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57章 她恨他

时间:2018-05-16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卿急急忙忙赶过去御书房,走到门口,守在门口的高公公拦住了她,“世子妃,陛下今日不见任何人,世子妃还是请回吧。”

    “本世子妃有急事要见陛下,高公公还请通传一声。”谢卿正色说道。

    高公公摇了摇头,道:“世子妃,不是奴才不肯通传,而是陛下早就下了命令,今日任何人都不见。”

    谢卿眉梢微挑,讽刺一笑,道:“谁都不见……”

    谁都不见,想必永庆帝心里很清楚,他今日的所作所为必会被人置喙,明知道是如此,可是依然要这么做,他离昏君不远了。

    陛下不见她,但是她今日一定要见到陛下。

    谢卿朝云嬷嬷使了个眼色,云嬷嬷会意,直接一把将高公公推开,谢卿趁机进了御书房。

    御书房中

    永庆帝听到脚步声,眉头皱起,“朕不说说了,任何人都不准打扰嘛!”

    语气甚是不悦,然而谢卿并没有理会他心情好不好,走上前去,朝永庆帝福了福身,“臣妇叩见陛下。”

    天知道,她此刻恨极了这种感觉,哪怕明知道她对面前这个坐在高位上的人,鄙夷之至,然而她还是要按照规矩,与他见礼问安。

    永庆帝听到是谢卿的声音,抬起头来,看着下方立着的女子,脸色微沉,“朕不是说过,不许任何人进来吗?谢卿,擅闯御书房,是大罪!”

    “是不是大罪,全在陛下一念之间。”谢卿淡淡地说道,“陛下是君,可以为所欲为,掌握任何人的生死。”

    语气极为讽刺,永庆帝脸色更沉了几分,冷声说道:“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朕说话,谢卿,你好大的胆子!”

    谢卿扬唇轻笑道:“谢卿胆子大,陛下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她从来都是肆意而为的,即便是在永庆帝面前,她也依旧如此。

    永庆帝脸色一黑,放肆还放肆的这么理直气壮!

    “谢卿,你立刻出去,朕看在你怀着身孕的份上,暂且不和你计较。”永庆帝的语气微冷。

    谢卿莞尔一笑,道:“那臣妇倒是要多谢陛下宽宥了,不过臣妇既然都大着胆子进来了,若不将话说完,岂不是太不划算了。”

    “陛下为何要偏袒叶嫔?”谢卿神情十分严肃,“云芷絮已经招供了,李相蒙冤,皆是出自叶嫔的算计,于情于理,陛下都应该处置叶嫔。”

    永庆帝插过话去,沉声说道:“朕不用你来教怎么做事!”

    这样的话,他已经听到太多了,朝堂上,臣子都在叫嚣着处置叶嫔,为臣者凭什么对君主指手画脚。

    “臣妇的话还没说完呢。”谢卿直直地看着永庆帝,一字一句地说道,“于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因果循环,叶嫔当有此报;于理,李相是陛下的左膀右臂,是陛下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陛下为何不给自己的战友一个公道。”

    “李相忌日,陛下会亲往祭拜,难道陛下心里不曾后悔,曾经一怒之下,斩了李相?”

    谢卿的话,让永庆帝心头一怔。

    没有人知道,如果抛开其他,单就李穆和他的私交而言,李穆是个很好的朋友,所以李穆死后,他有时候忍不住也会问自己,杀了李穆,这真的值得吗?

    李穆没有通敌叛国,他背叛的是他这个皇帝。

    “谢卿,你可知道,聪明的人通常都活不长,尤其是女人!”永庆帝咬牙切齿地说道。

    帝王的心思,并不喜欢被人知道。

    “臣妇当然知道,所以臣妇一直忍着,陛下是皇帝,一言一行都被百官万民看着,若是只论私交,难免有人说陛下处事不公。但是现在已经证据确凿,陛下却仍然选择包庇叶嫔,这是为何?陛下每每午夜梦回,见到李相,难道就不觉得歉疚吗?”

    谢卿看得分明,永庆帝是看重李穆的,只是他不想让人知道,而她偏偏要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永庆帝悄悄捂住自己的心口,歉疚吗?

    若非不歉疚,为何有时想起李穆,会觉得心口隐隐犯疼。

    从前,李穆是个合格的战友,后来他为帝,李穆亦是个合格的丞相。

    “如何处置,朕自有主张,谢卿,你既是臣子,又是女眷,没资格质问朕!”永庆帝冷冷地看着谢卿。

    他心里如何想的,容不得他人数落。

    谢卿扬唇,轻轻一笑,道:“的确,臣妇是没这个资格,臣妇今日前来,只是想告诉陛下一件事情。”

    “陛下可知和指使云芷絮放出谣言的人是谁?刺杀云芷絮的人又是谁?”

