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319章 察觉(五更)

时间:2018-01-31作者:流光之莹

    云锦浅浅一笑,道:“简大人放心,这只是普通的马车,并非本世子的特定的马车,公务紧急,简大人就别推辞了。本世子正好带世子妃四处逛一逛。”

    “简大人,世子还从来没带我逛街,还请简大人成人之美。”谢卿笑道。

    其实都听的出来,这是云锦和谢卿给简大人台阶下。

    “如此,下官也就不推辞了,多谢世子、世子妃,改日下官一定登门道谢。”简大人说完才想起来镇南王府鲜少招待宾客,又加了一句,“当然如果世子同意的话。”

    “简大人客气了,公务紧急,你还是先去吧。”云锦淡笑着说道,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

    “多谢世子、多谢世子妃。”简大人再三道谢,方才离开。

    而云锦和谢卿则是去了迎君阁。

    “世子、世子妃,您来了,楼上雅间请。”小二殷勤地上前打招呼。

    谢卿朝小二点了点头,莞尔笑道:“有劳,还是老规矩,来一壶大红袍。”

    小二眼眸微深,连连笑道:“好嘞,世子妃您稍等,小的这就去泡茶。”

    雅间中

    谢卿和云锦刚坐定,就见冯伯自密室中走了出来,“小姐,世子,恭喜恭喜啊。”

    “多谢冯伯。”云锦朝冯伯道谢。

    谢卿朝冯伯笑道:“冯伯,最近这几日辛苦你了,你送的这份大礼,我很喜欢。”

    冯伯不愧是李穆手下第一心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是大手笔,直接就让赵天麟回到从前。

    “小姐喜欢就好。”冯伯乐呵呵地笑道,“赵王欠小姐,欠相爷的,老冯我都会从他身上一一讨回来。”

    冯伯一面笑着一面说着狠话,字字句句见杀机。

    “冯伯,这一杯我敬您。”谢卿双手呈上茶杯,态度极其恭敬,只因为冯伯当的起。

    “这……”冯伯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接过了茶杯,朝谢卿笑道,“好,这一杯茶权当小姐对我的奖赏了。”

    不愧是从前的探花郎,说话极有分寸,丝毫不会逾矩。

    一口饮尽,冯伯放下茶杯,看向对面的一对璧人,笑道:“看到小姐和世子夫妻恩爱,我也就放心了。云世子,小姐是相爷的掌上明珠,还请世子善待小姐。”

    云锦点了点头,温柔地看着身旁的谢卿,道:“这是自然,李相将卿卿托付于我,我必然会好好待卿卿。”

    李相死前,只求了他一件事,救下李云卿,这大概也算得上是李相将女儿托付给云锦了吧。

    谢卿羞涩一笑,道:“冯伯,你放心,云锦对我很好,这一次我没有看错人。”

    云锦不是赵天麟那个渣男人,云锦是值得她托付终生的人。

    “冯伯,靖州难民一事全是由冯伯安排的,眼下叶尚书已经入狱了,但是陛下迟迟没有处置他,冯伯你可有什么打算?”谢卿问道。

    今日正好出来走走,她索性就来问问冯伯,靖州难民之事,冯伯可有后手。

    “叶辅霖自任吏部尚书以来手上并不干净,靖州之事,并不是头一回,要让叶尚书问罪的证据已经在我手里,只是眼下还不是恰当的时机。”冯伯正色答道。

    云锦眉梢微挑:“冯伯你是想趁机将赵天麟拉下水?”

    冯伯点了点头:“不错,即便是找不到和赵天麟有关的证据,但是只要赵天麟向陛下求情,简大人就会将这些证据上呈陛下,到时候,即便是赵天麟没有被问罪,他也会被牵连。”

    光是弄垮一个叶尚书,这远远不够。冯伯的最终目标是赵天麟。

    当初害死李相,赵天麟可是领头人,冯伯恨赵天麟入骨。

    “简大人……”谢卿眉头微微皱起,和云锦对视一眼,“冯伯,简大人恐怕略有不妥,换一个人。”

    “小姐是但是简大人靠不住?”冯伯连忙说道,“这不可能,简大人为人正直,而且他是相爷的门生,对相爷很是敬重,我可以肯定,此人可信。”

    谢卿摇了摇头,“冯伯,我并不是说简大人靠不住,而是就是因为简大人是父亲从前的门生,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若是有人拿这一点做文章,届时矛头将直指简大人。”

    “试想,简大人是工部侍郎,手里又怎么会握有这么多扳倒叶尚书的证据?”谢卿正色说道,“此次靖州的事情,简大人正好是其中的随行官员之一,他发现了什么端倪,倒也正常,但是若是揭发叶尚书过往的人还是他,那难免会引起有心人的猜想,简大人在针对叶家。”

    冯伯眉头一皱,手放在下巴处,作思

    考状:“是我考虑不周了,小姐提醒的是,我会重新安排。”

    云锦若有所思地说道:“冯伯,你最近要格外小心,小心被人盯上。”

    冯伯心下一紧:“出了什么事?”

