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401章 卿卿,我想杀了所有人(二更)

时间:2018-03-26作者:流光之莹

    ,!

    “你也觉得朕该留下她?”永庆帝是在避开这个问题,谢卿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

    谢卿摇了摇头,道:“当时的情况必然比陛下所说的要复杂,陛下即便当时不是帝王,也是一国王爷,所受束缚太多,不能轻而言之。”

    先帝不许,所有人都不许,这其中必然有原因的。而且如果她猜得没错,永庆帝口中的所有人应该还包括她的父亲李穆,还有云锦的父亲镇南王云卓。

    当年先帝起义,推翻前朝,李穆、云卓,还有永庆帝,四人是好友。他们所有人都反对,那情况肯定不止是儿女情长这么简单。谢卿相信李穆、先帝,甚至是云卓都不是肤浅古板的人。

    更何况,谢容桑这个女人,接触不过几次,谢卿就觉得这个人很不正常,堪称是个疯女人。先帝不许一个疯女人留在永庆帝身边,这也是正常事。

    “放肆!”永庆帝厉声斥道,“她是你姑姑,你居然不肯站在她这边。”

    若是此刻他的腿没受伤的话,谢卿想他肯定会冲上来,扇她一巴掌的。

    “谢卿,你还真是薄情寡义呢,你都不肯为你的姑姑说句公道话。”永庆帝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谢卿嘴角一抽,她忽然发现永庆帝和谢淑妃倒是挺像的,谢淑妃是我是你亲姑姑啊,永庆帝则是她是你姑姑啊。他们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人与人之间的不仅看血脉,还要看情分的吗?

    “臣妇只知谨言慎行,不知道事情的完整经过,就不要妄下论断。”谢卿淡淡地说道。

    薄情寡义,随他怎么说吧。

    永庆帝板着脸说道:“你对云锦怎么就是无比信任呢!”

    谢卿只觉好笑,“那陛下就只当臣妇只对云锦一人不薄情寡义吧。”就只当在她心中,只有爱情才是最重要的吧。

    一时间,永庆帝也没话说了。他也自诩将谢容桑看得极重,爱情至上,在这一点上,他似乎没有立场指责谢卿。

    “你就云锦当真是情真意切?”永庆帝眉梢微挑,“若是当初朕不同意你们成亲呢?你又当如何?”

    他得不到的东西,谢卿和云锦却能得到,此刻永庆帝无比的嫉妒。

    谢卿唇角微微扬起,丹唇轻启,“此生此世,矢志不渝,即便是天不从人愿,但是却不能影响我与他之间的感情。”

    “爱一个人,但是却不能与他长相厮守,的确是痛苦事,但是最起码得到了人世间最真挚的感情,也不枉此生了。”

    这是谢卿的真心话,她从前遇人不淑,从此对感情失去了兴致,她甚至以为此生都不会再穿上嫁衣,但是云锦来到她的生命中,这是她的幸事。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贪心的人,能遇见云锦,与他倾心相爱,总好过擦肩而过,从未相识。

    永庆帝嘴巴微张,“朕和桑儿倾心相爱,但是却因种种原因没能在一起,而后更是天人永隔。果然如你所说,至少爱过,所以不枉此生么?”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将自己自动代入谢卿的话中。

    “朕曾经无数次埋怨过,朕是皇帝,是大越之主,为什么连自己的喜欢的女人都得不到,朕这个皇帝是做的多憋屈啊。如今照你这么说,朕其实没有遗憾,至少朕得到了感情?”

    谢卿垂眸不语,陛下啊陛下,你还不知道谢容桑还活着,她假死离开宫中,看来她并不想和你在一起,你以为的真情,只怕也未必是真的。

    当然,这话也就只能在心里说说,她眼下摸不清谢容桑的路数,她自然不会将谢容桑还活着的消息告诉永庆帝。

    “卿卿……”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谢卿猛地一回头,天色微微亮,四周都还不看清楚,但是谢卿的眼里却清晰地倒映着他白色的身影。

    “云锦……”谢卿连忙快步迎上去。

    “卿卿,是我。”云锦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只有将她抱在怀中,他才觉得安心。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谢卿唇角满满都是笑容,但是眼角却泛起了水花。

    云锦紧紧地锢着她的纤腰,好似生怕她消失一般,“我来了,卿卿,对不起,我来迟了。”

    谢卿笑着说道:“你没来迟,不要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让你担心了。”

    其实在掉落山崖的那一刻,她是后悔的,她坠崖,必然会让云锦担心,云锦也必然会亲自下崖来找她。

    “咳咳。”永庆帝轻咳两声,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云锦的眼里只有谢卿,两个人抱在一起,完全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他么。

    谢卿这才想起来,连忙轻轻推开云锦,云锦放开了她的纤腰,却顺势握紧了她的柔荑。

    反正不是抱着,就是要拉着,总之不能离开就对了。

    永庆帝将云锦的小动作看在眼里,顿时心头五味杂陈,怎么看怎么嫉妒。

    云锦拉着谢卿,走上前去,轻声问道:“陛下可安好?”

