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56章 死亡真相

时间:2018-05-16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卿将遗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封遗书是谢二爷留给林氏的,他早知自己性命不保,因为谢容桑不会放过他。

    当年,谢二爷不忍谢容桑在边关受苦,偷偷将她从边关救回来,想让她过安稳的日子,但是没想到谢容桑却勾搭上了皇帝。这也就罢了,但是谢二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谢容桑居然偷盗了镇南王的兵符,一个女人要兵符做什么?谢二爷这才惊觉他或许就不该将谢容桑从边关救回来。谢二爷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将兵符从谢容桑手上偷走。

    谢二爷心里很明白,兵符没了,依着谢容桑的性子,必然不会放过他,所以他早就知道要死了,提前写下这封遗书,并且夹在当初他和林氏的合婚庚帖中,他知道合婚庚帖只有林氏才有可能翻看,外人绝对找不到。

    “那个谢容桑真是狼心狗肺,你父亲好心好意救她,她却恩将仇报,还毒死你父亲。”林氏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个劲儿的往下掉。

    谢卿的手指捏的紧紧的,果然是谢容桑做的。

    “母亲,这封遗书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谢卿问道。

    林氏摇了摇头,“没有,只有我们俩知道。”

    谢卿为林氏擦干眼泪,拉着她的手,正色说道:“母亲,害死父亲的人,卿儿不会放过,但是这个谢容桑非同小可,为了您的安全,母亲您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对任何人都不能提起遗书的事情,这也是父亲的意思。父亲给您留下这封遗书,就是担心有朝一日,谢容桑对您不利,母亲您可明白。”

    实际上,谢二爷留下这封遗书,准确地说是担心谢容桑对林氏和谢卿母女不利。他在信中提及,倘若谢容桑逼问兵符的去向,只管实话实话,兵符早就被谢二爷扔下万丈悬崖。

    而谢卿也终于确定了一件事:她的的确确是谢二爷和林氏的孩子,她和谢容桑并非母女。

    谢淑妃所说的谢二爷痴恋谢容桑,甚至不惜将林氏生的孩子换成谢容桑的孩子,这根本就是不成立的。因为在谢二爷的遗书中,字字句句都是在替林氏和谢卿着想,他在心中明确提到,他时日无多,从此不能再护着她们母女,心头甚至愧疚。

    谢卿出生后不久,谢二爷就去世了,因而谢卿并不知道谢二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从林氏的描述中,谢二爷是的性情温和,心地善良之人。而今谢卿看到这封遗书,更加确定,谢二爷的确如林氏所说。

    林氏含泪点了点头:“母亲都知道,母亲无用,不能为你父亲做什么。卿儿,你老实告诉母亲,按个谢容桑还活着吗?”

    “她不会活着的,她害死那么多人,她该死。”谢卿的语气微冷。

    “若是有机会,我真想亲口问问她,明明二爷救了她,她为什么要恩将仇报!”林氏狠狠地咬牙说道。

    从林氏的认知中,她实在理解不了,谢容桑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救了自己的人。

    谢卿淡淡地说道:“母亲,那个女人就是一个疯子,她在想什么,常人根本理解不了。”

    种种事情,似乎都有谢容桑的影子在,谢卿感觉她好像是在下好大一盘棋,所有人都是她的棋子一般。

    谢卿好好地安慰了林氏一番,又反复嘱咐她一定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林氏方才离开。

    云嬷嬷送走了林氏,回来就见谢卿倚在窗边,目光定定地看着一处,不知她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世子妃,您可是累了,要不然您先休息一会儿?”云嬷嬷问道。

    谢卿的肚子眼看着都七个月了,孕妇最忌讳劳累。

    “把母亲送出宫了?”谢卿回过头来看向云嬷嬷。

    云嬷嬷点了点头:“按照世子妃的吩咐,老奴亲眼看着夫人上了马车,又让云飞护送夫人回王府的。世子妃,您可以担心夫人?其实您若是实在担心,何不将夫人留在宫中呢?”

    林氏出门,身边跟着镇南王府的护卫,还有小弯这个高手,谢卿仍然不放心,又叫了云飞一路保护,如此小心翼翼,可以想见谢卿是有多担心林氏的安危了。

    谢卿摇了摇头,道:“宫中更不安全。云芷絮说过,谢容桑能在宫中来去自如,谢容桑又不是什么武功高手,你觉得她是怎么进来的?”

