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医生异界游 第二十七章 落井下石排挤打压 救死扶伤不分贵贱

时间:2020-12-20作者:柳寒玉34

    孩子们看到我就全都围过来,“姐姐走了!姐姐走了!哥哥去把姐姐给我们找回来!”“我们要姐姐!”“要姐姐回来!”

    “啊?怎么回事啊?”我也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你干什么的?别捣乱啊!赶快滚出去!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赶快过来啊!不许和他说话!都快来啊!不然打死你们几个!?我拿针扎死你们啊!再不过来,不给饭吃啊!”

    一个护士阿姨边骂边冲过来,一手提起一个小孩子的耳朵和脖领子,脚底下还踢着别的几个孩子的pigu和腿。气势汹汹地就好似养猪场的饲养员在赶小猪仔,孩子们一起全都哭开了“哇~!哇~!呜呜呜呜呜呜~”

    我不知所措刚想去哄哄小孩子,“啪~!”大门就被关死了!里面传出不断地打骂和哭喊声,孩子们本来就都有病在身,没哭几声就从抽泣变成咳嗽声。

    这时几个别的老阿姨护士和医生就过来了,开门进去看那些咳嗽不止,不停哭闹的孩子。孩子们本来就都是有病的痛苦的,难得在游戏室有点快乐时光,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躲在门边趁机拉住了一个去过帮忙捡化验单,熟悉些的实习护士问道:“张燕呢?回学校了吗?”

    实习护士瞪了我一眼,甩开我的手冲我说道:“关你什么事啊?”我一脸尴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低头转身想要离开,身后另一个女声说道:“她被带去神经外科帮忙了!五楼!”也不知道是谁给我说了,我转身想道谢,门又关上了。

    我还是喊了一声“谢谢!”然后就跑去五楼,今天怎么什么都不顺啊?!怎么都是些莫名奇怪的事情啊?!一路狂奔到了五楼,也幸亏昨天才透析过,要不我今天也没这个精神头。

    我找了好几个病房都没发现小燕子的身影,虽然她们护士的打扮都一样。可是她的眼睛和头发,我是能认出来的!也是我魂牵梦绕的倩影,我一定不会忘记的。

    再说她看到我也不会没有任何反应的,最起码也会和我打个招呼吧?!嗯,应该会打个招呼的!我想一定会的!我坚定了信心继续满科室满楼层继续找小燕子,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也就是看看她,问下怎么回事?怎么来这边了?

    等找遍了2遍,我突然想起去厕所看看,看到公共厕所一头的换洗床单被套换洗筐子边上,蹲着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正是小燕子啊!马尾辫上的蝴蝶发卡,一起一伏地在抖动,好像是在哭泣还是在呕吐。

    我赶忙跑过去也蹲在她身边,轻抚拍着她的背,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在这里!?让你在这干什么啊?为什么让你做这些啊?”我一进来就注意到了,床单换洗筐子里都是那些黄黄的痕迹,这里的味道也比一般的旱厕还要味冲很多。

    “呕~哦~~呃~~呃~~哦~!”小燕子抬头看了我一眼,厚厚的口罩上边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委屈还有恶心、痛苦地不住干呕着。

    我搀扶起她走到走廊里一个靠窗户的长椅上坐下,取下她的口罩,打开窗户让她透透气。小燕子大口喘着气,好半天才说话:“一大早,那个你们刘主任和那个假洋妞,来我们儿科找主任说了几句话,我就被调到这来了!

    我从来没有护理过卧床的瘫痪病人,上来就让我换床单,还要翻身擦澡,我都搬不动,我从来没干过,受不了那个味道,太恶心了……呃~!”

    “不是有护工吗?为什么要你做?实习生不要钱就可以随便欺负吗?真是一群畜生!他们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他们的一点脸面挂不住,就可以随便欺负人了吗?这是有多无聊欺负一个小女孩!?

    我就看不惯这些为富不仁的王八蛋!还有几个人要你做?我来帮你!我爸爸也是瘫痪病人,我每天都要照顾他的!我习惯了!

