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52章 废棋一枚

时间:2018-05-11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徐阁老最终还是没有能劝服永庆帝,当他从御书房里出来时,他满脑子都是永庆帝的那句“朕问心无愧”。

    真的是问心无愧吗?

    于公,祁王是先帝指定的皇位继承人,除非是犯了大错,都不会软禁他这么长时间。况且,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至少已经可以肯定,此事的确另有阴谋。在这种情况下,永庆帝却依然不肯放了祁王,这就是合理?

    于私,祁王是永庆帝的亲侄子,将他就这么一直软禁着,谁求情都不肯放,永庆帝对祁王有任何叔侄之情吗?

    陛下啊陛下,若是祁王是您的儿子,您会这么做吗?徐阁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徐阁老。”

    听到有人在唤他,徐阁老连忙回过头去,“原来是世子妃啊。”

    谢卿走上前来,问道:“阁老的脸色有些不好,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唉……”徐阁老重重地叹息一声,道,“大概是我已经老了,很多东西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心有余而力不足,谢卿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想来是徐阁老都没有劝服永庆帝。

    “证据不足,陛下还是不肯松口?”谢卿说的委婉,证据的确是不足,但是要释放祁王,这还是可以的。

    祁王已经被软禁了,祁王妃伤重未愈,整个祁王府也是处于监禁之中,根本没有能力安排其他。如此,还不能证明祁王的清白吗?

    徐阁老摇了摇头,语气颇为无奈,“陛下说要查清真相,确定和祁王无关,方能解禁。”

    原本以为他可以劝服永庆帝的,然而,他并没有做到,有负重托。

    谢卿沉思片刻,道:“阁老不必自责,事情已经逐渐明了,很快便能水落石出的。”

    “若是能当场抓到那个黑衣人就好了。”徐阁老有些遗憾,他们早早地做了埋伏,但是最后却让人在眼皮子底下逃走了,实为憾事。

    谢卿眼眸微凝,“黑衣人是逃走了,但是云芷絮还在啊。”

    她有办法让云芷絮开口,云芷絮并非是硬骨头,尤其眼下她认为的盟友还将她看做是废棋的情况下。

    天牢中

    云芷絮依然被困在牢狱中,自从昨夜之后,她明显感觉到大牢的守卫又加严了,光是狱卒的人数就多了一倍。

    谢卿走过去时,只见这云芷絮听到声音,连忙抬起头来,她的眼眸中满满都是警惕小心,她怕来的人又是来杀她的。

    “是你……”云芷絮咬了咬嘴唇,“如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就用不着了。你这一生顺风顺水,什么都有了,我只是个可怜人罢了。”

    谢卿浅浅一笑,道:“你认为是你的命不好,所以才会沦落至此?”

    到底是命不好,还是自作孽?

    从前的云芷絮,是镇南王府的小姐,虽然是庶女,但是镇南王府没有其他姑娘,她也算是独一份儿,冲着镇南王府的门第,她要嫁的良人,也并非是难事。哪怕是她想嫁给她喜欢的赵天麟,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她偏偏用了最残忍,最下作的手段。

    最要紧的是,被她害死的人没有死,反而回来报仇了。因果循环,都是报应。

    “我从一生下来就是庶女,低人一等。这是我的命,我认了。”云芷絮咬着牙关说道,“这都不打紧,是你们!”

    云芷絮指着谢卿,目光如淬了毒一般,“是你,是云锦,你们夫妻两人,是你们毁了我的一切。”

    “你们将我逐出镇南王府,我一个弱女子,从此无亲无故,名声尽毁,我根本就一无所有了。若不是你们对我无情,我早就嫁给天麟哥哥了,我也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只见着两行清泪滑落脸颊,楚楚可怜,若是不知道事情的原委,连谢卿都要心软了。

    “没错,我们是对你无情,但是你又有情吗?你的手上沾着李家满门的血,李家的人何其无辜,你为了一己之私,害死他们全家,而且还让他们背负骂名。你今日沦落至此,不是你命不好,是因果报应。”谢卿淡淡地说道。

    云芷絮紧紧地咬住牙关:“你别想诈我的话,我不会承认的。”

    指不定,有人在偷听,谢卿就是来套话的呢。

    谢卿轻笑道:“你放心,没有旁人,我的目的是让你自己招供。”

    她要云芷絮心甘情愿的招供,供出所有的事情。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云芷絮别过脸去。谢卿口齿伶俐,蛊惑人心是她的拿手好戏,云芷絮在心里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要中了谢卿的计谋了。