    云嬷嬷想了想,道:“从前倒是听说前朝皇宫中有密道暗室之类的,想来这里也有。”

    “不错,谢容桑在宫中待了好些年,凭着她的本事,别说她知道什么密道暗室,就是她自己派人偷偷挖了一条密道都是有可能的。”谢卿正色说道,“谢容桑背后的势力不小。”

    不仅不小,而且还相当大,谢卿可以确定。

    她已经派人查探谢容桑的下落,可是却迟迟没有消息,谢卿不知道谢容桑此刻是否在暗中看着她们,所以她不得不防着。

    “世子妃,既然宫中不安全,您要不要也寻个机会回王府去。”云嬷嬷正色说道。

    谢卿是镇南王府的主母,有怀着小世子,云嬷嬷并不希望谢卿置身在危险中。

    谢卿摇了摇头,“我暂时还回不去,陛下恐怕不会让我回去的。”

    说时,云嬷嬷皱起了眉头,“陛下还是不相信镇南王府?”

    “陛下如今是越发的极端了,只要是一天没有铁证,他恐怕就不会放了祁王。而镇南王府和祁王一向走得近,他索性连我也困在宫中,只有这样,陛下的心才安宁。”谢卿轻叹一声。

    这一生是叹息,是唏嘘。

    永庆帝在位十几年,到底也算是个贤能的君主,这些年大越发展的不错,虽然没有打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繁荣程度,但是至少也算得上是物阜民丰,永庆帝的功绩还是不错的。

    可是他偏生在皇位继承这件事情上行事极其偏激。即便是没有铁证如山,但是但凡有心人就明白,祁王是冤枉的,刺客谣言都和祁王没有一点关系。

    “要老奴说啊,先帝立了遗嘱的,皇位将来还是要还给祁王的,陛下明明也是答应了的,身为皇帝,怎么鞥出尔反尔呢?”云嬷嬷低声说道,语气里多有抱怨的意味。

    在云嬷嬷看来,永庆帝对祁王下手也就罢了,连带着镇南王府也不放过。就算是镇南王府和祁王走得近,可是眼下云锦人在西北打仗,没有云锦,西北哪里能有现在的局面?可是陛下倒好,云锦在外打仗,他却将云锦的怀孕的妻子困在宫中……

    想到某种可能,云嬷嬷忽然打了个机灵,疾声说道:“世子妃,陛下将您留在宫中,不放您走,不会是想拿您为人质吧?”

    若是事情闹得很了,消息传到云锦口中。若是云锦趁机反了永庆帝,或者是举兵帮着祁王上位,那永庆帝就以谢卿为质,这样一来,云锦顾及妻儿,便只能束手就擒了。

    “嬷嬷无需担心,我不会有事,若非万不得已,陛下不会对我做什么,反而是祁王比较危险。”谢卿眉头微微皱起。

    永庆帝一直扣着祁王不放,这一点着实让谢卿担心。

    “嬷嬷,吩咐下去,一定要尽快找到谢容桑和叶成轩,只有这样,才能证明祁王无罪,到时候陛下就再也没有理由软禁祁王了。”谢卿正色说道。

    徐阁老联合诸位大臣已经劝谏过永庆帝,但是永庆帝仍然执意不肯放了祁王。这等于是明晃晃地告诉所有人,陛下不愿将皇位传给祁王。皇帝将自己的心思明晃晃地歇在脸上,这不是明智的举动,但是他偏生这样做了,足以说明,祁王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不除掉,他心不安。

    行事如此偏激,谢卿担心永庆帝接下来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果然,没过几日,就出事了。云芷絮已经招供,谣言的主使暂时还没有抓到,姑且按住不提,但是云芷絮和叶嫔设计合谋,诬陷李相,以至于李相冤死,这是大案,朝臣们上书,李相冤死,害死李相的人自然不能逃过罪责。

    云芷絮是必死无疑的,只是谣言一事尚且没有定论,所以暂且先关着,但是叶嫔就必须尽快处置了。

    朝臣上书陛下,诬陷朝臣,是砍头的大罪,即便是叶嫔也是一样。

    今日又有大臣上书,请求将叶嫔赐死,,永庆帝一听就怒了,争执了两句,直接袖子一挥,下令杖责请命的大臣,其中有一位朝臣年逾五十,哪里受得起这杖责,当场就没气儿了。

    朝臣上书赐死叶嫔,合情合理,但是永庆帝却不允,还将臣子杖责致死,这分明就是昏君所为,顿时朝野震惊。

    云嬷嬷将此事禀告给谢卿,谢卿眼睛一缩,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不好,陛下要维护叶嫔,只怕会下令处死云芷絮。让云飞在刑部大牢守着,即便是有人来行刑,就出手阻拦,我立刻去一趟御书房,”

    云芷絮将所有的事情都招了,刑部也早就将证词呈上,只是在刑部呈上去的证词中,只单单说和云芷絮联络的人都蒙着面巾,并不知是谁。蒙面人没有找到,那么此案也就不算结束,云芷絮也并没有判刑。

    当然,云芷絮除了谣言一事,还有诬陷李相的案子。诬陷朝臣导致朝臣冤死,这是大罪,若非谢卿从中斡旋,云芷絮此刻早已人头落地。

    谢卿答应过云芷絮会让她死之前再见赵天麟一面,她说到做到,不会让她现在就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