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爱生暖冬 第213章 纯洁和不纯洁

时间:2017-12-02作者:冬日微暖

    陆雪漫这句相像的话,让白卉突然的楞了下。

    她脸色有些奇怪,随即尴尬的笑了笑,“是吗?呵呵……那我们真有缘分啊,能有相像的地方。”

    陆雪漫只说了这么一句,却并没有就此问下去。

    反而像是刚才就只是随口一说的。

    “对了,我想起来了,蒋太太是不是乔冬暖的母亲?”

    白卉点了点头,“是啊,雪漫还记得?”

    “自然是记得的。”

    陆雪漫笑笑,而白卉不知道她脸色怎么又突然变了。

    可很快,她就想起来,关于谭慕城的事情。

    而白卉却有些不确定,谭慕城跟乔冬暖的事情,陆雪漫是否知道。

    白卉不由得试探道:“雪漫,你跟谭先生真的分开了?”

    陆雪漫像是没有想到,白卉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她的脸上带着苦笑,然后像是被伤害了一样,各种的难过,伤心,很快,就落泪。

    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眶里溢出来,陆雪漫无声的哭起来,让人看了,怎么都不忍心。

    更何况是白卉。

    她的心更像是被狠狠的撕开了,眼泪也跟着落下来,情动不已,再也忍不住,坐到了陆雪漫身旁,将她抱在了怀中。

    “雪漫啊,你别哭了,你哭的我都心疼了。这不是你的错,这都是那些人的错,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我的孩子,可怜的孩子啊……”

    陆雪漫像是找到了宣泄口,忍不住靠着白卉,重重的哭了起来。

    两个女人就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像是在发泄心中的苦闷。

    许久之后,他们平静了下来。

    陆雪漫起身,走去了卫生间,整理了下自己。

    而白卉,也懊恼自己太过没有控制住自己。

    等陆雪漫回到包厢里来,白卉没说什么,陆雪漫却笑了笑。

    “蒋太太,不,我能叫你白阿姨吗?”

    “当然,当然。”

    “白阿姨,刚才真是的不好意思,我许久没有这么哭过了。只是因为心底藏了太多的苦,没有人相信我,没有人能够听说一说。”

    白卉赶紧摇头,“没关系的,雪漫,我很喜欢你,你可以信任我的。不管你心里有多少苦,都可以对我说,”

    陆雪漫羞涩的点头笑笑,“谢谢白阿姨。”

    “那你能说说,你跟谭先生是怎么回事儿吗?”

    刚才陆雪漫哭的那么伤心,白卉心中忍不住咒骂那个谭慕城。

    显然,她已经忘记了,她当初因为乔冬暖跟谭慕城在一起的时候的兴奋。

    陆雪漫摇头苦笑,“过去了都过去了,现在说再多,旁人都只会以为是我在拉着谭慕城炒作的。从来只闻新人笑,我这样的,没什么好多的了。”

    虽然没说,但是这几句话,就已经让白卉心中想了很多。

    所以,在白卉心中,已经认定了乔冬暖就是一个第三者了。

    白卉在桌下的手指狠狠的捏在手心,陆雪漫好好的姻缘,就这样被乔冬暖给破坏了。

    而她还说什么陆雪漫是黑的,分明乔冬暖才是最黑心的那个。

    白卉咬了咬牙,想到乔冬暖,感情的天平早已经不平衡了。

    “白阿姨,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白卉摇头,笑笑,“没怎么,好,不说那些不高兴的事儿,阿姨不应该提起的。”

    接着两人又聊起轻松的话题,一直到晚上,他们都意犹未尽,似乎非常合得来的样子。

    最后分别,都似乎恋恋不舍。

    白卉回到蒋家,心情有别于前几天的郁郁寡欢,心情很好的她,亲自下厨做饭,晚上跟蒋子雄又是一番欢快。

    只是,丈夫沉睡之后,白卉一直都没有睡着。

    她想了太多,想到了二十多年前,想到了陆雪漫,想了太多太多,却唯独没有想乔冬暖。

    ……

    韩东川在走之前,来见了乔冬暖一次,当然,乔冬暖完全不意外。

    除了道别,还有别的事情。

    比如,江燕。

    “江燕找你了?”

    乔冬暖看着韩东川欲言又止的样子,先一步主动问出了问题。

    韩东川点头,“她说,你封杀了她。现在她被公司雪藏了,没有任何人敢用她。她现在只能去酒吧唱歌,去一些小地方走穴。”

    “是我做的。”

    韩东川沉默了下来,并没有多问。

    乔冬暖扯了扯嘴角,才说:“她没有跟你说,为什么我会如此赶尽杀绝吧?”

    “你既然这么做,肯定是她做了什么让你不能容忍的事情。暖暖,我知道你是个特别心软的人,能让你做到如此地步,江燕肯定非常过分,甚至做的,很严重,是不是?”

