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医生异界游 第三十九章 魔头陷阱残害夫妻 惨无人道没人性

时间:2021-01-19作者:柳寒玉34

    “大人人人啊!快送我们下地府吧!”“大人啊!我们都受不了!这比地府还吓人!”“就是我们待不下去了!我们要回地府!”“大大大人!我们要投胎转世!实在受不了!”

    “啪~啪~啪!嗖嗖~!”我搜出几个亡魂的灵书案卷,看了一下都是意外枉死的,还有很多阳寿都还未尽。“唉~!”

    我也为难地摇摇头,天道法则还是要遵守的,无奈地想用判官笔写上几句批语,可是却发现判官笔笔头上,竟然有一个魔气chanrao成大黑线团。

    刚才斩断的魔气居然凝聚成了一个类似毛线团的结晶团,而且还有缕缕魔气丝线散发而出,我还从中感到了灵力在从判官笔杆上传来。

    贪念已起想收也收不住了,对灵力的渴望超越了一切法则束缚,我一张大口就把整个笔头hanzhu,将上面的魔气团给团了下去。

    舌tou还不舍地在笔头上舔了舔,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打了一个嗝,就继续说道:“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啊!人魔作恶自有他的报应!

    你们也自有因果福报,我给你们都加了阳寿,去八百里黄泉找孟婆玩吧!别捣乱!别乱跑!别来阳间了!被我和钟馗大师抓到,你们就都没机会了哦!”

    我一边龙飞凤舞地画着批语,一边警告他们一群亡魂道。“是!是!”“是!”“不敢!是!”他们也唯唯诺诺地磕头叩首答应道。

    “你们几个也回地府报道吧!领取新的任务!不要耽误了!告诉其他鬼差这边不要过来了!我再次降妖除魔,孤魂野鬼切勿靠近!误伤无果自负!”我一本正经地命令道。

    “是是是~!”鬼差们也叩首答应着,然后我用判官笔给他们开启了一个大大的鬼门,让他们一起下去地府。没有了这些鬼哭狼嚎的亡魂,这里就安静了许多。

    两只食尸肉,凶残成性的大狼狗,一见我也躲到角落不再叫唤了,他们这一世虽然沦入畜生道,但见到我还是非常知道分寸的。

    我处理完这里的情况,就又飞到空中用阎王令看下面的房子里情况。

    房子里的人魔夫妻和小夫妇都已经吃过饭了,年轻的妻子已经抱着孩子去小卧室睡觉了,毕竟在车站站了一天都非常累了。

    年轻的丈夫和人魔夫妇在大炕上坐着看电视,小炕桌上还有酒菜,人魔和年轻丈夫还在喝着啤酒。电视里放着狗血的韩国电视剧。

    只有躺在一边的人魔瘫痪老婆在看得津津有味,这个也是九品的恶人魂,灵智和五体福源都被惩罚限减成了这样程度了,还是不学好向善啊!

    不过好在她身上并没有其他人魔附体,她还还没有到成魔的程度。第一次一个人面对这么大的,一个人魔王就已经非常冒险,结果未知,更何况要是再加上一个人魔,那我就死定了!

    所以啊!幸亏这个女的不是人魔,暂时可以松一口气了!就先看他们怎么说吧!只依稀听到人魔和年轻丈夫热情亲切地大声问道:“兄弟啊!怎么样!吃饱了吗?来~!再走一个!”

    “多谢老哥了!吃……吃得……很好!饱了……呵呵撑死了!多谢老哥!”啪,年轻丈夫一拍圆鼓鼓的肚皮说道。

    “咕嘟咕嘟~!”两人又灌了半瓶啤酒,年轻的丈夫明显已经醉了,大shetou地不停和人魔说着谢谢之类的话。

    人魔看火候差不多了,就坐到年轻丈夫身边小声附耳说道:“兄弟,其实吧!老哥还想求你个大事!不知道兄弟能不能帮帮老哥啊!”

