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382章 苦肉计

时间:2018-03-08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小说免费!

    “姑姑,您怎么了?是不是云芷絮和您说了什么?”叶蓁蓁眉头皱得紧紧的。

    云芷絮到底和叶德妃说了什么,为什么叶德妃会是这副模样。

    “姑姑,您不要相信她的,她惯会骗人,表哥就是被她骗了,她当着表哥的面是一个样儿,背着表哥又是一个样儿。”

    叶蓁蓁一时之间摸不清云芷絮到底和叶德妃说了什么,但是她竭力告诉叶德妃,云芷絮根本就是个表里不一的贱人。至于云芷絮说的什么帮助赵天麟的法子,叶蓁蓁从一开始就是不信的,她若是不同意,恐怕云芷絮不会让她进宫。

    “姑姑,您知道吗?云芷絮她怂恿表哥,将我禁足,没有她的同意,我根本出不了院子,姑姑,蓁蓁好苦啊,呜呜呜……”叶蓁蓁直接呜呜哭起来。

    叶蓁蓁这么一说,叶德妃变了脸色,惊呼:“蓁蓁,你说什么?她将你禁足?还不让你进宫?”

    “是啊,姑姑,现在在赵王府,云芷絮几乎是只手遮天。”叶蓁蓁一面拭泪,一面哭哭啼啼地告状,“她仗着表哥宠着她,在王府中胡作非为,姑姑,您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叶德妃眼眸一冷,“蓁蓁,你去将云芷絮叫来,本宫有办法。”

    叶蓁蓁面色一喜,她就知道,只要见到了姑姑,云芷絮就等着倒霉吧。

    云芷絮没有想到的是,她是给叶德妃出了主意,但同时也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不行!”云芷絮双眼睁的老大,德妃娘娘居然要她留在宫中,目光落在叶蓁蓁得意的神情上,她若是留在宫中,还不是便宜了叶蓁蓁。

    “放肆!本宫不是在和你商量,这是本宫的命令!”叶德妃猛地一拍桌子,怒道。云芷絮居然敢顶嘴,这样的人留在赵天麟身边,必然是个祸害。

    叶蓁蓁似笑非笑地说道:“云芷絮,你还当是在赵王府呢。”

    云芷絮牙关紧咬,一定是叶蓁蓁在叶德妃面前告状了,看着叶蓁蓁得意洋洋的样子,她恨不得撕烂她的嘴。可是她不能,因为面前的人是叶德妃。

    深呼吸一口气,云芷絮耐着性子说道:“娘娘,天麟哥哥若是看不到我,会来找我的。”

    啪!

    叶蓁蓁扬手就是一巴掌过去,“拿表哥来筏子,你是存心挑拨姑姑和表哥是关系是不是!”

    这一巴掌,叶蓁蓁早就想打下去了,今日正好得了这个机会,力道可不会小,云芷絮的左脸顿时高高肿起。

    “你……”云芷絮捂着脸,狠狠地瞪着叶蓁蓁。

    叶蓁蓁反手又是一巴掌过去,“你瞪什么瞪,你还以为这里是赵王府呢!”

    这里是长乐宫,是叶德妃做主的地方,可没有云芷絮说话的份儿。

    云芷絮的目光悄悄落在叶德妃身上,只见她根本就没有半分要阻拦的意思,她顿时明白了,即便是她给叶德妃出了主意,但是叶德妃依然不会念着她的好,叶蓁蓁掌锢她,她只能受着。

    “好,絮儿答应,为了天麟哥哥,絮儿可以留在宫中,帮娘娘度过难过。”

    反正赵天麟一定会来找她的,叶德妃总不能一直扣着她不让她走吧。

    “麟儿问起来,你知道该怎么说了?”叶德妃扬唇说道。

    云芷絮咬了咬牙,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还是只能说:“是絮儿决定要留在宫中帮助娘娘的。”

    老妖婆,你以为给叶蓁蓁争取时间,她就能得到天麟哥哥的宠爱吗?休想!

    云芷絮有自信,她已经将赵天麟吃的死死的,赵天麟的心里只有她,即便是叶蓁蓁爬上了赵天麟的床,她依然什么也得不到。

    ……

    永庆帝正在御书房处理朝政,长乐宫的宫人来报叶德妃病重求见陛下。叶德妃这个时候来求见他的目的,永庆帝一清二楚,直接就拒绝了,然而宫人呈上一物时,永庆帝沉默片刻,最终还是改了主意,摆驾长乐宫。

    长乐宫中,云芷絮早早的在门口张望,一看着陛下的步撵,就立刻快步走回房间,“娘娘,陛下果然来了,您该躺下了。”

    说时,迅速地服侍叶德妃躺下,然后随侍在旁。

    不多时,就听得脚步声传来,然后便是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臣妾参见陛下。”叶德妃连忙欲起身,只见着永庆帝快步走上前来,按住她,“既然病着,就不用行礼了。”