    乔冬暖也没有替江燕隐瞒,说了她的所作所为。

    而韩东川听了之后,额上青筋曝气,眼底的冷冽,足以sha ren。

    “东川,已经过去了,我这次并没有心软,我没有让她坐牢,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我明白。所以,这次陆雪漫的事情,是谭慕城做的?”

    “应该是吧?他没有具体跟我说,但是,我觉得,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

    韩东川若有所思,微沉吟了会儿,说:“这样便宜了陆雪漫了。”

    “是啊,是便宜了她。所以,日后不会这么便宜她的。”

    韩东川并没有多言,可是,对付陆雪漫,他也会加入其中的。

    韩东川走之后,乔冬暖跟乔老太太shi pin了一下,告知她他们决定明年春天举办婚礼。

    “春天啊?好,那时候不会太冷,那要在哪里举办婚礼啊?帝城吗?”

    “不是,奶奶,我们会在南方的一个小岛,嘻嘻……那里四季如春,不会冷。到时候奶奶也跟着一起出国,去岛上多住几天。”

    “出国啊?奶奶知道,你刘姐跟我说过,好多有钱人都去国外结婚。挺好的,那奶奶跟着暖暖沾光,这辈子也能出国了。”

    乔冬暖看着老太太笑的那么开心,心中甚是欣慰。

    “对了,那你们结婚,需要奶奶做什么?别看奶奶年纪大,能做不少事情呢。”

    乔冬暖知道老太太这是不想要闲着,她迅速想了想,道:“奶奶,那您选个日子呗。我们初步定春天,可是具体日子不知道。你来定,这种事情您应该擅长。”

    “好好,奶奶现在就去看日历,不行,我去找人算算哪天好。”

    说着,老太太这就着急的挂了dian hua,为孙女做任何事情,她都要认真又积极。

    乔冬暖摇头笑了笑,心想这能够让老太太琢磨好几天吧?

    结果,到晚上,他们刚吃完晚饭,谭慕城缠着乔冬暖亲热的时候,老太太就又打来dian hua。

    “我看好了,还跟以前我认识的李大师问了,有三个最好的日子,都可以办婚礼。你们两个看看,这三个日子,选哪一个都可以,慕城,你觉得呢?”

    谭慕城揉了揉额角,笑着对热切的老太太说着,“奶奶,你觉得呢?我们时间够。”

    “好,那就算四月初八。”

    “好,听奶奶的。”

    乔冬暖在谭慕城身旁,凑过脑袋来,笑着说:“奶奶,辛苦你了,对了,我刚想起来,我还看了好几种老年人的衣服,到时候给您做一身……”

    谭慕城躺到一旁,听着小女人跟奶奶的对话,东扯西扯的,就是不挂dian hua。

    一会儿,谭慕城就明白了,这小女人明显是故意的,跟老太太聊天,来打发时间,就是不想跟他亲热吧?

    谭慕城忍不住勾唇,一会儿,手臂伸到她腰上,大手故意的窜进了她的睡衣内,开始作乱。

    而乔冬暖表情抽了抽,跟老太太又要继续说着呢,谭慕城的大手已经捏到了她更里面。

    她差点出口惊叫。

    不得已,赶紧跟奶奶道别,一挂断dian hua,谭慕城已然扑过来,将小女人压在了身下。

    大手依旧留在乔冬暖的衣服里,低头,啄着她的嘴唇,低声深沉的溢出声音来。

    “暖暖,别这么懒,嗯?早上不运动,晚上也不运动那就不好了。”

    真是敢说!

    乔冬暖额角抽了抽,liu mang做什么都有借口。

    “你够了。别以做运动这么纯洁的借口,来行你不纯洁的心思和行为。”

    谭慕城轻笑,“嗯,我不纯洁。暖暖最纯洁。让我看看,暖暖纯洁在哪里?”

    他低头,吻过她脸颊,耳朵,脖子,继续往下,解开她的衣服。

    “这里纯洁?这里?还是这里?……”

    “嗯……”

    乔冬暖嘤咛出声,已经没有心思回答了。

    谭慕城自顾自的笑着,低沉you huo的笑声,自言自语。

    “看来来,暖暖哪里都很纯洁,我很喜欢”

    纯洁的小女人,遇上不纯洁的老liu mang,结果自然是被拆吃入腹,骨头都不剩。

    事后……

    乔冬暖昏昏欲睡的靠在谭慕城的怀中,脑子里似乎想起来,有件比较重要的事情,好像没有做。

    但是具体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她现在筋疲力尽,脑子不清楚,所以并没有想起来,很快陷入了沉睡中。

    迷糊中,被谭慕城吻住,他说了句什么,她也没听清楚。

    第二天早上,乔冬暖吃饭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昨晚上忘记的重要事情。

    “啊!”

    她一声尖叫,看着对面的谭慕城。

    “你昨晚上没有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