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05章 祁王质问

时间:2018-03-26作者:流光之莹

    ,!

    母女?

    永庆帝脸色突变,谢淑妃方才说了什么?谁和谁是母女?

    谢容桑和谢卿是母女?

    两张相似的脸,若说是母女,倒也不为过。

    如果谢卿是谢容桑的女儿,那她的父亲是谁?

    永庆帝努力回想谢卿的年纪,他恍惚记得,谢卿好像是十五岁左右……

    谢淑妃扬唇冷笑道:“陛下您不用猜了,谢卿是谢容桑的女儿,但是却不是您的女儿。”

    “她怀上谢卿的时候,陛下不在她身边。”谢淑妃的语气里满满都是讽刺。

    永庆帝攥紧了拳头,嘴唇紧紧抿着,“朕凭什么相信你,你一心想杀了谢卿,朕明白了,你故意这么说,目的就是想借朕的手杀了她。”

    谢淑妃唇角高高扬起,“陛下是大越皇帝,臣妾岂敢欺骗陛下,陛下您若是不相信臣妾所言,大可以去查。”

    她神色淡定,好似根本就不怕永庆帝去查。

    永庆帝眼睛微眯,“你恨桑儿?谢家更是从没有善待桑儿,谢家会养着桑儿的孩子?”

    母家养着亲外孙女,这不奇怪,但是谢容桑是谢家的养女,并非是亲生女儿,谢家又怎么会养着谢容桑的女儿呢?更何况谢容桑还是前朝女眷,身份如此敏感,谢家就更加不可能养着谢容桑的孩子了。

    谢淑妃心下一喜,永庆帝会问出这样的话,说明他内心其实已经接受了谢卿是谢容桑的女儿这件事情。

    “若谢卿只是谢容桑的女儿,谢家当然不会养。可是她不止是谢容桑的孩子,也是我二哥的孩子。她的的确确是谢家的姑娘。”

    永庆帝瞳孔瞬间放大,手指捏的咯咯作响,“你说什么!”

    谢淑妃心里如同乐开了花一般,但是面上却不显,依然是扬唇轻笑的模样。

    “当初谢容桑被流放边关,是臣妾的二哥念及旧情,偷偷将她救回来的。这件事情原是二哥背着谢家做的,本宫也不知道,等到后来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谢容桑已经怀孕了。”

    谢淑妃每说一句,永庆帝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臣妾原本还在纳闷,二哥为何会救她,看到谢容桑的肚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谢容桑从小在谢家长大,和二哥青梅竹马,生出些情愫来也无可厚非。”

    “谢家老二既然对桑儿有那份意思,为何当初还让她嫁人?”永庆帝的声音格外低沉。

    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谢容桑是嫁过人的,不是清清白白的女子,但是并不代表永庆帝可以接受还有他不知道的男人得到过谢容桑。更何况听着谢淑妃这意思,谢容桑和谢二爷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永庆帝这话里酸意浓浓,但是他自己却浑然无知。

    谢淑妃轻蔑地说道:“在谢家所有人中,最忠厚的人就是二哥了,是谢容桑自己愿意嫁给前朝太子的,二哥根本无力阻拦,只是在背后默默照拂她,哪怕是她是前朝女眷,流放边关,二哥也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将她救下。至于后来谢容桑怎么会怀上谢卿,这就更顺理成章了……”

    “一个女子被流放边关,眼看着命都快没了,这个时候有个男人出现,救了她,她深受感动,做出以身相许的事情,这本就是寻常事。”谢淑妃唇角轻轻勾起,嘴边的笑容掩都掩不住。

    眼看着永庆帝的脸色越来越暗沉,谢淑妃心里得意不已,只要永庆帝信了,那一切就都会照着她越想的结果发展,谢卿必死。

    ……

    房间中,谢卿醒来的时候,正对上云锦的双眸,眼眸中写满了宠溺和温柔。

    “我睡了多长时间了?”谢卿朝窗外看去,只见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云锦淡笑着说道:“不久,你还可以再睡一会儿。”

    不久,谢卿了然,看来这一觉她睡了很长时间了。她摇了摇头,“不睡了,不然就是贪眠了。”

    “正直春日,犯困贪眠也很正常。”云锦笑着说道。

    谢卿轻轻推了推他,嘴唇微嘟,“不要,还有事情没处理完呢,不贪眠。也不知道谢淑妃和陛下说了什么,可别此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过去了。”

    若是别人,谢卿未必有这样的担心,弑君的大罪,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轻易揭过的,但是这个人是谢淑妃啊。谢淑妃既然主动要求,与陛下单独说几句话,那必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云锦眉头微皱:“卿卿,你放心,谢淑妃是必死无疑的人,即便是她一时能保住命,那也只会是一时的,过不了多久,陛下依然会赐死她。”

    说时,云锦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心中思量着,或许他该出手了,谢淑妃想让卿卿死,那他就先要了谢淑妃的命。

    谢卿神色微变:“那这么说,谢淑妃真的没事了?”

