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193章 老夫人您自己看着办

时间:2017-12-02作者:流光之莹

    ,!

    谢卿眉梢微挑,谢老夫人也真够无耻,居然拿她死去的父亲作伐。

    “老夫人若是真的还顾念我父亲,就不会将我母亲送走了!”谢卿冷声说道。

    李氏指着谢卿,斥责道:“卿丫头,你怎么跟老夫人说话的呢!这是你祖母,你的教养呢?”

    谢卿怔怔地看着谢老夫人,冷哼道:“我母亲十六岁嫁到谢家,第二年就生下我,同年我父亲病逝,我母亲十几岁就守寡,她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谢家的事情,可是你们是怎么对我母亲的?”

    林氏手指攥得紧紧的,这些话她一直憋在心里,谢老夫人不待见她,觉得她嫁进谢家,谢二爷就去世了,而且她也没能为谢家生个儿子。

    可是有谁体会过她的苦楚,她一个十几岁的女子,年纪轻轻就守寡,成婚第二年谢二爷就去世了,她从哪儿生儿子啊?

    “谢卿!你居然指责我这个祖母!你……”谢老夫人也顾不得还有云锦在场,当即气的脸色发白。

    “老夫人,我说的都是事实,十几年了,您不待见我母亲,永远只有苛责她,府上的下人见风使舵,对我们母女没有半分敬意,处处为难,可是您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今,我失踪了,生死未卜,二房就只剩下我母亲,你们居然想将我们赶出侯府。人心薄凉,莫过于此!”

    谢卿为林氏鸣不平,今日就将这么多年的苦楚,一桩桩一件件说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你……你个孽障!”谢老夫人只觉分外丢脸,厉声斥道。

    谢卿勾唇一笑,道:“要分家可以?祖母,我父亲是您的亲生儿子,属于他的那份家产应该由我和我母女继承,而我娘的嫁妆……”

    谢卿看向李氏:“大伯母,您占用了我母亲的嫁妆十几年,如今也是时候该归还了!”

    李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占用了你母亲的嫁妆了!”

    大嫂居然占用弟媳的嫁妆,这传出去绝对会名声扫地。

    “大夫人,我母亲虽然不是出身名门,但是嫁进谢家,抬了多少嫁妆,有多少田产铺子,都是一应有记录的,要不要我们去翻翻账簿,看看我母亲的嫁妆是不是被你充公了?”谢卿淡淡地说道。

    李氏立刻反驳:“账簿这种东西怎么能给你看呢!”

    谢卿轻轻一笑:“账簿上有什么东西,谢卿没兴趣知道,但是我母亲的嫁妆必须拿回来,还请大夫人好生掂量!”

    李氏是忠勇侯府的当家主母,谢家这样的世家大族,开销极大,光靠忠勇侯府的俸禄是远远不够用的,这账簿上没有水分才怪呢。

    “谢卿,你凭什么对我母亲提要求,她是侯府的当家主母,侯府上下由她说了算,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指手画脚!”谢承嗣厉声说道。

    说时就扬巴掌朝谢卿打去,然而中途却被人捏住了手腕。

    “谢大公子,君子动口不动手。”云锦淡淡地说道,冰冷的眼眸里没有半分温度。

    谢老夫人眼眸微闪,轻喝一声:“承嗣,退下。”

    谢承嗣看了看云锦,又瞪了谢卿一眼,方才收了手。

    “卿丫头,你是故意这个时候回来闹事的吧。”谢老夫人将目光投向谢卿。

    谢卿莞尔一笑:“卿儿不敢,卿儿不过是想如了老夫人您的意,只是有的东西能让,有的东西是万不能让的!”

    比如说林氏的嫁妆,这是外祖林家给林氏的,谢卿必须要要回,不然对不起林氏这些年受的苦。

    “你既然想如了老身的意,那就安心在侯府住下,从此不要再提分家的事情。”谢老夫人正色说道。

    谢承嗣变了脸色:“祖母!”

    他不懂老夫人怎么突然改了主意,难道是被谢卿威胁,所以改了主意?

    可是,不行,他不同意,他不想让谢卿再顶着侯府嫡女的名,导出招摇撞骗。

    没错,这是谢茹告诉谢承嗣的。谢茹说,谢卿心机深重,先是将她,然后是儿,然后是他谢承嗣,她将他们大房的子女一个个地都算计了,从此谢家就只剩下她一个嫡出之女,姑姑会越来越看重她,最后整个谢家都会握在她手里。

    而这一切都建立在她还在谢家,还顶着侯府嫡女的名号的基础上。

    谢茹说,只要将谢卿赶出谢家,从此她就再也没有倚仗,只是个庶民,他们忠勇侯府才能真正安宁。

    “祖母,谢卿不能留!”谢承嗣咬牙说道,“这也是……”

    后面的话谢承嗣虽然没说,但是谢卿已经猜出来了,他想说的是,这也是谢淑妃的意思吧。

    在谢家,真正能做主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谢老夫人,一个就是谢淑妃。

    “承嗣,你别说话!”谢老夫人回了谢承嗣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卿丫头,你到底是谢家的姑娘,是祖母的亲孙女,祖母怎么忍心让你流落在外。”谢老夫人的眼眶里闪烁着水光。

    谢卿眉梢微挑,老太太这是要打感情牌?

