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39章 陛下真的老了

时间:2018-04-28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云嬷嬷脸色一白,她可能是说中了,这才刚出了事情,永庆帝就找上门来了。

    “世子妃,这可怎么办啊?”云嬷嬷忍不住心慌,眼下世子不在,而世子妃又挺着大肚子,若是稍有不慎,出了什么事情可怎生是好。

    “无妨,不用担心。”谢卿神色淡淡,道,“别说事情不是我做的,即便是我做的,陛下要将我哦问罪,也要有个理由才是,除非陛下是不想要边关安宁。”

    她的丈夫在边关打仗,而皇帝却对她下毒手,那么传出去,只会寒了边关将士的心。除非永庆帝真的是完全失去了理智,才会做出不合宜的事情来。

    话虽如此,但是云嬷嬷心头仍然是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正厅

    永庆帝并没有坐着,而是直直地立在那里,冷冷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云嬷嬷怀着惴惴不安的心,小心翼翼地扶着谢卿走进了正厅。

    “臣妇接驾来迟,请陛下恕罪。”谢卿朝永庆帝屈膝行礼。

    肚子里的孩子月份已经快七个月了,高高隆起,谢卿屈膝十分困难,只能微微弯下去一点。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谢卿身上,他的目光有些凌厉,饶是谢卿并没有对上他的眸光,也感觉到了阵阵杀气。

    “陛下,还请上座。”谢卿缓缓直起身来,朝永庆帝摆手示意。

    永庆帝眼睛微眯:“谢卿,你看看你做的好事!”语气很是不悦。

    秀眉微微皱起,谢卿看向永庆帝,疑惑地说道:“臣妇做了什么事?臣妇哪里惹了陛下不悦?”

    “还不承认?”永庆帝的语气满满都是冷意,“散播谣言,搅弄风云,就凭这一点,即便是云锦也救不了你,这样的大罪,足够将你凌迟处死的了!”

    谢卿神色一楞,“陛下,您在说什么,臣妇听不懂。什么谣言,什么大罪,臣妇愚钝,实在不知,请陛下明鉴。”

    她的眸光中写满了疑惑不解,落在永庆帝眼中,却是伪装。

    永庆帝冷哼一声,道:“不用装了,朕早将你看透。谢卿,朕没有计较你那日在宫中言行失仪之罪,那是朕宽厚。可是你居然散播谣言,搅得满城风雨,此罪绝不能饶!”

    谢卿仍然是一脸茫然,嘴唇微抿,“还请陛下明言,臣妇真的不知道什么谣言。臣妇身怀六甲,这几日孩子折腾的厉害,臣妇几乎都不出门,实在不知外面发生了何事。”

    “放肆!”永庆帝厉声斥道,“还不说实话,你这是欺君!”

    谢卿抬眸看向永庆帝,只见他双目瞪大,面皮紧绷,想必是牙关紧咬,看来他是真的动了怒。

    然后,谢卿只觉好笑,永庆帝的怒火根本就发错了对象,谣言又不是她做的。祁王和她都曾经提醒过永庆帝,然而他并不以为然,如今中了别人的算计,却浑然不觉。

    这一刻,谢卿觉得这位执政多年的皇帝,其实也不过如此。什么英明神武,都是假的。

    谢卿朝永庆帝福了福身,正色说道:“陛下,臣妇虽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但是看陛下神情,臣妇猜想,必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会引得陛下震怒。请恕臣妇大胆直言,陛下,盛怒之下,很容易让您失去理智,还请陛下三思。”

    现在的永庆帝理智虽然说未必全部丧失,但是最起码也少了一大半了,不然也不会做出跑来镇南王府问罪的举动来。

    请陛下三思,这是她的忠告,不过听不听得进去,这就很难说了。

    永庆帝眼睛微眯:“你让朕三思,朕还想让你三思呢!谢卿,你放出谣言,刺客是朕派去的,祁王就能洗脱嫌疑了?真是愚蠢!你就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你想想远在边关的云锦,京城混乱,边关也会跟着受影响。你犯下大错,如今还不知悔改吗?”

    这责备的口吻,让谢卿心里发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的就是现在的永庆帝吧。可惜,他的出发点就是错的。

    谢卿缓缓跪下,然后抬眸看向永庆帝,温声说道:“陛下所言,臣妇只觉莫名其妙。”

    “还装!”永庆帝怒道。

    谢卿淡淡地说道:“从陛下方才的话中,谢卿猜到一点,外面谣传刺客是陛下派去的,不是祁王?臣妇说的可对?”

