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第一百六十八章 狂傲无知

时间:2020-02-11作者:菲硕莫薯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喜欢就分享

    很多事就是这样,第一印象特别差的时候,就是说破了天人家照样看你不顺眼。

    苏抗对广大隐门弟子群体有着天然的刻板印象,更别说楚御还是个隐门宗派中的掌门,估计在他眼里,这份实际上和黑社会大哥是划等号的,属于那种需要严厉打击的况。

    不同阅历的人对待事物的观点也是不尽相同的,隐门弟子很像是武侠中的江湖侠客,仗剑天涯降妖除魔。

    三尺青锋,四海为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的浪漫,可苏抗看到的却是一群仗着武力无视律法的法外之人。

    苏抗是带着这种刻板的偏见进入四合院的,所以矛盾早就在楚御出现前就产生了。

    不过还好,楚御的小“计谋”稍微扭转了一下苏抗对他的不良印象。

    老而成精老而成精,这句话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楚御本来就没什么演员的天分,演技浮夸不说,一生气起来,除了瞪眼就是瞪眼,苏抗一眼就看出来他在演戏,看出楚御想要和智先生撇清关系。

    错有错着,苏抗误以为楚御的人品还算是不错。

    当然,关于楚御的人品究竟如何。。。见仁见智吧,主要也是也分对谁。

    苏抗喝茶的模样很符合他虎背熊腰的气质,一饮而尽后将茶杯重重放在了石桌上。

    话也是开门见山,苏抗直接问道:“楚御,我问你,你隐门中的莫道擎当这局长,你怎么看。”

    话音一落,智先生目光收紧了,微微扫了一眼楚御。

    其实这句话,他也想问来着。

    这件事他一直想不通,楚御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同意让其他人当这个局长?

    别人也就算了,要知道这莫道擎可是隐门中人。

    莫道擎还不是出“名门大派”,而是“小门小户”,换了他是楚御,断然不会让自己门内的弟子受其他隐门中人辖制。

    智先生也是没想到,苏抗上来直接就问了这个问题。

    以前智先生也十分隐晦的问过楚御,可是楚御总说他要去海外,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他去了海外后就不准备回来的意思,所以智先生也没办法往深的问下去。

    而且这个问题,十分不好回答。

    与其说是询问看法,不如说是试探,或者说是要一个解释,解释什么为什么楚御会让他们炎黄峰弟子“屈尊”接受莫道擎的领导。

    面对苏抗的灵魂拷问,楚御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坚决服从领导安排,认真完成工作。”

    正在喝茶的智先生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苏抗也一脸懵)。

    足足愣了半晌,苏抗表和便秘似的说道:“我是说,你作为炎黄峰掌门,你不来做这个局长,反而让莫道擎来做,你就没有别的想法?”

    “没有啊。”

    苏抗双眼眯着,不放过楚御脸上任何一丝一毫的表变化。

    “你怎么可能没有想法?”

    楚御瞅了瞅智先生,又瞅了瞅苏抗,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有想法?”

    其实楚御还真不装,他真的没有任何想法。

    因为按照原有的历史,本来莫道擎就是局长。

    智先生当局长他都不在乎,别说莫道擎了。

    其实归根结底的话,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楚御摆不清楚他自己的位置。

    或者是说他不愿意去正视他的位置和责任。

    从始至终,他都认为他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物,一个悲哀到连拯救世界都没什么人知道的小人物。

    带着这样的想法,楚御从来不会对任何和自己无关的事指手画脚,只要历史不会有太大的偏差,不会影响他搞死楚夙夜,任何事都和他无关。

    局长,呵呵,谁当谁当,这个机构存在就好。

    他要是在意这个所谓的“局长”的话,他也不会将“掌门”的位置“还”给楚至道。

    总的来说,他和其他穿越者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顾雅雯,楚夙夜,包括缚灵师坤都,那都属于是在原来的世界混不下去了,这才回到过去,准备换一种活法。

