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残地缺传 第七章 刀中圣人

时间:2019-07-26作者:深藏未出韬

    正是“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李残本以为灵珠子会带自己出谷,不料越走越深。抬头时,眼前是一座紫气氤氲的洞府,匾额上书三个大字:“凌云洞”。

    洞外是天然生成的石梁、石门,里面却别有洞天。只见雕栏玉砌,飞阁流丹,恍若仙境一般。

    他们在曲曲折折的回廊中前进,两旁是望不到尽头的池塘,数不清的荷花在浓雾中沉睡。

    来到一座亭子前,灵珠子停住脚步,伸出手殷勤道:“请,请!”

    李残迈步上前,坐到石凳上。灵珠子一跳,坐到对面,问道:“丑八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在下也姓李,名残。”

    “好好,我来算算……嗯……”

    他突然背过身去,警惕的望着李残:“不许偷看哦!”

    李残点点头,他自言自语道:“一四得四,二四得八……四四……四四一十二……”

    再怎么说,李残也是背过九九乘法表的人,他小心翼翼的提醒道:“灵珠子先生,应该是四四一十六……”

    “我知道!”小孩儿回过头兀自辩解道:“我说的就是一十六!都怪你,算到哪儿全忘了!”他再次低下头,扳起手指,吭哧吭哧的念叨:“一四得四,二四得八……”

    过了半晌,灵珠子终于长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丑八怪,你的命也太差了!”

    李残此刻已经看出这孩子绝非凡人,见他言之凿凿,确信更增添几分,说道:“我运气是差了些。不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能在世上走一遭我已然知足了。”

    灵珠子赞许的点点头:“乐天知命,不错不错。你这命格是老天爷给的,我改不了,不过倒是可以帮些小忙。你在这儿等着!”说罢翻身跃入荷花池中。

    李残一声惊呼,却见他站在水面上,脚下荡着点点涟漪。东张西望后,灵珠子拨开荷花丛,找到一株金色的睡莲,毫不怜惜的连根拔起,又跃回亭子中。

    他把金莲往地上一掼,蹲在那儿满手是泥的摆开了。眼看着是个粗糙的人形。弄的差不多了,忽然站起身走到李残背后,毫无防备的就是一脚。

    李残被踢了个趔趄,一愣道:“你干什么?”

    回首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灵珠子拽起脚脖子,“嗖”的一声将它丢进池塘里。

    李残大惊失色,刚想逃走,却被灵珠子一把揪住后脑勺,推向那株被拗得七扭八歪的莲花上。

    他本以为会脸先着地,甚至做好了碰掉牙齿的准备。但出乎意料的,视野竟是向上的。

    撑着坐起来,李残忽然感觉到原本空洞冰冷的左脚上有温暖流过。他吓了一跳,赶紧蹬了蹬腿,竟是那样有力。再看身上,虽然左臂仍是刀切一般齐刷刷的断掉,但一身讨厌的疥疮已经不见了,皮肤整洁而光滑。

    灵珠子背着手嘻嘻笑道:“怎么样?这个身体还不错吧?谁要是还叫你丑八怪可就有点说不过去喽!”

    李残爬到池塘边向下一照,倒影中哪还是原来那个丑陋的自己?只见一张英武俊逸的脸,上面写满惊讶。

    灵珠子的声音悠悠传来:“我本想将你的断臂也补上,但怎奈你命中有数,若是用强则会令你徒受灾殃。所以就这么着吧!唔……等等……”

    他歪着头看了看,掏出把小刀在李残脸上划了个十字:“这两道疤是用来骗老天爷的伪装,可以让你的运气好一些。你记着,千万不能让别人动它,否则会引来天劫的!”

    李残已经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一个劲儿称谢。灵珠子对别人的奉承特别受用,鼻子几乎要翘到天上去,叉着腰道:“别急别急,你帮了我两次,我也要帮你两次才是。跟我来,我给你挑一把顺手的兵器。”

    没想到李残却摇了摇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是个厨子,不会舞刀弄枪的。”

    灵珠子却一把拉住他:“不会可以慢慢学嘛!来来来,我带你看看,说不定你就感兴趣了!”

