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373章 美梦碎了

时间:2018-03-06作者:流光之莹

    ,!

    “陛下息怒。”高公公连忙躬身朝永庆帝行礼说道。

    赵天麟不明所以,他的心慌的厉害,可是表面上却要强装镇定,朝永庆帝行礼,“父皇,您请息怒。”

    永庆帝的目光落在赵天麟身上,赵天麟只觉心头发毛,永庆帝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他,他的眼神好像要将他看穿一般。

    “父皇,气大伤身,龙体为重啊。”赵天麟硬着头皮说道,心中暗暗祈祷,希望永庆帝的怒火和他无关。

    永庆帝阴沉着脸,目光从赵天麟脸上一瞥而过,朝高公公问道:“可确认过了?”

    “人都已经招供了,这是供词,陛下请过目。”高公公连忙将供词呈上来。

    永庆帝接过,赵天麟状若无意地从供词上撇过,只见着白纸黑字,墨迹亮的发光,至于写的是什么,却没有看清。

    赵天麟没敢伸着脖子看,心中只得暗暗祈祷,这份供词千万不要和他有关系。自从靖州之事后,赵天麟清楚地感觉到永庆帝对他的不满。眼下他已经再也禁不起折腾了。朝中大臣原本支持他的,眼下已经纷纷倒向毅王,他唯一的优势就只有永庆帝的宠爱,若是连这个也失去了,那他还拿什么和毅王争。

    永庆帝的脸色越来越差,赵天麟只觉浑身汗毛竖起,心头凉的不行,他努力地控制自己的嘴唇不抖,心里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要害怕。

    “呵……”永庆帝一声冷呵,然后抬起头来,目光落在赵天麟脸上。

    “父皇……”赵天麟躬身立在下方,只觉浑身不自在,永庆帝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目光看他。

    “麟儿,你和护国公可熟悉?”明明是问句,但是永庆帝的语气却没有半点起伏,语气淡淡的。

    赵天麟垂眸答道:“儿臣和护国公并不熟悉,只是平日里见着了,要打个招呼而已。”

    永庆帝眼睛微眯:“只是这样?”

    赵天麟从永庆帝的目光中看到了审视,还有些许压迫感,不由得心下一慌,难道……

    心里是纠结的,嘴上的反应极快:“只是这样。”

    话一出口,他又后悔了,若是永庆帝知道了什么,那他可就是欺君啊。

    永庆帝是大越天子,一切事情要瞒过他的眼睛,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这份证词上面到底写了什么,他目前还不清楚。

    心跳加速,心慌了乱了……

    这一刻,赵天麟甚至产生了想要逃离的念头,但是念头只是念头,想想罢了,他现在也走不了。

    “你和护国公不熟,那这个东西你又如何解释!”永庆帝语气陡然拔高,直接将供词重重地扔到赵天麟脸上。

    证词是写在纸上的,打在赵天麟的脸上并不疼,但是赵天麟的心跳却越发的快了。

    一目十行,赵天麟迅速地将供词看了一遍,顿时嘴巴微张,“这……这不会真的……”

    赵天麟擦了擦眼睛,又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一遍,然而事实证明,不是他眼花,上面就是这样写的。

    “父皇,儿臣……”赵天麟刚想解释,忽然听得女子的哭泣声传来。

    柳妃由宫人扶着,快步走了进来,噗通一声朝永庆帝跪下,哭着说道:“陛下,臣妾的命好苦啊……”

    “父亲,父亲他怎么能这么对臣妾呢?他居然为了讨好德妃,害了臣妾的孩子,臣妾即便是庶女,那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啊。”柳妃眼泪哗哗,“陛下,臣妾的心好痛啊……”

    柳妃的哭泣不似那梨花带雨,眼泪如决堤的河水,伏地痛哭,似乎是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宫妃形象。

    那份供词是柳妃身边的宫女紫吟的,紫吟供出柳妃小产的确是叶德妃做的,但是凶手却不止是叶德妃一人,还有护国公,叶德妃将在麝香里泡过的花瓶送到柳妃房中,而护国公则是在柳妃小产后,悄悄命紫吟将花瓶藏起来了,这样就没有人发现柳妃小产其实是叶德妃的手笔。

    “德妃娘娘记恨臣妾,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臣妾的父亲也要这样对臣妾,臣妾的孩子可是他亲外孙啊。”柳妃哭着说道。

    赵天麟咬牙说道:“柳妃娘娘,仅凭区区一个宫女的话就断定此事是……这未免有些太过草率了。”

    柳妃小产的事情现在将叶德妃和护国公都牵扯进去了,简直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不仅叶德妃会背上谋害皇嗣的罪名,更重要的是永庆帝知道了护国公已经投靠了赵天麟。护国公明明应该是纯臣啊,只效忠永庆帝,不结党营私,本以为忠心的臣子背地里却投靠了皇子,永庆帝不动怒才怪呢。

    从方才永庆帝的反应来看,赵天麟知道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坏事,甚至比叶德妃害柳妃小产还要糟糕。

    柳妃冷哼道:“赵王殿下是没有理由也要扯出一个理由来吧。本宫的孩子也是陛下的龙种啊,德妃娘娘就这么容不下本宫的孩儿吗?本宫真不知道,赵王殿下是如何说服护国公的,居然要杀了他的外孙来向赵王殿下示好!”

