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177章 谢卿落水 生死难料

时间:2017-12-02作者:流光之莹

    糟了,临安公主不会洑凫水!

    而那厢不远处的谢承嗣看到临安公主落水了,大呼一声:“公主,微臣来救您了!”

    然后噗通一声跳下了湖。

    “蠢货!”谢卿骂道。

    一个男子将女子从水里救起,必然有肌肤之亲,女子坏了闺誉就只能以身相许。可是这个女子是临安公主啊,谢承嗣若是碰了她,下场只有一个,临安公主大怒之下,绝对不会站在谢家这边。

    尤其方才临安公主已经怀疑谢家了,谢卿眼下也来不及想今日之事到底是谢家背着她算计的,还是另有其人。

    谢卿纵身一跳,也跳入湖中,一手将临安公主托起,防止她沉入水底。

    临安公主扑腾了两下,吃了几口水,总算是浮出水面了,一看救她的人是谢卿,拉着脸说道:“谢卿,今日之事最好不是你们算计的。”

    “公主殿下,眼下保命要紧,您若是使得上力气,就双手往后滑,谢卿带您滑到岸边。”谢卿正色说道。

    谢卿一下水,立刻就有黑衣人也跳下水,朝谢卿攻来。谢卿眼睛一缩,她身上的毒药一落水就起不了任何作用了,她只能一见激起水花,扰乱黑衣人的视线,一面拖着临安公主朝岸边游去。

    “五妹妹,将公主交给我。”谢承嗣很快也游到她们这边,只是周围都是黑衣人,难免手忙脚乱。

    临安公主紧紧的抓住谢卿的衣衫,咬牙说道:“本公主宁死!”

    她可以嫁给谢承嗣,那是在她自愿的情况下,而不是因为有了肌肤之亲,坏了闺誉,不得不下嫁,她堂堂公主,绝不接受如此屈辱!如果是这样她宁愿一死!

    “灵芝,下水!”谢卿一声高呼。

    灵芝闻讯,一脚将与她纠缠的黑衣人踢开,然后一个纵身跳下水。

    谢卿拔下头上的金钗,朝某处一按,瞬间金钗展开,成了一条金丝。

    然后她用力一挥,金丝打在周围的黑衣人身上,瞬间每人脸上都多了一条血痕,纷纷顾不得其他,手忙脚乱。

    这只暗器是冯伯为她精心打造的,说是在必要的时候或许能派上用场,她不会武功,就只学了这一招,只为了能使用这只暗器。

    “灵芝,接住!”谢卿瞅准机会,将临安公主用力一推,推向灵芝。

    灵芝连忙一个踢腿,上前接住临安公主。

    然而等到她回过神来时,只见黑衣人将谢卿团团围住,然后将她的头按下了水。

    “小姐!”灵芝连忙大呼。

    谢承嗣也游到临安公主身边,“公主,微臣来救您了。”

    临安公主身子往后一缩,躲到灵芝身后,低声道,“快带本公主走,这是你家小姐的意思。”

    她不能落在谢承嗣手里,而谢卿拼着最后一口气,将她送到灵芝手里,定然也不想让她落在谢承嗣手里。

    灵芝差点咬碎一口银牙,然后最终还是一脚将谢承嗣踢开,然后拖着临安公主游走了……

    小姐,您的吩咐奴婢必须完成。小姐,等着奴婢。

    奴婢一定会回来救您的……

    镇南王府

    云锦将那块红布仍在云芷絮面前,云芷絮拿起来一看,瞬间脸色大变,这块红色布帛不正是她从前亲手写的那一份罪证书嘛?

    “不是,这不是真的……”云芷絮喃喃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李云卿死后,她明明将这东西搜出来,然后亲眼看着它被烧掉的啊?

    “你陷害李家,害死李云卿,甚至害死李家满门,如今铁证如山,你还想狡辩吗?”云锦厉声斥道。

    云芷絮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不是的,哥哥这不是我写的,不是真的。”

    “我还没说这是你写的。”云锦一眼就瞧出了端倪。

    不打自招,说的就是云芷絮这样的。

    “这东西是你亲手所写,你当着李云卿的面写下的,你不用否认了,这东西能落在我手里,你就已经没有说谎的必要了。”云锦冷冷地看着她。

    “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底是谁指使你陷害李家的,你若是不说,我就将这东西交给陛下!”

    “不要!”云芷絮连忙大呼,哭着摇头说道,“哥哥不要啊,陛下会杀了我的,我不能死,我还要嫁给天麟哥哥啊,我不要……”

    云芷絮丝毫没有想过,这份罪证书公之于众,她和赵天麟的婚约如何保得住,皇家怎么会要一个心思恶毒的女人。

    云锦眼皮儿都没抬一下。

    “哥哥,我是你妹妹啊,父王临死的时候说了要你照顾我的。”云芷絮放低了身段,哭着说道,“哥哥,你就放过我吧。”

    啪!