    他的炫耀之意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李残苦笑一声,只得从了。

    二人来到另一处洞窟前,刚一踏进去,紫电青光便晃得李残睁不开眼。耳边喑呜叱咤,尽是虎啸龙吟、风雷海潮之声。他缓缓睁开眼,只见这洞窟长宽几十丈,像四周高中间低的漏斗。最中心是一汪清澈的水池,中间插满神兵利器。它们散发出的斗气、杀气、宝气交织在一起激荡鼓舞,若不是石壁挡着,几乎要冲破云霄。

    灵珠子像个炫富的财主,特别殷勤的指着自己的收藏道:“别客气,随便挑,看上哪一把都成!这把紫炎蛇矛怎么样?是我以前用的,一按这里还能喷火,特别好玩!还有这把画戟也不错。偷偷告诉你,它可是龙宫里的宝贝哦!把它插在海里一搅和,立刻能掀起七八丈宽的巨浪。还有这个,这个……”

    他上下翻飞,喋喋不休的介绍着。但李残却自顾自走向角落,捡起一把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单刀:“就要这个吧!”

    灵珠子的笑脸一下僵住了。“那把刀……那把刀太烂了,你换个好的!”

    “不,别的都太好了。老话说‘君子不夺人所爱’,我要这一把就行。”

    灵珠子还在笑,可看起来和哭差不多:“你真打算要这把刀吗?”

    没想到李残狡黠的一笑,拍了拍灵珠子的头:“骗你的。你帮我换了个身体,我已经很感激了,怎么好意思再要你的东西呢?”

    看来老实人也有爱开玩笑的时候。

    灵珠子却突然毫无征兆的哭起来,而且还是那种嚎啕大哭:“你这么说,显得我特别不讲义气、特别小气、特别的不是人!”

    李残慌了,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

    但好在小孩儿的哭声来得快去得更快,他抹了抹眼泪:“实话跟你说吧,这把刀是我师父交给我保管的,要是给了你我会挨揍。但是我可以给你选一把差不多的。”

    他一指水池里的兵器:“这些都是没什么用的俗物,不值一提。”

    李残好奇道:“这么漂亮的东西还是俗物?”

    灵珠子笑了笑:“你可知‘三灾利害’吗?”他解释道:“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些神兵利器夺天地精华,侵日月之玄机,是以上天要降灾灭之。

    它们在我这儿自然不用担心,但一旦离开洞府,便会引来天雷、地火和赑风。这就是三灾。

    说到底这些家伙不懂神物自晦的道理,一味展露锋芒,却始终只是二流货色。”

    他不知从哪儿又抱来一把单刀。

    “但它不一样。”

    这把刀没有第一把那么破旧,却十分平常,有些太普通了。就像村口某个铁匠不走心的作品。然而,就是这么一把普通的刀,让灵珠子眼中流出爱惜的神色。

    “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此刀和光同尘,堪称刀中圣人!”

    李残接过刀拔出鞘,寒光闪烁,他却不禁一声惊呼。

    只见有半尺的刀身完全断裂,断口处像被参差不齐的牙齿咬过,留下丑陋的疤痕。它失去的是一把刀最锋利的部分,仿佛那些光芒夺目、意气风发,却已远去的岁月。

    只有伤痛长存。

    不知它如何躲过三灾,是上天的疏忽还是壮士断腕?经历这一切后还能面对丑陋的自己吗?无疑这是需要勇气的。

    灵珠子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和你一样,岂不是很般配?”

    李残默然,点了点头。

    “那我就收下了。”

    灵珠子歪着头想了想:“还不够,我再教你个用刀的诀窍,附耳过来……”

    口诀并不长,只有一十六句。李残一愣,问道:“这叫什么名字?”

