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 真的那么爱她吗

时间:2018-01-19作者:木澜汐

    真的那么爱她吗第(1/2)页

    天:

    良久,书房里都没有一丝声音,覃逸飞静静坐着。父亲注视着他,许久之后,才开口道:“我们这一辈子,会碰到很多的人——”覃逸飞望着父亲。“有些人,会擦肩而过,连个面儿都照不上,有些人,却会和我们生死纠缠。这,就是人生。当两个人的轨迹交叉,发生了各种各样刻骨铭心的事,深深把对方刻进自己的心里,好像这个人,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分开不会忘记。”父亲幽幽的说,“可是,有什么是命中注定的呢?命,又是什么东西呢?只不过,一切都是人的自我想象和自我安慰罢了。想要在一起了,就是说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人,要分开了,就说什么没缘分。所有的一切,不都是借口吗?”“我,没有想和她,在一起。以前,以前想过,清哥回来前,在榕城的时候,的确,我是想过和她结婚,我,我爱她,我只想和她结婚——”覃逸飞开口道。见父亲望着自己,见父亲在听自己说话,覃逸飞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对不起,爸,那天晚上,我,我跟您说出那些话——”覃逸飞道。父亲摇头,道:“我知道你心里是她,你永远都是站在她的立场说话,你只会,只会为她考虑。而且,”覃春明顿了下,“有些话,你说的是对的。”覃逸飞望着父亲。“迦因,的确我们是没有为她考虑太多,毕竟,漱清才是最重要的。而迦因——就连她的家人,也都会觉得漱清更加重要。”父亲道,“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做出这样的评价和想法,你,要理解,毕竟,我们——”“我明白,清哥是你们的希望,可是——”覃逸飞说着,顿了下,“我不想看着雪初难过,不想看着她不开心,不想——”“是的,我理解你这些想法。可是,你有没有真正地,站在她的立场为她考虑呢?”父亲打断覃逸飞的话,道。“我怎么会没有?我的世界,我的一切的中心就是她,我——”覃逸飞道。“好,你不用再解释,你听我说,她是什么身份,你想过吗?在你把她当做你的世界的中心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她的身份?”父亲问道。“身份?”覃逸飞重复道。“她的身份,首先是漱清的妻子,才是曾迦因!”父亲道。覃逸飞,沉默了。“所有人看到她的时候,首先看见的是,她是漱清的妻子,而你,也必须这样!明白吗?”父亲道。“是,她是我哥的妻子,可她,更是——”覃逸飞道。“她有她的独立人格,没有错,你想说的就是这一点,是不是?”父亲道。覃逸飞点头。“我承认你说的,可是,你过于强调她的独立人格,你知道会给她带来什么吗?”父亲问道。覃逸飞没来得及开口,父亲就说:“你看看你母亲对待她的态度,难道不是因为你对她的错误的感情吗?”他说不出话来,呆呆地望着父亲。“你母亲,她很恨迦因,这一点,我们都清楚,以前她对迦因有意见,经过你这次的事,她是恨迦因的。迦因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了照顾你背负了那么多的非议,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而你,你觉得你还要让她继续背负着你母亲的仇恨吗?让她背负着那些数不清的非议和嘲笑吗?难道你要让别人一提到曾迦因,就是那个和自己的小叔子不清不楚的女人吗?”覃逸飞的嘴唇,颤抖着。父亲盯着他,覃逸飞,颤抖着转过头。“迦因照顾你,我们都应该感激她,我很感激,你也应该是。可是,你要做的,仅仅是感激,明白吗?”父亲道。覃逸飞,一言不发,他紧紧闭上双眼,嘴唇不停地颤抖着,连同放在轮椅扶手上的双手。父亲,也沉默了,他看得出儿子此时心里的纠结。让儿子这样彻底放下苏凡,那是很难很难的一件事。如果说在过去做这件事不容易,现在更加的,困难。特别是,在苏凡照顾儿子,帮助他苏醒之后。“小飞,她已经做出了选择,她,选择了漱清,选择了她的家庭,不管她是在什么样的思想主导下做出的选择,这,是她的选择,她要和漱清在一起,她要留在漱清身边——”父亲耐心地说道。覃逸飞睁开眼,望着父亲,道:“我,尊重她的选择,只要她开心,只要她,她觉得幸福,我,我希望她幸福,我,想要看见她的笑容,我不想——”说着,他的眼里,泪花闪闪。父亲起身,走到覃逸飞身边,蹲在他的面前,手放在儿子的手上,覃逸飞望着父亲,眼里的泪水,努力没有流出来。“她有她的人生,你,也有你的人生,孩子!”父亲道。覃逸飞低下头。父亲起身,轻轻拥住儿子的肩膀。“我,能见她一次吗?”良久之后,覃逸飞开口道。覃春明,愣住了。他看着儿子那张痛苦的脸,覃春明的心头,一股说不出的难受。覃春明没办法拒绝儿子,可是,他也同样没办法跟霍漱清说明。霍漱清让苏凡去照顾儿子,帮助他苏醒,这件事对于霍漱清和苏凡来说,都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可是,霍漱清还是让苏凡去了,而苏凡,也答应了霍漱清。只是,到了如今,当三个人都在背负着枷锁和嘲笑的时候,当这份枷锁沉重到了大家都无法承受的时候,就必须卸下来了。覃春明很清楚这一点,他更加清楚,现在的霍漱清不能再分心去处理这件事,而只有他自己来,必须是他!也正是因为如此,覃春明没办法和霍漱清说,他怎么开口呢?一夜难眠的覃春明,在第二天到达京城开会,和首长聊起来霍漱清近期的工作状况,覃春明这才下定决心和霍漱清说了儿子的话,而霍漱清——小飞要见她吗?霍漱清紧紧坐在办公椅上,久久不动。他闭上双眼,他的眼前,是曾经他看见的小飞眼里的苏凡的笑容,她脸上那轻松快乐的笑容,是让他陌生的,是他曾经熟悉的。让她见小飞吗?见了之后——霍漱清也感觉到了这些日子苏凡的变化,她变得又像过去那样的精神那样的活泼,那样的,偶尔会做恶作剧了。曾经的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精灵一样的女孩,会哭会笑,会发火,会捣鬼,会让他意外。现在,她变成了那样的一个苏凡,可是——他还是害怕的啊!他,还是没有,自信啊!

