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30章 看来是我想多了

时间:2018-04-18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孟将军,你是军中的先锋官,军中多为陈国公的旧部,他们会扶持你,赵王那边也不足为虑,由你掌控西北大局,最合适不过了。”

    云锦拍了拍孟飞扬的肩膀,正色说道:“兵法谋略,你都是各种佼佼者,本世子相信你一定能稳住西北的。”

    还不忘鼓励他一下,早些时候,他苦苦支撑着西北,信心难免有所缺失。

    孟飞扬重重地点了点头:“多谢世子,请世子放心,末将一定会守住西北的,世子您且放心离去。”

    话音刚落,只见外面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不行!”

    只见临安公主快步走了进来,朝云锦说道:“云世子,眼下西北的战局不过稍稍稳定,你还不能离开。云世子,我知道你担心卿儿的安危,但是你想过没有,这很有可能是个圈套,若真如卿儿怀疑的那样,是北戎所为,那么只要你一走,西北必定遭到猛攻。”

    云锦的目光落在临安公主身后的陈渊身上,很显然,是陈渊将事情的原委告知临安公主的。

    临安公主唯恐云锦会迁怒于陈渊,连忙解释道:“是本宫无意中听到的,不关陈渊的事情。卿儿和本宫是朋友,本宫听闻她遇刺,所以才派人打听的。”

    云锦神色淡淡,倒是没有再看陈渊了,只正色说道:“的确是圈套,但是若是本世子不中计,中计的就会是卿卿,本世子绝不能让卿卿有任何危险。”

    即便明知是圈套,但是他依然要入这个圈套。如果他不入,那么随时都可能有算计到谢卿身上。他绝不能让自己的妻子受到什么伤害。

    孟飞扬一脸茫然,看了看云锦,又看了看临安公主,只见临安公主眉头皱得紧紧的,忧心不已。

    “云世子,卿儿没有将她遇刺的事情告诉你,就是不希望你担心,西北需要你,你必须留在西北,这不仅是旁人的意思,更是卿儿的意思。”

    临安公主心思机敏,旁人的劝云锦必然是听不进去的,但是如果将谢卿抬出来,云锦必然会有所顾虑。

    “云世子,本宫心知你夫妻二人伉俪情深,卿儿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但是还请世子尊重卿儿的意思,她也不希望你现在回京城。”

    临安公主正色看向云锦,西北还离不开云锦,虽然军中都是陈国公的旧部,但是她和孟飞扬年纪尚轻,还不足以堪当大任。

    而云锦可以,虽然她心里也有疑惑,云锦即便是镇南王的儿子,但是从未踏足疆场,兵法谋略却是信手拈来。眼下战事危机,个中深意,她也无瑕顾及,她只知道一点,西北现在离不开云锦。

    临安公主将谢卿抬出来了,最终云锦也果真没有回京城,临安公主这才松了一口气。

    等临安公主和孟飞扬都离开了,陈渊立刻朝云锦跪下,“属下知错,请世子降罪。”

    是他将这件事情告知临安公主的,虽然他也不是主动告知的,可是临安公主问起,他的确是说了实话。

    云锦的目光从陈渊身上一瞥而过,“起来吧,下不为例。”

    “多谢世子宽恕。”陈渊朝云锦道了谢,方才站起身来。

    “陈渊,本世子不便回京城,但是京城里的事情本世子也必须要知道。以后这些消息全部由冯伯那里传递,王府的消息传递已经不可靠了。”云锦正色说道。

    有人已经盯上了镇南王府,不管是不是北戎人,眼下的防备心必须要更加深重。

    陈渊点了点头,“世子放心,属下明白。”

    “还有,去查一查八王子律则宇。”云锦的眼眸微深。

    陈渊眉头微皱:“世子也怀疑是北戎所为?”

    八王子律则宇是此次北戎大军的主帅,若京城的事情真的是北戎的算计,那么十有八九就是出自这位军中主帅律则宇之手。

    云锦眼眸微冷:“没有证据谁都不能确定,倘若真的是他所为,那么本世子必然会将他留在西北!”

    言语之中满满都是杀气,他前来西北是为了解西北之危,战功一事并未太在意。日后要接掌西北的人是孟飞扬,所以云锦从来都只是避居幕后,从未上阵,将斩杀敌军的事情都交与孟飞扬。

    但若是律则宇算计谢卿,那么云锦就不会客气了,他的人头就会被云锦预定,早晚有一天,他会死在云锦手里……

    “卿卿,没有人能伤害你,谁若是伤了你,我便杀了他!”

