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107章 凤兮凤兮非无凰

时间:2017-11-06作者:流光之莹

    临安公主是陈皇后嫡出的公主不错,但是她只是个公主,以后又不能继承帝位,陈家又只剩下一个垂垂老矣的陈国公,眼看着就没什么指望了,比自己还不如呢。

    柳妃心里盘算的清楚,她是护国公府的庶女,虽然只是庶女,但是护国公府横竖不会送嫡女入宫,也就是书她的身后站着的手握重兵的护国公府,要自己的孩子继承大统的想法她目前倒是不敢有,但是若是能巴结上未来皇帝的母妃,这倒是不错的主意。

    眼下有最可能坐上皇位的有两位皇子,一个是叶德妃所出的赵王,深受陛下宠爱,另一个就是谢淑妃所出的毅王,毅王的背后可是站着谢家,根基扎实。

    因而柳妃在面对临安公主的时候,说话就没那么客气了。

    摸了摸自己微微已经有些隆起的肚子,笑道:“本宫肚子里的龙子似乎很喜欢公主的琴声呢?”

    临安公主脸色微变,方才还柔和的眼眸瞬间变得凌厉起来,冷声说道:“柳妃,你的意思是想让本宫为你肚子里的那团东西弹琴?你也不怕那小东西承受不起!”

    谢卿低着头,没说话。柳妃逾矩了,她只是个小小的妃嫔,即便是升为妃位,那也改变不了她是侧室的事实,让嫡出的公主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弹琴,这也亏柳妃想得出来。即便是谢淑妃要不敢这么做。皇家最重视的是长幼尊卑,临安公主为长为嫡,柳妃也是心大。

    “公主,臣妾没有这样的意思,臣妾不过就是说肚子里的孩子喜欢公主的琴声,和公主投缘罢了,公主你……你怎么能诅咒臣妾肚子里的孩子呢?他到底到底是公主您的弟弟啊。”柳妃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委屈的不行。

    没错,柳妃就是故意挑衅临安公主的,谢卿在谢淑妃面前是说的上话的,她方才听到琴声,是两人合奏的。柳妃对音律颇为在行,听出一人的弹琴并不十分顺畅,反而只是为了迎合另一个人的琴声。她料想弹琴不顺畅的人是谢卿,也是柳妃想到自己的亲生经历,她是庶女,精通琴艺,府中嫡女总是邀她共同弹奏,然而故意使坏,逼得她只能做了嫡女的陪衬。

    柳妃想在谢卿面前落个好,仗着自己独自里怀有龙种,给临安公主使绊子,以此来向谢淑妃示好。

    若是谢卿知道柳妃如此想法,估计会一口水掌不住喷出来。柳妃的自我代入感也太强了吧,她又不是她,怎么知道她是被强迫的呢。

    谢卿这具身体并不擅长琴艺,因而手法并不怎么纯熟,所以难免弹琴的时候有些吃力,但是至于柳妃所想的,附和临安公主,谢卿还真不是。眼下她和临安公主都在相互试探,合奏也是试探的一种方式罢了,何来的委屈。

    而且柳妃这么早就想站队了,而且还不将陈皇后这么重要的势力放在眼里,也是愚蠢啊!

    坦白来说,若是谢卿站在柳妃的角度,必然会直接选择投靠陈皇后。反正陈皇后没有其他指望,而她又是正宫皇后,将来不管哪个皇子上位,她都是圣母皇太后,更何况若是陈皇后在最后时刻,扶持新皇一把,晚年的生活就更荣耀了。

    临安公主听着柳妃一口一个龙子,心里就拉起,冷哼道:“弟弟?哼!本宫的弟弟多了去了,而且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个皇子?莫不是柳妃你有其他打算不成?”

    生男生女,只有生下来才知道,柳妃眼下就这么肯定地说是皇子,若是他日诞下公主来,莫不是打算偷龙转凤不成?皇室中阴私极多,偷龙转凤这样的事情还真有人做。

    柳妃一下子脸色煞白,“公主您这是在说什么,臣妾不过是顺口一句罢了,您怎么就故意曲解臣妾的意思呢?”

