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12章 以情动人,以辩服人(三更)

时间:2018-03-28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林氏守寡多年,如今却有人告诉她,她的丈夫有个青梅竹马,而且她的女儿容貌还像极了那个青梅,其中意味耐人寻味。

    “陛下,请容臣妇母亲告退。”谢卿朝永庆帝行了一礼,不等永庆帝回话,就拉着林氏离开了。

    谢卿亲自将林氏送回了房间,林氏一脸迷茫,“卿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咱们就这么走了,会不会惹怒了陛下?”

    “没什么,母亲,卿儿回头再来跟您详说,陛下还没走,我先过去看看。”

    林氏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背,温声说道:“卿儿,到底那是皇帝,你说话要小心一点,可别惹恼了他。”

    林氏眼中的谢卿是个极有脾气的女子,谁惹了她,她就会立刻怼回去。若是放在平时,这样没什么不好,就没有人敢欺负她了,可是现在要面对的人是皇帝啊,掌握着生杀大权的皇帝,有的脾气就该收敛了。

    谢卿轻轻一笑:“卿儿明白的,母亲,您别担心,还有云锦在呢,卿儿不会得罪陛下的。灵芝、小弯,你们陪着母亲。”

    临走时,谢卿还不忘将灵芝和小弯都留在林氏身边,她不需要有人在林氏面前胡说八道。

    灵芝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

    ……

    谢卿再次回到前厅时,正听见云锦正色说道:“陛下,卿卿既然嫁给了云锦,那就是云家的人了。”

    永庆帝冷声说道:“她的生母若是旁人,朕当然懒得管,但是眼下这个人是谢容桑,朕必须要弄个清楚明白。”

    “我不是。”谢卿走上前来,正色说道,“陛下不用再怀疑了,我谢卿的的确确是我母亲林氏所生,和谢容桑没有一点关系。”

    永庆帝眉头微皱:“你拿什么来证明?别和朕说滴血认清,朕已经问过太医了,滴血认清之法未必有用。”

    “那就有证据说明谢卿是谢容桑所生吗?”谢卿反问道。

    答案是当然没有,她相信云锦,云锦说过他会将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不管是真的证据还是假的证据,他都会全部处理干净。

    永庆帝脸色微僵,“那你和桑儿相似的容颜,你又如何解释。”

    容貌是铁打的证据,这也是永庆帝唯一能拿出来的证据。

    谢卿唇角轻轻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道:“陛下早些年也是走南闯北,打下这大越江山的人,并非是井底之蛙,见识浅薄。这世上的人千千万万,容颜相似的也不少,即便是两个毫无关系的人都有可能长得相似,更何况谢容桑虽然是谢家的养女,但是却是谢氏一族的人,同宗同源,容貌相似就更加不奇怪了。”

    “你倒是伶牙俐齿。”永庆帝面露不悦。

    谢卿这是故意给他挖坑,若是他执意以容貌相似为证据,那就只能说是他见识短浅。

    “陛下若是还认为容颜相似就是母女,那是不是谢卿找到了容貌和谢容桑更相似的,那就可以改变陛下的想法了?”谢卿再一次追问道。

    若是下意识地去找,也未必找不到。

    永庆帝被说的哑口无言。

    “陛下,说谢卿是谢容桑的女儿的人是谢淑妃,陛下可曾想过谢淑妃为什么会在临死前说出这件事情来?”

    不等永庆帝说话,只听的谢卿答道:“因为她想让陛下赐死我,且不说谢容桑和陛下是什么关心,单凭她是前朝女眷这一条,谢卿若真是她的女儿,那谢卿必死无疑。”

    “陛下如今还要这样怀疑吗?”谢卿轻叹一声,用着颇为无奈的语气说道,“若是陛下依然疑心,大可以去查,臣妇只求陛下不要再审问臣妇的母亲林氏了,臣妇感激不尽。”

    说时,谢卿就直直地跪下去,恭恭敬敬地朝永庆帝磕头行礼。

    永庆帝嘴唇抿得紧紧的,他从前就知道谢卿伶牙俐齿,既擅长诡辩,但是却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样……咄咄逼人。

    以情动人,以辩服人,若是你不同意,便是有违人道。

    “桑儿还活着对不对?”半晌,永庆帝只说出这一句话。

    谢卿摇了摇头:“臣妇不知。”

    “你说谎!”永庆帝厉声斥道,“谢老夫人都已经招了,是你亲口说桑儿绑架了你。”

    “的确,是有个人声称自己是谢容桑,但是臣妇并不确定,毕竟臣妇从前并没有见过她。”谢卿坦言道。

    永庆帝眼睛微眯:“她现在哪儿?”

