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61章 摔倒,腹痛

时间:2018-05-25作者:流光之莹

    陈皇后伺候永庆帝用过药,就起身告辞了。这些天她日日都是如此,只是尽心照顾永庆帝,但是从不打扰永庆帝。

    “高喜,近日皇后还常去明华宫?”永庆帝问道。

    陈皇后坚持要将叶嫔禁足,永庆帝最终也没反对,但是他心里仍然不放心。

    高公公躬身答道:“没有,自从陛下醒来后,皇后娘娘就没有去过明华宫,更没有见过世子妃。倒是皇后娘娘经常召见惠妃。”

    “惠妃……”永庆帝眼睛微微眯起,“朕赐惠妃协理六宫之权,皇后频繁召见惠妃,她是要将刘工之权牢牢地握在手里。”

    但是也挑不出来什么错处,陈皇后始终都是正宫皇后,她要亲自打理六宫,这也是她的权力。

    “这么多年,从未见皇后如此积极过。她到底要做什么!”永庆帝心下不解,反常必妖,可是他却摸不透皇后的意图。

    这种感觉很恼火,永庆帝越想越心烦,忍不住拿起手边的东西就往下扔。

    啪!琉璃灯碎了。

    “陛下息怒。”高公公连忙跪下,“陛下,太医交代了您不能动怒啊,陛下,龙体要紧。”

    永庆帝揉了揉眉心,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低沉:“桑儿找到了吗?”

    高公公垂着头答道:“暂时还没有。”

    就在高公公以为永庆帝又要发怒时,永庆帝摆了摆手:“退下吧,朕想一个人静一静。”

    高公公怀着惴惴不安的心退下了,饶是他在永庆帝身边伺候多年,现在也搞不懂永庆帝的心思了……

    一连数日,皆是如此。

    朝臣们发现坐在龙椅上的帝王,近日脾气越发的古怪,而且极易发怒。每每上朝都是战战兢兢,生怕惹了皇帝不快。

    这日,明华宫迎来了一位客人——徐清颜。

    徐清颜并没有在明华宫停留多久,说了几句话,将礼物留下便离开了。

    很多人都知道,徐阁老家的小孙女和镇南王世子妃很是谈得来,徐清颜进宫给谢卿带了礼物,这也是正常事。然而消息落到永庆帝耳中,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摆驾明华宫。”永庆帝不宣召谢卿,而是直接去了明华宫。

    谢卿对于永庆帝的到来,很是惊讶,小心翼翼地托着肚子,和永庆帝见礼:“臣妇叩见陛下。”

    永庆帝并没有叫她起来,而是沉声问道:“徐阁老的家的孙女给你带的东西呢?”

    谢卿面露惊讶:“陛下,不过是写女儿家的东西。”

    “拿出来!”永庆帝的厉声吼道。

    谢卿冷不防被这么一吼,吓了一大跳,连忙抚上自己的隆起的腹部。轻轻抚摸着,安慰肚子里的小团子。

    “陛下您真的要知道?”谢卿抬眸正色看向永庆帝,她的神情很严肃。

    永庆帝目光微沉:“有什么东西是朕不能知道的?拿出来!”

    谢卿从袖中拿出一块玉佩来,双手呈上,“陛下请过目。高公公,你扶着点陛下。”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那块玉佩上,他只觉眼前有些花,抬手擦了擦眼睛,同时快步走上前去,拿起那块玉佩。

    手指摩挲着上面的花纹,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玉佩,上面的花纹也是寻常的样式,但是当永庆帝将玉佩翻过面来,在玉佩的背面,刻着四个字“海枯石烂”。

    永庆帝将玉佩拿到眼前,仔细地看那四个字,当他看到上面最后一道笔画上的那个缺口时,脸色大变。

    手开始颤抖,“桑儿……”

    “陛下您小心。”高公公一直在旁边扶着,好在是他一直扶着,方才永庆帝明显双腿软了一下,有那么一瞬,永庆帝整个人几乎是全靠高公公扶着。

    “你找到桑儿了对不对?桑儿在哪儿?她在哪儿?”永庆帝疾声说道。

    谢卿静静地看着永庆帝,“陛下,您确定这是谢容桑的东西?”

