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35章 朕是太纵容你了

时间:2018-04-23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我只想弄死你……

    柳妃的语气凉凉的,好像是阴间传来的声音,叶嫔吓得白了脸色,楞在原地,都没有发现柳妃已经走远了。

    “这个女人疯了……”叶嫔回过神来,喃喃说道。一颗心七上八下,躁动不安。柳妃是真的要弄死她。

    杀机充斥心灵的感觉真的让人很不舒服,叶嫔捂着自己的心口,“不行,本宫不能死,本宫还要成为太后呢。”

    她还要看到她的儿子做皇帝呢,她还要成为大越最尊贵的皇太后呢……

    叶嫔不知道的是,不远处的花丛后,有人将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云芷絮脸上闪过一丝讥诮的笑容,太后?叶嫔你想到倒是挺美。

    云芷絮被困在皇宫多时,叶嫔日日将气都发在她身上,动不动就是非打即骂,最关键的是叶蓁蓁居然怀孕了,云芷絮恨的咬牙切齿。她很想立刻出宫,一刀捅穿叶蓁蓁的肚子,赵天麟的孩子只能出自她云芷絮的肚皮。但是她出不去,都是因为叶嫔这个老虞婆……

    而此时,御书房中则是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皇帝,卿儿是个懂事的孩子,你有什么要教训她的,况且什么教训不好,眼下她还怀着身孕呢!”太后沉声说道。

    “母后,朕不过是说了她两句,您又何必揪着这事儿不放呢。”永庆帝有些不耐烦。太后将谢卿这个肚子看得太重了,这一点永庆帝很是不悦。

    这么多年来,太后时时刻刻将许心岚挂在嘴边,这也就罢了,眼下分明就是将对许心岚的感情,全部转移到了许心岚的儿子儿媳还有未出世的孙子身上。

    最关键的是,谢卿这个女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朕还有公务要处理,母后和世子妃都退下吧。”永庆帝索性将人挥推了,末了又加了一句,“世子妃养胎要紧,日后就不要常来宫中了,在王府里好好养胎才是。”

    太后变了脸色:“皇帝,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软禁了天祁,如今还要软禁卿儿?”

    “皇帝,他们都是你子侄晚辈,你就不能有点仁慈之心吗?”太后一脸痛心疾首地看着永庆帝。

    永庆帝脸色突变,太后实在责备他没有仁慈之心!

    一个皇帝,被自己的生母说他不是仁君,若是被人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编排,甚至于被记入史册之中,百年之后,他就会落得个残暴的名声。

    “母后,慎言!有的话不是您该说的!”永庆帝咬牙说道。

    太后脸色一白,“你叫哀家慎言?皇帝,虽然你是皇帝,但是哀家也是你的生身母亲,你就是这么跟哀家说话的?”

    说时,太后就开始大喘粗气儿,似乎是一口气提不上来了。

    谢卿心道不好,连忙吩咐道:“云嬷嬷,快扶住太后。”年事已高的老人,受到刺激,很有可能就会怒火攻心,晕厥过去。

    果然下一刻,太后两眼一翻,身子直往下倒。好在是有谢卿提醒,云嬷嬷的动作也快,及时扶住了太后。

    永庆帝心下一惊,疾声唤道:“太医,传太医!”

    太后晕倒了,在御书房晕倒了,而且晕倒前还和永庆帝发生了争执,这事情要传了出去,永庆帝的颜面也不好看啊。大越以孝治国,国君万万不可不孝。

    好在是,太医诊过来,太后身体一向康健,只是一时气急攻心,没什么大碍,吃几服药,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永庆帝这才松了一口气,命人将太后送回寿康宫,又吩咐今日之事不许外传,此事方了。

    而谢卿并没有跟着太后回寿康宫,而是依然留在御书房。

    永庆帝看着下方立着的女子,她神色淡淡,静静地侯在一旁,一双星光办璀璨的明眸并未流露出任何慌乱之意。

    “你怎么还在这儿,朕不是让你回王府了吗?”永庆帝的语气有些不善。今日这一出出的戏,都和谢卿脱不了干系。

    “陛下吩咐,臣妇自然遵从,只是臣妇心头有些许疑惑,还请陛下恕罪。”谢卿淡淡地说道。

    永庆帝冷哼一声:“你今日进宫就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吧!”

    他从来不认为,谢卿进宫只是为了给太后请安这么简单。

    谢卿淡淡一笑,道:“陛下圣明,臣妇听闻有人指证祁王殿下就是当初刺杀陛下和臣妇的背后主使,不知是否是真的?”