    谢卿淡笑道:“你若是再不说实话,你的命恐怕真的保不住了,你以为的盟友,根本就是将你当做一枚废棋。”

    比如说昨晚的黑衣男人,若不是云飞出现,云芷絮早就死在剑下了。

    云芷絮咬了咬牙:“谁知道那人是谁派来的,谢卿,我知道你聪明,想出这样的法子套话,你想要中计?休想。”

    谢卿淡淡一笑,道:“你不是认识那个人吗?你却说这人是我派来的,你这是自欺欺人。云芷絮,你自欺欺人我倒是无所谓,但是你可别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了”

    云芷絮脸色微僵,“我并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你找个人穿上黑衣,蒙上面巾,要伪装根本就不是难事。”

    “你没见过他?”谢卿眉头微皱,“云芷絮,你怎么这么傻呢?你没见过他,你就答应为他办事,出了事情,你必然会成为废棋啊。”

    云芷絮唇角都咬得疼了,但是她依然咬着,只有这样才能掩饰内心的真实想法。

    “你胡说,我没有帮他办事,我是受你指使的,不管谁来了,我都是这个说法。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你们指使的。”

    她就要咬死了,这样即便是她活不了,谢卿、云锦也休想安稳地活着。

    谢卿神色淡淡,面上并未任何焦急的神色,“你是不是觉得,只要你咬死了不松开,到时候即便是你死了,也有我和云锦给你陪葬?”

    云芷絮垂眸不语,但是眸光中却闪过一丝得意,难道不是吗?

    “你太天真了,你记恨云锦,记恨我,这件事情天下人皆知,你当真以为你的话会让人相信?”谢卿挑眉轻笑道,“别傻了,不会的。”

    “陛下将你打入天牢,严加审问,而我却什么事都没有,陛下只不过是下令,让我留在宫里养胎,就连软禁都算不上。”

    她们两人相对而立,一个在牢狱中,一个在牢狱外,隔着一道门,但是却是大相径庭。谢卿身上穿的是冰蓝色的宫装,素雅却不失华丽,万千青丝被一只青玉镂空簪挽着,流苏垂下,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甚是动人。

    谢卿是明媚鲜妍,而她云芷絮,却是一身满是血迹污垢的破衣服,发丝凌乱,浑身更是散发着臭味,此刻的她和乞丐有什么区别?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两者实在不能相提并论。

    云芷絮死死地咬住嘴唇:“你果然是来炫耀的。你别得意,不过就是因为云锦还在西北,你等着,很快,你就会和我一样了,甚至比我更惨。”

    谢卿轻轻一笑,道:“云芷絮,你还没明白吗?云锦还在西北打仗,陛下是绝对不可能动他的妻儿的。”

    “西北的战事一结束,你们便再没有用处了,到时候你还不是会沦为阶下囚。”云芷絮冷笑道,“不过是费些时日罢了,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西北的战事结束了,北戎的阴谋也败露了,镇南王府是清白的,又怎么会沦为阶下囚呢。”谢卿浅笑着说道,“你不会忘记了吧,那个在背后指使你的人是北戎人?”

    云芷絮脸色一僵,连忙否认:“不可能,你胡说,什么北戎人,我不知道!”

    谢卿挑眉看了她一眼,道:“难道你不知道?这么给你说吧,刺客、谣言,祁王被软禁,镇南王府被冤枉,整件事情都是北戎的阴谋,他们的目的是将京城搅得满城风云,朝局动荡,眼下边关战事吃紧,后方如果再出事,前线必然会受影响。到时候,北戎攻下西北,然后进军中原大地,甚至深入腹地,直取京城。”

    云芷絮脸色煞白,“你……你这是危言耸听,我知道你伶牙俐齿,可是你休想唬我。”

    谢卿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我是不是唬你,你自己想想就该知道答案,最终得利的人是谁,你应该清楚的。”

    云芷絮咬着嘴唇,沉默了。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你要散播谣言,这可不是女子见的小打小闹,散播陛下的不是,一旦被发现,你必死无疑。你是这么惜命的人,而且你还想和赵王长长久久呢,你做下这件事情,无疑是自掘坟墓。”

    谢卿的声音很平静,“起初我以为是赵王在边关出事了,落入敌手,你受人威胁,不得已才这么做。现在,我就不这么想了,你恐怕不知道对方是北戎人,对方一定是告诉你,这些都是为了赵王,除掉赵王。除掉镇南王府,甚至是除掉陛下,这样赵王就再无阻力,这个皇位必然会属于他,对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