    要是她和小飞见面后离开他了怎么办?要是,要是——是啊,要是她选择了小飞呢?他很清楚小飞在她心里的地位,即便,即便她再也不提小飞,可是,不提,并不是说忘记,不是放下。小飞的护工和李聪报告过,苏凡在照顾小飞的那段时间里,经常会和小飞说话,很多时候有说有笑,有时候甚至还会流泪。护工说他不知道苏凡在说什么,只是看得见她的表情。而那些表情,也足以说明问题了。那就是,苏凡,其实根本没有放下小飞,她的心里,是有小飞的。可是,霍漱清不能和苏凡说这些,他不想让苏凡知道他在盯着她,他不想让她怀疑她,可是,他,害怕她离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乱了他的思绪,或者说,他的思绪本来就很乱,也不用再打了,已经乱了。是苏凡打来的?霍漱清接了电话,就听见苏凡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在忙吗?”苏凡问。“额,没有,这会儿没事。怎么了?”他问。“我舅妈打电话过来,说她去医院看见妈在住院了,我想去榕城看看妈,不知道情况怎么样——”苏凡道。“大姐没打电话过来啊!什么时候住院的?”霍漱清忙问。“我刚打电话给姐姐,她说是前天住院的。姐姐说没事,我还是不放心。”苏凡道。“好,那你先过去看看情况,要是,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你就——”霍漱清要说“你就回来”,可他没说出来,改口道,“你先让小孙把机票订了,明天的吧!”“可是我想今天赶紧过去,万一妈那边有什么事——”苏凡道。霍漱清想了下,便说:“那你先过去,要是有什么事就及时和我说,我也会抽空过去看看妈。”“嗯,我知道了。”苏凡道,“那你就别管我了,我下午就走。”“注意安全。”霍漱清道。“你放心。”苏凡说完,就挂了电话。听不到她的声音了,霍漱清的心里,却是说不出的,不舒服,胸口好像被堵着一样。小飞想要见她,他应该和她说的,告诉了她,至少她还有个机会可以去选择要不要见小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再一次被他给阻止了。不行,霍漱清,你不能这样想,你绝对不能再让他们两个有什么接触了,要不然,这件事就会没完没了,就会不能收场。是的,你做的是对的,不能,再让他们见面!此时的霍漱清,明知道自己这么做对苏凡不公平——先是因为她和小飞的感情去让她照顾小飞,帮助小飞苏醒,等到小飞苏醒了,想要见她一面了,他又不让他们见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