    “怎么?你想说绝不可能是祁王?”永庆帝眼睛微眯。

    谢卿摇了摇头,“凡事都是要将证据的,在陛下面前,臣妇没有证据不敢胡说。”

    “证据,不错,的确是要证据。”永庆帝冷声说道,“刺客已经招供,他们是祁王派来的,刺杀祁王不过是要做做样子,洗脱希望的嫌疑,而且刺客还供出,当初朕在原丞相府遇刺也是祁王做的,供词在案,世子妃还有何疑惑。”

    显然,永庆帝已经认定祁王是幕后主使,暂时将他软禁,下一步就是要将他问罪了。

    谢卿脸上的神情依然淡淡的,“陛下,仅仅只是有刺客的供词?陛下就因为认定了事情是祁王所为?计中计也未尝不可,陛下如果就此就断定是祁王所为,只怕有些草率。”

    永庆帝沉着脸说道:“你是在教训朕?谢卿,你好大的胆子!”

    谢卿摇了摇头,道:“臣妇只是区区一介妇人,怎么敢教训陛下,只是陛下可知此事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沸扬扬了,祁王妃遇刺是在闹事街,当时很多人都看见,祁王妃遇刺受伤,祁王当即就将刺客交给了刑部,试想若真是祁王所为,他为何还要让活口留下,故意让陛下知道,是他做的?”

    再忠心的暗卫,都没有死人可靠,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灭口。谁那么傻,会将把柄交到别人手里。

    谢卿将永庆帝的神色收入眼里,心中了然,继续说道:“陛下,臣妇能想明白的东西,想必陛下也能够想到,对吧?”

    不是赵天祁做的,永庆帝心里其实是清楚的,但是他仍然将赵天祁软禁起来,就是因为他不愿意放过这次机会,只要赵天祁背负弑君的罪名,那么他必然不可能坐上皇帝。

    如果没有找到其他的证据,只有区区一个刺客的证词,也许还不足以给赵天祁定罪,但是在臣民心中就会留下一个印象,赵天祁有意弑君。

    试想,这样的人如何能做下一任皇帝呢?

    到时候,永庆帝就大可以将先帝遗诏虚置,传位给自己的儿子。

    “谢卿,你这是妄自揣测圣意。”永庆帝的声音有些低沉。

    太过聪明的女人,通常都活不长。

    然而,谢卿只是浅浅一笑,道:“陛下的心思,何须揣测,陛下您自己不觉得,您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了吗?”

    永庆帝不愿传位于赵天祁,那些人精儿似的朝臣,又如何看不出来。

    这根本不需要揣测,这是很明显的事情。

    永庆帝脸色阴沉,“看来镇南王府是决计要跟朕过不去,是不是?”

    镇南王府和祁王走得近,永庆帝早就怀疑镇南王府是扶持祁王的,只是未曾撕破脸皮,而今听谢卿这口气,镇南王府是明晃晃地要站在祁王这边了?

    “臣妇不敢。”谢卿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陛下多虑了,您是皇帝,做臣子的,如何敢和皇帝过不去。”

    她的神情依然平静如初,永庆帝心道,朕没看出来你不敢。

    “堂堂京城,天子脚下,居然有刺客出现,陛下难道就不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嘛?”谢卿抬眸,看向永庆帝,道,“到底是谁做的,臣妇不知,但是臣妇曾经有个猜测,刺客一事或许是出自北戎之手,臣妇惶恐,所以将此事说与祁王听,祁王当即表示,此事事关重大,必须禀告陛下。可是就在祁王禀告陛下的当日,祁王殿下被陛下软禁了。”

    “陛下,您不觉得这些事情很蹊跷吗?”谢卿的眼眸微深。

    刺客是祁王派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凡永庆帝对祁王的人品稍微有些认识,他都不会认为是祁王做的。如果是北戎做的,那么这代表着什么?永庆帝不会不知道。

    这代表一切的一切都是北戎的算计,如果永庆帝继续软禁祁王,只会陷入北戎设计的陷阱中。

    “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朕放了祁王。”永庆帝冷哼道,“朕身为一国之君,祁王又是朕的亲侄子,朕当然不会冤枉他,所以朕只是将他软禁起来,着令调查此事,还祁王一个清白!”

    永庆帝冷冷地看着谢卿,道:“朕这么做,也是为了祁王好,朕又不是昏君,仅凭一面之词,就认定祁王之罪,若真是如此,此刻祁王早就人头落地了!”

    真的是这样?

    谢卿唇角扬起一抹讥诮的笑容来,道:“只怕陛下派人调查,查不出什么结果来。”

    查不出结果,这就是永庆帝要的结果,是是而非的东西才最是隐忍猜疑,落在祁王身上就是个永远也抹不去的污点。

    “就像是李相的案子一样,查了这么久,什么结果也没有,最终的结果不过就是搁置卷宗罢了。”谢卿的语气有些讽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