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42章 母子决裂

时间:2018-05-04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伺候太后的人都知道,这串佛珠是德宗送给太后的,太后时常拿出这串佛珠来,就好像是在和德宗皇帝说话一般。

    “还是老大好,老大什么都听说我的,从来不违逆我,我真是后悔,为什么从小到大都宠爱小儿子,还时常教导老大,要将东西让给弟弟。”

    什么都东西都要让给弟弟,就连皇位也让了,结果却得到这么个结果。太后提起就是心痛……

    太后不知道的是,她的话被立在门外的永庆帝听得清清楚楚。

    永庆帝脸色铁青,拂袖而去,走到寿康宫门口,朝宫人吩咐道:“看牢了太后,太后不得离开寿康宫半步!”

    ……

    这就是明言圣旨,要将太后禁足了。虽然永庆帝用的理由是太后病重,任何人不得打扰,太后也不适合出来走动,但是消息传到宫妃们耳中,却仍然免不了犯嘀咕,只不过是私下里犯嘀咕。

    坤宁宫

    陈皇后得知太后被禁足了,手上一顿,茶杯直接翻了。

    “怎么回事?陛下为何会将太后禁足?”陈皇后也顾不得茶水渍沾到衣衫上,疾声问道。

    宫人答道:“陛下说太后凤体欠安,需要静养。”

    陈皇后眉头紧皱,沉思片刻,摇了摇头,说道:“即便是要静养,那也不至于要将太后禁足啊,而且还明言圣旨,这不可能……”

    若真的只是为了太后的身体着想,怎么会将太后禁足呢,犯了错的人才会被禁足。

    “太后和陛下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争吵?”陈皇后又问道。

    永庆帝将祁王软禁了,而今谣言四起,彻底将永庆帝和祁王的微妙关系推到了风口浪尖,这两个人都是太后的至亲。陈皇后想,太后必然会坐不住,她去找皇帝理论,然后两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永庆帝一怒之下将太后禁足了,这倒是有可能发生。

    陈皇后和永庆帝是结发夫妻,又早早地收起了儿女心思,她看永庆帝一直都是最客观的角度看,依她对永庆帝的了解,太后禁足必然是因为两人发生了矛盾。

    “陛下出宫了一趟,回来太后就命人请陛下前去,陛下没去,太后就直接去了御书房,据奴婢所知,太后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就黑着脸的。”宫人一五一十地说道。

    陈皇后皱着眉说道:“看来的确如本宫所料。哎,你方才说陛下出宫了?”

    “陛下不常出宫,眼下京中谣言四起,陛下应该是忙的脱不开身才对啊,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宫呢?”陈皇后疑惑地说道,“陛下去了哪儿?”

    宫人摇了摇头:“请娘娘恕罪,陛下去了哪儿,这个暂且不知。”

    “去查。”陈皇后正色说道,末了,又添了一句,“小心点,不要让人发现了。”

    永庆帝连太后这个生母都能禁足,更何况是旁人了,陈皇后一直不得宠,因而行事向来小心翼翼,力求不被任何人抓住把柄。

    宫人面露难色,迟疑着说道:“娘娘恕罪,奴婢觉得只怕很难查到。”

    陈皇后脸色微变,宫人连忙跪下,道:“奴婢无能,请娘娘恕罪。”

    “起来说话,为什么查不到?”陈皇后虚扶一把。她素来治宫严谨,但是对待宫人却并不严苛。

    宫人谢了恩,方才答道:“娘娘,奴婢其实之前就打听过,但是陛下出宫带的人很少,而且都是心腹,陛下是有心不想让人知道他去了哪儿,若是奴婢去查,只怕难免会被陛下得知。”

    永庆帝有心隐藏,那就不好办了,陈皇后虽然是一国皇后,但是到底只是皇后,不是皇帝。

    陈皇后沉思片刻,摆了摆手,道:“罢了,查不到也总好过被惹了陛下不快。”

    她没有强求,她这个皇后,原本就是只要保全自己就够了,陛下能太后都能禁足,心中必然有怒意,这个时候她更加不该去触怒陛下。

    “娘娘,奴婢倒是觉得,您不好查,但是陛下出宫,或许宫外的人能帮上忙。”宫人提议道。

    陈皇后眉梢微挑:“你是说……镇南王世子妃?”

    随即,点了点头,道:“依着镇南王府的势力,这的确不难。本宫记得世子妃的肚子快七个月了,眼看着就要生了,你去从库房里找些合适的东西来,送去给世子妃。镇南王世子在外征战,他的家眷,本宫理应照拂。”

    她是皇后,关爱朝臣的家眷,这也无可厚非,更何况谢卿和临安公主的关系极好,就连陛下都不能怀疑什么。

    “还是娘娘想的周到,奴婢这就去。”宫人笑着点头应下。

    陈皇后轻笑道:“本宫空有皇后之名,只能这样小心翼翼。”

    ……

    皇后赏赐东西给镇南王世子妃,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也不是什么出乎寻常的事情,但是永庆帝已经谁都不信了,早就命人监视着宫中的一举一动,坤宁宫的宫人还没走出皇宫,就已经被拦住了。

    高公公将此事禀告与陛下。

    永庆帝眼睛微眯:“搜过了?”