    叶德妃点头应下:“多谢陛下。”

    永庆帝在旁边的锦凳上坐下,一面漫不经心地说道:“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叶德妃双眼一红,泪珠儿在眼眶中打滚儿,“臣妾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陛下了。”

    永庆帝的眼皮儿微抬,但是神色依然淡淡的,“德妃想方设法让朕来,就是给朕说这个?如果是这样,德妃你就好好养病吧,朕会来看你的。”

    语罢,永庆帝就起身欲走。

    “陛下,别走。”叶德妃连忙抓住永庆帝的衣角,可怜巴巴地看着永庆帝,“臣妾知道陛下现在的心思都在柳妃那里,臣妾已经失宠,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了,臣妾只求陛下能和臣妾说说话,可好?”

    叶德妃放低了姿态,泪眼朦胧的样子让永庆帝的心思软了几分,又再次坐下。

    “陛下,您……是不是讨厌臣妾了?”叶德妃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永庆帝淡淡地说道:“你不要多想,朕不过是宠幸了柳妃几日,与你无关。”

    叶德妃摇了摇头,含泪说道:“陛下念及旧情,没有将臣妾打入冷宫,臣妾感激陛下,可是臣妾其实心里明白,陛下宠爱臣妾,不过是看在姐姐的份上。”

    永庆帝瞬间变了脸色,他一向不喜欢有人提到旧人旧事。叶德妃将永庆帝的神色看在眼中,可是如今她已无计可施,除了这个,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

    “人人都说臣妾得宠,其实只有臣妾自己知道,陛下宠爱臣妾,都是因为臣妾和桑姐姐交好,桑姐姐临终前嘱咐陛下照拂臣妾,所以臣妾才能在后宫站的一席之地。这么多年来,臣妾一直庆幸,能遇到桑姐姐,若是没有桑姐姐,也就没有臣妾。”

    永庆帝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帝王模样,淡淡地说道:“德妃,你今日先是拿着容桑的簪子求朕来见你,然后又反复提及容桑,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叶德妃心头一骇,永庆帝神色严肃正经,已经看破了她的意图,难道说容桑已经对他没用了?

    “臣妾……”叶德妃欲言又止,如果提及容桑已经起不了作用了,那她还要继续说下去吗?要是说了,陛下没有心软,公事公办怎么办?

    叶德妃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永庆帝越来越不耐烦了,“朕还有公务要处理,你有话快说。”

    云芷絮在一旁急的不行,叶德妃胆怯了。

    “娘娘,您该喝药了。”云芷絮低声提醒道,顺便给叶德妃使眼色,若是叶德妃不说,最后连带着赵天麟也会跟着倒霉。

    叶德妃打了一个激灵,罢了,为了赵天麟,她拼了。直接掀开被子,噗通一声往地上一跪:“臣妾有罪,请陛下责罚。”

    叶德妃突然这么一跪,饶是永庆帝也没有料到,面上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但是他却没有说话,房间中忽然变得异常安静,叶德妃的心肝儿直颤。

    不止是叶德妃,云芷絮也跟在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其实终归还是冒险的,尤其是永庆帝的态度,根本猜不透他的心思。

    叶德妃狠心一咬牙,硬着头皮说道:“柳妃流产,是臣妾做的,但是这事儿和麟儿无关,是臣妾嫉妒柳妃,她比臣妾年轻,而且这后宫中已经多年没有嫔妃怀孕了,都说父亲疼爱幼子,臣妾担心陛下宠爱柳妃的孩子多于臣妾的孩子,所以臣妾一时糊涂,做错了事情。”

    “后来这事儿很快被臣妾的侄子叶成轩知道了,他是个顶聪明的人,所以他暗中替臣妾将尾巴清理干净了,而且更是说服了护国公,平息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麟儿都毫不知情,还请陛下明鉴。”

    永庆帝的眼眸微冷:“那朕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承认,反而现在查到护国公头上了,你就迫不及待地承认了?”

    他对叶德妃的话表示怀疑,赵天麟没有勾结护国公,这事儿全是叶成轩做的?未必如此。

    叶德妃哭着说道:“臣妾害怕啊,臣妾不敢说,陛下对臣妾已经日渐疏远,柳妃又很是受宠,臣妾不敢说啊。”

    “陛下,臣妾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但是麟儿他是无辜的,他一向听话,从来不敢违抗陛下您的意思,他不可能会背着您和护国公交往过密啊。”

    永庆帝瞥了一眼叶德妃:“德妃,你要朕拿什么相信你?”

    陛下不相信……

    叶德妃脸色唰的一白,“陛下,臣妾真的知道错了,求陛下明鉴。”

    一咬牙,“倘若陛下不相信,臣妾愿以死明志。”

    说时,一把抽出发髻间的簪子就朝心口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