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 没有人比他更爱她

时间:2017-11-07作者:木澜汐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最新章节!

    “以前真是对种花一点兴趣都没有,现在干着,还真是越来越觉得有意思。”苏子杰道。

    “你既然真心喜欢做这件事,那就多花点心思去做,政府这些年对农业附加值的投资会越来越大,你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把生意做好一点。”霍漱清道。

    “是,我知道了,姐夫。”苏子杰点头道。

    “你刚起步,也别太贪心,脚踏实地去做,总会越来越好的。”霍漱清道。

    苏子杰点头。

    “哦,姐,姐夫,你们先休息,我去外面招呼一下。再把念卿带过来。”苏子杰说完,就离开了。

    苏凡看着霍漱清,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

    霍漱清微微笑了,道:“傻了吗?看什么呢?”

    他招招手,她便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也没想到会来那么多人!”苏凡低声道。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人总是踩低捧高的,你还不明白吗?”他轻轻抚着她的头发,道。

    “你还没说干嘛过来呢?今天不是还有别的安排吗?”苏凡望着他,道。

    “都问过一遍了,还问?”他捏了下她的鼻尖,道。

    她只是看着他,不语。

    “我想你了,算不算是一个答案?”他笑问。

    他的眼中,那温柔的笑意溢了出来,苏凡的眼里却蒙上了一层水雾。

    “谢谢你!”她拥住他,道。

    她明白的,他是重视她的家庭关系,哪怕这是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他也同样重视,他也没有嫌弃这一家人。她明白的,不管她弟弟父亲是花农,还是部长,他都一样的对待。他,是因为爱她,不是吗?

    这些话,两个人的心底都很清楚,何须说出来呢?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一言不发,念卿就推门跑了进来。

    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她知道,霍漱清做到了,而她,也可以做到!

    下午,霍漱清和苏凡就带着孩子离开了苏家,乘飞机直接前往京城,曾家那边,还有霍漱清其他的一些同事需要联络的。上了飞机,看着霍漱清在身边沉然睡去,苏凡才知道他昨晚是赶着半夜的飞机直飞云城,早上在云城处理了一些事就匆匆赶来翔水。这么想着,苏凡的心里就有一种复杂的感觉。

    这个世上,没有人比霍漱清更爱她!

    春节假期,很快就结束了,霍漱清开始了忙碌的工作,而苏凡也赶回了榕城,处理念清的事情。农历的二月初,苏凡将念清全部交给了覃逸飞,由于覃逸飞工作繁忙,念清的具体事务,由原芮雪全权处理。

    离开念清,苏凡就赶去了江宁省,来到拓县看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们。

    记得当初她来到拓县的时候,好像也就是初春时节,那个时候,山谷里的苹果花都开了,到处一片白色,美极了。而今年,也许是春天来的太早,连这种北方的小山村里都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山谷里各种果树开始竞相开花。乘着张阿姨老公联系的车子,苏凡一路直接来到拓县。

    车子开进了小山村,苏凡先来到自己被下放来此的那个环保局的监测站,门上依旧没有锁,一推开门,一股灰尘就飞了起来,呛的人只是咳嗽。那些仪器上面,依旧是厚厚的土,那张木板床——看来是很久都无人居住的。

    这个监测站,她当时也没待多久,很多时候都是支书帮她来这里看护设备的。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可能也没人来这里进行检测了吧!

    关门离开,苏凡乘车来到村里。

    初春时节,正是地里干活的时候,村里原本就没有多少人留下来种地,留在家里的老人能妇孺,此时也要去赶着前几天下的雨带来的墒情去地里忙活。走进村里的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关着门的。

    偶尔路过的人,也是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她,不知道哪家来了这么阔气的亲戚。

    尽管时间已经过了几年,苏凡却还是能够认出一些人的,只是叫不出名字了。听着学校里传来熟悉的敲铃声,苏凡走向了那所小学校。

    操场里,空空的一片,没有一个人。

    她走进了院子,看着自己曾经教学的这个学校,尽管过了几年,却还是那个模样,没有丝毫的改变。

    现在很多农村的学校都建设的很漂亮,都是好几层的楼,却空着没多少学生。而这个小村子,本来就是拓县相当偏远贫困的一处,学校自然还是无人问津。

    教室里的学生们,很快就注意到院子里那个衣着不凡的年轻女人,纷纷趴在窗户上看,老师也没办法上课了,只好走了出来。

    “你找谁?”那位年轻的女老师走过来问苏凡。

    “我,我是来随便看看的。”苏凡微笑道,“您是老师吗?”