    永庆帝黑了脸,没看着他连站都站不起来嘛,腿上还帮着树枝呢,很明显他不好,他受伤了。

    “陛下还活着,这就是好事。”云锦淡淡地说道。没死就好,死了祁王还有的麻烦呢,至于摔断了腿么,他害卿卿坠崖了,这就当做是一报还一报吧。

    永庆帝脸色一黑,“朕受伤不轻。”

    “陛下摔断了腿,我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但是最好是立刻回去,让太医来诊治。”谢卿在一旁解释道。

    云锦点了点头,朝陈渊吩咐道:“陈渊,将陛下抬上去。”

    侍卫利落地就地取材做了架子,将永庆帝扶到架子上。

    “陈渊。”云锦忽然淡淡地出声唤道。

    呛!

    陈渊迅速地抽出手中的剑,同时小心翼翼地环视四周。

    永庆帝眼眸微沉:“出了什么事?”

    云锦嗤笑一声:“陛下放心,无事。”又朝陈渊吩咐道,“留活口,陛下还用得着。”

    “是,世子。”陈渊点头应下,示意几个侍卫留下来,而其他人则是随着云锦离开。

    ……

    永庆帝终于平安归来,对赵天祁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太好了,陛下和世子妃都平安回来了。”赵天祁笑着说道。

    孟飞燕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点头笑道:“总算是有惊无险。祁哥哥,我们快过去看看。”

    等赵天祁夫妇赶过去的时候,永庆帝刚被扶到软塌上。

    “天祁叩见皇叔。”赵天祁朝永庆帝行跪礼,一旁的孟飞燕也跟着行礼。

    “天祁未曾保护好皇叔,还请皇叔恕罪。”

    永庆帝摆了摆手,道:“都起来吧,这也怪不得你。”

    赵天祁谢了恩,站起身来,走到永庆帝身边,目光落在他的腿上,眉间微蹙:“皇叔伤了腿?可严重?”

    “不是大事,你的伤怎么样了?”永庆帝问道。

    云锦听着这对叔侄你来我往,觉得甚是无趣,淡声说道:“陛下,微臣还要带卿卿去治伤,微臣告退。”

    说时,就拉着谢卿走了出去,态度算不上恭谨,只是象征性的全了礼数。

    永庆帝脸色一黑,这一路上,他在后面,看着云锦拉着谢卿嘘寒问暖,嫉妒在心里疯狂的滋生。

    赵天祁在一旁连忙解释道:“世子的身体也不好,原本就禁不起折腾,眼下且容他先下去休息吧。”

    不止是谢卿,云锦的情况才是最糟的,端看他的脸色就看得出来,脸色越发的苍白,显然他的身体已经差到极致了。

    永庆帝揉了揉眉心,他还能说什么,谢卿为了救他差点丢了性命,而云锦不顾自己的身体,第一时间找到了他,这对夫妻绝对称得上是为君尽忠了。

    “朕累了,先歇着,你们也退下吧。”索性命所有人都退下得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

    云锦拉着谢卿回了房间,刚走进房间,就朝灵芝吩咐道:“本世子和世子妃都不见客,谁来都不见。”

    谢卿一愣,连忙说道:“云锦,一会儿祁王肯定会来的。”

    他这么一吩咐,存心将人挡在外面。

    “所以我才吩咐灵芝的。”云锦一本正经地说道。没错,他就是这个目的,任何人都不见,不管是祁王,还是谁。

    谢卿眨巴眨巴眼睛,“你在生气?”

    自从他们成亲后,云锦鲜少有这样强硬的时候,如果他的语气这般强硬,只能说明他生气了。

    云锦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一用力,下一刻,谢卿就倒在床上了,好在是他的手搂着她的腰,她才没有直接撞到床榻上。

    他温热的手掌紧紧的贴着她的腰际,手心的温度透过衣衫,滚烫了她的心。饶是他们已然成亲已久,可是谢卿仍然生出几分不自在来,脸颊有些发烫,轻轻推了推他,“云锦,你先放开我。”

    然而,云锦不仅没有放开她,而且还俯身一压,直接将她压在身下。

    谢卿顿时面色更红了,“云锦……”

    他应该不是想将她给就地正法了吧?这时间地点都不合适啊。

    云锦抬手把拂开她额前的碎发,直直地看着她的明眸,“卿卿,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当我听到你坠崖的消息时,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杀人,永庆帝、谢淑妃、毅王、祁王、祁王妃,我想杀了所有人。凡是害你坠崖的人,我通通都想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