    云锦唇角微抿,道:“陛下下令将谢淑妃打入天牢,任何人不准探视,并没有赐死她。”

    “陛下是否是以弑君的名义,将她打入天牢的?”谢卿问道。

    云锦摇了摇头,“什么名义也没有,只是将她打入天牢。”

    谢卿脸色一冷,“弑君这样的罪名,陛下都能忍下?看来谢淑妃的本事可真不小呢。”

    “她不会活着离开常定山的。”云锦淡淡地说道。

    他不会让她活着的……

    “世子,祁王来了,他要见您。”门外传来灵芝的声音。

    云锦眉头轻皱:“祁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他和谢卿都甚是疲惫,这是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的,他们需要休息,祁王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的啊?

    万一来了,他还没醒,那岂不是会打扰他休息。祁王应该不是这样无礼之人才对啊。

    谢卿微笑着说道:“许是祁王有什么急事,云锦,你快去吧,别让祁王久等。”

    祁王这个时候过来,多半是有急事,云锦点了点头,“我过去看看一会儿回来。”

    说完,利落地穿好衣服,出门见祁王。

    这一次,来的人只有祁王,孟飞燕并没有跟来,云锦眸色微深,朝祁王失礼,“祁王殿下。”

    赵天祁转过身来,回了一礼:“本王知道世子疲累,本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但是眼下有一件事情必须要让世子知道。”

    赵天祁的神色很严肃,看来事情不小。

    “出了什么事?”云锦淡淡地说道。

    赵天祁看着云锦,正色说道:“陛下对淑妃的处置,世子可知晓?”

    云锦点了点头,“略有耳闻,但不知其缘由。”

    “事情就出在这缘由上。”赵天祁眸色微凝,道,“谢淑妃告诉陛下,世子妃谢卿是谢家二爷和谢容桑的女儿,而那个谢容桑……”

    “谢容桑是前朝女眷,更是陛下心口的朱砂痣,爱了一辈子的女人。”云锦接过话去,目光里满满都是冰冷。

    赵天祁眼眸一动,“看来世子对谢容桑这个人很熟悉……那这么说,世子妃真的是谢容桑的女儿了?”

    云锦冷冷一笑,道:“她不是。卿卿骨子里和谢容桑一点关系都没有。”骨子里住着的是李云卿,而不是谢卿。

    “世子不是在维护世子妃?”赵天祁目光微凝。

    云锦有多爱谢卿,他自然看在眼中。因为是云锦爱的人,所以他会袒护她,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祁王是觉得本世子在袒护卿卿?”云锦脸色一变,一道寒光直直地射向赵天祁。

    赵天祁心下一跳,连忙解释道,“本王并非是说世子妃的不是,一个人的出生是没有办法自己选择的,本王只想知道真相。”

    云锦直直地看向祁王,沉默不语。

    “世子,本王的确没有半分怀疑谁的意思,还请世子相信本王,你和世子妃为本王做的事情,本王一直铭记于心,本王只是不希望我们之间有隔阂。”赵天祁再一次解释道。

    “呵呵……”云锦淡淡一笑,道,“谢淑妃单独与陛下密谈,但是祁王却能轻松的得知他们说了什么,本世子终于明白这其中的深意了。”

    瞬间,赵天祁脸色突变,瞳孔骤缩,“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让本王知道的?”

    既然是密谈,那消息就必定是最严密的,祁王要想知道,并非易事,但是却能在短时间里,轻松的得到消息,只有一种情况,有人故意为之,目的就是让祁王知道。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离间你我?”赵天祁本事通透之人,瞬间就明白了某些东西。

    云锦淡淡的说道:“谢淑妃恨卿卿入骨,如果没猜错,这个消息是谢淑妃故意让你知道的。你是赵天祁,先帝的儿子,皇室之子,你必然容不下前朝之人。”

    顿时,赵天祁羞愧难当,“惭愧,本王居然中计了。但是,世子,还请你相信,即便是方才,本王也绝对没有要对世子妃下手的意思。岂不是世子妃是世子心爱之人,单就世子妃舍命帮本王,这份恩情,本王就绝对不会对世子妃下手。”

    “祁王殿下不是傻子,若是你对卿卿下手,会有什么后果,你心里自然清楚。”云锦语气里夹杂着一丝冷意,“若是谢淑妃再聪明一点,她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你,也并非是要你对卿卿下手,就是想在你心里留下一根刺,等到日后,但凡殿下有一点不悦,那么这根刺就是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