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医生异界游 第三章 困苦家庭唯一避风港

时间:2020-12-02作者:柳寒玉34

    “谁愿意留在地下世界啊!在阴间做鬼差,像我们一样永世被诅咒!永远不能休息,不能超升仙界,也不没有五感,没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都受到限制,犯了错还要去人世间磨砺受罪。”我怒然斥责道。

    “可不是,谁让你是阎氏族人!都是阎王陛下家的皇亲国戚啊!呵呵,现在不是没有以前那么严格了嘛!大家都有说有笑的,还接受了很多凡世间的新事物!

    你看谛听也用上超级电脑系统终端了,这些灵书案卷和整个灵书案卷部都直接连接他的终端机,连接他的灵智,可以直接供地藏菩萨查阅。

    “好吧!总算比我这一世在人世间受的罪好些,不但五体不全,身受痛苦折磨,而且人伦家庭也不幸,还有要全部手动操作管理档案,没完没了的干活工作!

    灵智高也不好,动不动窥视天道,又不能参悟仙法,又怕泄lou天机!这是为了什么啊!也没能力做善事修结善缘啊!”我和人世间这一世的我一样无奈苦痛道。

    “这还不好啊?看看人间疾苦啊?人世间不是有句话说得好,痛并快乐着!你就享受有五感的日子吧!世间一切都是相对的,能够感受到痛苦起码证明你还活着,拥有生命!

    像我们现在这样死不死,活不活,没有五感,也无所谓幸福享乐了!也不知道多久是尽头,也很久没有新的鬼差加入我们了!”老鬼失魂落魄的无奈道。

    “唉,我也呆的够久了,赶快回去,不然这一世磨砺就直接结束了!还不知道阎王陛下到时候怎么罚我呢!回去看看这一世又能悟到什么善果。”

    我怎么了,我在哪儿?手脚好麻!?肌酐又高了吗?该透析了吗?我晕了多久!一点劲也没有!用力站起来,身体手脚都在剧烈的颤dou!?好渴!好想喝水?

    我家要是有钱就好了!可惜我家没钱啊!看肾內科有钱的病人,1000以下的肌酐,一星期都透析三次,我这样实在没办法,只是能大概保命而已,也长久不了,肾衰竭继续下去很快就坚持不住了。

    拉开抽屉翻找出我的药,吃了些利尿剂还有降压药还有激素,缓解一下症状,试着活动下僵直的腿,小腿肿胀得硬硬的,勉强有些知觉能动了。我才拉开门走出办公室,穿过阴暗只有消防安全警示绿灯的走廊去坐电梯。

    这个电梯是很宽大的那种货运电梯,我习惯靠在角落里站着,一个是因为我身体好,站着久了腿会涨很麻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电梯也是地下二楼太平间用的,经常会有收殓员送大体下来,虽然学医的都无所谓,对大体老师的尊敬,特别是新鲜的大体老师,其实都是非常干净和活人无异的。

    要知道我们学习都轮不到,和这样新鲜的大体老师学习,家属都不愿意贡献的,也可以理解一被送来形态楼解剖室,那就是粉身碎骨、开肠破肚,千刀万剐的下场,而且世世代代、重重复复一直被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们传承学.zyxta.习。

    新鲜的大体老师非常少的,我们学习的都是将近几十年历史,被福尔马林溶液都泡熟了的,酱紫色的大体老师,男的大体老师材质比较像酱牛肉,女的大体老师比较像卤猪肉或者羊肉,小宝宝的比较像水煮肉片,豆豉麻辣鱼的。

    其实最恶心的感觉就来自这种,似曾相识的食物联想。每一块肉都好像我们平时吃的动物肉,其实本质上人和动物的肉也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所以……呕吐继续……

    而且这些都被前辈学长已经翻来覆去研究无数次的烂肉,还被无知学弟拿起来随便开玩笑发自拍!罪过!罪过!亵渎大体老师真是没良心亵渎死者,亵渎神明,但愿他们自己死后不会被人亵渎。

    话说也是奇怪!别的同学学习解剖进解剖室,最多就是恶心呕吐,被福尔马林和腐肉味熏得辣眼睛,窒息感什么的。而我却直接晕倒很多呢!每次都感觉跪在地上拽我的腿,然后就被老师掐人中救醒,真是搞不懂呢。

    还有就是在这烂电梯里,遇到收殓员送下来的大体老师,也会不知觉的晕眩失去知觉,这怪病真让我不如被收殓员一起抬下去算了。搞不懂啊!还有就是我会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那些东西不会害我,吓我,反而都对我很尊敬呢!

