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08章 谢容桑的影子(二更)

时间:2018-03-27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臣妇见过惠妃娘娘。”谢卿朝惠妃施礼。

    惠妃连忙虚扶一把,笑道:“世子妃不必多礼,快起来。”

    “多谢娘娘。”谢卿谢了恩,方才站起身来。

    惠妃拉着她在旁边的锦凳上坐下,笑着说道:“本宫和世子妃有些体己话要说,其他人都下去吧。”

    一旁的宫女立刻应下,行了礼就退下了,但是灵芝却依然立在谢卿身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惠妃面露尴尬,“世子妃……”

    不消她多说,谢卿发话了,“灵芝,你也下去吧。”

    灵芝眉头微皱:“可是世子妃您还病着,世子可是特意吩咐奴婢,要寸步不离地伺候您。”

    “小病而已,哪里有那么夸张,灵芝,你在门口候着便是了。”谢卿悄悄给灵芝使了个眼色。

    “是,那奴婢在门口等您。”灵芝这才退下。

    主仆二人的戒心都很重,惠妃的面上越发的尴尬了。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惠妃的目光不自觉地瞥向后面的屏风,欲言又止。

    “娘娘有话不妨直说。”谢卿淡淡一笑。

    惠妃犹疑片刻,最终还是说道:“本宫忽然想起小厨房还正在炖东西呢,本宫先过去看看,世子妃先在这儿坐一会儿。”

    然后,便快步从侧门离开了。今日惠妃召见她是在小花厅中,除了正门,还有一道侧门。

    谢卿并没有阻止惠妃的离去,只是低头喝茶,恍若什么都没有发生。

    屏风后的人缓缓走出,“既然都猜到了,为何不作声?”

    谢卿起身朝永庆帝行礼:“臣妇参见陛下。陛下没开口,臣妇自然也不敢先作声。”

    永庆帝摆了摆手,“平身吧,坐下说话。”

    “谢陛下。”谢卿谢了恩,又在方才的位置处坐下,而永庆帝就坐在她正对面。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她的脸颊上,点头喃喃说道:“像,真像,越看越像。”

    “是陛下心里想着她的容颜,所以才会这么觉得罢了。”谢卿淡淡地说道。

    谢卿这淡漠的眼神落在永庆帝的眼中,他忍不住感慨道:“桑儿曾经也用这样的眼神看朕。”

    谢卿眼眸中闪过一丝愠色,永庆帝是将她看做是另一个谢容桑了不成?

    “陛下传召臣妇,不知有何吩咐,还请陛下明言。”谢卿并不愿和他说废话。

    若是永庆帝拐弯抹角地召她前来,只是为了看着她的脸,缅怀谢容桑,那就算了吧,她还是早早地告辞比较好。

    永庆帝敛住心神,抬眸看向谢卿,沉声说道:“谢卿,你是不是见过桑儿?”

    谢卿眸色微凝,永庆帝知道了什么?

    “没有。”谢卿摇了摇头。

    永庆帝眼眸微暗,“欺君之罪可是要诛九族的。”

    谢卿抬眸,对上永庆帝的双眼,淡淡地说道:“她被流放边关的时候,臣妇还没有出生,若非是机缘巧合,臣妇连她的名字都未曾听过,何来见过她,即便是真见到了她,臣妇恐怕也不认识。”

    在众人眼中,谢容桑早早地被流放边关,京城里的人不可能再见过她。

    永庆帝眼睛微眯,“她早就从边关回来了,你会不知道?”

    谢卿摇了摇头,“臣妇的确不知。”

    “胡说!可是你的父亲将桑儿从边关带回来的,你会不知道?”永庆帝的脸色微沉。

    谢卿眉头微皱:“陛下,臣妇出生不久,父亲就去世了,臣妇那时连记忆都没有,如何知道此事?”

    忽然,只见她面色一白,“陛下的意思是臣妇的父亲违抗圣旨,将前朝女眷偷偷带回京城,陛下是要问罪?”

    谢卿连忙齐膝跪下,道:“还请陛下明鉴,父亲已经去世多年,还请陛下宽恕父亲。”

    “你起来,朕何时说过要问罪你父亲?”永庆帝面色一僵。

    她当然知道永庆帝不会问罪,但是表面上的功夫却要一丝不落,她不能让永庆帝起了疑心。

    “陛下不是要问罪臣妇?”谢卿眉头微皱,“那陛下何故要借惠妃之名,召见臣妇?”

    永庆帝冷哼一声:“何故?那就要问谢家的人了。”

    谢卿面露不解,但是却并未开口。

    只听得永庆帝沉声说道:“朕不是傻子,不会被人玩弄于手掌之中。谢卿,你果真是谢家的人?淑妃和谢家怎么都想弄死你?”