    别人穿越,是抛弃了未来,想要在过去中活的更好。

    自古只有**丝穿越成了高富帅,没看到哪个高富贵穿越到过去当**丝的。

    所以这就涉及到了一个好与坏的问题。

    以前过的坏,所以穿越想过的好,所以穿越后才去争取才去奋斗,这属于自愿穿越的。

    可楚御不是自愿穿越的,他觉得以前过的好的,所以穿越后根本没有任何追求。

    就是这么简单个事,炎黄峰掌门,公共事务安全局局长,对他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而且他比任何人看的都开,活着是基本,开心是必须,开心的活着才是他所追求的。

    要是光活着不开心,或者光开心却死了,那就什么意义都没有了。

    在二十六年后,有佳人相伴,有朋友为伍,他很开心,但是却容易死。

    所以他穿越了,虽然已目前的况下来看,他可以活着,但是边缺失了太多太多重要的人,所以他不开心。

    所以他的目的就是开心的活着,在二十六年后开心的活着,而不是在这个九十年代。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楚御。

    苏抗不否认这个世界上存在大公无私的人,有,但是楚御绝对不是其中之一,这一点他确定无疑。

    帮着智先生出谋划策,主动“投诚”,忙前忙后解决超自然事件。

    结果呢,楚御却没有任何诉求。

    这种行为这种人,要不就是圣人,要不就是所图甚大,苏抗更倾向于后者,认为楚御有所图谋。

    见到楚御“装傻”,苏抗岂会轻易放过他,正色道:“给我一个解释,一个可以让我相信你的解释。”

    “解释?”楚御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转念间搞清楚了对方的真实目的。

    “是啊,解释,老智让莫道擎来当这局长,你就没有不同的意见吗?”

    楚御苦笑不已。

    帮你们出谋划策,帮你们输送人才,我还一分钱不要,结果看你这意思,似乎还怀疑我图谋不轨别有心机?

    “领导您这话的意思是。。。”

    “没什么意思,就是问你怎么想的。”

    “哦,我的想法很简单。”楚御清了清嗓子,一脸正色:“坚决服从领导安排,维护组织的正确方针,工作不挑肥拣瘦,惟领导马首是瞻,领导指东打东,指西打西,领导让去打狗坚决不去捉鸡,时时刻刻提醒自己,领导安排的工作没有折扣,只有认真地努力地圆满地完成,领导怎么说,我就怎么办,就是这么想的。”

    苏抗差点没让楚御一句话给噎死。

    瞅了眼智先生,苏抗有点怀疑楚御到底是不是隐门弟子,这话,这嗑,怎么听的这么耳熟呢。

    “楚御,你不要和我打马虎眼。”苏抗哪能这么轻易的就被糊弄过去,面容严肃的说道:“我不相信你堂堂的炎黄峰掌门没有其他的想法。”

    楚御大感无力,无奈道:“那您的意思是。。。我得说我要当局长?”

    苏抗:“你不想当吗?”

    楚御:“我为啥想当?”

    苏抗:“你为什么不想当?”

    楚御“我为什么想当?”

    苏抗:“我问你为什么不想?”

    楚御:“我为什么要想?”

    智先生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俩玩意太能凑字数了,随即插口说道:“小楚,领导没别的意思,就是困惑你作为炎黄峰的掌门,难道就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智先生措了措辞,尽量婉转的说道:“炎黄峰弟子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受到其他隐门中人管理和命令,想来或多或少心里会有想法,长久以来,出了什么事的话谁也不好说,你就没这方面的担忧吗?”

