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330章 怂包赵王

时间:2018-02-03作者:流光之莹

    ,!

    临安公主笑嘻嘻地说道:“那当然了。”做足了天真无邪的孩子样。

    永庆帝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他一走,陈皇后长舒了一口气,道:“也亏得媛儿机警,若不然,陛下肯定会起疑心。”

    临安公主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道:“母后,不用担心,父皇不过就是来试探我们一番而已。”

    对于永庆帝的试探,临安公主自然有办法应付,只要在永庆帝心里,她是个单纯无邪的小公主,那要打消他的疑虑并不是难事。

    看着神色严肃的女儿,陈皇后不由得轻叹一声,“媛儿,委屈你了,要你一直戴着面具活着,真是苦了你了。”

    “面具已经成了儿臣的一部分了,儿臣能有面具保护自己,保护母后,又何来委屈。”临安公主淡淡一笑。

    这面具不知道戴了多少年了,好像是从很久很久之前开始的,久到她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这张面具是保护伞,能保护她和陈皇后,那就是有价值的,有价值的东西怎么会让她委屈呢?

    然而这话停在陈皇后耳中,却觉得心酸无比。

    “媛儿,今日之事着实冒险,日后还是不要这样了。”陈皇后劝道。

    做母亲的怎么会希望自己的孩子遇到危险呢。

    临安公主笑着说道:“母后,这有什么冒险的,您要相信儿臣,没事的,不过是小事一桩。”

    “哪里是小事,陛下都找上门来试探了,这还是小事?”陈皇后沉着脸说道,“媛儿,陛下对谢卿哟杀意,还有镇南王府,从今日的事情来看,陛下也是容不下的,往后,你还是少和谢卿接触吧。”

    陈皇后不放心,她虽然是后宫妇人,但是她对永庆帝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临安公主摇了摇头,道:“母后,儿臣是一定要嫁去西北的,到时候西北与京城相去甚远,有谢卿照拂您,儿臣才能放心啊。”

    “媛儿,你就这么相信谢卿?”陈皇后眉头皱得紧紧的。

    她并不觉得,谢卿有能耐照拂她。

    “本宫知道谢卿很聪明,但是这大越江山是陛下的,皇权至上,她再聪明,陛下一句话就能让她死。”

    临安公主摇头轻笑道:“父皇又不是没让她死过,结果呢,她安然无恙。”

    “那不过是巧合,是她幸运。”陈皇后并不以为然。

    临安公主摇了摇头,道:“一次是幸运,那两次三次呢?母后,您想想,父皇派去的可是皇室密探,他们是什么人,可是谢卿居然能从密探的手中活下来,仅仅只是因为幸运?”

    陈皇后沉默了。

    “母后,儿臣敢肯定,谢卿暗地里一定有势力,而且势力还不小。”临安公主正色说道,“母后,她得罪了那么多人,赵王、毅王,她都敢得罪,若是手里没东西,她敢这么做吗?”

    “她不过是个小小的女子,父亲还早亡,她哪里来的势力?”陈皇后皱着眉说道。

    临安公主轻笑道:“所以这就是人家的能耐啊。母后,您就不要胡思乱想了,更不用担心,无论发生任何事,您都是大越皇后,谁都不能动您。”

    谁都不能动陈皇后,因为临安公主不会让人动她。

    ……

    赵王府

    “表哥,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结果呢?现在云世子什么事都没有,反而是本王惹了一身腥,连父皇都恼了本王了,本王的处境越来越糟糕了!”

    赵天麟满脸怒容,这是他第一次对叶成轩发火。

    他一向是说话温和,今日却忍不住朝叶成轩发脾气。原本他就不同意这么做,眼下失败了,他当然不高兴。

    “王爷,我从来没有说过万无一失,胜败乃兵家常事。”叶成轩淡淡地说道。

    “这有不是打仗,要什么胜败!”赵天麟厉声斥道,“本王只想让自己摆脱困境,重新得父皇的恩宠,让朝臣们不再弹劾本王,可是现在呢?父皇已经闹了本王了,你没看到父皇当时脸色有多阴沉吗?”

    赵天麟很生气,对叶成轩心生怨怼,只因为这个主意是叶成轩出的。

    “王爷,谁告诉你,陛下那阴沉的脸色是因为王爷?”叶成轩冷声说道。

    “难道不是?”赵天麟的语气很是不善,“不是对本王,难道还是对别人的吗?是对简大人,还是对范郎中?还是对云世子的?”

    叶成轩重重地点头,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道:“就是对云世子的!”

