诌的本事,简直无人能及了!

    说的它差点儿都信了。

    玉清垂眸,眼眸里晃动的笑意怎么都遮不住,这殿下真真与传闻不相符呢。

    “唔,大约殿下也生了吃一颗丹药就会好的病,不如殿下也吃一颗丹药看看?”

    同样一本正经回答的玉清,从衣袖里摸出一个小玉瓶,倒了一粒圆滚滚,白胖胖,散发着荷花清香的丹药,在纹路分明的掌心中。

    丹药很白,很剔透,很漂亮,可是跟那白皙,散发着荧光的手掌一比,瞬间掉了一个档次,可见伸到她面前的手有多漂亮,简直就是手模们的最爱。

    夙浅木着脸,直接上手把丹药连瓶都夺走,在玉清惊愕的神情下,慢条斯理的开口“不,你错了,我生了吃一瓶丹药才会好的病,所以你要用一瓶丹药来治,不然会有后遗症的。”

    玉清……

    噗嗤——

    他实在是忍俊不禁了,这殿下怎么能用着这么一张清风霁月,皎皎如仙的一张脸,做出如此无赖的行径,还如此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简直……

    可爱到不行。

    “哥哥,你不是没有生吃一颗丹药就会好的病吗?那你还要丹药干什么?”

    小团子卡巴着水汪汪的大眼,完全不明所以的拆台。

    “智障,都说吃一瓶才会好,怎么还问?”夙浅面无表情的把小玉瓶揣进怀里,怼了小团子一句。

    小团子扁扁嘴“哥哥,智障是什么意思,总觉着不是好话来的……”

    “白痴,笨蛋,蠢货的意思,智障。”

    “哇——”

    小团子张嘴就嚎,鼻涕一把泪一把“阿,阿尘才不是智障,阿尘那么聪明怎么会是智障?哥哥你欺负人——”

    “你聪明?你哪里聪明了智障!百家书会了?千字文默了?中庸读了?什么都不会说你智障还不乐意,就知道哭,你是婆娘吗?动不动就掉眼泪,哭唧唧的,没用——”

    系统……

    “怎么没意思?看他哭我就高兴。”

    系统……

    宿主这到底什么恶趣味啊?

    玉清以手握拳抵在唇边,遮住唇边掩饰不住的笑意。

    跟个孩子这般较真儿,这殿下好幼稚……

    小团子被夙浅怼的鼓着嘴,一抽一抽的,愣是不敢哭了,抽抽噎噎的直擦眼泪“哥,哥哥,人家还小嘛,不用这样严肃啦……”

    小团子偷偷的撒娇,以往在其他人面前,他这么一说,配上可怜兮兮的小表情,简直就是无往不利。

    可是现在偏偏他遇上了夙浅。

    “呵——”夙浅冷笑了下“五岁了还小?你知道五岁的时候本殿下在干什么吗?”

    小团子有些好奇,偷偷的看向神色不喜不悲的夙浅“哥哥在干什么?”

    夙浅忽然咧嘴一笑,笑的阴气森森,吓的小团子冷汗都出来了,整个胖嘟嘟的小身板都缩成一团,呜呜,哥哥好可怕——

    “本殿下五岁的时候,通鉴,四书,五经,谟训,禹贡,老庄,记解,春秋,鉴范等这些通通都能倒背如流,复写的一字不差,就算这样本殿下偷偷跑出去一次被母后抓到,母后直接打断了本殿下的两条腿,还握着本殿下的手一下一下的戳死了本殿下偷偷养的小白狗,缘由,母后说本殿下太蠢,不认真习学业,就是这种下场——”

    夙浅笑的恶意满满“跟五岁的本殿下比,顾轻尘,你说你不是智障是什么?”

    小团子有些呆,脸色微微苍白,抖着小手直愣愣的望进那一双毫无感情的眼眸里,那里面是空无一物的漠然,不染尘世的凉薄……

    莫名的,小团子就信了,哥哥没有说谎。

    可是……

    “你骗人!母后才不会做这么恶毒的事情呢!一定是你不听话母后才这样对你……”

    越说,小团子的声音越低,他不听话惹母后生气的时候,母后也只是骂他两句,那么,哥哥到底是怎么不听话才会被打断双腿,还,还……

    “我不信!你撒谎!最讨厌哥哥了!你就知道欺负我——再也不喜欢你了——讨厌——!!”

    小团子捂着脸,直接从石凳上跳下去,抹着眼泪跑出太子寝殿。

    “嗤——”

    夙浅重新躺回软榻上,斜了眼神色清浅自若的玉清一眼,恶狠狠道“干嘛?还不走?本殿下不管饭!”

    玉清深深的看了眼满怀恶意的夙浅一眼,他虽然阴气森森,恶意满满的说这些话,且神情不愤和厌世,可是那双眼睛,意外的平静,平静到近乎于漠然,没有任何感情的冷漠。

    心脏莫名的有些不太舒服。

    他站起来,冲着夙浅行了个礼“清告退。”

    夙浅直接把书盖在脸上,眼不见为净。

    走到门口的玉清,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眼海棠花树下躺着的白衣少年,那少年清风霁月,皎皎如仙,美好的比下了四季繁花,可是……

    他的身体里却盈满了黑暗,没有一丝光亮的黑暗,像是无间地狱,修罗战场,从头到尾,至始至终,唯有他一人征战杀伐,寂然辽远。

    心脏处抽搐的难受了一下,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溢满心田。

    小团子跌跌撞撞的跑回鸣凤殿,扑到一脸讶异的西楚月怀里嚎啕大哭,一边哭还一边告状“哥哥最讨厌了!最讨厌了!他一定在撒谎,一定是!母后才不是那么恶毒的人呢,母后怎么会为了一次偷跑就打断哥哥的腿?还戳死了小狗狗?哥哥骗人!他太讨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