    “没问题!老哥的事……就是俺的事!老哥……您说……上刀山……下火海!小弟俺……一定不带眨眼的!”年轻的丈夫继续大着shetou拍xiongfu说道。

    人魔背后的那些黑乎乎的附身鬼爪鬼头,都已经chanrao上了这个年轻的丈夫。

    “好~~~~好好!就等着兄弟这句话啊!这个事呢!就是……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啊!!”人魔故作扭捏不好意思的样子,其实看到他身上背负着的小鬼头们,正一起放浪地大笑着,就好像听到了最搞笑的黄段子一样。

    “没事!老哥!你说……全听你的!只要不要我杀人放火!我做什么都行!哎~~~!不对!就算老哥……要俺帮你报仇……灭了谁!俺也帮你干到底!呃~!”

    年轻丈夫打着嗝,压抑着呕吐出来的感觉,继续大着shetou结结巴巴,含糊不清地说着许诺,就好像全世界都是他们两个的,他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老大!

    “好~!就等兄弟你的这句话了!这个事呢……有点难为情!就是哥哥我那方面不行啊!”说着人魔指了指自己的胯下,年轻丈夫已经晕晕糊糊并没有什么反应。

    “所以啊~!兄弟!老哥也不怕丢人了!就赔上这张老脸了!唉~!你看你大嫂子身体也不好!但是我们也想要个孩子啊!给我们养个老,送个终!

    这不等我到老了不能动了!也起码有个伺候她的后代!所以啊!老哥!想问你啊~~!借个种!不过!你放心~只要这个事成了!你嫂子有了!老哥亏不了你的!”

    人魔一脸坏笑拍着年轻丈夫的肩膀说道。“啊~!?”年轻丈夫好像突然醒了过来,吃惊地望着人魔。

    “来来来!没事!没事!再喝一个!喝一个!”人魔老练地又端起酒瓶和年轻丈夫碰了一下,就一仰脖灌起啤酒。

    年轻丈夫也不含糊,仰起脖子就灌了一瓶啤酒,“呃~~~!”打了一个长长酒嗝,年轻丈夫翻着白眼摇晃着脑袋,然后无力地垂下来,含糊结巴地说着:“没问题!都听……老哥的!嫂子……愿意……就……行!”

    “好勒~~~!就这么办!来来来~~!你就和你嫂子睡!别担心,你媳妇孩子那边也有老哥照顾着!嘿嘿”说着人魔就拉起年轻丈夫拖拽到瘫痪老婆身边,自己则一脸坏笑地伸伸腰,一抹油嘴,搓着胸口的汗泥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到了门口回头对炕上的瘫痪老婆,和已经昏睡过去的年轻丈夫坏笑道:“呵呵,你们办事吧!我去那边忙了!嘿嘿,慢慢玩不着急!我要好好享受下那个小娘子呢!哈哈哈”

    蓬头垢面的瘫痪人魔老婆,一脸麻木慵懒地掀开被子,她出了一件宽大破烂的旧汗衫就什么都没穿。她费力地拉过年轻丈夫的胳膊,把他拉到身边,开始帮他脱衣服。

    人魔推开小卧室的房门,年轻妻子以为是自己丈夫回来了,就在睡梦中“哼唧”了一声,就翻个身继续搂着孩子睡了!

    人魔则开始从后面抚摩年轻妻子feng满的臀部,拔下她的裤头准备要从后面侵犯她。

    开始年轻妻子没什么反应,但后来觉得动作很大,抓住人魔的手小声骂道:“烦不烦啊!这么晚啊!累不累啊!孩子都睡了!别挤了,床这么小,你去……”

    正说着年轻妻子好像发现抓住的手大小粗糙不对,翻过身又摸了摸人魔身上脸上就大叫起来:“啊~!啊~!哇~~!不要!不要啊!你谁啊!别这样啊!滚开!滚~~~!”开始剧烈反抗撕扯打人魔。

    “哇哇哇呜呜呜呜呜呜哇呜~!”婴儿也被惊醒开始放生大哭,整个房间里黑暗中乱成一团。

    “小娘子!小娘子!你男人帮我老婆借个种!你就陪我玩玩!我们交换下1谁也不吃亏!玩玩!玩玩!一会就好了!别闹!别闹!别打了!别动了!哈哈哈”

    人魔边动手制服年轻妻子一边劝说笑道,“啊~~!不行!不行!怎么能这样啊!不行啊!不行!一定不行啊!孩子哭!孩子~!孩子!孩子~~!”

    年轻妻子被孩子的哭声揪心痛苦不已,一只手推搡着人魔,一只手想要去抱孩子,这让人魔有了可乘之机,开始撕扯年轻妻子xiong前的衣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