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04章 母女嘛,能不像吗

时间:2018-03-26作者:流光之莹

    ,!

    谢淑妃晃眼看过去,唇角咬得紧紧的,她该说认识吗?赵天毅说过,他派人下崖去寻永庆帝的尸体,然后被陈渊缠上,所有的死士都死了。但是云锦恐怕早有安排,留了活口,这个人大概就是死士之一吧?

    但是若这只是云锦的计谋呢?云锦只是为了诈她的呢?

    可是若这个人真的招供了,那赵天毅就完了,若是她此刻不将罪名认下来,赵天毅就会背上弑君的罪名,到时候不管她用什么办法,都保不住赵天毅。

    广绣下,谢淑妃的手指捏的紧紧的,她该不该承认呢?

    “陈渊,你是怎么审问的,满脸都是血,淑妃娘娘怎么认得清啊。”云锦淡淡地说道。

    “属下知错,这就将血擦干。”陈渊抬起袖子,利落地将那人脸上的血迹擦去,只见那人嘴巴微张,似乎想说什么。

    不行!不能让他说出毅王来!

    谢淑妃银牙一咬,“本宫认得他,是本宫派他去寻找陛下的。陛下坠崖,本宫心中实在担心,所以就命人下崖去寻找陛下。”

    云锦唇角微微扬起,“淑妃娘娘,您说这个人是您派出去的?可是这个人是刺杀陛下的杀手啊……”

    “陛下、祁王、祁王妃,还有卿卿都看到了这个人是怎么朝陛下挥剑的,淑妃娘娘,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弑君!”

    谢淑妃只觉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她还是中计了,抬眸看向永庆帝,只见他神色冰冷,狠狠地瞪着她。终于,心里最后一丝希冀也没有了,永庆帝已经知道了,她在劫难逃。

    谢淑妃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等到睁开双眼时,眼底已经恢复了平静,不见一丝一毫的慌乱。

    “陛下,臣妾请求单独和陛下说几句话。”

    永庆帝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瞥而过,那意思很明显,他应下了。

    赵天祁率先起身,朝永庆帝拱手行了一礼:“皇叔,天祁告退。”

    云锦和谢卿也跟着起身告退,不过临走时,谢卿淡淡地瞥了谢淑妃一眼。

    众人都走了,永庆帝的目光落在跪在地上的谢淑妃身上,“想说什么就说吧,这是朕给你的最后一点恩赐。”

    谢淑妃咬了咬牙,“臣妾伺候陛下多年,陛下待臣妾难道一点情分都没有吗?”

    最后一点恩赐居然只是容她多说两句话而已。即便是做了多年宫妃,深知第五干无情,但是她到底是一个女人,难免心寒。

    “你派人刺杀朕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我之间的情分?”永庆帝沉声说道,“淑妃,朕待你不薄,你平日里做的那些事情,朕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朕万万想不到你居然会弑君!”

    永庆帝越说越气,“毅儿即便是要上位,那也是朕百年之后的事情,朕还没死呢,你们就坐不住了!”

    谢淑妃心道不好,不能再让永庆帝说下去了,只会越说越气愤的,到时候勾起永庆帝的恨意,那么就前功尽弃了。

    “陛下,是臣妾一时蒙了心,但是陛下,臣妾并非是要陛下的性命,臣妾只想趁机将祁王拖下水,还请陛下明鉴。”说时,谢淑妃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

    永庆帝眉梢微挑:“你把朕当傻子?倘若你并非是想要朕的性命,如何又派人下崖去刺杀朕?你别辩解说那些人是来救朕的,不是来杀朕的!”

    “陛下,您坠崖了,臣妾也后悔不已,但是又怕您被祁王的人找到,所以才派人下崖去找。”

    谢淑妃含泪说道:“陛下,臣妾一时糊涂,犯些大错,臣妾不敢求陛下宽恕,只是臣妾还请陛下小心祁王。”

    她心里很清楚,不管她如何巧舌如簧,铁证如山,她都摆脱不了困局,为今之计,只有祸水东引。

    “还有镇南王府,云世子夫妇和祁王更是走得近,陛下都要小心他们。”谢淑妃又添了一句话。

    她不会让谢卿好过的,即便是死,也要拉着谢卿一块儿死。

    永庆帝脸色微变,迅速地拿起手边的茶杯就往下砸。谢淑妃眼睛一缩,下意识地避开,“陛下……”

    “谢氏,想利用朕?你是把朕当傻子了吗?”

