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第一卷 怪胎必须死 第六十二章 疼

时间:2019-07-30作者:菲硕莫薯

    事实证明,白月还是很靠谱的。

    那战术包就和叮当猫的口袋似的,白月从里面抽出了一把一米来长的木剑。

    木剑贴满符箓,闻之异香,虽不是金属大致而成,却闪着阵阵寒光锋利无比。

    楚御能够确定,这把木剑绝对不是分部制式武器,应该是道家法器,肯定是白月的私货。

    木剑在手,白月娇斥一声,左手掐了一个剑诀,开始脚踏罡步游走。

    楚御瞪大了眼睛。

    他知道白月很牛b,但是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牛b到这种程度。

    分部有个处理a类事件的一线组员,是个小老头,半年前有个因为受伤所以提前退休了,后来在家闲不住,就跑食堂切墩去了。楚御曾和这个老家伙聊过几句,知道对方出身道家内门,后来慢慢熟络了,也知道了很多道门秘辛。

    道家分内外两门,外门抛头露面,有道观,受香火,也就是世人熟知的道士。

    当然,这群外门道士比很多和尚要强,不是什么钱都收的。

    至于内门,一般则是隐居深山老林不出,讲究的就是个不入世和修身。

    想要分辨这个道士是内门还是外门,就看会的多少。

    道家内门的高手,善使符箓与桃花木剑,可手掐剑诀降妖,亦可脚踏罡步除魔。

    切墩的老道士,喜好喝酒,一喝多了就给楚御演练剑诀和罡步,每次都给楚御唬的一愣一愣的。

    后来楚御听孟勇说才知道,老道士不可谓不牛b,立功受奖无数,战绩彪炳,可是要说在道家内门里,那还真算不上是高手。

    因为真正的高手,可同时脚踏罡步手掐剑诀,而不像这个老切墩的,只能演练半套罡步,还不能和剑诀同时使用。

    再看此时的白月,左手木剑,右手剑诀,脚踏罡步,身形极为敏捷,比切墩的老道士不知道要强了多少。

    即便楚御是个外行也看出来了,白月游走的几个方位,隐隐有着九宫之象。

    随着白月不停游走,房门和窗户上的符箓开始无风自动,令楚御心脏都不由自主跳慢了一拍。

    渐渐的,楚御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白月折腾的是挺欢实,搞出的场面也挺唬人的,可是冯开山的老丈人也好,老丈人手捧的古曼童也罢,丝毫动静都没有。

    楚御哆哆嗦嗦的问道:“大...大姐,你干什么呢,赶紧砍死他啊!”

    白月脚踏罡步,都在屋里跑了好几圈了,香汗淋淋:“鬼魅与人想同,亦有三衰六旺,铁叉指剑诀可将附身鬼魅驱赶,九宫罡步可将鬼魅困于此屋之中,不要吵!”

    “是是,你说我都懂,问题是...”

    楚御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白月说的她都懂,什么铁叉指剑诀,什么九宫天罡步,听起来就高大上,问题是,老头还是那副阴森森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没有恢复正常,就连手上捧着的古曼童也看不出来丝毫异样,根本不像是受到白月的影响。

    这已经很明显的说明问题了,那就是白月折腾了一通,根本就是毛用不顶!

    要说古曼童没异常也不准确,因为那双灰蒙蒙的眼睛,居然随着白月的身形不断转动。

    被老人捧在手里的古曼童只有不到巴掌大,两个空洞的眼睛,越睁越大,原本娇憨可爱的外表,渐渐变得狰狞、可怖,栩栩如生。

    楚御终于确定了,是古曼童的眼睛在动,左右的转动着。

    古曼童确实是圣物不错,可是二人是也没听说过,这种圣物古曼童还能够变换表情。

    除了双眼,古曼童的嘴巴也微微张开,刚才那种令人异常心惊的声音,再次传来,愈发的响亮,也愈发的刺耳。

    楚御睁大了眼睛,因为他借着微弱的月色,发现古曼童的漆金表面居然产生了阵阵裂纹,紧接着,上面的金粉开始一层一层的脱落,脱落的金粉,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古曼童好似破茧后者蛇类脱皮似的,当身上的漆金全部脱落后,最终,变成了一个盘坐的婴儿形状,只不过却不是金色的,而是黑乌相间,表情狰狞,手舞足蹈!

    “靠你x,什么古曼童,这是镀金婴尸!”楚御大吼了一声,怪不得白月的剑诀和罡步没有丝毫作用,因为根本就没对症下药。

    白月也反应了过来。

    所谓的古曼童,根本就是镀金婴尸,也就是东南亚邪术所制的小鬼。

    只不过这个小鬼,被涂了一层金粉,这才令大家误以为这是圣物古曼童。

    问题的关键,还是在这个小鬼身上,白月以为冯开山老丈人是被鬼缠身,而古曼童则是一个灵器或者阴器,黑衣降头师将阴祟之物附在阴器之上,最后在附身冯开山老丈人的身上,结果猜测的方向根本就是大错特错。

    没有灵器或者阴器,只有被涂上金粉伪装成古曼童的小鬼,而且还是以婴尸炼制的小鬼。

    白月也不白折腾了,拿出对讲机喊道:“快将分部会结阵的人叫来,遭遇a类事件目标,婴尸小鬼,我一个人无法结阵!”

