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222章 悍妇?我不在乎

时间:2017-12-17作者:流光之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卿将安凤盈拉到雅间,这才松了手:“抱歉,凤盈,我想你也不希望在众目睽睽之下说话吧。”

    安凤盈拢了拢鬓边的碎发,冷冷地看了一眼谢卿:“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告辞!”

    说着,就想往外走。

    “凤盈,虽然你我不是很熟悉,但是谢卿喜欢你直爽的性子,有心与你交好,如今我们有误会,谢卿希望能解开误会。”

    谢卿的声音很温和,安凤盈的性子确实是谢卿喜欢的性子,在安凤盈身上,她好像看到了从前的自己,红衣翩然,明媚飞扬。

    如果可以,她并不希望与安凤盈交恶。

    安凤盈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谢卿,眉头皱得紧紧的:“真的只是误会吗?谢小姐,不,嘉敏郡主,你真的想和凤盈交好?”

    谢卿点了点头,浅浅一笑,道:“真的,凤盈,你还是叫我卿儿吧。”

    安凤盈的性子单纯又直爽,见谢卿都这么说了,当下也不忸怩,抬眼看向谢卿,正色说道:“卿儿,那我问你,是你教我劝青萝对云世子死心,你是不是故意的,让青萝退出,你就少了个竞争对手了?”

    谢卿直直地看向安凤盈,她的目光没有任何闪躲,就连半分异色也没有,温声说道:“没有,我从没有这样的想法。我确实让你劝劝柳小姐歇了心思,但是却绝不是如你所说,为了让自己少一个竞争对手。”

    她的眼神里满满都是真诚,安凤盈顿时心里有些打鼓,若是谢卿说慌,她怎么会直直地看向她的眼睛呢?

    “可是你为什么会和云世子在一起,你明明知道青萝她喜欢云世子啊,你知不知道她听说云世子的未婚妻是你,青萝她……”安凤盈面露痛色,“青萝她哭的眼睛都肿了。”

    谢卿神色不改,温声说道:“柳小姐哭了,谢卿很遗憾,但是凤盈你该知道,感情之事,从来都是强求不得,云世子是明言拒绝了她的,这一点凤盈你也该记得,换句话说,即便不是我,早晚有一天云世子还是要娶亲,柳小姐若是自己放不下,那还是要流眼泪。”

    她并不欠柳青萝什么,云锦既然明言说了他不会喜欢柳青萝,如云锦这般意志力极强的人,既然这样说了,那就表明他绝对不会动柳青萝动心思。换句话说,即便是没有她谢卿,云锦也不会娶柳青萝,柳青萝注定无缘云锦。

    “可是,青萝她真的很难过啊。”安凤盈和柳青萝是手帕交,看到自己的闺蜜难过,她心里也不好受。

    “卿儿,那我问一句话,你老实回答我。”安凤盈正色说道。

    谢卿点了点头:“你问吧,我能回答的一定回答。”

    安凤盈紧紧的抿了抿唇角,方才抬眼看向谢卿,道:“云世子是真心喜欢你的,对吗?”

    “你是想告诉柳小姐,云世子喜欢的人是我,感情无法强求?”谢卿问道。

    安凤盈点了点头:“对,正如你所说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既然云世子喜欢的人是你,那即便是青萝再怎么哭泣都没有用。”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是因为几滴眼泪就会心软的。

    谢卿平静地说道:“那你便告诉她,是,云世子喜欢的人是谢卿,没有结果的事情,就放手吧,窦泽受伤害的只会是她。”

    柳青萝喜欢云锦,可是云锦的心不在她身上,那么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安凤盈瘪了瘪嘴:“卿儿,你就丝毫不心疼一下青萝吗?她是个好女子,可是却得不到她喜欢的男子的回应,你就没有丝毫的歉疚吗?”

    “凤盈,抱歉,谢卿不是拯救世人的圣母,谢卿不想骗你,不论是单纯站在同为女子的角度,还是从云世子未婚妻的角度,谢卿都没有任何歉疚。”谢卿正色说道。

    她又不是抢了柳青萝的男人,云锦从始至终都没有喜欢过柳青萝,柳青萝与云锦也没有任何婚约关系,可以说柳青萝之于云锦,不过是个陌生人。因为一个陌生人喜欢云锦,而云锦喜欢的人是她谢卿,而陌生人难过了,谢卿就要歉疚,觉得亏歉了陌生人?抱歉,谢卿做不到。

    打从内心里来讲,谢卿也不会有这样的念头,不会有丝毫的歉疚。

    “卿儿,你这么说,有些太狠了吧。”安凤盈眉头轻皱,“青萝她并没有得罪过你,虽然不是你直接伤害了她,倒是到底和你有关系啊?你好歹有点歉疚吧?”

