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25章 这样的皇位有什么意义

时间:2018-04-02作者:流光之莹

    ,!

    镇南王府

    “母亲,还是我自己来吧。”谢卿觉得她靠坐在床上,林氏一勺一勺地给她喂汤药,这感觉她好像是受了特别严重的伤,手都抬不起来一般。

    事实上,药老都说她已经没事了,完全可以自己喝药了。

    然而,林氏不让,固执地说道:“卿儿,你现在怀着身孕呢,听话,母亲喂你。”

    林氏一向温和,什么都听谢卿的,但是唯独这一次,态度很是坚决。

    谢卿头一次觉得她拿林氏没办法,灵机一动,连忙眉头微皱,道:“母亲,这药好苦,您去拿两个蜜饯来吧。”

    林氏看了看女儿皱成一团的眉头,这才将药放在旁边,“好,母亲去给你拿蜜饯。”

    趁着林氏转头拿蜜饯的功夫,谢卿迅速地端起药碗,然后一口喝完。

    等林氏回来的时候,看着药碗已经空了,谢卿笑眯眯地说道:“母亲,卿儿已经将药喝了,您不用喂了。”

    林氏嗔了她一眼,“你这孩子,还嫌弃母亲给你喂药不成?”一面说着,一面将蜜饯递给谢卿。

    谢卿接过蜜饯,吃了两个,将口里的苦味压下,笑着说道:“卿儿怎么会嫌弃母亲呢,只是卿儿怕母亲累着,您照顾灵芝已经很累了。”

    提到灵芝,林氏轻叹一口气,道:“母亲不累,你是我女儿,我照顾你是应该的。而灵芝那孩子,她是为了保护你才受伤的,母亲感激她,也不能为她做些什么,也就能做这些了。灵芝那孩子也是个可怜的,伤成那样了,浑身上下有十几处伤痕,还好那伤痕没在脸上,不然她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谢卿眸色微深,“灵芝都是为了保护我啊。母亲,我想去看看她。”

    这些天,她就没出过门,也没见着灵芝,只知道她没有性命之忧,要好生养着。

    林氏连忙说道:“卿儿,你先别去,你眼下还是乖乖躺着安胎。灵芝还特意和我说了,若是你要去看她,就千万拦着你,她没事,还能说能笑,等她好了,再来伺候你。”

    闻言,谢卿眼眶微红,但是唇角却扬起一抹笑容,“灵芝就是个爱说爱笑的姑娘,母亲,您替我转告她,好好养伤,伤没好不许来伺候我,不然我就立刻她许给陈渊。”

    林氏点了点头,拿出丝绢将谢卿眼角的泪珠拭去,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狠毒,居然要刺杀你?”

    说时,林氏又叹息着说道:“自从锦儿出征后,我这心就悬着悬着的,现在你又出了这事儿,我这颗心更是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母亲,您安心,没事的,云锦在西北很好,他打了好几场胜仗,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回来了。”谢卿连忙宽慰道,“至于女儿,母亲您就更不用担心了,陛下也很重视这样事情,已经派人去查了,而且京城中戒备更加森严,不会再出事了。”

    谢卿刚说完,云嬷嬷就走了进来,“世子妃,老奴有事禀告。”

    云嬷嬷的神情不对,谢卿眸色微凝,难道是又出事了?

    “母亲,您不是说您在厨房顿了汤吗?您先过去看看吧。”谢卿先将林氏支开。

    林氏走后,谢卿方才说道:“云嬷嬷,你说吧,什么事?”

    “世子妃,一个时辰前,有人当即刺杀祁王。”

    “什么?”谢卿大惊,“祁王可有受伤?”

    云嬷嬷摇了摇头,“祁王倒是没事,只是祁王妃替祁王挡了一剑,不过伤的不算重,没什么大碍。”

    听到说伤的不算重,谢卿神色稍微缓了缓,进而又问道:“可有查出是什么人做的?”

    云嬷嬷犹疑着说道:“那些刺客身上有大内密探的印记……”

    谢卿眼睛一缩,心下一惊:“大内密探,这些人是陛下派去的?这……”

    “这不太可能。”谢卿沉思片刻,摇了摇头,“春日狩猎还是近在眼前的事情呢,同样的招数用两遍,而且还是光天化日之下,当街刺杀,这真的一点都不高明。”

    谢卿抬眸看向云嬷嬷,“可十分确定是大内密探?”