    谢卿再一次摇头:“不知道,臣妇从她手里逃脱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桑儿……”永庆帝喃喃唤着谢容桑的名字,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永庆帝一走,谢卿脸上扬起一抹厌恶之色,“谢容桑对陛下的影响真是深厚啊!”

    为了一个谢容桑,永庆帝几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这些年永庆帝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睿智英明的皇帝。虽然谢卿恨他将李家灭族,但是从帝王的角度来看,这些都无可厚非,只是谁输谁赢的问题。但是唯独在谢容桑这件事情上,永庆帝身上丝毫没有半分帝王之相。

    “谢容桑……这个人可真不是简单的角色……”云锦若有所思地说道。

    谢卿揉了揉眉心,“最荒唐的是陛下居然跑来逼问我母亲,真是……”

    她气的几乎找不到词来形容。

    谢卿深呼吸一口气,平复好自己的心绪,丢下一句“我去看看母亲”,匆匆赶去宽慰林氏。

    “陈渊,谢容桑的踪迹一点都没有查到吗?”云锦淡声问道。

    陈渊摇了摇头,“属下无能,一点踪迹都查不到。”

    “即便是谢容桑人没在京城,也不至于一点踪迹都查不到。”云锦眸色微深。

    云锦抬眼看了看微暗的天空,乌云盖顶,大雨倾盆的预兆。

    “也是,谢容桑能在永庆帝眼皮子底下,假死离宫,没点本事怎么行呢?”云锦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冷意,“镇南王府、忠勇侯府、还有陛下,都没有找到她,呵……”

    陈渊想了想,道:“属下以为,或许谢容桑已经离开京城了,走之前将所有的痕迹抹去,这样就很难查到她到底在哪儿了。”

    云锦沉思片刻,道:“不用查了,谢家被流放,派人小心跟着。”

    陈渊瞬间明了,“世子的意思是,谢容桑会派人杀谢家的人?”

    “不确定,谢容桑和常人不同,她的目的是什么,这一点本世子始终都没有想明白。”云锦眉头微皱。

    他总觉得谢容桑是另有目的,可是却又想不透……

    而谢卿这边,则是将想好的说辞讲给林氏听,“母亲,有件事情,卿儿没有告诉您。谢家帮着淑妃谋害陛下,谢家男丁全部处斩,女眷充军流放边关。”

    林氏吓得脸色发白:“满门处斩?谢家全部都没了?”

    谢卿点了点头,“除了已经分出去的我们和三叔一家,其他的都没了。”

    “从前都是听说哪家犯了事,满门抄斩,却不想如今轮到谢家了。”林氏轻叹道。

    虽然她已经离开了谢家,但是到底还会在谢家生活了很多年,现在突然被告知谢家没了,林氏唏嘘不已。

    “那陛下今日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啊?”林氏问道。

    永庆帝说她的丈夫从前有个青梅竹马,她的女儿还长得像这个青梅,林氏并非不膈应,只是她对信任谢卿,她相信谢卿会告诉她的。

    谢卿握住林氏的双手,正色说道:“母亲,您也知道淑妃和谢家都不喜欢我,他们如今没了,临死前还想将拉我做垫背。因为我的长相和谢容桑相似,所以他们就告诉陛下说我是谢容桑生的。”

    林氏脸色大变,“这……这怎么可能呢……”

    她怀胎十月生的孩子,怎么就不是谢卿呢?

    “母亲,您可知那谢容桑是何人?”谢卿咬牙说道,“她是前朝太子的侍妾。”

    前朝!林氏直接吓白了脸。

    “和前朝女眷扯上关系,母亲觉得卿儿还能活命吗?”

    林氏连连摇头,“这一定是他们故意害你的,卿儿你是我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前朝女眷生的呢,你可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啊。”

    谢卿点头说道:“是啊,母亲,两个陌生人还有可能长相相似呢,更何况是同宗同源的人。可惜,陛下心头始终有怀疑。母亲,此事性命攸关,若是有人问起,不管是谁,您一定不能动摇,卿儿的的确确是您和父亲的孩子。”

    林氏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母亲知道。卿儿,你不会有事吧?”

    她最关心的还是女儿的安危,心里提醒自己,以后千万不能乱说话,若是害了卿儿可怎么好。

    “母亲放心,没有证据,没人能将卿儿如何。”谢卿微笑着说道。

    见林氏紧张不已,谢卿不由得有些愧疚了,又宽慰林氏:“母亲您也别太担心了,还有云锦在呢,他会保护卿儿的。”

    林氏对云锦是放心的,这么一说,林氏心里也好受了许多,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柔声说道:“卿儿啊,转眼间你和锦儿成婚也快一年了,你这肚子有动静儿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