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33章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时间:2018-04-23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这件事情闹到永庆帝面前时,他原本是不想理会的,不过都是女人间的把戏罢了,但是柳妃和叶嫔两个女人,都像是在复述着谢容桑。

    谢容桑,那个被刻在心上的女子。虽然从她人嘴里得知,谢容桑并没有死,但是永庆帝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她。

    人,对于自己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渴望。

    诚如永庆帝,他找不到谢容桑,能在别的女子身上,看到几分谢容桑的影子,这样也好。

    “陛下,镇南王世子妃到了。”门外,是宫人的禀告声。

    永庆帝眼眸一抬,谢卿也来了,这里有两个言行举止像极了谢容桑的人,又来一个容貌和谢容桑相似的人。永庆帝心头不禁浮现起一丝期待来。

    “宣她进来。”

    一声令下,不多时,只见门缓缓打开,谢卿缓步都进,小心翼翼地扶着自己的肚子。已经是六个月的身孕了,肚子已经高高隆起了。

    “臣妇参见陛下。”谢卿说时,就要朝永庆帝行礼。

    “你身子不便,就不必行礼了,来人赐座。”永庆帝大手一挥,并未让她行礼。

    一旁有宫人利落地端来锦凳,谢卿由云嬷嬷扶着,小心翼翼地落了座。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谢卿隆起的腹部上,“朕记得前不久才刚见过你,那会儿肚子还没这么大啊?”

    最近的一次是在丞相府遇刺的那一日,说起来距离现在还不到一个月,但是永庆帝却觉得谢卿的肚子好像又大了一号。

    谢卿温婉一笑,道:“臣妇已经六个月的身孕了,孩子一天天长的很快。”

    的确过了三月之后,肚子就已经逐渐显怀,五个月之后更是像吹气儿似的,一天比一天大。

    作为母亲,谢卿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心里是高兴的,只要她的孩子平安健康就好。

    柳妃心头闪过一丝异样,悄悄看了看永庆帝的神色,陛下的语气似乎有一丝关怀?她也是怀过身孕的,而且她怀的还是陛下的龙种,可是陛下却从未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过话。

    这种感觉好像有点怪怪的,虽然柳妃具体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好像是有点欣慰,又好像是有点好奇……柳妃心道:难道陛下和太后一样,念及镇南王妃?

    可是,这么多年了,也没见陛下怎么提及镇南王妃这个表妹啊?

    柳妃想不明白,索性也不想了,眼下还是正事要紧,连忙朝永庆帝正色说道:“陛下,当时世子妃也在场,陛下大可以问一问世子妃,臣妾说的是否是真的。”

    她的语气很是理直气壮,谢淑妃曾经告诉过她,在陛下面前,不能失了风骨,陛下就喜欢这样的脾性,只要掌握好分寸,甚至稍微有点胡搅蛮缠也无妨。

    叶嫔心下一急,谢卿和她是有仇的啊,陛下问起,谢卿肯定会实话实说,那她岂不是就惨了。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救自己。

    “陛下,世子妃和臣妾早有恩怨,世子妃必然会落井下石,求陛下为臣妾做主啊。”叶嫔连忙哭着向永庆帝求道。

    她抢在谢卿面前开口,只要陛下信了,那谢卿不管说什么都不管用。

    谢卿莫名其妙地看了叶嫔一样,眉头微皱,道:“叶嫔娘娘说什么话,臣妇什么都没说,就被冠上了落井下石的名头,臣妇何其无辜。”

    落井下石,她倒是说得好听,一来就先给她冠上一顶歪帽子。

    叶嫔梗着脖子说道:“本来就是,你陷害过本宫多少次,你就是狠毒了本宫,你难道不会对本宫落井下石?”

    她才不信呢!谢卿好像生来就是克她的。她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有一大半都是谢卿害的。

    谢卿,谢卿,这个贱人,就是要弄死她不可!

    “陛下,您是知道臣妾的,臣妾怎么会咒您早亡呢,都是这两个贱人胡说的。”叶嫔眼泪汪汪地看着永庆帝,脸上就差写上,我很无辜几个字了。

    谢卿坐在锦凳上,神情未改,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容,“叶嫔娘娘,虽然臣妇从前和您有些误会,但是也还说不上是陷害您,至于什么恨毒了的话,还请您慎言,毕竟这世上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不知为何,叶嫔觉得最后几个字好像谢卿咬得格外重,一般情况下,咬得格外重的字,都是人刻意要强调的东西。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这么听来,好像是她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引得谢卿恨毒了她?

    可是她做了什么啊?叶嫔忍不住迅速地回想了一番,她从前都不认识谢卿,她对她做什么了?

