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66章 手感不错

时间:2018-05-26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迎君阁

    律则修朝对面的祁王举杯:“祁王殿下,幸会。恭喜祁王殿下沉冤得雪。”

    赵天祁朝律则修淡淡一笑,举杯以示回应:“本王还要多谢律太子高义,若非是律太子提供的证据,本王此刻也不会坐在这里。”

    “祁王殿下言重了,即便是本宫不提供证据,想必镇南王也能找到证据的,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律则修朝云锦挑了挑眉,“对吧,镇南王?”

    云锦神色淡淡,“公平交易罢了,不过律太子似乎还有一件事件没做。谢容桑既然在太子手上,也是时候该交出来了。”

    云锦抬眸看向律则修,眸光微深。

    按照约定,律则修将谢容桑交出来,而云锦则是帮律则修除掉律则宇。但是已经十日过去了,律则修依然没有将谢容桑交出来。

    律则修唇角轻勾,“镇南王不用着急,大越陛下早就在派人寻找谢容桑的踪迹,但是一直无所获,若是这么轻松地就让人抓到了谢容桑,岂不是会引人怀疑?”

    云锦眸色微深,没有接话。只是悄悄与祁王交换了个眼神,律则修迟迟不肯放人,只有一种可能,他另有所图。

    “那么律太子以为何时将人交出来,最为合适?”赵天祁的目光落在律则修身上。

    律则修扬唇一笑,道:“合适的时候,本宫自然会将人交出来,横竖谢容桑这个人都是要死的。和两位一样,本宫也恨不得她立刻就死。不过话说回来,若不是因为谢容桑,本宫也不会来大越京城,也不会结识祁王殿下和镇南王。”

    “能结识大越未来的君主,是本宫的荣幸,来,这一杯本宫敬祁王殿下。”律则修说时,又朝赵天祁举杯。

    赵天祁看了看云锦,只见云锦微微点了点头。

    “律太子这话就说错了,本王是亲王,但是却并非储君,何来的未来君主之说。还请律太子慎言。”

    闻言,律则修眉梢一挑,眼波流转,笑道:“祁王殿下是自谦了,本宫虽然来大越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听说祁王殿下贤德兼备、宽厚和善,有先帝之风。再者,有镇南王的支持,皇帝之位非祁王莫属。”

    “这一杯,本宫敬祁王殿下,提前恭贺你荣登帝位。”律则修眉眼含笑,一口饮尽杯中酒。

    这一杯可是恭贺酒,赵天祁并未回敬,反而是放下酒杯,“律太子有话就请直说。”

    “爽快!”律则修扬唇笑道,“本宫就喜欢祁王这样的爽快人。”

    云锦淡淡地说道:“可是律太子却不是爽快的人。”拐弯抹角,一直都在试探祁王。

    “律太子,谢容桑你到底什么时候交出来。”云锦抬眸,正色看向律则修。

    律则修面上并无任何尴尬之色,反而是笑容不改,“本宫既然答应将谢容桑交出来,就绝对不会食言。并非是本宫不爽快,只是本宫想和祁王殿下再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赵天祁问道。

    “祁王殿下是未来的大越君主,这些年,大越和北戎一直都不太平静,本宫知道祁王是个宽厚和善之人,当也不希望边关动荡。”律则修脸上的笑容微收。

    赵天祁眼眸微凝,“律太子是想大越和北戎握手言和?”

    “不。”律则修摇了摇头,“两国言和,不过是表面上的罢了,背地里依然如常。本宫要的是祁王的一句话。他日,祁王殿下在位期间,大越绝不会向北戎挑起战事。”

    赵天祁和云锦交换了个眼神,心领神会,道:“律太子的提议很好,不过,想要两国安宁,是双方的,本王也要律太子一句话,只要有律太子在的一天,北戎也绝不会向大越开战,如何?”

    “好!”律则修勾唇一笑,“看来祁王殿下亦是笃定登上皇位的人是本宫。”

    “律太子出生高贵,又是名正言顺的储君,你不做北戎皇帝,那何人有资格?”赵天祁爽朗一笑,然后朝律则修举杯,“这一杯本王敬太子,愿两国安宁,再不起战事。”

    律则修回礼,笑道:“好,祁王殿下请,镇南王请。”

    然后三人共同举杯,饮尽杯中酒……

    翌日,刑部的人就顺利地抓到了谢容桑。

    明华宫

    云锦正陪着谢卿逗弄儿子,陈渊忽然来禀告:“王爷,陛下要召见谢容桑。刑部那边的人也拦不住,谢容桑已经被抬去御书房了。”