    你先洗洗脸,吃块糖缓一缓!给!”我想也没想就掏出了她给我的阿尔卑斯奶糖,递给她才觉得有些不太好!好像小秘密被她发现了。

    她看着糖楞了一下,很快就有点怒色地瞪向我问道:“你怎么不吃啊!嫌弃不好!?你这是在笑话我吗?”我手足无措尴尬到了极点。

    然后又本能地拿起糖放到鼻子边上闻了一下,说道:“我舍不得吃,我很珍惜你给我的一切!现在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我只想留给你最好的这个了!”眼中泛起祈求的目光看向小燕子,真心希望她不要生气了,能原谅我的失误,相信我的心里话。

    结果她看着我的眼睛笑了,接过糖打开吃了,说:“傻子啊!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块糖而已!大傻瓜!呵呵”她的笑容起来就像月牙弯弯地在枝头摆动,让我如同在摇篮里一样舒适安静。

    我卷起袖子,端起厕所里放着的的一个洗脸盆,还有暖壶、毛巾、香皂,像美军士兵那样向她敬礼说道:“长官,几床开始?快点啊!我还要去上班呢?”

    “11床,一直到29床!我已经换了2个了!”小燕子抱着新床单走在后面,我找到很快找到11床,掀开这个插管病人的被子。

    一股臭鸡蛋味和下水道味道扑面而来,这个病人好久没家人来照顾了,请不起特护就是这样的,也只有实习生不要钱,才会被派来干这个。

    “爷爷啊!我们帮你换床单,您别害怕!一会就好了!我们会很小心的!”我边说边小心地把导尿管、尿袋,还有其他管子都挪到一边,然后将一条腿先拉到一边说和小燕子说:“整个搬不动就先搬一条腿,拉过来形成一个杠杆,就可以搬过来下半身了!”

    我小心抽出上面黄黄粘粘的,已经有些板结干燥的成人纸尿布,这些病人有些只是用鼻饲管吃些流食,又长期卧床不活动,肠胃功能退化,消化不了什么食物。

    每天又要滴注很多液体,所以排泄当然也不好,全都是很稀的排泄物在上面,还有些沉积很久的小小宿便块块。

    用小燕子递过来的很暖和的湿毛巾,擦洗了脏脏的pigu,又顺便看了一下他的背面也擦了一下,还好没有褥疮形成,然后就先铺上竖着这好的新床单,和新的成人纸尿布。

    再翻过来这半边身体,把床单和纸尿布一起小心的抽过来,再盖好被子就完成了一个。

    下一个是个老奶奶,我就先趴在老奶奶的脸边上大声说道:“奶奶!我们帮你换床单啊!”“我不聋!”这个奶奶情况好些,但她也动不了,只能无奈地看着我们眨着眼睛。

    掀开被子后,结果也是差不多的,而且尿袋已经脱开了,huang色液体到处都是。我无奈地看像小燕子,她正在倒热水搓毛巾,看到我的眼神就看向病床,也很无奈但又想起什么似的,把她的口罩递给我。

    我很想接过她的口罩啊!多想带上闻一闻她脸上的味道,和她口齿间的气息残留,如果能带上就好像和她接吻了一样啊!我脑中闪过美好的想象,就摆手示意不需要了。

    就继续开始翻身换纸尿布,还帮奶奶把尿袋倒干净,重新接好再擦洗她的***和后背,她的***上已经有褥疮了,流出了很多脓血。

    这个已经有四公分左右,我取过床头柜上的消毒喷雾喷了喷,又用棉签清理的创面的脓血还有纸尿布的残渣,给她垫上了一块新纱布,也不用胶带固定了,因为她根本就一点也动不了。

    换好以后又问了一下奶奶说:“您pigu那疼吗?那有点破了啊!等你家人来了!叫他们给你翻身,换下纱布啊!”老奶奶也不知道听懂没,反正一直在轻轻点头,眼里好像充满了泪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