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119章 祖母恐怕气的吃不下饭(二更)

时间:2017-11-06作者:流光之莹

    “老夫人,您看着这晚膳时间也到了,今日晚膳摆在哪儿啊?”李氏问道。

    谢卿轻笑道:“祖母,卿儿离家数日,不如今日就在老夫人这儿蹭一顿吧。”

    谢老夫人点了点头:“那就将晚膳摆在这儿吧。”

    “小家子气!”谢嘀咕道。

    在她看来,谢卿就是恬不知耻地蹭饭,摆明了就是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嘛。

    虽然谢的声音很小,但是谢卿还是听到了,在场的恐怕也就是谢老夫人年纪大了,耳朵不太好使,所以没听见吧。

    谢卿淡淡地扫了谢一眼,谢脖子一缩,她是见识过谢卿的口才的,生怕谢卿又将她指责一顿,但是出乎她的意料,谢卿很快将目光从她身上离开,什么也没说。

    真正手里捏把汗的人,其实是谢茹,谢卿的目光从谢身上挪开后,就落在了谢茹身上。而且谢卿还朝谢茹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

    在其他人看来,这个笑容是很可爱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天真无邪,但是落在谢茹眼中,这分明就隐隐以后示威之意,森森白牙就好像是将她撕裂一般。

    谢茹连忙别过脸去,不敢看她。

    谢卿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怪不得临安公主总是喜欢扮可爱嘛,这招确实好用,在有的人看来是可爱,但是落在有的人眼中就是可怕……

    忠勇侯忙于公务,庶出的子女又不能没有资格与嫡出一同用膳,因而饭桌上除了谢老夫人,就是李氏带着谢茹谢两姐妹,另外就是谢卿了。

    饭桌上,谢卿几乎没怎么吃,一直在为谢老夫人布菜,同时也给李氏夹菜,美其名曰大伯母辛苦了,多吃点补身子。

    “大伯母,您可要多点,我今儿路过大厨房,可是瞧见厨娘将大量的紫苏磨成粉加在菜里面的,味道不会太浓,口味正好。”

    紫苏!谢茹心中一跳。

    “大姐姐,看你瘦的,你也多吃点。”谢卿笑嘻嘻地说道,说着就给谢茹夹菜。

    谢茹心中不住地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不能慌,她没有证据。若是谢卿真的有证据,早就闹开了,现在她是在试探她,所以她一定不能落处破绽。

    “多谢五mei mei,五mei mei你也快吃,别光顾着夹菜,布菜有丫鬟们呢。”谢茹接过,柔声笑道。

    谢唇角高高翘起,哈哈,你谢卿就跟个丫鬟似的。还不忘向谢卿投去个得意的眼神。

    白痴!谢卿在心里骂道,面上却没搭理她。

    吃完了饭,丫鬟们将膳食都撤下去了,谢卿站起来,走到中间,朝谢老夫人一跪:“祖母,卿儿有一事要禀告祖母,但是又担心祖母气的吃不下饭,所以直到现在才说。”

    谢老夫人眉头紧皱:“什么事?”什么事会让她生气,而且还是气的吃不下饭。

    “将人带进来。”谢卿朝门外高呼一声。

    小弯和灵芝两人将彩燕押了进来,彩燕低着头往地上一跪,浑身都忍不住发抖。

    “祖母,母亲的病来的蹊跷,卿儿一回来就去调查,果然,是彩燕,是她在母亲的药里下毒才会导致母亲病重的!”谢卿仰头说道。

    谢老夫人脸色微变:“怎么回事?一个丫鬟居然敢毒害主子!”

    虽然她不待见林氏,但是林氏依旧是谢二爷的正妻,她的儿媳。更何况这府上要是出了毒害主子的丫鬟,这还了得?

    “说!你为什么毒害二夫人?”谢老夫人厉声斥道。

    彩燕吓得直打哆嗦,连连磕头:“奴婢没有毒害二夫人,求老夫人明察。”

    李氏的眉头微皱,彩燕是她的人啊,难道谢卿想借彩燕的手将她抖出来?

    “老夫人,要说彩燕毒害林氏,这总得有证据吧。”李氏朝谢老夫人进言。

    同时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彩燕,她一直不停地在磕头,身体也在发抖,看样子是怕极了,但是又咬死了说她没有,若是拿不出证据来,岂不是冤枉人啊。

    谢老夫人沉思片刻,朝谢卿说道:“卿丫头,你说彩燕毒害林氏,可有什么证据?”

