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352章 暗芒

时间:2018-02-23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许侧妃用不正当的手段才进了镇南王府,镇南王原本就是心不甘情不愿,能对她有好脸色就对了。

    更别提,镇南王还不知道,许侧妃还勾结外人,毒害妻儿。

    倘若镇南王知道的话,竟许侧妃碎尸万段都不奇怪。

    “我是真心对他的啊!”许侧妃哭着说道,“我对王爷一片痴情,他怎么就看不到呢,满心里都是姐姐。”

    “你说你对父王一片痴情,那你为何又会盗取兵符,你就是这么对待父王的?”谢卿冷冷地说道。

    兵符丢失,这罪名可不小,倘若当时不是先帝还在位,恐怕镇南王难逃罪责。

    “我……”当下说的许侧妃哑口无言。

    “你难道不知道丢了兵符,父王会被责罚吗?”

    许侧妃轻咬唇角,道:“我也不想的,我犹豫过,哪怕是谢容桑威胁我,我都犹豫过,可是王爷他根本就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我为他生的女儿,那既然王爷这般待我们母女,那我当然就只能下定决心,盗取兵符。”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谢容桑是前朝女眷,她告诉我说,她拿到兵符,只是想交给她的父亲,这样陛下追查兵符的时候,她父亲就可以站出来,就说兵符是他找到的,就能得到陛下的嘉奖,而谢容桑也能得了她父亲的看重。”

    谢卿无奈地抚了抚额:“侧妃娘娘,您真的以为兵符是那么容易就捡到的吗?若是谁将兵符拿出来,必然会引得陛下的怀疑,到时候不是嘉奖,而是抄家!”

    “我……我只是个后宅妇人,哪里知道这些事情。”许侧妃脸色涨得通红,“后来谁知道先帝并没有将兵符丢失的事情说出来,我还找谢容桑要回兵符的,结果谢容桑不给,说是吃进去的东西,怎么可能吐出来。”

    “兵符这么重要的东西,她既然拿到手里了,自然不会吐出来。”谢卿摇头说道,“你觉得一个前朝女眷,她要兵符做什么?”

    霎时间,许侧妃的脸色由红变得煞白。

    前朝之人,要兵符做什么,那自然是谋反了。

    而作为帮凶的许侧妃,即便不知情,那她也是罪同谋反。

    “不是,我真是不知道啊……”许侧妃哭着说道,“世子妃,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她是前朝女眷啊。”

    “世子妃,你救救我,我真的是冤枉的啊,我没有想谋反啊,我只是个女人,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啊。”

    许侧妃伏倒在地,捶胸顿足地哭着。

    “你有没有谋反不知道,但是你毒害母妃是事实,你害死母妃,又害的云锦病了这么多年,这是事实。”谢卿淡淡地说道。

    谢卿朝下人吩咐道:“来人,看好她。”

    然后方才离去。

    灵芝问道:“世子妃,您打算怎么处置她?”

    “她眼下还不能死,她虽然只是侧妃,但是她始终都是镇南王府的人,若是被陛下知道,陛下肯定会趁机对王府发作的。”谢卿正色说道。

    “那我们直接向对云芷絮那样,将她逐出王府不就行了嘛,而且世子不是说,王爷曾经留了一封休书嘛,将她逐出王府,这是名正言顺的事情。”灵芝说道。

    谢卿摇了摇头:“云芷絮害死李家满门,但是云锦曾为李家求情,所以他的立场分明,即便是日后此事被众人所知,也没有人可以问罪镇南王府,但是许侧妃做了前朝女眷的帮凶,但凡被有心人利用,镇南王府就是包庇之罪,最重要的是陛下要对王府出手。”

    从永庆帝对云锦的态度来看,他分明就是存了要对付云锦的心思了。

    “那该怎么办啊?总不能一直关着她吧?”灵芝眉头微皱。

    许侧妃是个隐患,暗处还有个谢容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蹦出来。

    “当然不会一直关着她,我自有主意,眼下还不是杀了她的时候。”谢卿淡淡地说道,“叫人看好她,不能让她逃了。”