    “王爷,云世子若是只为自己辩解还好,但是他偏偏要陛下重查李穆的案子,陛下心头不悦,自然是脸色阴沉。”

    赵天麟轻咬唇角:“可是父皇还是答应要重查李穆的案子了,而且云世子安然无恙,父皇还命本王亲自登门向云世子赔罪,本王的脸都丢尽了!”

    他想想就觉得脸上挂不住。

    叶成轩正色说道:“王爷,这都是一时的,陛下在无奈之下答应重查李穆的案子,这就说明他已经将云世子和李穆联系在一起了,只要我们再加一把火,陛下必然会对云世子起了杀心。”

    云锦,这一局,你也没有赢。

    叶成轩想起云锦临走时看他的那个眼神,他知道,他和云锦心里都清楚,这是他们之间的博弈。

    云锦,看似你今日全身而退,实则是后患无穷。

    陛下能下旨灭了李家满门,也能下旨砍了你的人头。

    一时的得失不算什么,谁能笑到最后才是关键。

    叶成轩的唇角轻轻勾起一抹冷笑……

    然而,赵天麟眉头微皱:“父皇对云世子起了杀心?”他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若有所思的味道。

    “不错。”叶成轩点了点头,正色说道,“陛下将此事交给大理寺卿,大理寺卿高大人是个圆滑的人,要他查李穆的案子,多半是不了了之,陛下此举分明是被云锦逼的,陛下被人逼迫,心中必然不悦,陛下不是对他起了杀心是什么。”

    “表哥,你做了这么多,你的目的就是要杀了云世子?”赵天麟审视的目光落在叶成轩身上。

    赵天麟方才反应过来,叶成轩说来说去,都是围绕着一个云锦的,当下心生疑虑,“表哥,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了解靖州之事,让本王翻身吗?”

    怎么有一种用错了重心的感觉,甚至,赵天麟怀疑,叶成轩设下这个局,其实就是为了杀掉云锦,而不是替他洗白的。

    “表哥,你弄清楚重点,眼下我们要做的是如何让本王从靖州的事情上脱身,本王怎么觉得你实在针对云世子的?”

    对上赵天麟怀疑的目光,叶成轩正色说道,“王爷,我当然是为了王爷。”

    他连忙收敛自己的情绪,解释道:“父亲收受贿赂之事,已经是定局,谁都改变不了,王爷原本就是清白的,但却因为你是叶尚书的外甥,所以难免有包庇之责,但是若是靖州之事是云世子联合简大人设计的,那王爷你就是无辜的了,试想朝中大臣又怎么会弹劾一个无辜者。”

    “可是只要证明靖州的事情是简大人做的就够了,为什么非要牵扯上云世子?”赵天麟不懂,“若是没有牵扯到云世子,父皇就不会怀疑了,他直接就会给简大人定罪,那本王也早就从靖州之事上脱身了,今日之事又怎么会失败!”

    赵天麟对云锦一直有种莫名的敬意,那个白衣胜雪的男子,智谋无双,若是他出手,自己根本敌不过。所以从一开始,赵天麟就有些抵触,后来经云芷絮劝说,所以他才同意的。

    但是现在事情失败了,赵天麟就忍不住想,若是当时没有将云世子牵扯进来,没有嫁祸于他,是不是就没有后来的事情了,他的目的也早就答到了。

    “王爷,仅凭简大人一人,根本不足以服众。”叶成轩冷声说道,“简大人不过只是工部侍郎,即便是说公款是他贪的,但是他却将所有的随行官员全部告发,为自己树这么多敌人,这不合常理。”

    “那也不一定非要将云世子牵扯进来啊!”赵天麟没好气地回道。

    柿子挑软的捏,可是世子,动不得。

    “王爷,你在怕什么?”叶成轩抬眸看向赵天麟。

    赵天麟不想和云锦对上,他在害怕。

    赵天麟眼眸微闪,深呼吸一口气,道:“表哥,云世子他体弱多病,看似风一吹就要倒了,可是实际上他智谋无双,在他面前,我们讨不了好的。”

    没错,他承认,他怕了云锦,他一向奉行的原则就是害怕的,那就避开,惹不起躲得起。

    然而他想躲,叶成轩却不会让他躲。

    “王爷,你是赵王,你既然有心要登上皇位,那么你就无需害怕任何人,云锦又如何,他将来还是要向你俯首称臣,该是他怕你才对!”

    “本王……”赵天麟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也是将来。”

    将来怕不怕他再说,反正现在是害怕的。

    叶成轩眉目一横,厉声斥道:“王爷你若是想成为九五之尊,你就必须要将你的敌人一个一个都踩下去,否则他们都是你的绊脚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