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65章 北戎太子

时间:2018-05-26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华宫

    云锦走房间时,谢卿正坐在床上,逗弄云慕卿。

    听到开门的声音,谢卿抬起头来,见是云锦,莞尔一笑,“云锦,你来看慕儿,他方才朝我笑了呢。”

    云锦快步走上前去,坐在床边,看了看谢卿怀中的云慕卿,小团子漆黑的眼珠直直地看着他。

    “慕儿,你父王来了,快给你父王笑一个。”谢卿笑着说道。

    云锦摸了摸儿子柔嫩的小脸,这几天,他忙着照顾谢卿,还没有仔细地看过云慕卿。

    “慕儿,我是你父王。”云锦温声说道,摸着儿子娇嫩的肌肤,充实感越发的强烈。这是他的儿子,这是他和他爱的人的儿子。

    云慕卿许是感受到了父亲的温暖,微微露出个笑容来。

    小小的嘴巴微微张开,唇角翘起,黝黑的眼眸好像在放光一般。

    谢卿笑道:“他笑了,云锦,他笑了。”

    云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慕儿看到他父王母妃,所以笑了。”

    现在的云慕卿还是个小奶团子,日后他长大了,会叫父王母妃。云锦每每想到一个少年管自己交父王,管谢卿叫母妃,心里瞬间有了一种满足感。

    小孩子犯困,不多时,就闭上了眼睛。

    虽然云慕卿已经睡着了,但是谢卿却舍不得放下儿子,仍旧抱在怀里。

    云锦坐在床边,将谢卿揽进怀里,他怀抱着谢卿,谢卿怀里抱着他们的儿子,云锦不由地弯了眉眼,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

    低头在谢卿的发间落下一个吻,云锦温柔说道:“卿卿,辛苦你了。”

    辛苦你生下了我们的儿子。

    谢卿笑着说道:“不是说好,你我夫妻之间永远都不说谢的吗?”

    “你怀孕辛苦,但是我却没能在你身边。”云锦紧紧地抱着谢卿,“慕儿早产,你生孩子时尤为艰难,云嬷嬷都告诉我了。如果不是你够勇敢,拼着最后一口气将慕儿生下来,我就会失去你们母子了。”

    说时,云锦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自他走后,谢卿的生活就没有安宁过。刺客刺杀,谢卿差点没命。还有永庆帝的那一推,害的谢卿早产,差一点一尸两命。

    “卿卿,没有人能伤害你,谁要是伤害了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云锦的语气冰冷。

    谢卿将头靠在云锦的肩膀上,道:“我听云嬷嬷说,你今日去上早朝了。”

    云锦点了点头:“我已经将谢容桑的罪证秉承陛下,在金銮殿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请陛下释放祁王,捉拿谢容桑。”

    “陛下答应了?”谢卿眼眸中写满了难以置信。

    永庆帝为了一个谢容桑,行事偏激,再无半点英明神武的帝王影子,如何还能改了性儿?谢卿不太相信,这似乎根本就不可能。

    “他不答应不行,铁证如山。”云锦淡淡地说道。

    谢卿眼眸一亮:“你找到证据了?”忽而反应过来,“你在西北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然你为何会突然回京城。”

    “我和你想的一样,谢容桑和北戎有来往,但是我始终没有找到证据。所以我派人去了北戎皇室查。

    八王子律则宇的生母不详,他为何能得到北戎王的信任,而且还让他担任此次攻打大越的主帅,这一点很让人怀疑。后来我接到你传过来的消息知道了,当年岳父把他从西北街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怀孕了,让这个孩子应该就是她在西北怀上的。凑巧的是,当年就在那个时候北戎王曾经到边关来巡视。

    如此一来,这就不难猜了。只是我一直没有证据,所以我派人在西北查了,去北戎皇室查,可是关于八王子生母的消息全部都被人抹得一干二净。

    这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我才没有立刻回来。后来我接到皇后娘娘的消息,知道了陛下的事情,我才立刻赶了回来。”

    云锦温声说道:“这次的确要多谢皇后,若非是她送消息给我,我都不知道我的妻儿差点遭遇不测。”