    灵芝点头应下:“奴婢明白。”

    ……

    叶成轩闯入马车的事情不用谢卿说,云锦就已经知道了。

    “将随世子妃出去的人杖责二十。”云锦冷声吩咐道。

    叶成轩藏身在马车里,可是车夫却浑然不觉,好在是谢卿今日没有出事,但是随行的人不警惕,没能保护好主子,就是他们的过失。

    陈渊点头应下:“是,世子。”

    “叶成轩,他在找死。”云锦冷冷地说道,“刑部周尚书还没将范郎中的嘴撬开?”

    “范郎中不知为何,一张嘴要多严实有多严实,刑部的刑具通通过了一遍,他都不肯招认。”

    云锦眼眸微闪,“范郎中还有这般骨气?”

    工部范郎中就是个惯会吹嘘溜马的市侩,就这样的人,刑部的刑具都没能让他开口,这件事情怎么看怎么怪。

    陈渊若有所思地说道:“许是他的妻儿在叶成轩手里,所以他才死咬着不肯招认吧。”

    云锦沉默片刻,方才抬眸说道:“去帮周尚书一把。”

    叶成轩始终没有对谢卿死心,哪怕是谢卿已经嫁给云锦了,他还是贼心不死,那么他也该倒霉了,罢免官职,这并不够。

    翌日清晨,云锦和谢卿正在用早膳,只见陈渊急急忙忙走进来,“世子,属下有急事禀告世子。”

    “什么事?”云锦放下手中的筷子。陈渊是云锦的贴身侍卫,若无急事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云锦的。“范郎中招供了,在我们的人出手之前,他就招供了。”

    云锦的眼眸霎时一顿。

    “范郎中都供出什么了?”谢卿问道。

    范郎中必然会咬出一些人,只是他咬出的人是谁,这就很难说了。

    陈渊答道:“几个随他一同入狱的官员,还有叶成轩。”

    “就只是叶成轩?”谢卿问道,“赵天麟无事?”

    陈渊摇了摇头:“赵王没有牵扯其中。”

    “可惜了。”谢卿淡淡地说道。

    倒也不见得遗憾,赵天麟即便是没有牵扯其中,也并不代表他就没事。

    不多时,就见下人来报,陛下召世子进宫。

    云锦和谢卿对视一眼,谢卿挑眉说道:“陛下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召见你?”

    她可不认为,陛下是因为觉得冤枉了云锦,所以要云锦前去聆听真相的。

    “陛下的心思莫测,更何况还有一个不怀好意的叶成轩。”提到叶成轩时,云锦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不得不说,叶成轩对谢卿的心思,很是让云锦讨厌。

    觊觎别人的妻子,还从来不觉得羞耻,更有那若隐若现的掠夺的意味,更是让人恨不得挖了他的眼睛,剁了他的爪子。

    谢卿眉头一皱,道:“他那日潜伏在马车里,说话很是有几分决绝的意味在里面,他或许早就知道事情要败露了。”

    “说起来,他诬陷你,以此来为赵王脱身,这个局原本就不够严密,漏洞太多,但凡有点心思,就会东窗事发。”谢卿不解,“叶成轩这一次,似乎没那么聪明。”

    聪明人设局必然是一环扣一环,紧密无间隙,完美无比,叫人看不出破绽来。

    可是这一次,很明显并不高明,叶成轩的是什么脑子,谢卿是知道的,这有些不合常理。

    叶成轩到底想要做什么?

    云锦轻轻抚上她的手背,淡笑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咱们进宫就知道了。”

    “陛下只召见了你,只怕我不好入宫,上一回还是借着临安公主的名义,总不能一样的办法用两次吧。”

    临安公主聪明,能摆平一次,但是第二次就未必容易了。

    云锦轻笑道:“本世子身体不好,需要世子妃贴身照顾,本世子去哪儿,世子妃自然也要去哪儿。”

    谢卿想了想,笑道:“好,那我们一起进宫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