    楚御肺都快气炸了。

    他就知道白月不靠谱,果然如此。

    分部距离这里半小时车程,等人来了,黄花菜都凉了。

    而原本站在床边的老人,双目血红,桀桀怪笑一声后,瞬间冲到了楚御的面前。

    老人捧着镀金婴尸,带着诡异的笑容站在楚御面前。

    镀金婴尸,也就是婴尸小鬼,不断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啸声,如同哮喘病人垂死挣扎一般。

    老人怀里捧着一个镀金婴尸小鬼,干瘪的嘴唇带着诡异的笑容,与楚御近在咫尺,甚至能够闻到一股子动物尸体腐臭的味道。

    楚御的背脊,布满了冷汗。

    他的背后就是大门,面前则是不足一拳距离的小鬼和被附身的老人,套房内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两人一“鬼”,谁也没动。

    白月则是弯下腰在战术包里翻翻捡捡,似乎正在找能困住小鬼的东西。

    画面本来就十分诡异,白月还不改逗本色,弯着腰喊道:“利用未满两岁就夭折的孩童,或者胎死腹中未见过天日的胎儿,用蜡烛烧烤童尸的下巴,再用小棺材接取尸油,最终炼制成了小鬼,而且这是婴尸小鬼,只要你体内阳气充足,婴尸小鬼就会退避三舍。”

    楚御望着近在咫尺的婴尸小鬼,想骂娘。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尼玛在这给我科普,再说了,你说的那些老子能不知道?

    还阳气充足退避三舍?

    老头一张嘴我都能闻到一股子葡萄糖味,像是要退避三舍的模样吗。

    老子连脚气都没有,还阳气,除了到家内门潜修的弟子,谁体内有那么充足的阳气?

    被附身的老人再次张开了干瘪的嘴唇,幽幽的开口了,如同九幽之下传来的声音。

    老人带着诡异的笑容,压低了声音:“跑!”   楚御一时没反应过来。

    其实他也想跑,可是双腿就和生了根似的,面对如此诡异的情况,身体,都快要脱离的大脑的控制了。

    明明是炎热的夏季,老人瞪着血红色的双目,嘴中却呼出了一口哈气。

    “跑!”

    “跑!”

    “跑!”

    老人不停的重复着这一个字,怀中的婴尸小鬼也仿佛活过来一般,跟着不停的蠕动着嘴唇,怒目而视着楚御,似乎楚御不落荒而逃令它很是愤怒一般。

    白月高喊道:“楚御,你不能走,门上贴有符箓,打开了门,它就会跑,支援马上就来了,拖住...”

    没等白月说完,啪的一声,房间陷入了安静。

    白月睁大了眼睛,望着楚御,嘴角一抽一抽的。

    而被附身的老人同样如此,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连怀中的小鬼婴尸也不再动弹。

    “跑你x!”楚御抡圆了胳膊,又给了被附身的老人一个大嘴巴子。

    老人屁都没放一个,直接被一个大耳光抽到在地,捂着脸,张大了嘴巴,地上一颗大门牙,异常醒目。

    “去你大爷的。”楚御照着老人怀里的镀金婴尸就是一脚,紧接着骑在了老人的身上,抡圆了胳膊就是一顿王八拳。

    “附身是吧!”

    “镀金婴尸是吧!”

    “吓唬人是吧!”

    楚御和疯了似的,不管不顾的就是一顿王八拳。

    飞出半米远的镀金婴尸,面上的表情惊恐无比,乌漆嘛黑的手掌捂着自己的面部不断嚎叫。

    白月初望着丧心病狂的楚御,彻底陷入了懵逼模式。

    自认为胆子奇大无比的白月,此刻,甘拜下风。

    她刚才没动手,是因为知道婴尸小鬼附身在了冯开山老丈人的身上,动了婴尸小鬼,就等于伤了冯开山的老丈人。

    而楚御明显也知道这个关键问题。

    可是他想的却不一样,他想的是,揍了老头,就等于揍了婴尸小鬼,刚才老头阴森森的一直叫着跑跑跑的,楚御脑子一热,抡圆了胳膊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然后...发现似乎效果很显著,因为摔到地上的婴尸小鬼居然捂着它那黑黝黝的小脸。

    或许是婴尸小鬼被激怒了,枯瘦的老人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力气,一脚将楚御蹬了出去摔倒在地。

    楚御二话不说,抽起腰后的电棍,爬起来后照着老头的脑门就是一下子。

    被小鬼附身的老头,再次傻眼了,望着一脸狞笑的楚御,如同对方才是鬼怪一般。

    “敢踹我?”楚御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腹部,抄起电棍再次行凶。

    然后套房内就出现令白月完全傻眼的画面。

    楚御拎着电棍,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一边骂一边追。

    被小鬼附身的老人,脑门上顶着一个血包,上蹿下跳的跑。

    而地上一切的始作俑者镀金婴尸同样难逃厄运,楚御实在追不上老头的时候,顺便也给了它好几脚。

    白月目瞪口呆。

    原来...原来婴尸小鬼也怕疼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