    叶嫔看向谢卿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疑惑,“谁知道你为何要恨本宫,本宫明明就没对你做什么。”

    起初,她认为谢卿因为是谢家女的缘故,谢淑妃是她的亲姑姑,所以她算计她,这就不奇怪了。可是后来谢淑妃死了,谢卿却活的好好的,而且她还早早地就脱离了谢家,好像谢家于她,也没多少情分嘛。

    不是为了谢家,也不是为了淑妃,那谢卿是因为什么?

    叶嫔不解,她非常不理解,此刻心头全都是疑惑。

    时至今日,她方觉得,原来她一直都出在迷茫之中,想不透是为什么,为什么有人要这么对她?

    “叶嫔,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柳妃唇角扬起一抹讥讽,道,“世子妃和你有什么恩怨,连太后都夸赞世子妃沉稳大气,温婉有礼,落井下石这种事情只怕是你才做得出来的吧!”

    柳妃的语气满满都是讽刺,谁不知道叶嫔出身小门小户,见识浅薄,而且心胸狭窄,惯会些姨娘小妾的做派。

    落井下石这样的事情,其他人不是做不出来,只是人家聪明,做的不落痕迹,而叶嫔则是堂而皇之,关键是她自己却不觉得,简直就是丑态必露。

    叶嫔脸色微红:“你……”

    柳妃说话一定都不客气,字字句句都是冷嘲热讽。

    叶嫔只觉心头委屈不已,她说不过柳妃,只能用眼泪做武器,哭着朝永庆帝磕头求道:“陛下,臣妾真的没有,她们合伙欺负臣妾,陛下,您要为臣妾做主啊。”

    论嘴皮子功夫,她胜不过其他人没有关系,一直以来她的靠山都是陛下,之哟啊陛下愿意站在她这边,那还有什么问题。她永远都会是赢家。

    叶嫔眼泪汪汪地看着永庆帝,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谢卿的目光悄悄落在永庆帝脸上,其实她也想知道永庆帝是不是会真的心软,将此事轻易揭过去。

    不过,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永庆帝神色淡淡,一如她方进殿时看到的那般,神色晦暗不明,根本看不出喜怒。

    柳妃也同样将永庆帝的神情看在眼中,虽然永庆帝没有发怒,但是他的眼眸中到底也没有流露出温柔,那么这就是有力的。

    “世子妃,你当时也是听得清楚的,陛下既然传召你来了,还请世子妃将所见所闻告知陛下。记得哦,陛下面前,不容撒谎,否则就是欺君。”柳妃忍不住强调了一遍。

    虽然她心里是有把握的,谢卿不会帮着叶嫔说话,但是谢卿没有开口,柳妃难免有些心急。

    柳妃是死咬着叶嫔不放,谢卿眉梢微挑,只是看向永庆帝,道:“陛下传召臣妇,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这件事情原本不过就是柳妃和叶嫔之间的口舌之争,叶嫔说话虽然有不合规矩之处,但是她向来都是如此,柳妃不过就是恨极了叶嫔,所以死咬着不放罢了,这一点永庆帝不会不知道。

    谢卿要不要作证,柳妃说的是真是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陛下心里是如何想的。

    他若是真的不对叶嫔心软,那么直接下令处置了叶嫔就是,用不着谢卿出来作证。

    永庆帝抬眸,看向谢卿,道:“世子妃前些日子受了惊吓,不在王府中安胎,怎么今日想着进宫来了?”

    没错,永庆帝召见谢卿,最根本的原因是,谢卿这个时候进宫来,根本就是别有目的。

    镇南王府一向和祁王走得近,此次祁王被软禁,谢卿这就坐不住了,一听到消息就立刻进宫了,而且还去给太后请安,分明就是趁机将此事告之太后。

    太后虽然不管事,但是到底还是永庆帝的生身母亲,若是她站出来为祁王说情,永庆帝到底还是要有所顾及,所以他消息捂得紧紧的,就是不让太后知道。

    可是今日谢卿进宫来了,这个消息必然捂不住。

    永庆帝眼睛微眯,他对谢卿是不是太宽容了。谢淑妃说谢卿是谢容桑和别的男人的孩子,可是他却恨不起来。

    别的男人的孩子也罢,她如果真是谢容桑的孩子,那她就和谢容桑有血亲关系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谢容桑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在他心上消失,她就像是心口的朱砂痣,从来都抹不去。

    “陛下说的是,臣妇本应在府中养胎,但是却想着前些日子的事情,怕太后担心,所以就前来给太后请安,免得她老人家担心。”谢卿淡笑着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