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11章 谢氏殁(二更)

时间:2018-03-28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勾结前朝余孽,意图谋反……

    云锦的语气很轻松,但是这话落在众人耳中,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谢茹朗声说道:“云世子这是承认了?”

    语气里夹杂着笑意,若是能将镇南王府都拉下水,那是再好不过的了,他们敢毁了毅王,那能拖几个人下水就拖几个人。

    云锦缓缓走上前去,最后在谢茹面前站定。

    谢茹瞬间心跳加速,“你……你要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云世子难不成还想谋杀不成?”

    她的声音很高,就是要在场所有人都能听见。

    噌!

    云锦一把抽出旁边侍卫的佩剑,剑刃直直地指向谢茹。

    谢茹脸色一白,咬着牙大声吼道:“你想杀人灭口不成?”

    然而,云锦似乎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长剑轻挥,下一刻,谢茹的发髻散了,头上的发簪掉落在地。

    “高公公,将发簪呈给陛下。”云锦吩咐道。

    这发簪有什么问题?众人不解。

    高公公先是看了一眼永庆帝,得了永庆帝的首肯,方才趋步上前,捡起发簪,呈给永庆帝。

    永庆帝将发簪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忽然看到上面的标记,瞬间变了脸色。

    云锦将手中的长剑还给侍卫,这才回到谢卿身旁。

    谢茹不明所以,这是怎么回事,看永庆帝的脸色,似乎不妙啊。

    “陛下……”谢茹刚说出这两个字,却听到永庆帝忽然厉声斥道,“将谢茹拿下,不,忠勇侯府满门下狱!”

    谢茹脸色煞白:“陛下,臣女知罪,但是拦驾之事皆是臣女一人所为,谢家上下都不得而知,还请陛下不要迁怒臣女家人。”

    她决定拦驾时就已经想好了,这罪责有她独自承担,不牵连忠勇侯府。

    “谢大小姐,弑君的大罪,你一个人只怕办不到。”云锦淡淡地说道,“发簪上的标记和刺杀陛下的刺客身上的标记一模一样。”

    “不,不是这样的……”谢茹连连摇头,脑中突然闪过一丝亮光,抬手指向谢卿,高声说道,“是谢卿,她从前是谢家的人,她自然知道谢家的标记是什么,你们串通一气,故意设计陷害的。”

    谢卿摇头淡淡地说道:“谢大小姐,你若是要陷害,也请先在脑子里想想清楚,理由是否说得通。我若是有能耐驱使谢家的暗卫,我也不至于三番两次差点被你害死了。”

    云锦冷冷一笑,道:“谢大小姐,你从头到尾都是一派胡言。卿卿,不用与她多言。”

    说着,云锦朝永庆帝拱手行了一礼,淡淡地说道:“陛下,若是无事,容微臣告退。”

    不等永庆帝点头答应,却听谢茹厉声质问道:“我没有胡言乱语,云锦,你敢说你不会武功?”

    云锦回眸,淡淡一笑,道:“那又如何?本世子从来没说自己不会武功,就因此你就说本世子杀了人?”

    “更何况,本世子若是要杀人,为何要自己出马?”

    这场拦驾的闹剧,最终以整个谢家被打入天牢告终,众人均是摇头,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

    镇南王府

    自从回来后,云锦和谢卿两人都没有再出过门,一直在家安心养病,甚至连登门拜访的人都一一回绝了。

    而毅王弑君一事,经过一个多月的审问,最终也结案了。

    “陛下下令赐死淑妃,毅王终生圈禁,忠勇侯府大房的人男丁处斩,女眷充军。”陈渊禀告道。

    谢卿轻叹:“好在是三房早就分出去单过了,否则只怕他们也要牵连其中。”

    “依着陛下的性子,这样的处置已经算是轻的了。”云锦淡淡地说道,“若非证据确凿,陛下也许只会处置谢淑妃一人,而留下毅王和祁王相制衡。”

    不到万不得已,永庆帝是不会动毅王的。

    谢卿点了点头:“看出来了,江山到底才是最重要的,陛下不愿将皇位传给祁王,可是他的皇子眼下能用的就只有一个毅王。不过眼下闹到这个程度,毅王即便是活着,也从此和皇位无缘了。不过,陛下恐怕还是不会答应将皇位传给祁王,别忘了,西北还有一个赵王。”

    “临安公主和孟飞扬已经成婚,别说赵王拉拢不了孟飞扬,临安公主也不会让赵王在西北有任何立足之地的。”云锦轻笑道。

    谢卿笑着说道:“叶氏得宠时,飞扬跋扈,连陈皇后也不放在眼中,临安公主没给赵王使绊子,都已经算是念及兄妹情分了。”

    “卿卿,祁王上位只是时间问题了,李相平反之日也不远了。”

    谢卿唇角微抿,手指微微攥紧。

    云锦握住她的手,温声说道:“卿卿,再等一等,很快就能为李相平反了。”

    “我知道,我会等着这一天的。”谢卿点了点头,“况且赵天麟还没回京呢,既然是要平反,那些害父亲的人都要在场才是!”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下人前来禀告,陛下驾到!