    “这是桑儿的,这是朕送给桑儿的,怎么会在你手上?”

    “高公公,扶陛下去软榻上坐着。”谢卿并没有立刻回答。

    她想光是看到这枚玉佩,永庆帝的反应就这样强烈,那一会儿听了事情的原委,他根本连站都站不稳。

    “陛下,奴才扶您坐下,您站了这么长时间也累了。”高公公小心翼翼地将永庆帝扶到软塌上坐着。

    永庆帝眉头皱得紧紧的,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陛下,这枚玉佩是有人借徐阁老家的孙女之手给我的,而这个人……”谢卿顿了顿,犹疑片刻,最终还是说出了口,“这个人是北戎太子律则修。”

    “北戎太子?他从哪里得到这块玉佩的?”永庆帝追问道。

    谢卿唇角微抿,淡淡地说道:“北戎八王子律则宇。这块玉佩是八王子的生母留给他的,他日日都佩戴在身边。”

    “你说什么!”永庆帝顿时一阵猛咳,喘着粗气,一把拉着谢卿的胳膊,“你说什么!桑儿的玉佩怎么会在北戎八王子身上呢,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谢卿被永庆帝紧紧地拽着,永庆帝用的力气很大,她被拽痛了,眉头紧紧皱着,“陛下,您先放开臣妇,陛下……”

    高公公大呼不好,他分明看到谢卿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连忙劝道:“陛下,世子妃还怀着身孕呢,陛下您先放开世子妃,让世子妃慢慢说。”

    在高公公的劝说下,永庆帝方才收回了手,嘴里却不停地追问道:“告诉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谢卿摇了摇头,道:“臣妇也刚拿到这枚玉佩,并不知这是不是真的。北戎太子所说是不是真的,臣妇也不知道。”

    闻言,永庆帝松了一口气,吩咐道:“去查,立刻去查。”

    “但是,还有一件事,臣妇必须要告诉陛下。”谢卿正色说道,“云锦和臣妇提过,这个北戎八王子就是这次北戎派出的主帅。八王子生母不详,按照时间推算,八王子的生母怀孕的时间刚好是谢容桑被流放西北的时候。”

    永庆帝目光一凛,“你什么意思,你是告诉朕,八王子的生母是桑儿?”

    “臣妇不确定。”谢卿温声答道,“臣妇只是将自己的猜测告诉陛下。”

    她没有见过北戎太子律则修,所以并不确定,但是从已有的事实推断而来,所有的事情都是符合的,都指向一个结果——谢容桑被就放西北时,就投靠了北戎,甚至怀上北戎王的孩子,而这个孩子就是八王子律则宇。

    “胡说,不可能的!”永庆帝几乎是怒吼出声。

    “不对,淑妃说过,你是桑儿生的,桑儿当时怀着你,怎么可能生下她和北戎王的孩子。”永庆帝忽然又想起谢淑妃临死前的话来。

    “陛下,淑妃是骗你的。我谢卿的的确确谢二爷和林氏的女儿,只不过是因为我这张脸和谢容桑有几分相似,所以谢淑妃才这样说的。”

    谢卿说时,摸了摸自己的脸,道:“这世上容颜相似并非不可能,更何况谢容桑本就是谢氏一族的人,我和她同出谢氏一族,长得相似,这就更不奇怪了。”

    她想谢淑妃也是因为这张脸所以才有此猜测吧,否则她那么恨谢容桑,如果知道谢卿是谢容桑的女儿,谢淑妃早就弄死谢卿了。

    “不可能,不可能!”永庆帝腥红着眼,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把推开谢卿。

    谢卿没有料到永庆帝会一把将她推开……

    “世子妃!”云嬷嬷连忙去扶谢卿,明明谢卿就在她旁边,但是还是晚了一步……

    “啊……”谢卿摔倒在地,肚子一阵阵抽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