    云锦摇了摇头:“不确定,但是要小心,你的身份不能暴露,你和卿卿的关系更不能被人知道,若是有一日迎君阁暴露了,你就说迎君阁背后的主子是我。”

    冯伯眉头皱的更紧了,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

    “世子放心,即便是真走到了那一步,迎君阁上下都会守口如瓶,死也不会说的。”

    冯伯的手捏的紧紧的,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们自会自杀,绝不会连累云锦和谢卿。

    谢卿眼眸微凝:“冯伯……”

    话还没说完就被云锦打断:“若是你们什么都不说,那更是引人怀疑,到时候会不会查到卿卿这里,可就不一定了。”

    若是迎君阁上下什么都不说,那就越发说明有问题,到时候谢卿这个迎君阁的常客,必然会被列入怀疑的目标之一。

    与其不说,还不如说。

    冯伯无奈一笑:“是我糊涂了,明白了,世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待冯伯退下后,谢卿抬眸看向云锦:“你也怀疑这不是巧合?”

    云锦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并且居然对冯伯说出如果暴露该如何做,显然他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简大人马车坏了,刚好遇上我们,这未必是巧合,但是现在还不确定。”

    谢卿眉间微蹙:“莫不是有人怀疑到了我们头上?”

    云锦摇了摇头:“说不准,也可能是我们想多了,凡事小心便是。”

    “无论如何谁都不能有事,包括简大人。”谢卿正色说道,简大人念及李穆从前的提携之恩,而她也不能让简大人有事……

    两人从迎君阁出来,刚走几步,陈渊在云锦身旁,低声说道:“世子,后面有尾巴。”

    有人在跟踪他们,谢卿眼眸微凝,云锦淡淡地吩咐道:“不用着急将人揪出来,小心跟着,看看背后的主子是谁。”

    云锦又朝谢卿笑着说道:“卿卿,今日难得出来,不如我陪你四处走走?”

    谢卿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好啊。陈渊、灵芝,你们也自己去逛逛吧,一会儿再来寻我们。”

    “多谢世子妃。”陈渊和灵芝笑着点头应下。

    谢卿和云锦两人一路走走停停,时而看看路边小摊上的小玩意儿,时而去茶棚里坐坐,很是悠闲。

    不多时,就见陈渊和灵芝走上前来,灵芝的手里正提着一个人,这个人谢卿认得。

    “世子妃,就是薛小姐在跟踪我们。”灵芝朝谢卿禀告道。

    谢卿眉头微微皱起:“薛若兰?你跟踪我们做什么?”

    若不是薛若兰今日出现在她面前,她都几乎哟啊忘却有这么一个人了,她还以为柳青萝死了之后,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呢。

    薛若兰对着谢卿就是破口大骂:“谢卿,你这个贱人,你害死我表姐,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听到薛若兰骂谢卿,云锦眼眸一冷,沉声吩咐道:“陈渊,将她送去京兆府!辱骂世子妃,该是什么罪名,京兆府尹刘大人知道是什么罪名。”

    薛若兰一听说要将她送去京兆府,顿时脸色大变,挣扎着想要跑开,一面高声斥道:“云世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你忘了我表姐了么!”

    云锦眼眸里冷意越发的浓烈了,“胡说八道!你表姐是谁?本世子都不知道,何来忘不忘。”

    “云世子,你怎么能说你不知道我表姐是谁呢?”薛若兰连忙说道,“我表姐是护国公府的嫡女柳青萝啊,云世子,我表姐和你是天生一对啊,你怎么能不记得我表姐呢?我知道了,都是因为谢卿这个贱人!云世子,你怎么可以娶谢卿呢?你要娶的人应该是我表姐才对啊!”

    薛若兰声嘶力竭地吼着,云锦的冷眸中射出一道寒光,“本世子看你是失心疯了,本世子和世子妃是太后赐婚,锦绣良缘,哪里有柳青萝什么事!”

    “陈渊,还愣着做什么,将这个疯女人送去京兆府,务必让京兆府尹秉公办理。”

    如薛若兰这样的人,云锦就不想与她多说,直接让她去大牢里走一圈,让她吃点苦头,她就知道教训了。

    陈渊点头应下:“是,世子。”

    “云世子……”薛若兰还想说什么,灵芝直接拿出手绢团成一团,塞住她的嘴,叫你还敢胡说八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