    谢卿面露诧异,淡声解释道:“臣妇从前在谢家时,一直都是和母亲林氏相依为命,上不得长辈喜欢,下与几位大房的几位堂姐关系也不好。”

    永庆帝眉头微微皱起:“桑儿从前大概也和你一样吧……”

    从谢卿身上,永庆帝看到的是谢容桑的影子,谢容桑是谢家养女,同样在谢家没有地位。

    “陛下,臣妇是谢卿,不是她,这其中之事,未必是一样的。”谢卿忍不住提醒道。

    被人当做另外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谢容桑,这种感觉真的很恶心。

    永庆帝摇头苦笑一声,道:“朕知道。”

    “谢卿,淑妃告诉朕,你的生母是桑儿,你怎么看此事?”永庆帝抬眸看向谢卿。

    他在观察她的言行举止。

    谢卿摇了摇头,轻笑道:“简直是荒谬。谢卿的母亲是林氏,母亲十月怀胎诞下谢卿,谢卿又怎么会是谢容桑的女儿呢?”

    她是在提醒永庆帝,她的母亲是林氏,林氏当年怀孕生子,这都是谢家总所周知的事情,不可能有假。

    “你和桑儿长得如此相似,你就没有想过你真的是桑儿的孩子,或许当初孩子换过了呢?”永庆帝正色说道。

    谢卿摇头轻笑道:“这不可能。母女连心,会有母亲认不出来自己的孩子?父亲去的早,谢卿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的相处,倘若我真的不是她的孩子,母亲会没有察觉?”

    “要说换孩子,那就更加荒谬了。”谢卿淡笑着说道,“谁会将孩子换了?谢家的人?还是我父亲?”

    永庆帝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你父亲和桑儿一起长大,念及兄妹情分,将桑儿的孩子养在自己膝下,这也未必不可能。”

    谢卿眉头微皱,道:“虽然谢卿没有见过父亲,但是常听母亲说,父亲是个极其温和善良的人,他待母亲极好,父亲不可能将母亲生的孩子换走,有违人道的事情,父亲是不会做的。”

    永庆帝沉默了。有一点,谢淑妃和谢卿都说的很清楚,谢二爷是个脾性极好,心地极其善良的人。据下面呈上来的消息,谢二爷也的确是这样的人。

    若是从人品性情上来看,谢二爷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陛下,臣妇想,或许是因为相似的容颜,所以陛下才会将信将疑,臣妇也不知内情,所以辩驳都是苍白无力的,但是还请陛下明鉴,臣妇很早救脱离谢家了,如今更是已经嫁入镇南王府,臣妇就是云家的人了,谢家之事和臣妇早就没有关系了。”谢卿强调道。

    云锦在暗中安排,永庆帝必然找不到证据证明她的身世,所以谢卿就可以咬死了一点,她和谢容桑没有关系。

    永庆帝打量的目光落在谢卿身上,“你不喜欢谢家?”

    谢卿摇了摇头:“喜不喜欢不重要,臣妇早在没出嫁前就已经和谢家断了关系了。若非臣妇的父亲只有臣妇一女,只怕臣妇的名字都可以从谢家族谱上抹去了。”

    永庆帝打量了谢卿许久,最终收回目光,摆了摆手:“你下去吧,记住,你今日是来见惠妃的,你没有见过朕。”

    “是,臣妇告退。”谢卿行了礼,立刻转身离开……

    惠妃得了消息,谢卿已经离开了,她才敢回到花厅。出乎她的意料,永庆帝还没有走。惠妃一见永庆帝还在,立刻想瞧瞧离去,但是却被永庆帝叫住了。

    “惠妃,你过来陪朕说说话。”

    永庆帝有吩咐,惠妃当下也不敢拒绝,“是,臣妾遵旨。”在旁边不远处,寻了个位置坐下。

    “在后宫的妃嫔中,惠妃你和谢淑妃的关系倒是不错,朕问你,谢淑妃对镇南王世子妃谢卿怎么样?”

    惠妃想了想,道:“陛下是知道臣妾这性子的,素来不得罪人,因而和淑妃娘娘向来和睦,要是关系不错,也算不太上。至于谢淑妃对世子妃如何,臣妾也不得而知,不过臣妾倒是听说谢家大小姐不太喜欢世子妃。”

    谢淑妃眼下是被打入天牢的人,惠妃可不愿和她扯上关系,说话极其小心谨慎。

    永庆帝也没计较这些,只是若有所思地说道:“谢家大小姐谢茹,她可是毅儿的正妃啊。”

    惠妃点了点头:“是的,世家大族里姐妹不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从臣妾的角度想,淑妃是长辈,没必要对哪个晚辈格外不喜,但是因着谢家大小姐的关系,淑妃和世子妃不亲近倒是有可能的。”

    “你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永庆帝微微点了点头,因着谢茹的缘故,淑妃不喜谢卿,这倒是很有可能。

    惠妃盈盈一笑,道:“臣妾也不太清楚,只是胡乱猜测的,还请陛下莫要放在心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