    云嬷嬷答道:“是大内密探的印记没错。至于是不是陛下做的,这很难说。”

    大内密探的印记犹如印章一般,很难模仿,而且绘制印记的药水也是特制的,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药水。

    谢卿眉间微蹙,沉思片刻,道:“云嬷嬷,去准备马车,我要马上去一趟祁王府。”

    “世子妃,可是药老吩咐了,您要好好休息啊。”

    谢卿摇了摇头,“我自己就是大夫,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出去一趟罢了,不碍事。事态紧急,我必须去一趟祁王府,云嬷嬷,快去替我准备马车。”

    云嬷嬷拗不过谢卿,只得帮她准备好马车,同时又挑了十个侍卫做护卫,云嬷嬷和云飞则是寸步不离地陪在谢卿身边。

    从前云飞总是在暗处,而经过上一次的刺杀事件后,云飞索性也不隐藏了,直接就明着在谢卿身旁保护她。

    马车很快到了祁王府,云嬷嬷扶着谢卿走了进去。

    “这是镇南王世子妃,前来看望祁王妃的,快带路。”云嬷嬷朝门房说道。

    门房一听,镇南王世子妃,这可是王妃的好朋友啊,连忙迎上去:“世子妃,您这边请。”

    谢卿走近屋中时,只见这祁王妃躺在床上,祁王在一旁拉着她的手,脸上写满了心疼。

    “祁王殿下,孟姐姐。”谢卿走上前去。

    祁王抬头一看,“世子妃,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孟姐姐。”谢卿走上前去,朝孟飞燕说道,“孟姐姐,你怎么样了?”

    孟飞燕还没说话,倒是祁王抢先开了口,“飞燕没事。世子妃,你现在实在不宜乱走动,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谢卿眉头微皱,赵天祁的语气有些急促,倒像是在故意赶她走。

    “祁王殿下,你和孟姐姐当街遇刺,刺客身上还有大内密探的印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谢卿问道。

    她急着赶过来,除了看望孟飞燕,更重要的是为了刺客。

    赵天祁正色说道:“世子妃,这件事情你不适合多问,不管刺客是何人,这和世子妃都没有关系,为了大局着想,还请世子妃速速离去,在家安心养胎。”

    谢卿眉梢微挑:“祁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虽然现在遇刺的人是你,可是别忘了,就在几天前,我也遇到了刺客,时间相隔这么近,我怀疑刺杀你的人也是刺杀我的人,如此蹊跷,我为什么不能多问一句?”

    这氛围不对啊,好像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儿,孟飞燕不明所以,赵天祁和谢卿两人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祁哥哥,世子妃也是好心来看我。”孟飞燕拉了拉赵天祁的手。

    赵天祁轻轻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没事儿。

    然后,抬眸朝谢卿说道:“世子妃,我们去书房谈。”

    谢卿点了点头:“好。”又朝云嬷嬷吩咐道:“云嬷嬷、云飞,你们不要跟来。”

    书房中

    赵天祁朝谢卿正色说道:“世子妃,本王知道以你的聪明,你应该知道这事情不对劲,这个时候你不应该过来。”

    “你错了,祁王殿下,就是因为我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所以我更要过来,问个究竟。”谢卿抬眸,直接对上他的目光,正色说道,“你我应该都清楚,刺客身上有大内密探的印记,虽然并不能说明就一定是陛下派去的人,但是这件事情已经将你和陛下之间的微妙关系撕开了。”

    赵天祁眼眸微凝,道:“世子妃既然都说了,是本王和陛下之间的微妙关系,和世子妃无关,世子妃,云锦不在京城,你又怀有身孕,这个时候,你真的不适合牵扯进来。”

    不等谢卿开口,赵天祁又说道:“世子妃,云锦走时,嘱咐过本王,一定不能让你涉险,所以,世子妃,还请你立刻回去,然后安心待在王府中安胎。”

    他不希望谢卿牵扯其中,尤其是他知道谢卿其实就是李云卿。他欠李家的太多了,李云卿已经没了一条命,那么他就一定要保证谢卿的安全。

    李相忌日那次,谢卿遭人刺杀,赵天祁已经很内疚了。若是谢卿出了什么意外,那他不止没法跟云锦交代,日后九泉之下更无颜面对李穆。

    谢卿眉间微蹙:“祁王殿下,你以为我不来这里,安心待在王府养胎,我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祁王殿下,别抱着侥幸心理了,即便是你和云锦演了一场戏,你们假意闹翻,但是陛下心里很清楚,镇南王府是站在祁王殿下你这边的,一旦祁王你出了任何事,镇南王府必然会受到牵连,根本躲不掉。”

    这么多年,永庆帝始终都对云锦有防备,祁王回京后,陛下更是将镇南王府防的死死的。镇南王府和祁王早就绑在一处了。

    赵天祁轻叹一口气,道:“今日若是站在本王面前的人是云锦,本王必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现在是你。”

    “你是……”赵天祁顿了顿,道,“你是云锦的妻子,你的肚子里怀着云锦现在唯一的孩子,云锦现在人在西北,说句难听的话,战场上刀剑无眼,倘若天有不测风云,云锦出了什么意外,那么你肚子里这个孩子就是镇南王府唯一的继承人,云家唯一的希望。”

    “我,赵天祁,已经害了李相满门被灭,若是连镇南王府也这样,那试问,即便是我赵天祁坐上了皇位,那又有什么意义,拿白骨垒起来的皇位,拿鲜血染红的龙袍,有什么意义。日后九泉之下,我又有何面目见先帝,见李相,见镇南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