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37章 我们就做那只黄雀

时间:2018-04-28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迎君阁中

    小二一见是谢卿,立刻殷勤地上前招呼:“世子妃,您有段时间没来咱们迎君阁了,您楼上请。”

    谢卿笑道:“小二,还是老规矩,我素日里爱吃的都来一份。”

    小二了然,笑呵呵地说道:“好嘞,世子妃,请稍等,小的这就去安排。”

    谢卿上了楼,进了隔间,不多时,就见冯伯从暗室中走了出来,“世子妃。”

    “冯伯,坐下说吧。”谢卿示意冯伯坐下,“冯伯,祁王被软禁之事,想必你都听说了吧。”

    祁王被软禁,这么大的事情,冯伯必然知道。只见他点了点头,道:“听说了,来迎君阁的很多朝臣都在议论这件事情。陛下,他当真这么迫不及待地就要对祁王下手了?”

    永庆帝不愿将皇位传给祁王的心思是昭然若揭,冯伯当然明白。

    谢卿点了点头,轻叹道:“我昨日刚进宫,劝说陛下,以大局为重,这个时候对祁王下手,根本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但是可惜,事与愿违,陛下非但没有听进去,而且还发了狠。”

    “陛下本就不是心胸宽广之人,要不然,他当初也不至于对相爷下手了。”冯伯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冷意,“他也不想想,他的皇位是先帝禅让给他的,所以他才能名正言顺地做皇帝,但是先帝同时也说了,待陛下百年之后,皇位是要传给祁王的,祁王也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

    冯伯想起李穆来,心中唏嘘不已,目光落在谢卿隆起的腹部上,刚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孕妇不宜太过悲伤,这个时候他还是不要提那些伤心往事了。

    “世子妃,您也不必太过着急,只要查清幕后真凶是谁,到时候由不得陛下不放人。”冯伯正色说道。

    谢卿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查出幕后的主使是谁。冯伯,你这边可有什么线索?”

    “京城里我已经四处派人查探,刺客只怕隐藏极深,暂时没有查到什么东西。”冯伯眉头微皱,又转而劝慰谢卿,“不过,我也派了人去西北,从北戎那边入手,算算日子,也快有消息传来了。”

    谢卿点头笑道:“冯伯做事妥帖,那我就放心了。”

    冯伯心思缜密,安排事情也甚是周到,不然李穆也不会将暗处的势力悉数交由他打理。

    两人正说着,守在外间的云嬷嬷忽然说道:“世子妃,云飞回来了。”

    谢卿连忙说道:“让他进来。”

    不多时,只见云飞步履急促地走了进来,明明还稚嫩的小脸上却写满了严肃,拱手行礼道:“世子妃,跟踪您的有两个人,是大内密探。”

    大内密探,永庆帝的人……

    谢卿明了,怪不得云飞面色不悦了,在丞相府遇刺那一次,皇帝拖累了谢卿,这事儿云飞可是一直记得呢。

    “又是大内密探,陛下天天防备这个,防备那个,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自己已经掉入圈套中了。”冯伯的语气里满满都是鄙夷。

    谢卿只是淡淡一笑,道:“陛下防备是正常的,我在皇宫说的那一番话,大概是惹了陛下不快了,他本来就对镇南王府和祁王走得近很是不满,如今祁王被软禁,他自然要防备着镇南王府。”

    永庆帝派人来监视她,谢卿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云飞,没有惊动他们吧?”谢卿问道。

    云飞摇了摇头,“世子妃您吩咐了不能打草惊蛇。”

    谢卿点头笑道:“做得好,云飞,不用理会他们,不要拆穿他们。与其让陛下起旁的心思,倒不如,让他监视好了。”

    “若只是监视,倒也无妨,横竖世子妃已经知道了,只是世子妃您还是要处处小心。”冯伯正色说道,“坐在龙椅上那位心狠手辣,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生出了杀意。”

    谢卿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冯伯放心,我知道的。冯伯,眼下京中局势不稳,一旦有任何消息,你一定要告诉我。”

    ……

    御书房

    高公公将谢卿这几日都去了哪儿,见了什么人,一五一十地禀告给永庆帝。

    “她没有任何异常?”永庆帝似乎有些不相信。

    “没有异常。”高公公躬身答道,“世子妃这几日就去了迎君阁用膳,昨日还去祁王府看望祁王妃,不过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不到一个时辰就回王府了。”

    永庆帝眼睛微眯,“她倒是关心祁王妃。”

