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医生异界游 第一章 残酷无聊的现实生活

时间:2020-12-02作者:柳寒玉34

    第一章

    阴暗,潮湿,终日需要开灯。

    永远不可能有阳光射.xgchotel.入的地下一层。

    一个办公室里,成堆的档案卷宗,还有档案柜环绕的一个办公桌边,一个苍白青年正在操作着电脑,将纸质档案的信息和电脑上系统里资料信息核对,更新内容录入资料库,存档形成今年最新的资料档案。

    是的!没错在这个大数据网络信息无限爆炸扩容,扩张到世界任何领域的时代。没人注意到在最底层的数据采集领域,很多资料都是人工录入的!

    就像这座外表繁荣华丽的城市,每天都产生数百吨垃圾,却没有注意这些垃圾,是被无数低贱的普通环卫工人慢慢打扫收集,在凌晨就开始装车清理走。

    没人会在意他们是怎么分拣各种垃圾,按克扫取每平方的灰尘,扣取砖缝里的瓜子壳,而且还要被车撞,被高等人骂,吐口水,被小孩嘲笑丢石子,被雨水淋,被冰雪冻住手脚,受伤了也没钱看病。

    因为没编制,没社保,只有最低的基本工资!而有编制的都是在办公室里喝茶的,有关系、有背景、衣装靓丽的高等人。他们是不会动手做任何肮脏繁重的工作,除非领导带记者来了,装装样子拍拍照片。

    而现在只有我手指头一下一下敲击着键盘和鼠标,才有新的数据录入大数据的资料库,才有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大数据库和云端资料,可以供有需要和没需要的人们查询、监控,检查,统计、设计、计算、规划、利用起来做些什么更加有用的事。

    而最最基础的就是这无聊的“嗒~嗒~嗒嗒嗒~!”录入,确认,保存,退出,新建,输入,保存……

    “小闫啊!这是最新的死亡档案,警察局和社区都核对过了!关于死因的调查你再和家属确认一下医学原因!一个个打下电话,我先下班了啊!你帮忙弄下,就这几张!我还要接孩子,好了!拜拜了!”

    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推开,最让人厌烦的中年妇女的念叨一股脑地丢了下来,随着命令地口吻还有一叠打印的a4资料薄也丢在了,已经堆满档案的办公桌上。

    烦躁!烦躁!烦躁!还是烦躁啊!随着高跟鞋和关门声地远去,还有浓烈劣质香水地残留久久不能散去。

    无能为力的靠在椅背上,看着那叠资料薄,也许别人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啊!那就是一堆让人头疼的电话调查工作!这不是什么随便可以带过的工作!这是一项可怕,让人烦躁,郁闷的工作!而且很有可能要加班到深夜了!

    那有什么办法呢!人家是正式有编制、有指标的医师!而我呢!?只是个没毕业的医学生,而且身患尿毒症,肌酐1500以上,随时都有可能死翘翘的晚期尿毒症病人,是的!我只有靠着份零时工的工作,才能换取楼上六楼的肾病科每月四次的透析洗肾机会!是的!我是临时工,我没有工资可以领!

    这还是妈妈跪着向医院院长乞求来的机会!我们家已经实在没有钱可以支付我的透析费用了!更加没有钱做肾移植手术!而且我的肾已经衰竭了!

    而且就算有钱也没有移植的机会!在我的前面还有几千个等待移植的名单!根本没有我的机会!

    好吧!为了我的病!家里已经倾家荡产!这就是我的悲剧!现在就是看不起病!又死不了的一个死局!只能凑合活下去!

    妈妈在医院做清洁工,下班还要去捡的废品送去收购站,再去租的城中村房间照顾车祸瘫痪的爸爸!没办法啊!为了给我看病凑钱,爸爸加班到很晚回家出了车祸!是的!我们还是没有钱看病,耽误了最佳手术治疗时间,爸爸瘫痪了!