    云锦和谢卿对视一眼,永庆帝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两人相携,前去接驾。

    “微臣来迟,请陛下恕罪。”两人朝永庆帝行了礼。

    永庆帝转过身来,摆了摆手,“都起来吧,朕听说你们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府上养病,连门不曾出?可是病情又加重了?”

    对于永庆帝的“关切”,谢卿却觉得心下一跳,她可不认为永庆帝是特意来关心云锦的身体的。

    “多谢陛下关心,云锦无碍,只是大夫吩咐了要好生调养,这些日子身体已经好多了。”云锦微笑着答道。

    他已经服过解药了,很快他就能和正常人一样了,所以他要表示自己的身体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当然信不信那就随旁人怎么想了。

    永庆帝看了看他的脸色,脸色的确不似从前那般苍白,看着倒是有了几分血色。他点头说道:“气色的确好了不少,看来调养的不错。”

    云锦看了看谢卿,那眼神说不出的温柔,笑着说道:“都是卿卿的功劳,她将微臣照顾地很好。”

    谢卿嗔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永庆帝将谢卿微嗔的神色看在眼里,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他日日挂心的女子,她也曾这样娇嗔的时候,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陛下?”云锦的声音将永庆帝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永庆帝这才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正色说道:“朕听闻世子妃的母亲林氏也住在镇南王府,为何不见她来拜见朕?”

    谢卿眸色微变,这才是永庆帝的目的吧。

    “请陛下见谅,母亲深居简出,已经很久都不见生人了。”谢卿婉言拒绝。

    她并不想让林氏知道某些糟心的事情。

    永庆帝脸色微沉:“这是圣旨,世子妃难不成想抗旨不成?”

    谢卿脸色微变,贝齿紧紧地咬住下颚,最终还是只能应下:“请陛下稍等,灵芝,去请母亲过来。”

    不多时,只见一妇人走进正厅中,正是林氏。

    “妾身林氏拜见陛下,陛下万福。”林氏行的是跪拜大礼。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林氏脸上,“你是谢卿的母亲,母女两人容貌上倒是不怎么相似呢?”

    林氏看了看谢卿,不明所以,陛下为何会这么说?

    谢卿出来打圆场,笑道:“陛下说笑了,不是所有的女儿都像母亲,儿子都像父亲的。”

    “朕问的是林氏。”永庆帝沉声说道,“林氏,朕问你,谢卿真的是你亲生的吗?”

    永庆帝的语气很严肃,显然他还是没有放下谢卿是谢容桑的女儿的说法。

    林氏被吓了一跳,谢卿走上前去,扶起林氏,道:“母亲胆子小,还请陛下不要吓着她了。”

    又温声安慰林氏:“母亲,您别怕,陛下这是在开玩笑呢。”

    林氏眉头紧紧皱起,她虽不敏,但是陛下那严肃的神色,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啊。

    “谢夫人,朕不过是与你闲聊几句罢了,朕问什么你答什么就是。”永庆帝正色说道。

    林氏看了看谢卿,只见谢卿朝她微微点头,示意她不用怕。

    “是。”林氏点头应下。

    “朕问你,谢卿真的是你亲生的?为何半点也不像你?”

    林氏面露不解,她实在是不能理解,为什么陛下会问这样的问题,压下心头的不安,答道:“卿儿是妾身怀胎十月生下来的,相貌随她父亲。”

    “是吗?朕倒是瞧着她像另外一个人呢……”永庆帝的目光落在谢卿的面容上。

    林氏都快搞糊涂了,看着自己的女儿,像另外一个人?

    “谢家从前有位小姐叫谢容桑,谢卿倒是和她生的极像。”永庆帝淡淡地说道。

    林氏想了想,摇了摇头:“请陛下恕罪,妾身孤陋寡闻,未曾听说过谢氏一族有这个人。不过都是谢氏一族的人,容貌上有相似,这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永庆帝眼眸一冷,“谢容桑和谢家老二可是青梅竹马,你却连她的名字都没听过?”

    谢卿脸色突变,“陛下,臣妇父亲已经去世多年,旁人之言实在不可信,还请陛下三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