    高公公没敢答话,他伺候永庆帝多年,熟悉他的一言一行,当永庆帝的眼睛微微眯起时,代表他内心很是不悦。

    若是旁人,高公公可能还会接话,但是此刻永庆帝说的人是谢卿,高公公选择避而不谈。高公公看得出来,永庆帝对谢卿的心思很复杂。

    凭着高公公对永庆帝的了解,杀不杀谢卿,永庆帝或许一直都徘徊在边缘。旁的不说,就单单是因为那张和谢容桑相似的面容,只怕就会让永庆帝犹豫一番了。

    谨言慎行,一直是高公公奉行的准则。对于谢卿这个人,高公公向来都不敢多言,陛下吩咐了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旁的一点也不敢自作主张。

    “迎君阁……”永庆帝若有所思地说道,“朕记得谢卿好像经常去那里?”

    高公公答道:“是的,据说是世子妃很喜欢迎君阁的膳食,京城里大大小小的酒楼,世子妃独独偏爱这一家,为此世子还专门为她定了一个固定的雅间。”

    迎君阁是京城最大的酒楼,很多贵族子弟都喜欢去那儿饮酒喝茶用膳,谢卿喜欢去那儿也没什么奇怪的。

    永庆帝也就没在意,只是吩咐道:“继续看牢了她,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朕禀告。”

    这几日的风平浪静,并没有让永庆帝打消疑虑……

    对于永庆帝的监视,谢卿并没有放在眼里,反而从某些角度想,永庆帝监视她,这或许还是一件好事。永庆帝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监视她上,这样祁王就更加安全了。

    镇南王府

    “世子妃,冯伯那边传来消息了。”云嬷嬷一得到消息就立刻向谢卿禀告。这几日谢卿一直在为此事着急,尤其是谢卿从祁王府回来后。

    谢卿眼眸一亮:“当真?”

    云嬷嬷点了点头,笑道:“是的,世子妃,请过目。”说时,将书信递与谢卿。

    眼下镇南王府正背永庆帝监视中,冯伯不便直接过府,所以就命人偷偷送了书信前来。

    谢卿接过书信,打开一看,眼眸微深,半晌方才轻叹一声,道:“果然是北戎。”

    那书信上将云锦收到匿名信的事情说得清清楚楚。

    云嬷嬷连忙问道:“已经有证据了?”

    “云锦十天前收到匿名信,信上提到了祁王被陛下软禁一事。祁王被陛下软禁的确发生在十天前,但是从京城到西北相隔千里,消息要传到西北,最快也要三天。写信的人和刺客幕后主使是同一个人,试想除了北戎,还有谁会这么做?”

    谢卿说时,将手中的书信递与云嬷嬷。

    云嬷嬷接过书信,迅速地将上面的内容浏览了一遍,眉头紧紧皱起:“世子心中,世子妃最重要,世子一听说世子妃遇刺,就想立刻回京城,若非世子妃早就嘱咐了下面的人,只怕世子真的会回来。”

    “多亏临安公主能言善辩,不然一般人还真劝服不了云锦。”谢卿摇头轻笑道。

    能劝住云锦,若非临安公主出马,旁人还真做不到。

    “世子妃,那咱们将此事禀告陛下,这样祁王也就没事了。”

    闻言,谢卿摇了摇头,道:“不够,陛下不肯放过这个打压祁王的机会,他是铁了心要让祁王背上弑君的罪名,如今仅仅只是凭那封匿名信,证据不足,也不为祁王完全洗脱嫌疑。”

    祁王会不会有事,最关键是取决于永庆帝,永庆帝但凡肯松手,这个局不攻自破。

    “北戎真是筹谋已久,他们将大越的局势了解的清清楚楚,边关发起猛攻,又有细作渗透到京城,企图将整个大越搅浑,然后趁机谋取渔翁之利。”谢卿若有所思地说道,手指轻轻点了点头桌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或许我们可以做那最后的黄雀。”

    云嬷嬷不解:“世子妃您的意思是?”

    谢卿唇角轻轻勾起,“早就告诉过陛下,或许此事与北戎有关,眼下北戎才是最大的敌人,可是陛下仍然不想放过这个打压祁王的机会,那么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遂了陛下的心愿,也好叫大越臣民看看我们这位皇帝陛下的心胸是何等的‘宽广’。”

    “世子妃的意思是,祁王受委屈是暂时的,日后真相揭开,陛下必然颜面无存。”云嬷嬷了然。

    “不错。”谢卿点了点头,道,“祁王这些日子的委屈不能白受。”谢卿冷声说道,“陛下明知道此事有猫腻,但是却仍旧执意要给祁王冠上弑君的罪名,他如此狠,那我们又何须与他客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