    因为是下班时间,工厂没有工伤补贴给爸爸!是的!因为是爸爸电动车逆行转弯入机动车道,全责!也没有肇事车辆赔偿!人家人道主义援助了抢救费,后续就不愿意承担了!

    我们更加没钱了!所以我们有时甚至,只能吃妈妈从垃圾堆里捡的过期食物,还有饭店剩菜!租住着城里最便宜的出租房!

    唉~!就是没钱啊!就是苦命啊!而且还是要艰难地活下去!

    我只有先放下电脑录入档案的工作,拿起只能打市话的办公电话开始照着死亡等级资料薄,给死者家属打电话。

    “嘟~嘟~嘟~!您好!请问您是张桂花的家属吗?我是清明人民医院的!我们想再问一下,张桂花女士,她的死亡原因!”

    “什么啊!你们烦不烦啊!九十多岁了!死了就死了呗!还有什么原因啊!?嘟嘟嘟~!”

    好吧!对方挂断了电话,听起来是个正在忙的老阿姨!您忙就忙吧!我也没办法!可是这个“老死”让我怎么给上面报啊!怎么写在报告档案里啊!?

    天啊!烦死了!什么世道啊!什么破工作!?

    继续,继续!还早着呢!不然什么时候能弄完啊!

    “嘟嘟嘟嘟~!你好~!请问是刘广田的家属吗?我们是清明人民医院的!我们想再问一下!刘广田先生,他的死亡原因!”

    “嗯!唉~!”对方哽咽大口开始喘气.zyxta.,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明显还沉浸在死者去世的痛苦当中。

    这种情况也是这个工作痛苦,艰难的时刻,尴尬但又没有办法,同情也于事无补,只有继续按照流程问下去:“那么请问,他死的时候是在什么地方,家里还是医院?当时什么痛苦的症状,死前做过什么治疗?有什么重大疾病,慢性病?”

    “嗯~~!这个……先是在家里的!有慢性病,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脑梗塞都有,每年都有住院,也在吃慢病药,就是爱喝酒啊,每天喝一瓶散白酒,早中晚三顿都喝!

    我们也没办法啊!管不了!老爷子脾气大!又有高血压,我们儿女也不敢气他!就给他买酒,让他少喝一点,他也不听……最后那天还喝呢!

    结果吐血,送医院抢救,说是胃出血,肠道也有慢性出血,前几天听我妈说,是有拉黑黑的稀屎,我们也没想太多,也不懂……”电话那头又开始哽咽了,估计已经泪流满面了。

    但我还是没办法啊!无奈!只有继续边问边记录下来,“嗯~~!好的!胃出血,肠道出血,内脏大量出血,长期饮酒过度,嗯,那么高血压几年了?糖尿病?慢性病都有几年历史了?”

    “嗯~嗯,都已经几十年了!八几年那时就有了!每年都住院看病的呢!我们照顾的够好了!天天让他吃药的呢!他就是爱喝酒,不听话!为了这个,我们天天都要吵几句!我妈都快被他气死了!唉~!呜呜呜,这不也病倒起不来了!jxpx.呜呜”哽咽的男人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嗯好的!谢谢您啊!节哀顺变!麻烦再问一下,最后一次住院的时间,还有初次确诊慢性病的时间?八几年?”我忍住情绪,不能和他有太多情绪波动,只能继续调查工作。

    “就我结婚那时候吧!我大儿子都三十了!最后住院就是抢救那次啊!四月六号吧!没救过来,然后九号火化的。”男人吸着鼻涕慢慢回忆着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就这些了!谢谢您的配合!再见!”我赶快抢先挂了电话,真的好难为情的,这样揭开他们死者家属的记忆伤口,也是非常残忍的,我也很不愿意啊!但是上面要求了,我能怎么办呢?

    真是个烂活儿,不过总算干完了一个!我赶快拿起死亡原因登记表,把刚才问到的信息登上去,然后在上网录入数据库系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