    说时,柳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恨意,她早就知道护国公和叶德妃之间的交易,柳家投靠叶德妃,就拿她腹中孩子的命为礼物来示好,她恨叶德妃,更恨柳家。

    当初,护国公不由分说就将她送进宫中,根本就没有问过她愿不愿意,她如花一般的年纪却嫁给了一个年纪比她父亲还大的老头子,不,准确地说,这就不叫嫁,她是嫔妃,是妾室,只能叫做纳。

    后宫是女人的战场,她好不容易怀孕了,算是稍微站住了脚,可是护国公直接拿她孩子的命作为礼物送给了叶德妃,柳家根本就没有将她当人看,她只是一枚棋子。

    柳家既然不把她当人看,那她就做一条毒蛇,她要咬死护国公,咬死柳家。

    “父皇,儿臣没有,请父皇相信儿臣,儿臣真的没有。”赵天麟朝永庆帝跪下,“还请父皇明鉴,儿臣……”

    “赵王殿下果真是叶德妃的亲儿子啊,这应付的方式都是一模一样的。”柳妃冷笑道,“事实摆在眼前,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狡辩,你是当陛下眼瞎是吗?”

    柳妃的目光狠厉,狠狠地瞪着赵天麟。

    赵天麟眉头紧皱,“柳妃娘娘,请注意你的言辞。”柳妃分明是在撒泼,但是她说话又不像德妃那般表面凌厉,柳妃分明就是句句带刺,势必要将人刺的头破血流不可。

    “陛下,臣妾是个可怜人,臣妾自知身份低微,也不敢和人争什么,但是却碍了别人的眼,不如陛下赐死臣妾,让臣妾随臣妾的孩儿去了吧。”柳妃朝永庆帝哭诉道。

    女人的哭法有很多种,柳妃眼下这种正是两行清泪滑落,双眸含水,如芙蓉泣露、梨花带雨,极近女子娇弱恋爱之姿,引得永庆帝也心头一触。

    “父皇,母妃她胆子小,您是知道的,她怎么可能有这个能耐呢?还请父皇三思啊。”

    正在一旁垂泪的柳妃眼眸一冷,还以为赵天麟是个孝顺儿子呢,如今看来也不竟然。他口口声声只说叶德妃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看着是在为叶德妃说情,实则他是将自己排除在外。他依然是光风霁月的赵王殿下,至于叶德妃和护国公勾结,那是叶德妃,他这个做儿子的选择相信叶德妃这个母妃。

    “赵王殿下,你说一个宫人的话不足为信,那好啊,去查护国公府,若是一点痕迹都查不出来,那本宫只当是紫吟那个贱婢随口胡说的!”柳妃冷冷地看向赵天麟。

    “柳妃娘娘,护国公是朝中大臣,要不要查护国公,这是朝政之事,娘娘您没有立场置喙。”赵天麟正色说道。

    “呵呵,赵王殿下是心虚吧。”柳妃冷笑一声。

    “你……”

    “够了!”永庆帝厉声吼道,阻止了赵天麟的话。

    柳妃顺势朝永庆帝磕头行礼:“陛下息怒,臣妾方才气急了,才一时口不择言,还请陛下恕罪。”

    该服软的时候,柳妃的膝盖自然就弯了,只是那盈盈水眸却诉说着她的痛苦。

    柳妃是受害者,她都跪了,赵天麟也不能不跪,低头说道:“请父皇降罪,儿臣心忧母妃,失了仪态,儿臣知错。”言辞异常地恳切。

    赵天麟的举止落在柳妃眼中,那就是东施效颦,他以为他还真是光风霁月啊。啊呸,他根本就是个虚伪到极致的人!

    永庆帝朝柳妃虚扶一把,温声说道:“柳妃,这件事情朕定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你身子不好,先回宫休息去吧。”

    柳妃眼眸中闪过一丝犹豫,贝齿轻咬,显然她内心是不愿意的,但是最终她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臣妾相信陛下,臣妾告退。”

    永庆帝忽然一阵恍惚,他想起了某个女子,也如柳妃这般,明明是极度不愿意,但是仍然点头答应,她说她相信他。但是他还是辜负了她,害她抱憾终生……

    柳妃走了,而赵天麟还留在这里,头微垂着,但是时不时又悄悄用余光看永庆帝。奇怪,永庆帝好像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父皇?”赵天麟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