    “我又不是他们的爹,人都交给你们了,我管那么多干什么。”楚御没好气的说道:“再说了,局里又不是只有外门弟子,不还有其他军警中的精英吗,让他们‘同化’这群外门弟子呗,天天洗脑,让他们知道世俗的生活很美好,分房子,提待遇,介绍对象,加工资,这还用我教你吗。”

    智先生无语至极。

    当然不用楚御教他了,因为他本就是这么想的。

    问题是这话在楚御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呢,有点像是卖儿卖女的意思。

    苏抗直勾勾的望着楚御:“你作为炎黄峰的掌门,甘心让你门下弟子效忠于。。。”

    没等苏抗说完,楚御直接打断道:“我早就不是炎黄峰掌门了。”

    “咣当”一声,智先生的茶杯掉落在了地上,苏抗也愣住了。

    智先生急忙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你别担心,我还是长老,山门里的十二大弟子,包括掌门,还有掌门,关系和我都特别铁,让外门弟子加入公共事务安全局的事肯定不会出意外。”

    “我问的不是这个事!”智先生面色莫名:“我之前登山的时候,你明明坐在掌门之位号令诸多长老,你怎么可能不是掌门?”

    “我还给楚至道了啊。”

    “还给。。。还给楚至道是什么意思?”

    “我不想当掌门啊,然后就让我家亲戚楚至道当了。”

    苏抗和智先生面面相觑,一时无法分辨楚御说的是真是假。

    要知道智先生总以楚掌门称呼楚御,而楚御也没否认过,这事还是今天头一次说。

    其实楚御也不是有意为之,他就觉得无非是个称呼,是不是掌门他在山门里都有话语权,也没什么区别。

    望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智先生,楚御乐道:“事就是这么个事,就和你们问我对这局长有没有想法似的,意思是一样的。”

    苏抗微微皱眉:“此话怎讲?”

    楚御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我说的再直白点吧,通俗点来讲,那就是。。。我脑子没病,所以不当这个局长。”

    不等二人开口,楚御开启了吐槽模式。

    “起的比鸡早,干的比牛多,一天天看样子是早八晚五的,实际上是二十四小时待命,还得协调隐门弟子和军警精英们的关系,这机构又是新创立的,人怎么安排,职务怎么划分,人员如何培训。。。”

    “一切都是从零开始。。。”

    “整天坐办公室。。。”

    “没准还得和怪胎打生打死的。。。”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可能都没休息。。。”

    “高风险,低待遇。。。”

    楚御无比认真的总结道:“我得喝多少假酒才想当这个局长,这不是没事找不自在吗。”

    苏抗和智先生二人面面相觑,居然。。。无言以对。

    智先生沉默了良久,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也是你卸下炎黄峰掌门之位的主要原因吧?”

    “那对呗。”楚御翻着白眼说道:“当这个局长,还不如回炎黄峰山门当个沙比掌门呢,至少没人管,掌门我都不当,我当个毛局长啊。”

    智先生笑了,笑的很是莫名。

    凭着直觉,他认为楚御说的是实话,说的也是心中所想。

    从第一天见到楚御起,他就觉得这位“掌门”怪怪的,可又说不上是哪里怪。

    直到现在,他明白了。

    这就是一个乐天知命的灵魂不甘于束缚罢了。

    因为有时他也在想,回想自己的大半生,自己走过的路,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出军人世家,走着父辈安排的路,然后如同父辈一般,带着荣誉老去,死去。

    若是换个活法,自己会是什么样?

    一时之间,智先生心思复杂。

    苏抗毕竟不了解楚御,对后者所说的话,半信半疑。

    智先生看向苏抗,笑道:“领导,楚御的这一番话,足以解释一切了。”

    “是吗?”苏抗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向楚御,面带狐疑。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智先生正色道:“我相信楚御,请领导也相信我。”

    楚御插口道:“什么用人不疑,我该帮的都帮了,人给你找了,怎么弄也教你了,其他和我没关系啊,我还得忙活自己的事呢,可被想着再让我当苦力。”

    智先生巴不得楚御赶紧抽而走呢,连忙笑着说道:“是我口误,小楚你是大忙人,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做就行。”

