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29章 阴谋

时间:2018-04-18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许侧妃哭着说道:“偷兵符是要砍头的大罪,我哪里敢让王爷知道,我也是没办法,只能照着谢容桑的意思做,我真的是被逼的啊。”

    “我真的不是存心的,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世子妃,你就放过我吧,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许侧妃抹着眼泪说道。

    谢卿朝云嬷嬷使了个眼神,云嬷嬷这才退下。

    “那毒药是谢容桑给你的,她有没有说那毒药是什么,是从哪里来的?”谢卿问道。

    许侧妃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谢卿眼眸微抬:“许侧妃,你说话之前最好先考虑清楚,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假话,就是将你自己往死路上送。”

    许侧妃脸色煞白,连忙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我没有骗你……”

    她只要有半句假话,只怕顷刻之间,她就要魂归地府了。

    “我想起来了,谢容桑好像说过,这毒药是剧毒,一般人很难发现,而且即便是发现了,也治不好。”许侧妃连忙补充了一句。

    提到从前她下毒之事,许侧妃头都不敢抬,只是弱弱地说道:“我真的知道错了……”

    谢卿沉默片刻,最终还是起身离去,还没等许侧妃一口气松下来,谢卿淡淡的嗓音传来:“许侧妃,你最好说的都是真话,否则有什么后果,你明白的。”

    “我不敢撒谎,我说的都是真的。”许侧妃再一次强调。

    而谢卿再也不理会她,径直离开,回了房间。

    “云嬷嬷,传话下去,派人去查一查燕春楼,小心点,不要打草惊蛇了。”

    “是,世子妃。”云嬷嬷应下。

    只是云嬷嬷刚离开不到半刻,就又回来了。

    “世子妃,出事了。”云嬷嬷的脸色很是不好。

    谢卿心下一惊:“出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说。”

    云嬷嬷是王府里的老人了,最是稳重,若非是大事,她也不会变了脸色。

    “世子妃,祁王妃派人传来消息,陛下大怒,将祁王殿下软禁在宫里了。祁王妃重伤在床,只能派人来将消息告知世子妃。”

    谢卿眉头皱起:“陛下将祁王软禁?陛下为何这么做?”

    云嬷嬷摇了摇头:“原因尚且不知。”

    谢卿沉思片刻,道:“云嬷嬷,你先祁王府告诉祁王妃,让她不要担心,陛下只要还没发疯,祁王殿下就不会有事的。”

    云嬷嬷点头应下,即可前去祁王府。谢卿特意强调了,让云嬷嬷去,想来别人她都不放心。云嬷嬷是王府中的老人了,谢卿身子不便,云嬷嬷去祁王府就代表谢卿本人了。

    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点着,谢卿喃喃说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京城里一点都不平静。云锦,你在西北可好?”

    京城里风波不断,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谢卿都觉得有些疲累。

    手抚上自己的小腹,肚子里的小团子也许是感觉到了母亲的疲态,轻轻踢了一脚,给母亲回应。谢卿嘴角微微扬起:“小团子,你是在告诉娘,爹爹不在,娘还有你么?”

    她刚说完,肚子里的小团子又踢了她一脚。

    谢卿忍不住笑了,“好孩子,还没出生就会心疼娘了。”

    顿时,心头拂过一阵暖流,疲惫没有了,有的只是坚定的信念,她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

    而此时,远在西北的云锦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世子,怎么了?”陈渊见云锦看了信后,脸色突变,连忙问道。

    云锦一向稳重,向来都是神色淡淡,哪怕是初到西北,面对北戎大兵压境,大越节节败退的场景,他也依然面不改色,唯独今日却变了神色。

    云锦将手中的信递与陈渊,陈渊连忙接过来看,他亦是脸色突变,“世子妃遇刺,差点流产,祁王为世子妃出头遭软禁,这……也不知是真是假。”

    陈渊面色大变,若是假的,那自然没事,可是若是真的,那谢卿就危险了。依着云锦对谢卿的感情,他是绝对不能让谢卿有任何危险的。

    “世子,属下去查一查这信从哪里来的。”陈渊连忙说道。这封信出自何人之手,尚不明确,谢卿遇险的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待商榷。

    “不用查了,查不到的。”云锦淡淡地说道,“若是对方想让本世子知道他是谁,那也就不用悄悄将这信送来了。”

    一封不知来历的信,很明显,对方并不想让云锦知道他是谁。

    “那……”陈渊顿了顿,道,“那属下派人去核实一下这信上所说的消息是否准确。”

