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 一个意外的吻

时间:2017-11-07作者:木澜汐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最新章节!

    聂瑾是那么有个性的一个人,而她顾小楠也并非对自己的事业没有一点追求,就算是不能成为居里夫人那样为世人所敬仰的科学巨匠,至少她也想要拥有一份让自己骄傲的事业,哪怕只是教导学生。可想想现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姜毓仁,除了姜毓仁,她什么都不会去想,不会去做,一心一意围着他转。这一个星期下来,她都快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份工作要做,忘记了自己的实验还要进行。她现在彻底沦为了姜毓仁的附属品,没有了自我,而她不愿这样。

    一个女人,永远都不能失去自己的梦想和追求,不管这梦想有多小,都不能放弃,否则总有一天会失去自我。一旦失去自我,就失去了一切。

    姜毓仁的伤情已经好了许多,医生说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星期就可以安排出院疗养。而姜毓仁着急上班,肯定是不会在医院多待一分钟的。可他这个样子,马上去上班是不太可能了,怎么说都要在家里休养一阵子。那么,她就可以离开了。等他要回家的时候,她就完全可以离开了。

    她想,自己是不是该去见聂瑾一次,和她谈一谈。可是仔细一想,她有什么立场去和聂瑾谈?她能和聂瑾说什么?归根结底,这是聂瑾和姜毓仁之间的问题,她要是插手了,事情只会更加复杂。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而且,聂瑾不见得会对姜毓仁念念不忘,她是那么要强的一个人,而且又是省委书记的女儿,说的重一点,简直就是全省的公主。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省委书记的女儿怎么还会嫁不出去呢?总有人会爱她疼她的。

    那就这样吧,顺其自然。

    返回病房,姜心雅还在,姐弟两个在说话,顾小楠总觉得自己多余,便去里间将病床上的被子和枕头已经靠枕等等都摆放好,然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边。

    其实,说到工作的事,她也不是不相信姜毓仁,他对她的情意,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也许,她会和他结婚?结婚嘛,太遥远了,虽然她也想嫁给他,可是一想他那个家那个父母,她这种思嫁的心情就没那么强烈了。她想要回柳城好好工作,且不说是为了防止自己有一天和姜毓仁分开后没有落脚之处,工作至少会让她觉得充实。

    她和他,将来会不会在一起,还很难说,不是吗?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的事完全是两个人在坚持,丝毫没有得到他家里人的祝福。

    恋爱的终极目标就是结婚,可他们距离这个目标好像很远很远的样子。

    唉,不要多想了,真的还是顺其自然吧!

    再说聂瑾,她其实老早就看到顾小楠了——即使顾小楠没有抬头。只要亲眼看见顾小楠,她的心就难以平静。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否则真的会甩顾小楠两个耳光的。

    可耻的小三,不都是应该被这样对待的吗?

    可现在,她似乎觉得自己动手的理由变得越来越没有说服力。

    不错,是姜毓仁背叛了他们的约定,这和顾小楠有关,可是,经过这几天,她也慢慢想明白了一些。出轨和背叛,第三者固然有错,可最大的错误在那个男人身上。正如她和常佩、她妈妈和常佩母亲,为什么大家一直不能正常相处、彼此恨着,根源就在爸爸的身上,是他没有处理好这个关系,造成了两个妻子和两个女儿的痛苦。现在,姜毓仁也是如此,他的错误,让她恨起了顾小楠——她是该恨顾小楠,可她更应该责备姜毓仁。为什么女人们总是要那么轻易地将男人从错误中解脱出来,却要彼此为难呢?

    她是个理智的人,她才不像那些笨女人一样,和小三打得头破血流,除了能博取一些别人的同情,还能得到什么?而她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她是个有素质的人,她不会做那种没脑子的事。

    那她就该恨姜毓仁吗?是的,她恨他,恨着恨着,却又觉得自己还是爱他的。或许这就是女人的可悲之处吧。不管那个男人对自己犯下怎样的错误,恨他的理由又那么微弱。可事情出了,总得找一个人来背黑锅,也许自己也有错,可是,连那个男人都恨不起来的时候,还会觉得自己错了吗?那就让那个可恶的小三来承担一切罪责吧!

    可她聂瑾不是这样的,她想的清楚。

    这些过往,她很清楚明白,可是将来的路,她看不清,而她不愿一直沉迷于这段感情对自己带来的伤害之中,她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今天早上主治医师说她可以出院了,可她妈妈坚持让她再待两天,至少到周日再出院,要不然她早就下去外一科了。

    现在,电梯一点点向下走,她心爱的手术室在向她招手,什么姜毓仁什么顾小楠,统统见鬼去吧!