    一般都是看到他们过来问好请安,甚至直接下跪磕头,然后就消失了。我靠,正在回忆着医学院学习的快乐时光,就看到刚才上升的电梯灯,又被人按了地下2层。

    好吧!怎么这么呗!我刚想乘电梯门打开的一刻冲出去,结果大体老师巨大的床就推进来,挡住了我的逃出线路,也就只有作罢!陪着他们再下去一次吧!

    两个收殓员麻木的朝我点了点头,经常碰到也就熟悉了。我也jxpx.刚想点头就又失去意识了,朦胧觉得两个高大瘦长的灰黑身影,也像我点头鞠躬,笑没笑看不清,只见他们脚下跪着一个模糊地黑影不断磕头如捣蒜,念着什么,然后我就醒了,还瘫坐在电梯角落。

    电梯门正在缓缓关上,两个收殓员推着大体老师的床走向,走廊深处的黑暗,嘴里还在叨咕着“这么久了还被吓瘫了,真是废物啊!”“呵呵,就是!还是个病秧子!哈哈哈哈哈”

    出口门诊楼已经都没什么人了,值班的xiaohushi在手机上看电视剧,看我走过就瞄了一眼,也就懒得理我了!就是条件再差的女孩子,也不会看上我的,更别说知道我这个病秧子底细的女同事了。

    出医院大门时,我居然又看见一个二三岁的刚回走路的小孩,正推着一个破旧的婴儿车走上行车道,冲进川流不息的车流里,而且依稀看到婴儿车里还有两只小手在挥舞,还有小婴儿咿咿呀呀地叫嚷着。

    我靠这不行啊!我连忙想去拉,已经晚了,他们已经冲进车流不见了!我连忙转头看向大门口值班室的保安大哥,他也在盯着手机屏幕懒得理我,而车流也没有停下,也没有惊叫惨叫声传出。

    唉!什么名堂啊!算了!不管那么了!

    我也万念俱灰,行尸走肉般慢慢走回城中村的出租屋,两间小小的套间,就是和爸爸妈妈的小窝。路上看到很多良家妇女,对我还是很热情的,招呼着我进去红色小屋子里喝喝茶,玩玩游戏什么的。

    我当然也是没有什么感觉的,现在身体好似不是自己的,只想回家赶快睡觉。也许还能喝些妈妈烧的什么汤水,只要是含水的东西都可以,我太渴了!

    舔着干裂起皮的嘴唇,终于走到了家门口。进门就看到桌子上妈妈熬得一大碗冬瓜紫菜鸡架汤,我一点也不在乎,这鸡架子是不是妈妈从饭店的垃圾堆里捡来的,也不在乎冬瓜是不是从菜店那里问老板讨来的烂菜帮子,挖去坏的部分,也能是吃的,紫菜过期生虫子了,抖掉虫子也是美味的。

    关键是我可以喝些汤水了,甘甜的汤水涌进干涩的喉头,我一下超脱了,感觉一下子舒服了好多,头也没那么晕了,端着汤碗的手也有劲了!

    “都喝了吧!冬瓜利水渗湿的,对你的病有好处!?”爸爸有气无力的声音从窗边的破床上传来过来、

    我也瞬间闻到了一些房子里的异味,我知道是什么?但我习惯了,喝了一大口冬瓜汤,我停下来看到了凉拌黄瓜和一盘水萝卜,我都大口吃了起来。都很清淡利口,吃了些舒服多了。

    我不能都吃了,妈妈卖废品还没回来。我要给妈妈留下饭菜whhryl.,“你吃了吗?”我嚼着水萝卜问床上的爸爸。

    爸爸听着小录音机,看着一本卷边的旧杂志,抬了抬老花镜说:“ni妈做好,就给我端来吃了!你自己吃完吧!nima也吃了些!不用管我们!”看着除了我刚才吃的,基本没怎么少的饭菜,我知道他们不会不等我吃就先吃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