    “心诀。练刀就是修心,心外无刀,刀外更无心。”灵珠子又找了处石壁:“你就对着这儿练,觉得差不多便可以走了。”

    李残在石壁前盘膝坐下,脑海中想着口诀,它说什么也不像练刀的法门。

    灵珠子悠然道:“不明白就想,想不明白就睡。”

    这话全没道理,但在李残耳中似乎若有所指。他呆呆的望着石壁,忽然笨拙的挥出一刀。一刀既生,便有千刀万刀纷至沓来。只见身形纷飞,寒光凛冽,天下招式尽在石壁前。他肆意挥洒,刀法如大江流水源源不绝。

    李残舞了很长时间。一天?两天?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但就在某个时刻,他忽然停住了,漫长的演示戛然而止。

    他重新坐回去,招数太繁琐了,需要化繁为简。

    过程是在脑海中进行的,所有不必要的动作都将被删除。凝练往往比繁复困难得多,也更痛苦,这是摧毁心血的过程,只有将一切尽毁才能在废墟中诞生出如同天外飞来的刀法。

    李残闭上眼,缭乱的刀光不见了,只见日月交替、潮生潮落、花谢花开。蓦的,如同平静的湖面泛起一点涟漪,李残猛一睁眼,只见比玄铁还坚硬的石壁上印着一道深深的刀痕。

    这一刀,石破天惊。

    他喜不自胜,手舞足蹈道:“我练成了!我练成了!”回头一看,只见灵珠子正在背后聚精会神的撅着屁股打弹珠。

    李残深深鞠了一躬:“灵珠子,我要走了。”

    灵珠子头也不回的摆摆手:“不送不送,以后常来!”

    李残心中颇有不舍之情,但见他如此专注,也不好打扰。只是呆呆的站立半晌后,悄悄离开了。

    李残走远,灵珠子忽然抬起头,叹了口气:“丑八怪呀丑八怪,这一去山高路远,人心险恶,你要好自为之啊!”

    走出凌云洞,再回首时,洞口便隐没在浓雾中。李残忽然感觉一阵寒冷,抬头一望,天上竟纷纷扬扬下起一场大雪来。

    他心中奇怪:“还是秋天,怎么就下雪了?”想来想去也只道是山里的气候与寻常不同罢了。

    小白应该还在山谷里溜达,要不要找他呢?

    若是他和自己在一起,则仍然难免被骑的命运。与其这样不如放他在这与世无争的地方奔跑吧。

    想到这儿,他把手拢在嘴边,高声呼道:“小白,再见!”

    山谷回音,将道别远远送出去,不知白马听见了没有。

    他望着插入乌云的高山,忽然心中豪气陡生:“没有小白,我也一样能翻这山!”但来到山脚下,心中却不禁叫起苦来。

    原来山体上寸草不生,石壁光滑得如镜面一般,而且几乎直上直下,断然没有能攀爬的可能。

    李残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忽然一拍脑袋:“有了!”

    他拔出单刀,纵身一跃。这一下不要紧,身子竟如腾云驾雾般上升了三四丈。

    李残心中大惊,连忙把刀插进山缝。稍停片刻,他手臂一用力,又是一纵。这回可熟练多了,只将刀在石头上轻轻一点,便肋生双翼般向上飞去。

    这座山高得望不见尽头。寒风卷着雪花怒涛般拍在李残身上。他极目远眺,只见茫茫大地狼烟四起。当时正值乱世,兵戈久不息。百姓流离失所,血泪横流。世上尽是尔虞我诈,没有一处是世外桃源。

    李残不停。

    很快乌云便环绕在四周,只见雷电交加,黑暗中似有无数魑魅魍魉。这是妖精的国度,虚无缥缈之乡。相传神怪的歌声可令人听之忘忧,流连千年。

    李残仍不停。

    这条路太难走了。往前看不见终点,回头望不到起点。在混沌的时空中,人的意志仿佛都被模糊,以至于忘了当初为什么要走这条路。但一个信念支撑着李残,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向上奋起,绝不向下沉沦。

    漫长的跋涉后,乌云被冲破,李残看见前所未有的景象。一峰独立,云海跌宕,永恒的太阳在头顶熊熊燃烧。

    这一瞬间,他的灵魂仿佛与万物相连,竟无法抑制的流下泪水。

    生而为人,能在这天地间笑一声、看一眼、说一句、爱一回,真的很幸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