    走出电梯的时候,她的心情已然好了许多,对别人的问候也能微笑以对。

    第一站,便是陈主任的办公室,陈主任正好在。

    “这么快就康复了?干嘛不回去家里歇着?”陈主任含笑问道。

    “这一个星期没拿手术刀,我都快不知道怎么用刀了。”聂瑾道。

    “我听凯东说你天天在病房里练缝合?”陈主任将一杯水放在聂瑾面前,问道。

    “总的要练练啊,要不然手生了。”聂瑾道。

    “你啊,别着急着上手术了。之前不是要去英国吗?你干脆在家里休息几天,和那边联系一下,重新约日子,买机票过去吧!”陈主任道。

    “那我这几天怎么办?”聂瑾问。

    “你啊,就乖乖养病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可是咱们外一科的新星,你要坚持住才行。而且,我估计你也待不了几天就得过去了,去了那边也一样训练。过去好好学学人家的技术,回来把咱们科室的水平提高上去。这个目标,可是任重道远啊,除了你,谁都不行。”陈主任说,“聂瑾,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主任,您这样说,也太夸张了!”聂瑾道。

    “我呢,有机会要往上动一动,这主任是不能再兼着了。这主任呢,我希望就在内部产生,咱们科室这么多人,你是个很优秀的候选人。可是,你要把自己的经历做的完美一些,这次去英国交流,是个很好的机会,你就算是不过去学习,也得利用这一的机会给自己做个金装,增强你的竞争力。明白吗?”陈主任压低声音道。

    聂瑾愣住了。

    难道自己要成为外一科主任的候选人吗?

    在陈主任办公室,聂瑾接到了父亲的秘书韩通的电话,说是派了司机去医院接她回家。聂瑾这才和陈主任道别,上楼回病房收拾一下零碎的东西,在楼道里却碰见了刚刚从手术室回来的杨凯东,她只是对他笑了下,并没说话。走了过去,杨凯东停下脚步回头望,将手上拿的一份新病历交给跟着自己的主治医师,快步跟上聂瑾。

    聂瑾进了电梯,杨凯东突然追了进去。

    “哦,杨医生有什么事?”聂瑾问。

    “听说你要出院了?”杨凯东双手插在白大褂里,问。

    “嗯,我想回家,周一再办出院手续。”聂瑾道,说完就盯着数字显示牌。

    杨凯东站在她身边,背靠着后面的镜子。

    到了二十六楼,聂瑾走出电梯,却发现杨凯东还在那里,便转身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啊?哦,没有,没有。”他说。

    “那就再见!”聂瑾说完,像是刚刚什么事都没有一样走向病房,也的确是,能有什么事呢?

    病房里就她一个人,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就几件换洗衣服。

    等她将叠好的衣服放进箱子,偶然抬头就看见杨凯东站在面前,她看了他一眼,将自己的水杯子和化妆品等开始收拾,说道:“有什么事就请说吧,等会我就回家了。”

    见对方不回答,聂瑾也觉得无聊,懒得再理会了。

    突然间,杨凯东快步走到她身后,一下子抱住她。

    聂瑾大惊,大声道:“你干什么?松开我!”

    杨凯东非但没放开她,反而扳过她的身,吻上了她的唇。

    并不是深吻,只是嘴唇相接。

    聂瑾突然感觉自己被电到一样,全身酥酥麻麻的,而他的呼吸如此之近,烫的她的脸颊**辣的。

    好像太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不禁让她的心跳都乱了。

    他只是堵着她的嘴巴,舌尖轻轻触摸着她的唇瓣,沿着她的唇线游走,却没有伸进她的嘴巴里。

    哪怕只是这样浅浅的吻,也让聂瑾心潮澎湃不已。

    可是,不超过两分钟,她就离开反应过来,一把推开杨凯东,抬起手重重地甩在他的脸上,杨凯东却没有躲闪。

    聂瑾也不管他为什么不躲,看着他那张脸,心情却是异常地平静,说道:“不要以为你来看了我几次,就可以对我怎么样,你给我滚——”说着,她指着门的方向,盯着杨凯东。

    “那个人为了别的女人抛弃了你,难道你还要为那种人守贞?”杨凯东淡淡地说。

    “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多嘴!”聂瑾道。

    “聂瑾,因为他是市委书记,你才觉得我没资格追求你吗?”杨凯东问道。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