    天知道,当他一回来看到满屋子的血时,那一刻他很想杀人。

    谢卿唇角微抿,眼眸中写满了浓浓的歉意。虽然是永庆帝推了她,她摔倒才会导致早产,但是说到底还是她没有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云慕卿。

    若是她在警觉一点,甚至索性装病不见任何人,这样孩子也不会早产了。

    “对了,你回京城了,那西北呢?战事焦灼,北戎来势汹汹,律则宇也不是个好对付的。”谢卿问道。

    “放心,有孟飞扬和临安公主在西北呢,他们会守住的。”云锦淡笑着说道,“陈国公虽然死了,但是陈国公手下的将士也不是吃素的。起初北戎来势凶猛,打了陈国公一个措手不及,再加上陈国公年迈,身体撑不住,这才阵亡。律则宇凶狠毒辣,但是若论排兵布阵,他还太嫩,若是陈国公还在,他也攻不下西北的。”

    陈国公镇守西北多年,经验丰富,排兵布阵的能力绝对在律则宇之上。只是奈何他已年迈,本就身有旧疾,这才去世。

    “不过这场仗也打不了多久了。”

    闻言,谢卿眼前一亮,“北戎求和了?”几个月时间下来,北戎和大越陷入了僵持的状态,要在短时间内打破这样的状态,只有一种可能——罢手言和。

    要么是大越先低头,要么是北戎先低头。

    大越是不可能低头的,北戎入侵的是大越的疆土,若是大越提出言和,那就低了北戎一层。岂非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北戎退兵求和。

    “北戎王倒是想尝一尝一统天下的滋味儿,不过他想,旁人未必也这么想。”

    谢卿接过话去:“譬如说北戎太子律则修?”

    北戎太子出现在大越京城,而且还主动找上谢卿,谢卿可不认为北戎太子是闲得无聊。

    云锦点了点头,笑道:“卿卿聪明。律则宇是军中主帅,他立下赫赫战功,这对北戎太子来说是个不小的威胁。更重要的是,倘若律则宇真的攻下了大越,中原人极其排除异族,北戎要想统治大越,那么有大越血统的律则宇就会成为最好的人选。大越归律则宇所有,北戎太子就更加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这么说来,北戎攻打大越,倒不如说律则宇和谢容桑要攻下大越。”谢卿眉梢微挑,“即便是最后北戎真的攻下了大越,可是战场上必然会有流血和牺牲,牺牲了无数北戎子民的性命,只是能让律则宇统治大越?”

    “谢容桑难不成也将那北戎王迷倒了?”谢卿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厌恶。

    迄今为止,谢容桑是她觉得最恶心的人,没有之一。

    云锦摇了摇头:“这应该不至于,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永庆帝。”

    “帝王有开疆拓土的野心,这也不奇怪。从前的几代北戎皇帝也未必没有这样的念头,只是北戎要问鼎中原,并非易事,因而这样的念头也就自己打消了,而现在这位北戎王,或许是受了谢容桑的蛊惑,以为自己能做开疆拓土的霸主。”

    “北戎王想要开疆拓土,那还如何议和?”谢卿问道。若是能议和当然好,两国交战,又是异族,鲜少有能将对方灭了的情况,通常情况下,打了几年仗,最后还是会议和。

    只是交战的时间越长,双方死伤越大,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从内心来讲,谢卿也希望双方能罢手言和。当然双方指的是大越和北戎,并不包括谢容桑在内。

    云锦唇角轻勾,“北戎王糊涂,但是那位北戎太子可不糊涂。谢容桑在北戎太子手里。”

    谢卿眼眸一凝,“谢容桑在他手里?怪不得查不到谢容桑的踪迹……他是不是和你谈了什么条件?”

    “我答应帮他杀了律则宇。”云锦淡淡地说道,“即便是他不提这个条件,我也不会让律则宇活着的。”

    谢容桑和谢容桑的儿子,都不能活。

    云锦低头,正看见自家儿子已经熟睡了,温声笑道:“卿卿,外面的事情都交给我处理就好,你安心坐月子。”

    谢卿点了点头,“好,你千万小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