    这倒是肺腑之言,公共事务安全局一旦成立了,那么最主要的事就是管理,让隐门弟子彻底脱离“隐门弟子”这个份,楚御的参与,无疑会造成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智先生看向了苏抗:“领导,您的意思呢。”

    苏抗装模作样的说道:“人各有志,不予强求,既然楚御继续插手了,那也只能如此了。”

    智先生能够想到的事,苏抗如何想不到,楚御不参与,大家喜闻乐见。

    见到苏抗口风软了下来,智先生微微松了口气。

    可楚御用事实证明,智先生高兴的太早了。

    “老智就你放心吧。”楚御撇了撇嘴:“有外门弟子坐镇,大部分超自然事件都可以解决,只要那些军警中的精英们听话不拖后腿就行。”

    其实楚御说这话就是无心的,术业有专攻,炎黄峰弟子就是干这事的,他也没有别的意思,更不是瞧不起谁。

    军警精英保家卫国肯定是专业的,问题是这是处理超自然事件,不是说觉悟高就可以解决的。

    可这话到了苏抗的耳朵里就变味了,他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楚御。”苏抗沉声道:“照你那意思,军警精英,还不如你们这些隐门弟子?”

    智先生心里暗道一声坏了。

    他怕就怕这个事。

    他知道隐门弟子是什么样的手掌握着什么样的技能,可是苏抗却不知道。

    按照苏抗的意思,都是人,都一个脑袋俩胳膊的,军警中的精英比隐门弟子差到哪了,而且前者信仰坚定无比忠诚,凭什么就以隐门弟子为主军警精英为辅,为什么不是军警精英指挥隐门弟子,不就是抓鬼吗,不会可以学啊,隐门弟子多个胳膊啊还是怎么的。

    楚御也听出来苏抗这话带着刺呢,连忙陪着笑说道:“领导您误会了,是我口误,我没别的意思,您千万别误会,隐门弟子都是祖传的手艺,这不得传帮带吗,有一句怎么说来着,哦对,叫做学习别人,超越别人,咱得取长补短不是吗。”

    苏抗呵呵一笑,觉得楚御这话说的还是很顺耳的。

    是啊,传帮带,学习别人,超越别人,就是这么个理。

    见到苏抗笑了,楚御和智先生都微微松了口气。

    结果谁知厢房的门被推开了,巫心玥抱着长剑就走了出来。

    巫心玥径直走到了楚御的旁。

    “楚御,军警精英是何人?”

    “啊?”楚御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这老者口中的军警精英,可是高手?”

    楚御终于反应了过来,没文化真可怕,顿时头大不已。

    苏抗皱眉看了一眼巫心玥,又看向智先生,后者解释道:“这是。。。这是小楚的朋友,也是隐门中人。”

    “隐门中人,呵。”苏抗瞅了眼巫心玥怀中的长剑:“姑娘,你以后也要加入公共事务安全局吗?”

    楚御连连摆手:“和她没关系,就是我一个朋友。”

    “楚御。”巫心玥看都不看苏抗一眼,只是望着楚御:“你还未回答我,军警精英,是何人?”

    “什么人也不是,统称,说的是部队和警察队伍中的精英,和你没关系。”

    “哦。”巫心玥面露失望之色:“原来是普通人而已。”

    “啪”的一声,苏抗一巴掌拍在了石桌上:“狂傲,狂傲无知。”

    智先生和楚御对看一眼,相视苦笑。

    本来苏抗就生气的,让他更生气的还在后面。

    只见巫心玥瞅都没瞅他一眼,直接进屋了,留给了老苏一个无。。。并且十分嚣张的背影。

    。。。。。。

    最近一直的都是两章,不过两章都是大章,五千字以上,每天都在万字以上,和以前量差不多。

    一直在梳理剧改大纲,所以没爆更,梳理差不多就开始爆了,谢谢大家支持。

    喜欢就分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