    永庆帝眼睛微眯:“你知道?”

    谣言数落的全都是永庆帝的罪过,对他的影响很大,永庆帝也想抓到幕后主使。

    谢卿淡淡地说道:“那日王府的侍卫云飞和刺客交过手,臣妇根据云飞所说,心中有些猜想,但是还不能确定,所以就叫了人去证实,而证实的结果,果然如臣妇所猜的一样。那个刺客,不是别人,正是叶家长子叶成轩。”

    “什么!”永庆帝心下一惊,“叶成轩,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饶是永庆帝也被吓了一大跳,一个已经死了很久的人,现在却突然出现了?

    “陛下若是不信,大可以去查一查他的棺木中到底有没有尸体,当时看守叶成轩的狱卒可还活在人世。”谢卿淡淡地说道。

    谢卿敢这么说,那她必然是已经查过了。

    永庆帝脸色阴沉,“刑部的人明明确认他真的死了,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叶成轩是皇帝下旨赐死的,他即便是自尽身亡,尸体也会由刑部的人再三确认。

    谢卿淡淡一笑,道:“他是假死,臣妇以为陛下或许应该不用惊讶,假死这样的事情,陛下也不是遇到一次。”

    当初,谢容桑离宫,也不也是假死吗?

    永庆帝脸色突变,“你什么意思!”

    “陛下,您将谢容桑看得如此重要,她有没有死,想来陛下也是再三确认过的,然而,她现在不也活的好好的吗?而且她还帮着叶成轩也成功假死了。”谢卿的语气很轻很淡。

    然而字字句句落在永庆帝心中,却重于千金。

    “你方才说叶成轩是闯入牢中的刺客,他假死是桑儿安排的。”这意味着什么,永庆帝心里当然清楚,他的眼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谢卿对上永庆帝的眼眸,点头说道:“不错。那个和云芷絮联络的人,就是谢容桑。”

    永庆帝只觉胸口一滞,“不可能,桑儿为什么要这么做!”

    “臣妇以为,陛下或许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当初谢容桑要假死离宫。”谢卿淡淡地说道。

    “朕怎么知道!朕什么都可以给她,她为什么还要离开朕!”这句话永庆帝几乎是嘶吼出声的。

    谣言是针对他的,而指使放出谣言的人是谢容桑,谣言所说的到底有几分是真,永庆帝心里很清楚。

    永庆帝这一生最恨的就是背叛,他赐死李穆,因为他觉得李穆背叛了他。

    而今,谢卿告诉他,他最爱的女人也背叛了他。

    他不能接受,“不,这不可能,你骗朕的,桑儿她不可能这么做!”

    永庆帝的目光好像淬了毒一般,射向谢卿。

    而谢卿只是淡淡一笑,道:“臣妇并不了解谢容桑这个人,陛下才是她最亲密的人,臣妇所言,是真是假,陛下心里最清楚。”

    从永庆帝的神情上,谢卿已经看出来了,其实他心里是明白的。他将所有的真心都给了谢容桑,但是谢容桑却仍然要离开他,他不是没有疑惑。

    爱恨情仇,因为有爱才更加容易滋生出恨意来,谢卿虽然不知道谢容桑和永庆帝的过往,但是却可以猜测一二。

    永庆帝能给谢容桑一切,但是谢容桑却选择伤害永庆帝,只有一个可能——她恨他。

    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恨他,永庆帝只觉浑身乏力,万千思绪涌上心头,搅作一团,剪不断理还乱……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朕。”

    许久,永庆帝方才开口,他的语气很轻,处处透露着无奈与沧桑。

    “臣妇所知不多,只知谣言是她指使,但是至于为什么她要这么做,臣妇并未查明,只是……”

    谢卿欲言又止,似乎是有难言之隐。

    “说下去!”永庆帝垂眸,沉声说道。

    不管谢卿会说出什么来,他都必须要知道。

    谢卿犹疑着说道:“假死药,臣妇从未见过,只是听说有,臣妇记得古籍中记载,要做成假死药,需要一味特别的药材碧果,而碧果只长在北戎北地极寒之处。”

    假死药,北戎,谢容桑,叶成轩……

    碧果,永庆帝当然听说过,这味药不仅只生长在北戎北地极寒之地,而且极其稀有,十年方才结一个碧果。而碧果又是极其珍贵的药材,因而碧果全部都是上呈于北戎皇室。

    谢容桑手里有假死药,她的假死药哪里来的?只有可能是来自北戎皇室。

    “你的意思是,桑儿她和北戎有关?”永庆帝的脸色瞬间煞白。

    和北戎有关,这是委婉的说法。其中的意思,他们都明白:谢容桑在帮北戎做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