    临安公主言语之中明里暗里,都是偷龙转凤之意,这话要是被人听了去,再传扬一番,到了陛下耳中,只怕就成了真的了,到时候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人人都说这位临安公主单纯可爱,柳妃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可爱的公主居然还毒舌,字字句句置人于死地。

    谢卿唇角轻扬,果然这位公主殿下的实力很强啊,天真可爱不过是她的保护色罢了。

    “谢姑娘,您是听见了的,本宫什么也没有说啊。”柳妃将目光那投向谢卿,希望谢卿能为自己说一句话。

    在她看来,谢卿的话代表着谢淑妃的意思。

    然而,注定要让柳妃失望,谢卿淡淡一笑:“柳妃娘娘,不过是一场误会,您何必这般在意呢。”

    柳妃若是聪明,就该想着保护自己这个肚子,而不住出来生幺蛾子。从临安公主方才的表现来看,谢卿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要是柳妃再喋喋不休,惹怒了临安公主,她觉得不会有好果子吃。

    柳妃哑然,对上谢卿似笑非笑的明眸,而旁边的临安公主确实仰着头没说话,下巴紧绷,显然丝毫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临安公主冷哼道:“柳妃,本宫劝你还是好好回去安胎。”柳妃的孩子生不生得下来,对她没有任何影响,若是柳妃不招惹她,她也就当没她这个人,可是若是柳妃不长眼色,认为她好欺负,那她必然叫她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

    “本宫告辞。”柳妃讨了个没趣儿,还让自己没脸,只得悻悻离去。

    柳妃走远了,临安公主的脸色还是阴沉的。她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挑衅过了,而且方才柳妃一口一句弟弟,触到她心中的痛处了。

    陈皇后是正宫皇后,若是她也有儿子,那就是名副其实的嫡子,地位比所有皇子都要高,她也会有人依靠,可是她没有。身为正宫却没有皇子傍身,曾经在朝堂上也引来弹劾无数,若不是外祖陈家位高权重,只怕陈皇后这个皇后也就做到头了。

    弟弟?她怕柳妃没这个福分!

    临安公主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宫里的孩子不好养,更不好生。柳妃的孩子只怕指不定生不生得出来呢?柳妃虽然是庶女,但是确实出身护国公府,护国公府手里握着兵权,若是拥立小皇子,也不无可能,所以柳妃也是个遭人恨的。

    再退一万步讲,即便是所有的皇子都阵亡了,柳妃的孩子上位,柳妃也注定当不了荣华显贵的太后,必然是外戚盛行,她这个太后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转眼间,临安公主已经将所有的可能都想到了,无论哪一条,柳妃的日子都不轻松。

    “公主,您在想什么?”

    谢卿将她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临安公主方才回过神来,瞬间又恢复了天真烂漫的样子,噘着嘴说道:“谢姑娘,柳妃很讨厌,对吧?”

    谢卿眉梢微挑,临安公主说柳妃讨厌,没什么问题,但是她却不可以说。

    “是吗?不知公主是讨厌柳妃这个人呢?还是讨厌别的?”

    临安公主脸色微僵,谢卿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却反而一口咬定是她讨厌柳妃。

    “呵呵,她欺负本公主,本公主讨厌被欺负。”

    谢卿莞尔一笑:“公主真是孩子心性,您是嫡出的公主,陛下和娘娘都很疼爱您,柳妃怎么敢欺负您呢?”

    她相信,还真的没有妃嫔可以欺负她,这位尊贵的公主殿下要是像个孩子一般哇哇大哭,就连永庆帝也会有几分动容的,只要在她手里吃过一次亏,就不敢再有第二次了。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临安公主的必杀技和叶德妃的有相似之处。不过临安公主是永庆帝的女儿,年纪又轻,能用这招将永庆帝制住倒也不奇怪。但是叶德妃,年纪一大把了,哭的梨花带雨的也不是很好看,为什么永庆帝就这么买账呢?谢卿想来想去,估摸着还是和容桑有关系。看那画上的人,和叶德妃也没有多少相似之处啊?还是说叶德妃某些神态很像容桑,难不成是叶德妃哭的时候,神态像极了容桑?

    “谢姑娘,本公主看你弹琴的手法好像不是很纯熟啊,可是许久没有练琴了?”临安公主问道。

    谢卿福了福身,略带歉意,笑道:“让公主笑话了,臣女手指不够灵活,平日里又疏于练习,弹起琴来自然就不是很纯熟了。”

    临安公主哦了一声,仰头笑道:“那你觉得本公主方才弹的怎么样?”

    那可是凤求凰啊,求爱之曲,谢卿抬眼看向临安公主,只见她眼眸亮晶晶的,脸颊上还微微带着些许红晕,活脱脱的一副女子情窦初开的模样。

    临安公主情窦初开?若是放在之前,谢卿肯定相信,但是现在临安公主显然并不是没有成算的人,她一贯为自己披上保护色,她又怎么会轻易表露自己的情绪呢?

    “凤兮凤兮非无凰,公主你这是想招驸马了?还是看上哪家的男儿了?”谢卿抿唇笑道。

    既然临安公主都把话柄子送到她嘴边了,她若是不说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她的一番苦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