    女老师点头。

    “我想找一下张校长,在不在?”苏凡问。

    “校长去乡里开会了,晚上才回来。”老师道。

    苏凡点点头,道:“我以前也在这里教过书,过来看看。”

    那个女老师愣住了。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跑进了校门,苏凡忙转身。

    “是小苏姑娘么?”女人叫道。

    “嫂子?”苏凡忙走了过去。

    “我刚回家去拿东西,听人说来了个人,很像你,往学校这里来了,没想到,没想到真是你啊!走,赶紧去家里,我给你烙饼子,走。”支书的儿媳妇想拉苏凡的手,却一看苏凡身上的衣服,手就收了回去,不好意思地笑了。

    苏凡也注意到了,却笑着拉住女人那满是茧子的手,同女老师再见,走出了学校。

    “学校里来了这么年轻的老师?”苏凡问。

    “是新分来的大学生,年轻轻的娃,来我们这旮旯,怪不容易的。还要住在这学校里,一个女娃娃。前两年也来了两个,都去城里当代课老师了,不在这儿待着了。”支书儿媳妇叹道。

    苏凡点点头,道:“学校里现在好像没多少学生啊,比那时候更少了。”

    “是啊,好多孩子都跟着家里大人去城里读书了,现在学校里就那么几个学生。”女人道。

    “那以前的学生呢?我记得都应该上中学了吧?”苏凡道,“他们去哪里上中学?乡里?”

    女人叹着气摇头,跟苏凡说了一件她怎么都想不到的事,而这件事,意外地改变了苏凡往后的人生!

    “有的去了乡里的初中上,有的去了赵家庄那个附中,这学校里孩子们是越来越少了。”支书的儿媳妇领着苏凡往家走,道。

    的确是啊,现在很多报道里都说农村学校学生数量锐减,许多都是空着崭新的教学楼却没有学生。至于教师资源,更是匮乏。过年在翔水老家的时候,苏凡就听亲戚们说起过这些事,知道他们很多人都是带着孩子去镇子或者县城上学,而教育部门为了维持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就把每年招考进来的新教师分配到乡下,然而农村学校学生太少,加上条件艰苦,很多年轻老师都离开了,宁愿去县城或镇上的学校当代课老师挣几百块钱,结果农村学校里,又是老师缺乏,只能靠那些老的民办老师或者连民办老师都不是的代课老师。

    两人刚走到院门口,支书儿媳妇就看见了一个中年女人,叫了一声“燕燕妈——”

    苏凡回头,认出来那个女人好像是自己以前班上的、一个五年级的女孩子的妈妈,她记得那个女孩子燕燕,很爱学习的一个孩子,经常找她问问题,她总是给孩子课外辅导。当时,燕燕妈妈还为了感谢她给孩子补课,时常把自己家烙的馍馍,有时候还会给她送点泡菜什么的。几年没见,这个女人怎么头发白了好多?她记得这个燕燕妈妈应该才四十多岁啊!

    燕燕妈妈和支书儿媳妇聊了几句,看着苏凡,想问,又好像眼神有些疑虑。

    “这是小苏老师啊,还记得不?”支书儿媳妇介绍说。

    谁知,燕燕妈妈一听到苏凡的名字,就捂着嘴哭了起来。

    苏凡不明所以,看着眼前这两个女人,掏出纸巾递给燕燕妈妈,随口问了句“嫂子,燕燕呢?现在怎么样?该上高中了吧?”

    她不问还好,这么一问,对方的忍不住哭出声了,支书儿媳妇忙扶着燕燕妈走进自家院子,来到堂屋坐下,倒了杯水给她。

    苏凡一看,这好像是有些事不太对劲,眼睛瞥向支书儿媳妇,对方却叹息着摇头。

    “嫂子,有什么事告诉我,看看我能不能帮你。”苏凡拉着女人的手,道。

    女人擦着眼泪,嘴唇颤抖着,这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苏凡,原来燕燕在镇上上学的时候失踪了,已经一年多了,家里人到处找,却怎么都找不到。

    “报案了吗?”苏凡问。

    “报了,可是到现在都一点消息没有。”燕燕妈哭着说。

    苏凡怔住了。

    支书儿媳妇拉了拉燕燕妈的胳膊,道:“小沈妹子的男人是很厉害的人,你把事情说细一点,看能不能求妹子的男人帮帮忙。”

    男人?苏凡愣住了,莫非说的是霍漱清?可是,霍漱清不是说他告诉支书儿媳妇他们的关系是叔侄?

    见苏凡不说话,支书儿媳妇忙说:“妹子,那次接你去看病的男人,还——”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