    高公公伺候永庆帝多年,对于永庆帝的每一个举动都十分熟悉,每当永庆帝将眼睛微微眯起时,他就知道陛下内心是怀疑的。

    “都搜过了,也没有旁的东西,就是写药材锦缎之物,都是女子生产时用得上的,进出的宫人也都所够了,没有异常。”高公公不紧不慢地答道。

    永庆帝沉默不语。

    高公公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搜也搜过了,宫人眼下还被拦在宫门口呢,要不要放行?”

    陈皇后是重点关注对象,坤宁宫的人能不能放心,就要看永庆帝的意思了。

    “什么也没搜出来,但是有些东西死可以口传的。”永庆帝语气淡淡的,“世子妃临产在即,皇后就不要去打扰她了。”

    言下之意就是不放行了。高公公心中微叹,陛下从来没有防备地这般紧。但是陛下吩咐了,下面的人也只能照做。

    因而,不多时,陈皇后就不看到自己的宫人拿着礼盒回来了。

    “怎么回事?不是叫你去将东西送给镇南王世子妃吗?”陈皇后眉头微皱。

    “娘娘,守宫门的侍卫说,陛下吩咐世子妃即将临产,不许人去打扰,所以就不让奴婢出宫。”宫人垂眸答道。

    陈皇后脸色微僵,“陛下……连这个都要起疑?”

    她虽是皇后,但是向来都是按永庆帝的喜好办事,尽力不惹恼永庆帝。而且她一个无子的皇后,她的父亲陈国公也去世了,她实在已经没有什么地方需要永庆帝防备的了。

    她不过是派人给世子妃送些东西,这都不行,足见永庆帝的戒备心有多重。

    陈皇后心头浮现起一丝恐惧,嘴唇抿的紧紧的,“陛下可在御书房?本宫去给陛下请安。”

    御书房

    一听到陈皇后求见,永庆帝的眼眸微动,随即吩咐道:“让皇后进来。”

    高公公得了同意,方才请陈皇后进去,陈皇后走进房中,直接朝永庆帝行跪拜大礼,“臣妾有罪,请陛下恕罪。”

    跪拜是大礼,寻常时候是不用行这么大礼的。永庆帝放下手中的笔,看向陈皇后,淡淡地说道:“皇后何出此言?”

    陈皇后答道:“臣妾原本想着世子妃就要生了,臣妾身为皇后赐些东西给她,聊表心意,却不想惹恼了陛下,请陛下恕罪。”

    三言两语,将来意说明,但是她却避而不谈,陛下为什么惹恼了。

    永庆帝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皇后是通透的人,既然明白了,那就退下吧。”

    说完,又拿起笔继续批折子,似乎对于皇后的到来并不感兴趣。

    陈皇后心里咯噔一跳,永庆帝越是这样,她越是不安。永庆帝这样不咸不淡的态度,喜怒不形于色,实在让人感到胆战心惊。

    陈皇后咬紧了嘴唇,硬着头皮说道:“陛下,臣妾有一事不想询问陛下,还请陛下恩准。”

    永庆帝眼眸微抬,目光落在陈皇后身上:“哦?”

    随即变了脸色,语气也变得分外冷硬,“皇后也想问祁王之事?”

    他的语气中充斥着不悦和警告,陈皇后体会的出来。永庆帝对祁王之事很是不悦,但凡是提及祁王之事的人,他也都会不满。

    陈皇后向来都是小心翼翼的侍奉永庆帝,自然不会触霉头。

    当下连忙解释道:“陛下误会了,臣妾只是已经很久没有道媛儿的家书了,也不知道她在西北好不好,后宫不得干政,但是臣妾实在忧心媛儿,还请陛下告知臣妾,西北可好,媛儿可好?”

    闻言,永庆帝的脸色稍缓,见陈皇后面露忧愁之色,不像作假。临安公主是陈皇后唯一的孩子,西北又不安稳,陈皇后记挂着临安公主的安危,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媛儿很好,皇后不必担心,驸马将她照顾地很好。”永庆帝淡淡地说道。

    陈皇后轻叹一声,道:“大越和北戎已经开战多时了,这一仗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只要西北一日不得安宁,臣妾这心就始终不能安稳。”

    永庆帝眼眸微凝,道:“皇后也是长于西北,又是将门出生,你的父亲陈国公从前就是守卫西北的良将,怎么如今皇后倒是变得这般胆小了?”

    “陛下说笑了,正是因为臣妾出生西北,所以臣妾才这般担心啊。”陈皇后皱着眉头说道,“北戎人勇猛善战,又狡猾多变,臣妾父亲镇守西北多年,对北戎人也很是了解,可是即便如此,这一次北戎进攻边关,父亲没过多久就战亡了。臣妾父亲极善兵法谋略,可是仍然落得如此下场,陛下您说,臣妾能不担心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