    “你还有脸提起父王!”云锦扬手就是一巴掌打过去。

    “父王和李相并肩作战,辅佐先帝打下大越江山,情同手足,可是你却害死李家满门。”

    云芷絮摸着脸颊,哭着说道:“哥哥,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害死她。”

    为今之计,她只能服软求饶。

    “哥哥,李家人都已经死完了,你就是杀了我,李家的人也活不过来了,哥哥,看在你我兄妹一场的份上,你就放过絮儿吧。”云芷絮哭着求饶。

    云锦的脸色更冷了,一脚揣向她的心窝,顿时云芷絮被踹倒在地,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来。

    “陈渊,将她捆起来,随本世子进宫!”云锦捡起罪证书,然后朝陈渊吩咐道。

    “不,哥哥,我说,我什么都说。”云芷絮慌了,也顾不得心口的疼痛,连忙抱住云锦的小腿,不准他走。

    “我说,我真的什么都说,不要进宫……”云芷絮说着再也撑不住,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云锦抽开脚,走开,陈渊连忙上前查看,朝云锦点头说道:“她是真晕过去了。”

    “将她泼醒!”云锦冷冷地吩咐道。

    陈渊心下一惊,云芷絮心口挨了一脚,那一脚云锦是用了内里的,她的心肺必然会受伤,若是再被凉水泼醒,她必然会生病。

    不过随即,陈渊又想明白了,云芷絮做错了事情,但是却不肯承担后果。说什么李家的人都死完了,杀了我也无济于事,照她这么说,那些杀人犯杀了人都不用偿命了,反正人都已经死了,活不过来了。

    镇南王云卓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

    还有他家世子,光风霁月,怎么会有这样的妹妹。

    “还愣着做什么,动手!”云锦出声提醒道。

    陈渊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然后一桶水破泼下去。

    凉凉的水打在身上,瞬间让云芷絮清醒过来。

    云芷絮愣住了,脸上的水渍告诉她,她是被泼醒的。

    她恍然想起,李云卿被关在大牢时,她也是朝她泼水,当时李云卿是阶下囚,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她了。

    “说,本世子已经没有耐性了。”云锦的目光一片冰冷。

    云芷絮看着他的眼眸,虽然哥哥从前为人冷淡,但是看他的眼神至少是平和的,而不是像如今这般冰冷。

    她知道,云锦现在只怕根本就不会将她当做妹妹看待了。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云芷絮反而平静了,她知道挣扎求饶都起不了作用了。

    “这个东西怎么会落在你手上?我明明已经将它烧了。”

    她将一切安排的好好的,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云锦淡淡地说道:“你烧的那份根本就不是真的,真的这份一直藏在免死金牌的锦盒中。”

    云芷絮面色一白,愣了半刻,忽而又仰天大笑,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李云卿,李云卿,哪怕你死了,我都不是你的对手……”

    若是云芷絮依照诺言将免死金牌交给陛下,换的李穆的平安,这份罪状书就会落在陛下手中,到时候她谋害李云卿的事情就会揭露出来,她必定活不了。

    “但是你没想到吧,我根本就没有将免死金牌交给陛下,哈哈哈……”云芷絮忽而又开心的大笑起来。

    “废话少说,说,到底是指使你的!”云锦再也不想看她疯疯癫癫地又笑又哭。

    云芷絮渐渐止住了哭笑声,道:“没有指使我,是我做的,我从见到天麟哥哥的第一面起,就爱上了他,可是偏偏天麟哥哥和李云卿订了亲,所以我处心积虑地要杀了李云卿,只有她死了,我才能做天麟哥哥的王妃。”

    “鬼话连篇!”云锦又是一巴掌打过去。

    这下云芷絮两边脸颊都高高肿起,嘴角还渗着血。

    陈渊说道:“小姐,您还是实话实说吧,在世子面前,您撒不了谎的。”

    云芷絮咬了咬牙,道:“是,是德妃娘娘。她看出了我对天麟哥哥的情意,将通敌叛国的罪证放在李家也是她的主意。德妃娘娘早就对李云卿不满,李云卿出身世家贵族,生性高傲,德妃娘娘觉得若是她做了天麟哥哥的妻子,肯定将天麟哥哥压得死死的,连她这个婆母也不放在眼里,所以德妃娘娘就叫我杀了李云卿,然后她许诺我可以嫁给天麟哥哥做正妃。”

    正说着,忽然有人闯进来,“世子,属下有急事禀告。”

    然后在云锦耳边低语几句,云锦面色大变,谢卿落水,生死难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