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老妈是高手 第两百九十七章对不起老公

时间:2019-07-27作者:青椒鸡蛋

    江一楠越想越紧张,不行,还是得在网上重新的查一下应该怎么做,毕竟江一楠在那当面一点经验也没有。

    她拿起手机,准备打开网站搜索,可是手机短信有提示,有短信没看,她犹豫,还是下意识的行为,手指点开了。

    然后是一张照片,江一楠征住了,手指颤抖的点开放大,这张照片是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婴儿,这个女人脸上有泪水,不舍,十分不舍。

    江一楠看到之后,愣了十多秒,这个婴儿她没有任何印象,但是这个女人她有,这是本能的有。

    因为这张照片和自己太像了,说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也行,这张照片有年代感了,麻烦是自己妈妈?

    绝对是了,真的年代感的照片,只有二十多年前才有,更何况,江一楠没有任何印象抱过这个婴儿,这也绝对不是电脑p的!

    这点江一楠可以肯定!

    江一楠急忙看号码,这是那个老者的号码,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认识自己妈妈!

    江一楠愣神,按照号码拨过去了。

    很快,接听。

    “这张照片上的人……”江一楠紧张,心都到嗓子眼了,没有父母,她从小很长一段时间都很自卑,她觉得是自己父母去世了,还是故意丢弃自己了?

    她往好的方面去想,是自己被丢弃了,而自己父母还活着。

    但是今天,江一楠看到照片了,那么。

    “是你妈妈。”

    江一楠颤抖,“是?那我妈妈现在在哪里?”

    她觉得她的心跳都要停止,这是二十五年来,江一楠差不多遗忘的时候,有了自己父母的消息。

    “你妈还活着,可是你爸去世了。”老者叹气。

    江一楠流出眼泪,“你是谁?”

    “我是你爸爸的父亲,也就是你爷爷,你妈妈现在在我这边,她很想你。”

    江一楠呆住了,爷爷?自己爷爷居然那么折磨自己?为什么啊!

    江一楠痛苦,自己爸爸怎么会去世?什么时候的事?

    “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为什么?”江一楠觉得被背叛了,那种痛,几乎和滴血一样。

    “锻炼你,训练你,你身上留着的是我儿子的血,我儿子是格斗高手,你也是,我已经从你身上,看到了巨大的潜力,你会是一个出色的格斗高手,和你爸爸一样,”老者说道,江一楠的成长,他看在眼里了,假以时日,绝对实力不会差李清幽。

    “不,我不想成格斗高手,我只想和我老公在一起,为他生孩子,一起生活,”

    “住口!你知道你爸爸怎么死的?还有,你妈妈在这边等你!过来找我,我告诉你一切!”

    电话突然挂断了,江一楠呆住了,她快速的擦去了眼泪,这个时候,张策走出来,他紧张迫不及待的走过来。

    “老婆,”张策刚才洗澡的时候,就幻想了,江一楠会怎么照顾自己呢?

    一想到江一楠羞涩的表情,张策就是激动的。

    “老公,我,对不起,我今天没有心情,对不起。”江一楠这时候,脑子里面都是自己父母,她哪里还有半点那种心思呢?

    张策激动后,被泼冷水了,他微笑,“没事,老婆,你累了,早点睡好了。”

    张策失望当然有,不过他看出来了,江一楠没兴致啊,那怎么勉强?

    还好能够搂着江一楠睡觉,张策也觉得满足,没有了想法了,张策睡得也快,很快就睡着了。江一楠一直是睁开眼睛的,她小心翼翼的打开手机看着照片。

    从张策怀里出来,她亲了张策一口,“老公,对不起,我出去一趟就回来了,马上,明天或是后天就回来了。”

    江一楠站起来,安静的打开门走出去,这点声音睡着的张策当然听到了了,不过唐婉听到了,她到了半夜都没睡,睡不着呀,听到动静她就睁开美目了,疑惑。

    江一楠准备出去,不过唐婉开门出来。

    唐婉看到了江一楠的眼神,知道了江一楠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她没有点破,“你晚上准备出去?”

    “昨晚的事对不起,我不知道。”江一楠是真心的,她昨天还伤了唐婉的手。

    “没事,你出去,没告诉策儿?”唐婉担忧,这么走了,张策不是又会担心?

    “没有,不过明天早上我会给他打电话,明天后天应该能够回来,”江一楠觉得,搞清楚自己父亲怎么死的,然后见自己妈妈,应该可以很快回来。

    唐婉心里叹气,这可不是一两天能够回来的,如果你知道了,你死有余辜的爸爸死在了李清幽手中,那么你还会回来吗?

    其他的不想,就是唐婉心疼张策,也不知道张策知道了江一楠有一天真的会杀李清幽,那应该怎么办?

    “麻烦帮我照顾我老公。”

    “恩,”

    江一楠出去了,唐婉沉默,她挺想将江一楠留在这里,怎么说她留江一楠,那还是轻而易举的,只是怎么留呢?什么理由留呢?一直让江一楠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这对她未免也有些残忍。

    唐婉叹气,走到了张策睡的房间,开门,看到张策睡得很香,不过被子被踢开了。

    “老老实实的睡觉呀,感冒了怎么办?多难受?”,唐婉微笑走进去,给张策盖好被子,但是张策做梦啊,拉住了唐婉的手,“老婆,亲亲,”

    一个劲的拉唐婉,唐婉尴尬了,“这孩子,放手呀,乖。”

    唐婉轻挣扎了,拍了拍张策心口,让张策睡得更香,放手了,唐婉松了口气,她出来。

    江一楠走到了马路上,坐车到了一个地方,她在车上给老者打电话了,老者告诉她怎么做,到了地方,路边停着一辆车,江一楠打开车门进去,开车往老者说的地方去。

    到了。

    是一个隐蔽的房子面前,江一楠知道了这个老者做任何事都是小心,她打开车门出去,推开门进去,看到了老者,她心中不知道怎么形容,眼前这个是自己爷爷,可是居然折磨自己那么久啊!

    江一楠心中有恨,但是这个时候,怎么和恨得起来呢?

    “爷爷,我妈妈呢?”江一楠是过来看得,可是没有。

    “你妈在国外,你要见,必须出国。”老者这点没有隐瞒,的确是的。

    在米国。

    “我爸是怎么死的?”江一楠叹气伤心。

    “你爸爸死得很惨,是被人折磨至死的,他在米国起家,把家族的生意做的很大,大到了让别人羡慕嫉妒恨的大,所以有人眼红了,看中你爸的生意,就耍阴手段的对付你爸,将你爸抓了,逼他交出公司的全部钱,你爸爸照做了,但是还是被人折磨杀死了。”老者叹了口气,说着眼睛都红了,老泪纵横,是恨,是伤心,他颤抖身体,脸上狰狞而恐怖!

    江一楠听到了这些,眸子里面的冷与狠再次出现了,“谁,这个杀我爸爸的人是谁??”

    这个时候,江一楠是浑身冰冷的,和冰块一样。

    “你真的要知道?”

    “对,我没有见过我爸爸,但是这个人敢这么伤害我爸爸,我一定要让她偿命!我要让这个人痛苦一百倍!”江一楠冷冷说道,她绝对要这么做,她原本应该有一个美好的童年,美好幸福的家庭,可是就这样被人破坏了,不杀之,难以平复心中之恨!

    “好,我告诉你,这个人你见过了,就是你所谓老公的妈,李清幽!!”老者说道,声音里面都是恨!

    “什么?爷爷,你说什么?”江一楠呆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