    云锦点了点头:“不用派人去京城,去问冯伯的人,如果真有其事,卿卿即便是不告诉我,她也必然会嘱咐其他人的。”

    凭着夫妻间的默契,这些日子以来他和谢卿的书信未曾断过,谢卿在书信中却从未提及她受伤的事情。要么就是她的确没有出事,要么就是她出事了,但是不想让他担心,所以从未提及。但是谢卿一向谨慎,即便是她未曾告诉他,。也必然会嘱咐手下的人,知晓此事,倘若云锦得知,也好将事情的始末告知他。

    事情的经过总得要自己人说出来,才能让人信服,这样也能防止有心人以此做文章。

    冯伯和谢卿的关系,除了祁王再没有人知道,所以谢卿必然会嘱咐冯伯的人。

    果然如云锦所料,陈渊回来时,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知云锦。

    “世子妃遇刺,却有其事,至于祁王被软禁的事情,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不知真假。”陈渊正色说道。

    云锦眼眸微冷:“什么人做的?”他问的是谁敢刺杀谢卿。

    陈渊摇了摇头:“暂时还不知道,世子妃那边只是有怀疑,是否是北戎的阴谋。”

    大越谁人不知谢卿对云锦的重要性,更何况如今谢卿还怀着云锦的孩子,丈夫在外征战,敌方将主意打到怀孕的妻子身上,这个法子阴狠毒辣,但的确是个好办法。

    “世子妃特意强调了,她没事,请世子不要担心。”陈渊连忙补充了一句,这可是最重要的,眼下战事焦灼,不能让云锦担心。

    云锦眉头微微皱起,不担心么?如何做得到……

    “世子,末将可方便进来?”账外传来孟飞扬的声音。

    “孟将军请进来吧。”云锦示意孟飞扬进来。

    陈渊一愣,孟将军这个时候过来,难道是世子叫他来的?

    战事紧张,孟飞扬身上的盔甲都未曾褪去,朝云锦拱手行礼:“云世子,不知世子叫末将前来,有何吩咐?”

    云锦到了西北之后,孟飞扬对云锦佩服不已。云锦根本就是天生的帅才,居于幕后,指点风云,若非有云锦,只怕西北危矣。

    正是因为如此,孟飞扬对云锦极为尊重,几乎是奉他为师的地步。

    陈渊心里咯噔一跳,看来他的猜测是对的,世子他真的想……

    “世子,您……”陈渊刚开头,就被云锦一个眼神制住了。

    “出去!”云锦的语气有些凌厉。

    孟飞扬被吓了一跳,陈渊是云锦的心腹侍卫,从来不曾见云锦对他如此凌厉地说话。

    陈渊咬了咬牙,世子心意已决,他根本就无力阻止,只得退下。

    孟飞扬的目光落在陈渊离去的身影上,心下不解,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又见云锦的脸色不是很好,孟飞扬迫不及待地问道:“世子,可是发生什么棘手的事情了?”

    若非是棘手的事情,也不至于引得云锦发怒,旁人发怒是一团怒火熊熊燃起,而云锦发怒则是周身寒气阵阵,让人直打哆嗦。

    云锦抬眸,道:“孟将军,本世子要即刻赶回京城,西北的事情就悉数交与孟将军。”至于赵天麟那个传说中的西北主帅,所有人都将他忽略了。

    孟飞扬心下一惊,“这……”这也太突然了吧。

    “在本世子来之前,西北就是孟将军在主持,本世子离开西北,也合该由孟将军主持大局。”云锦正色说道,“若非事态紧急,本世子是不会来西北的,如今西北的战局已经逐渐稳定,本世子相信孟将军也不会让你姐姐姐夫失望的。”

    孟飞扬脸色大变:“世子你在说什么,末将是孤儿,哪里来的什么姐姐。”

    云锦淡淡地说道:“孟将军年龄尚小,又早早地投身军营,说话直率,若是告知你真相,恐怕你言行不够为重,被人瞧出端倪,所以本世子也没有明说,只让你姐姐派人告诉你,本世子是来帮助西北的。”

    孟飞扬的秉性正直率真,若是一旦让他知道云锦是祁王的人,只怕他言行举止间失了分寸。别忘了,军中人多口杂,而且还有陛下的三千亲兵在呢。

    “云世子你……你知道我和殿下的关系?”孟飞扬压低了声音说道。

    云锦点了点头:“知道,就连你和李相的关系我也知道。”

    孟飞扬眼睛一缩,连这个都知道,他瞬间有一种被人扒光了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