    安凤盈并不太赞同谢卿这样的想法,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难道就不该有一点点的歉疚之心吗?

    谢卿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道:“云世子是谢卿未来的夫君,做妻子的自然不希望有个情敌,谢卿从来都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更做不到虚伪。”

    没有哪个女人会希望自己有个情敌,大度都是表现,那些嘴上说着我也很歉疚之类的话,心里却恨的牙痒痒。

    于谢卿来说,从来做不到这般伪善。

    安凤盈咬了咬唇角,小心翼翼地说道:“那如果说,我是说如果……”

    “如果青萝她屈居侧妃之位,那你会和她好好相处吗?”安凤盈小心翼翼地观察谢卿的神色。

    然而只见谢卿轻轻一笑,摇头说道:“没有如果。”

    安凤盈吐了吐舌头:“我就是做这么一个假设,假设,你别当真就好。”

    “这样的如果永远都不会发生,云世子是个意志力极强的人,他是绝对不会纳侧妃的。”

    谢卿的语气很平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吓了安凤盈一跳。

    “卿儿,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安凤盈捂住自己的胸口下那颗噗通噗通跳的心,犹疑着说道,“是卿儿你不许云世子纳妾?”

    安凤盈不傻,她听着谢卿这意思,是笃定了云锦不会纳妾,是不会纳妾,而不是纳柳青萝为妾。男人不都是三妻四妾的,谢卿说话的时候,语气却是这般肯定,难道这是她的要求。未婚妻要求未婚夫永远不得纳妾,还没过门就这样,这要是真出嫁了,岂不是妥妥的悍妇一枚?

    饶是安凤盈性子这般直爽又胆大,却不曾想到谢卿是这般的彪悍。

    谢卿莞尔笑道:“是云世子的意思。”

    一生一世一双人,云锦此生只有一个谢卿,谢卿此生也只有一个云锦。

    安凤盈一听,松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心口,笑着说道:“看来云世子果然是爱极了卿儿你啊。”

    然而话音刚落,又听到谢卿的下一句话:“也是我的意思。”

    顿时安凤盈差点双腿一软,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捂住惊讶的砰砰直跳的心,吞了吞口水,道:“卿儿,你这是要做……咳咳,悍妇吗?”

    安凤盈将“悍妇”二字说的很轻,悍妇之名确实不太好听。

    谢卿眨巴眨巴眼睛,道:“悍妇吗?如果是这样定义的,那就是吧。”

    悍妇啊,这么难听的称号,她她他居然就这么轻松的接受了!

    安凤盈差点惊掉了下巴:“卿儿,悍妇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啊,你往后可别这么说,把后面的话去掉,就说是云世子的意思就好了。”

    若说是男子自己说了不纳妾,人们还会夸这个男子用情专一,他的妻子会让天下间的女子羡慕。但是若是不纳妾是女子的要求,那么人们只会说这个女子不懂规矩,为人霸道小气。

    谢卿浅浅一笑,看向安凤盈,这才是性格直爽的安凤盈。

    “我不在乎。”谢卿笑着说道,“凤盈,你若是为了柳小姐好,就劝她放下吧,谢卿是绝对不会和人共侍一夫的。”

    安凤盈轻叹一声,摊了摊手,道:“我就不该问这个问题。”

    谢卿淡淡一笑,心道:不是你不该问这个问题,而是柳青萝不该问这个问题。

    柳青萝是护国公府的嫡女,是万不会给人做妾的,安凤盈会问谢卿,如果柳青萝甘愿屈居侧妃,谢卿会不会接纳,这话问的极为失礼,倒有几分编排柳青萝的意思,依着安凤盈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这样编排柳青萝的,那么就只可能是柳青萝自己的意思,是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的。

    “卿儿,自从上一次听到云世子说他不会喜欢青萝,其实我心里也明白了,像青萝这样的好的姑娘,云世子都一口拒绝了,那只能说明确实没有希望了,所以我也一直劝着青萝的。好长一段时间青萝都没有提到云世子,我还以为她已经放下了,谁知道当听说太后给你们赐婚了,青萝哭了整整一天,眼睛都哭肿了。”

    说着,安凤盈眼里流露出抱歉的目光:“对不起,卿儿,我不是故意要对你说不好听的话的,还请你原谅。”

    安凤盈性子爽朗,没什么弯弯绕绕,喜怒都表现在脸上。

    谢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凤盈你是个明事理的人,我怎么会怪你呢?”

    正如谢卿所想,这只是个误会,话说开了,误会自然也就解除了。

    “对了,凤盈,你来迎风楼是何人有约的,还是自己一个人?”谢卿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