    “当然有证据,若是没有证据,卿儿怎么会胡乱冤枉人呢?”谢卿答道,朝灵芝说道,“灵芝,把你看到的都说出来。”

    灵芝点了点头,跪着答道:“老夫人,平日里都是奴婢和彩霞在服侍夫人,而彩燕负责夫人的膳食。原本夫人只是有点风寒,府医刘大夫来看过,也抓了药,原本也不是什么大病,吃了药就会好的,可是有一次奴婢身体不适,所以就让彩燕去煎药,结果就是从那次开始之后,夫人就突然病情加重了。奴婢心下怀疑,可是又不敢确定,直到今日xiao jie回来了,奴婢才将此事告之xiao jie,结果奴婢和xiao jie果然看见彩燕偷偷往夫人的药里加东西。”

    “彩燕,你被我抓了个现行,你还有何话说!”谢卿冷声斥道。

    “奴婢……奴婢真的没有啊。”彩燕哭着说道,“xiao jie,奴婢当时只是去看看夫人的药熬好了没有,奴婢往药里加的不过是糖粉,夫人怕苦,所以奴婢才往里面加糖粉的啊。”

    谢卿一脚将她踢开:“那东西你都已经倒进去了,你当然可以随便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倒不知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母亲了?”

    彩燕连连磕头:“xiao jie,奴婢可以对天发誓,奴婢在药里面加的真的是糖粉啊。”

    “你一个丫鬟,会这么为我母亲考虑?你出于什么目的啊?别拿这么可笑的理由做借口!”谢卿冷哼道。

    又朝谢老夫人说道:“祖母,彩燕明明被我抓个现行,却用这样的理由来狡辩,简直是罪大恶极。我父亲去的早,二房就只剩下我和母亲相依为命,而今连个丫鬟都敢谋划主子了,求祖母为我母亲做主啊!”

    父亲去的早,这句话戳到谢老夫人的点上了。想想也是二房没个男人支撑,林氏性子又弱,谢卿稍微还好点,可是谢卿又入宫去了,就剩林氏一个人了。可是这丫鬟都敢毒害主子了,这也太过分了!

    “王嬷嬷,掌嘴,她不说实话就不许停!”谢老夫人发了狠,她要叫这府上的下人都知道,做下人的就该守着下人的本分。

    彩燕吓得花容失色,“奴婢真的没有啊……”

    王嬷嬷可是个不留情的,她是谢老夫人的老人儿了,扇巴掌什么的,她最在行了,直接啪啪两巴掌过去,彩燕的脸顿时红肿不堪。

    “奴婢没有……”彩燕仍旧坚持宣称她没有。

    王嬷嬷啐了一口:“小贱人!看你还不说实话!”说着,又抡起巴掌就是打。

    一连十几个巴掌之后,彩燕直接倒在地上,嘴里一片腥甜,一张嘴,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谢卿眉头紧皱:“彩燕,你还不说实话,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奴婢说,奴婢什么都说。”彩燕伏在地上哭腔着说道,“夫人这次生病,确实与彩燕没有关系,但是于其他人有没有关系,奴婢就不清楚了。”

    谢茹手里攥得紧紧的,这个彩燕难道真的知道什么不成?悄悄给自己的贴身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会意立刻离开,厨房那边的人一定要将嘴封死了。

    这件事情她做的隐蔽,大厨房那边的人嘴巴堵严实了,应该没人能查得出来。

    “但是五xiao jie上一次声音哑了是奴婢做的。”彩燕垂眸说道,“奴婢原本不想的,可是大夫人说若是奴婢不给五xiao jie下药,她就要将奴婢赶出府去,还有奴婢的家人都赶出去,所以奴婢只能给五xiao jie下药了。”

    “你胡说!”李氏脸色大变,走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彩燕,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诬陷本夫人!”

    “卿儿,你是知道大伯母的,大伯母怎么会给你下药呢?”李氏将目光投向谢卿,一副慈爱的面容。

    谢卿的眉头微皱,想了想,道:“彩燕,大伯母可是忠勇侯府的当家主母,是没有理由对我一个晚辈下药的,从道理上这说不通。况且空口无凭,你有证据吗?”

    “奴婢有。”彩燕从怀中拿个药**来,“是大夫人说xiao jie您口齿伶俐,竟然敢当众顶撞她,所以她要毒哑了您,看您以后还能不能口齿伶俐了。”

    闻言,谢老夫人的目光落在李氏身上,脸色十分难看,依照李氏的性子,还真有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胡说!本夫人什么时候说过!”李氏连忙辩解。

    彩燕继续说道:“奴婢没有胡说,大夫人你给了我这包药,让我下在二夫人给xiao jie熬的药里面,这样就算是查出来了,也是二夫人亲手将要端给xiao jie的,二夫人肯定会受不了打击的。奴婢胆子小,可是有不得不听从大夫人的吩咐,就只能将药下了一半,而另一半奴婢还留着呢。”

    李氏脸色一僵,这个贱人,居然还将药留着的。

    “大伯母,你……你果真要害我?”谢卿满腹的委屈,“怪不得我好端端的会嗓子哑了,原来是大伯母你。卿儿说话不知分寸,得罪了大伯母,给大伯母赔罪就是,大伯母何苦要毒哑我的嗓子呢?还好这药只下了一半,若是全部下了,我岂不是就成了残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