    永庆帝目光更加凌厉了,如鹰隼一般。

    谢卿缓缓朝永庆帝跪下,正色说道:“臣妇不知为何会认为谣言是臣妇所为,但是臣妇要明明白白地告诉陛下,谣言的事情和臣妇没有任何关系。祁王妃和臣妇是手帕交,祁王妃遇刺,臣妇第一时间赶去祁王府问候,谁知道后来祁王却被陛下软禁了,祁王妃卧病在床,拜托臣妇为祁王斡旋一二,好歹为祁王喊喊冤也好。

    臣妇自然是不会拒绝,更何况臣妇还怀疑是北戎的算计,所以立刻进宫,希望能劝服陛下。然而,无凭无据,陛下不肯相信臣妇,臣妇只是个女子,无计可施,也只能作罢。至于谣言是从何而来,臣妇不知道,但是臣妇可以肯定地告诉陛下,此事绝非臣妇所为。”

    谢卿跪在地上,背挺得直直的,神色严肃认真,不似作假。永庆帝眉头微蹙,从谢卿的神情上来看,似乎真的不是她做的。

    可是不是谢卿,又会是谁,除了她,还会有谁会这么做?

    一时间,永庆帝陷入纠结中,摇摆不定,真的不是谢卿做的?目光落在谢卿身上,只见她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扶着腰,直直地跪在地上,一袭素衣,风清月朗之姿。她的眼眸明亮清澈,似乎容不得如何污垢。

    “陛下,您若是不信,大可以派人去查,倘若查出来,真的是臣妇所为,陛下即便是赐死臣妇,臣妇也不皱一下眉头。”谢卿再一次正色说道。

    这件事情原本就不是她做的,永庆帝当然查不到。

    从谢卿身上,永庆帝看到任何心虚之感,谢卿不心虚,心里头打鼓的就是永庆帝了。

    当谣言传到永庆帝耳中时,他立马大怒,脑子里想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谣言是谢卿所为,前几日在宫中,谢卿就为赵天祁说话,言语之间,甚至要挟他放了祁王,这给永庆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谢卿这么想救祁王,谣言的事情不是她做的又是谁。

    僧怒之下,永庆帝立刻赶来镇南王府。在来的路上,他脑子里一直在想如何处置谢卿。西北还需要云锦,谢卿是云锦的心头肉,若是动了谢卿,云锦谋反都有可能。

    还有那张相似的脸,永庆帝的目光落在谢卿的脸颊上,谢容桑到底是不是还活着,他不知道,但是他所能看到的就是谢卿这张和谢容桑相似的脸。

    “陛下,世子妃真的没有做过,求陛下明察。”云嬷嬷跪在地上磕头,“这几日小世子折腾的厉害,世子妃忙着安胎,根本也没有精力去散播谣言,整个王府都是知道的,求陛下明鉴。”

    云嬷嬷这一开口,将永庆帝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当真不是你做的?”永庆帝问谢卿。

    谢卿摇了摇头,“臣妇没有做过,问心无愧。”

    永庆帝的目光从谢卿面前一撇而过,“是与不是朕自会查清楚,谢卿,朕姑且相信你一次,但是若是一旦朕发现你信错了你,决不轻饶!”

    语罢,便拂袖而去。

    谢卿高声说道:“臣妇恭送陛下。”

    永庆帝一走,云嬷嬷连忙将谢卿扶起来,“世子妃,您快坐下。老奴先去外面看看。”看看永庆帝到底走了没有。

    谢卿点了点头:“去吧。”

    云嬷嬷直到确认永庆帝出了镇南王府,而且还坐上了马车离开,方才回来禀告谢卿。

    “世子妃,陛下已经离开了。方才可吓死老奴了,好在是走了。”

    一向稳重的云嬷嬷,也忍不住拍了拍心口,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谢卿淡淡一笑,道:“吓着嬷嬷了。”

    云嬷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谣言刚传开,陛下就踏足镇南王府,兴师问罪,恐怕他都还没查呢,就直接怀疑世子妃了。看陛下那盛怒的神情,老奴就担心,他不分青红皂白,问罪世子妃。”

    谢卿眼下还怀着身孕呢,可禁不起任何折腾。

    “陛下果然是老了。”谢卿忍不住摇了摇头,道,“年轻时候的陛下,跟随先帝打下大越江山,也出过不少的良策,可是如今的陛下,身上却看不到任何英明睿智之态。难道是在那个位置撒花姑娘呆久了,从前的睿智被消磨的一干二净?”

    “从前,我只觉得陛下心狠手辣,但是帝王心狠,这也不是什么奇怪事。可是今日……”谢卿嗤笑一声,道,“这样的皇帝当真是让人失望……”

    由始至终,他们扶持祁王,也只是想等到陛下百年之后,将皇位传给祁王,从来没有觉得陛下应该给祁王挪位。但是如今的永庆帝,或许已经不该做皇帝了。

    一个疑心病重,又听不进去别人的劝的人坐在皇位上,只会害苦了天下臣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