    “你父亲去的早,就剩下你和你母亲相依为命,若是离了侯府,你就是不再是官家之女,就只是个庶民了。”谢老夫人正色说道,“你留下来了,你眼下也是到了快及笄的时候了,也会是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你是谢家的姑娘,定会嫁个如意郎君的。”

    谢卿了然,谢老夫人哪里是打什么感情牌啊,分明是软硬兼施,她想利用她的亲事,逼她就范。

    目光落在旁边的云锦身上,让谢老夫人改变主意的,便是云锦吧。

    镇南王世子如果娶了谢家的姑娘在,和对谢淑妃来说绝对是一大助力,谢老夫人想的还挺美……

    不过,他们当然不会给谢老夫人这个机会。

    谢卿淡淡一笑:“老夫人,分家可是您说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这个道理您不会不懂吧。况且,卿儿留在侯府,只怕很快就要死于非命啊。”

    死于非命……

    谢老夫人脸色微变。

    “陈渊,将人带上来。”云锦吩咐道。

    很快陈渊就将一黑衣男子带上来,往谢老夫人面前一扔。

    云锦眼眸微抬,淡声说道:“老夫人,本世子与谢姑娘回来途中,却遭到此人劫杀。此人说他是奉了谢大公子的命,来杀谢姑娘的,云锦本不想参与谢家内部之事,但是如今却有人朝本世子挥剑,本世子就少不得要过问了。”

    谢卿的目光落在谢承嗣身上,道:“虽然卿儿与谢大公子之间有些矛盾,但是谢大公子也用不着派人来杀了卿儿吧。这样的侯府,试问卿儿如何在待下去。”

    “你……”谢承嗣气竭。

    “承嗣!”谢老夫人厉声呵住他。

    谢承嗣咬了咬牙,道:“这人在胡说,我没有要杀你,是有人故意陷害我的。”

    说着,走到那人跟前,冷声说道:“说,是谁让你诬陷我的,诬陷忠勇侯府的世子,是要杀头的!”

    那人把头一低,道:“对不起,大公子。”

    他不得不说实话,如果他不说实话,他身上的毒就会发作,内脏溃烂,最后化作一滩血水。

    偷偷朝谢卿看去,谢大公子也没有告诉他,这个女子手段如此毒辣啊。

    谢承嗣脸色一沉,一脚朝那人踢去,陈渊直接抽出长剑抵在谢承嗣颈边,“谢大公子,想谋杀证人不成?”

    “放肆,你敢杀我?”谢承嗣面皮绷紧,轻蔑地说道,“云世子,你当真要为谢卿出头?”

    云锦唇角轻扬:“当然。”

    就这么直白的承认了,谢承嗣心头大骇:“你……你们……”

    手指着谢卿和云锦,“不知廉耻!”

    云锦眼眸一冷,谢卿连忙拉住云锦,扬声说道:“谢大公子慎言!镇南王世子不是你可以污蔑的!”

    “承嗣,住嘴!”谢老夫人厉声吼道,浑浊的双目里流露出一丝狠意,“卿儿,你可要知道,如果你不是谢家的女儿,你绝不可能嫁入高门,更何况还是镇南王府。”

    言下之意,要是要分家,谢卿就会被逐出谢家,从此不能以谢家女自称。

    谢卿扬唇一笑,道:“祖母多虑了,卿儿从来不担心。”

    云锦回握了谢卿的手,笑着说道:“镇南王府由本世子做主,不劳谢老夫人操心。”

    他的眼眸中流出浓浓的宠溺和爱恋。

    谢老夫人眼睛微缩,云锦果然是爱惨了谢卿么?

    “云世子,高门贵族儿女姻亲总归是要门当户对,久闻太后极为关心世子,只怕你的世子妃必须经由太后点头,卿儿的身份配不上你。”

    谢老夫人又看向谢卿,正色说道:“卿儿,你是你父亲的嫡女,你难道想做妾室不成?你自己考虑清楚。”

    “老夫人,您不用威胁卿儿。”谢卿淡淡一笑,“分家也好,逐出谢家也罢,卿儿不在乎。”

    “嘴硬!你日后会后悔的!”谢老夫人厉声吼道,离了谢家,你谢卿就更别想嫁入镇南王府了!

    谢卿摇了摇头,轻笑道:“废了这么多的口舌,老夫人您还不死心,实话告诉您吧,今日我们一定要离开谢家,谁都拦不住!除非……”

    谢卿唇角轻勾:“除非老夫人您不想要谢大公子的性命了。”

    手指了指跪在地上的那人,老夫人若是不答应分家,那么这人就会出现在公堂之上,谢家大公子就会惹上人命官司。谢老夫人你自己看着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