    “抬去?”谢卿眉间微蹙。

    “律则修命人折断了谢容桑四肢。”云锦解释道。

    谢卿摇了摇头,道:“谢容桑做事靠的是她的脑子,折断她的四肢并没有多大意义,况且这一次谢容桑是绝对逃不掉的。”

    云锦淡笑道:“我倒是觉得律太子大约是为了泄愤。这位律太子素来是睚眦必报,谢容桑没少在北戎王面前吹枕头风,以至于北戎王对律则宇多有偏爱,甚至认命他为军中主帅,律太子很不高兴,这笔账他可是都记着呢。如果不是要拿谢容桑来和祁王谈条件,律太子早就杀了谢容桑了。”

    要将活人交出去,律则修不能将人杀了,那就索性折断她的四肢,才能将心口的气出了。

    “虽然折了她的手脚,但是谢容桑那张嘴可不是白长的,即便是大势已去,谢容桑也未必肯认输。”谢卿眉间微蹙。还有一个原因,谢容桑在永庆帝心里的地位太高了,让永庆帝单独面见谢容桑在,和并不妥当。

    云锦点了点头,“我去御书房看看。”伸手捏了捏儿子滑嫩的小脸,然后方才离开。

    谢卿低头看了看自家儿子,小脸白嫩,她也忍不住捏了一把,笑道:“手感真好……儿子,怪不得你父王每次来时要捏一下,走的时候又要捏一下。”

    ……

    御书房

    当永庆帝看着被人抬进来的谢容桑,眉头皱得紧紧的,“这是怎么回事?”

    高公公答道:“陛下,刑部的人找到她的时候,她的四肢已经被人折断了。”并非是刑部的人对她用刑所致,永庆帝早就着人吩咐了,活捉谢容桑,不能伤了她,抓到人之后,不能用刑。

    永庆帝的目光紧紧地落在谢容桑身上,嘴巴微张但是却说不出话来。

    “陛下,她手经脚经已断,已经站不起来了,不如就她抬到椅子上坐下吧?”高公公小心翼翼地说道。

    永庆帝微微点了点头,侍卫们连忙将谢容桑抬到下方的椅子上坐下。

    永庆帝缓步走了过去,立在谢容桑面前,只见谢容桑神色冰冷,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桑……”永庆帝顿了顿,朝高公公挥手,“你们都出去。”

    高公公犹疑片刻,方才找永庆帝行礼,“奴才告退。”谢容桑四肢都被折断了,当也不能做什么了。

    所有人都走了,房间里只剩下,永庆帝和谢容桑两人。

    “桑儿,你真的还活着。”永庆帝沉默许久,才开口吐出一句话。他想说的太多,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说起。

    永庆帝的眼神很复杂,而谢容桑则是和他完全不一样,眼里除了冷漠,就再无其他。她也没有回应永庆帝,似乎当他不存在一般。

    “桑儿,你为什么不说话?”永庆帝的脸上写满了受伤。

    谢容桑冷笑一声,道:“事已至此,我已经一败涂地,还有什么可说的。”

    永庆帝眉头皱得紧紧的,“桑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和朕说话?你……”

    什么一败涂地,他不想听到这些。

    “桑儿,北戎八王子律则宇真的是你的儿子?”永庆帝紧紧地咬着下颚。

    谢容桑的目光落在永庆帝脸上,沉默片刻,忽而她笑了,“你既然这么问,那如果我说不是,你相信吗?”

    永庆帝沉默了,嘴唇抿得紧紧的,“朕当然想相信你。”可是,铁证如山,他能不信吗?

    谢容桑哈哈大笑,“你真是可笑啊,既然你都知道了,又何必来问我,多此一举。”

    “还是说,你现在还想强调,你对我是真心喜欢的,所以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愿意相信我?”

    不等永庆帝开口,谢容桑勾唇笑道:“别再骗我了。你总说你爱我至深,我想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哪怕我要的是天上的星星。实际上呢,我心里清楚的很,这些甜言蜜语不过是停留在嘴上的罢了,你并不是真的对我百依百顺。”

    永庆帝变了脸色,“桑儿,你怎么会认为朕是骗你的?朕对你是真心的,还是说你觉得朕对你不够好?你想要和朕长长久久,朕就将你接回宫中,你说你不想做妃子,每天活在尔虞我诈之中,朕就瞒着所有人,偷偷在宫里见了一座宫殿,给你一个安乐的环境。”

    “朕做的这些,无一不是顺着你的心意。”永庆帝眼眸中拂过一丝哀伤,“可是你为何要假死离宫?这些年,你知道朕有多思念你吗?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朕?桑儿,你告诉朕,这都是为什么?”

    永庆帝的声音陡然拔高,每每想起下面的人呈上来的卷宗,上面记录着谢容桑的所作所为,永庆帝都觉得心口热血翻滚,不能自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