    西北与京城相去甚远,因而谢卿并不知云锦已经知道了京城里发生的事情,而且还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

    祁王殿下被皇帝软禁,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但是谢卿并未轻举妄动,而是先命人打探消息。永庆帝爱惜自己的羽毛,他不会轻易朝赵天祁动手的,更何况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即便是弄死了赵天祁,也暂时找不到任何能扶得上墙的皇子。

    朝臣们听闻永庆帝软禁祁王之事,亦是大惊,然而,当他们知道永庆帝软禁祁王的原因时,更是大惊失措。

    镇南王府

    云嬷嬷急急忙忙前来禀告:“世子妃,今日早朝,皇帝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数落祁王的罪责。”

    “祁王的罪责?什么罪责?”谢卿连忙问道。

    赵天祁做事一向稳重,而且他为人宽厚,永庆帝很难抓到他的错处啊,何来的罪责之说?

    “当日刺杀祁王的刺客招供了,根本就不是陛下的大内密探,而是祁王的人,陛下说什么祁王妃遇刺,根本就是祁王的苦肉计。”云嬷嬷照实禀告道。

    “什么!”谢卿惊讶不已,手中的茶杯都差点摔了。

    “这怎么可能呢?祁王用什么苦肉计?”谢卿头一个不相信,首先就赵天祁的宽厚人品而言,他根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更何况祁王为什么要用苦肉计,他要算计什么?

    谢卿眼眸微凝,敛住自己的心神,正色说道:“云嬷嬷,你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她必须要知道所有事情的经过,她觉得这里面肯定要猫腻……

    “刺杀祁王的刺客留有活口,祁王殿下并没有插手,直接移交刑部审理,结果刑部递上来的供词,却说刺客是祁王派来的,而且不止是这一次,就连上一次世子妃您和陛下遇刺也是祁王的手笔。供词上说,祁王担心事情败落,所以干脆使了个苦肉计,以此来让自己洗脱嫌疑。”

    闻言,谢卿眉头皱得紧紧的,“陛下信了?这么说来,我倒是更怀疑刺客是陛下所为,目的就是为了构陷祁王呢!”

    这种事情永庆帝也是做过的,春日狩猎那一次,他不就是想用这一招来设计祁王吗?

    “陛下一心想除掉祁王,不管刺客是谁派来的,只要有供词在,陛下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云嬷嬷轻叹道。

    赵天祁行事稳重,很难挑出错处来,永庆帝找不到机会问罪赵天祁,而这一次则是个大好机会,难怪他不会放过。

    谢卿目光微冷:“如今大敌当前,我以为陛下至少会顾全大局,看来是我想多了。”

    外有北戎虎视眈眈,可是永庆帝依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对赵天祁下手。

    “云嬷嬷,备车,我要进宫去。”

    她本想安心待在府里养胎,可是却做不到了。

    云嬷嬷劝道:“世子妃,老奴担心您若是现在进宫去,陛下恐怕会迁怒于您啊。”

    目光落在谢卿隆起的腹部上,眼下谢卿可是双身子的人,可禁不起任何折腾啊。

    谢卿淡淡一笑,道:“嬷嬷放心,且不说云锦还在边关打仗,我前不久才刚救了陛下,如此忠君爱国之人,陛下若是对我下手,除非他不要脸了。”

    除非永庆帝不要脸,不然他不会对谢卿动手的。他可以有理由软禁祁王,但是眼下却没有理由软禁她谢卿。别忘了谢卿可是三番两次豁出性命救他的人。

    ……

    马车很快就准备好了,云嬷嬷小心翼翼地扶着谢卿走出门去,云飞紧跟其后。

    “世子妃。”云飞忽然开口叫住了谢卿。

    谢卿回眸,神色微变:“怎么了?云飞?”

    云飞目光如炬,快速地扫射四周,沉默片刻,最终嘴唇抿得紧紧的,摇了摇头,“没什么,世子妃您小心。”

    谢卿眸色微深,云飞是镇南王府的第一暗卫,极其敏锐,他方才定是发现了什么,只时未曾确认。

    眼下她来不及顾及其他,先进宫救祁王要紧。谢卿上了马车,朝皇宫而去。

    一路上要穿过闹市,因而马车行进的速度并不快。素手掀开帘子,谢卿朝外探去,云飞就紧跟在马车旁,目光十分警惕。

    “云飞,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谢卿低声问道。

    云飞摇了摇头:“方才在门口时,属下好像感觉到有人在暗中观察,但是却未曾看到是谁,这会儿倒是没有感觉到。”

    有人在暗中观察谢卿,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京城里的大家族门口少不得有几个盯梢的人,尤其还是镇南王府,谢卿温声说道:“云飞,不要紧张,小心着点就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