    永庆帝的语气瞬间突变,谢淑妃脸色一僵,怎么会这样?哪里出问题了?

    “陛下……”谢淑妃小心翼翼地观察永庆帝的神情,“臣妾不敢。”

    永庆帝眼睛微眯:“朕看你没什么不敢的,连刺杀朕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你故意引谢卿进狩猎场,而那些刺客唯独刺杀我与她,你敢说这不是你的目的?谢氏,朕还没老呢!”

    谢淑妃眼睛一缩,嘴里喃喃说道:“谢卿……”

    “来人,将谢淑妃拖出去,打入天牢!”上头永庆帝沉声说道。

    “陛下你果然看出来了?”谢淑妃忽然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来,“谢卿长的很像她对不对?”

    方才她故意将永庆帝的注意力往祁王身上引,可是当她提到镇南王府,提到谢卿,永庆帝就立刻变了脸色。谢淑妃明白了,永庆帝对谢卿生出了别的心思。

    “陛下果然是个长情的人,这么多年,心心念念都是谢容桑。”谢淑妃冷冷一笑,“谢卿倒是和她又几分相似,尤其是侧颜,简直就是和谢容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永庆帝脸色微变:“你想说什么?”

    谢淑妃摇了摇头,轻轻一笑,道:“陛下,您何必与臣妾绕弯子呢,柳妃容貌上与谢容桑没有半分相似,可是就是这言行举止和她一般无二,就能轻松得到陛下的宠爱,一跃成为后宫第一宠妃……”

    “够了!”永庆帝厉声斥道,“谢氏,这些年你在后宫前朝搅弄风云的事情,朕不是不知道,但是朕一直顾念着你和桑儿的姐妹名分,对你多有宽容,但是并不代表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居然敢刺杀朕,即便是你和桑儿同是谢氏女,朕也绝不会姑息!”

    谢淑妃脸色瞬间僵硬的厉害,咬牙切齿地说道:“陛下对臣妾宽容?看在谢容桑的面子上?陛下,你好狠的心啊!”

    “本宫能得宠,还是因为她谢容桑的缘故?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是本宫此生最恶心的事情,没有之一!”

    谢淑妃嘴唇都咬出了血,但是她自己却浑然不知,“她谢容桑是个什么玩意儿,谢家的养女罢了,她配做本宫的姐妹?笑话!谢家能给她一碗饭吃,她就该感恩戴德了!”

    一个从前被她踩在脚底的人,如今却被永庆帝说成是她的保命符,简直就是令人恶心。

    永庆帝脸色阴沉:“你住嘴!不准你侮辱桑儿!谢梓倩,你听清楚,桑儿她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你给桑儿提鞋都不配!”

    谢淑妃瞬间脸色苍白,嘴唇上的血迹越发的明显。

    你给桑儿提鞋都不配……

    字字句句都在戳谢淑妃的心窝,心如刀割,刀刀见血。

    “谢梓倩,你一向自视甚高,谢家是百年大族,你是嫡系的嫡出女子,你以为你就高高在上了?桑儿即便是养女又如何,在朕的心里,她比任何人都要高贵。”

    永庆帝的语气很是急促,他不允许谢淑妃如此贬低谢容桑,他是皇帝,皇帝心里最高贵的女人必然就是天下最高贵的女人。

    噗!

    谢淑妃再也忍不住,一口血喷出来,撒了一地。

    看着殷红的血迹,谢淑妃只是苦笑一声,“谢容桑,谢容桑……陛下心里就只有一个谢容桑,你怎么就看不透她的真面目,她根本就不是你心中的仙女……”

    “住口,朕不许你胡说!”永庆帝大怒。

    谢淑妃抬眸看向永庆帝,一字一句地说道:“陛下以为她是真的爱您吗?”

    不等永庆帝说话,谢淑妃就给出了答案,“她不爱您,她一点都不爱您,不然她怎么会背着您生下她和别人的孩子呢。”

    “你胡说什么!”永庆帝脸色大变,“什么孩子?你胡说什么!”

    谢淑妃勾唇一笑,“本宫可没有胡说,陛下您看看谢卿,长的多像谢容桑啊。母女嘛,能不像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