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名门世子妃 第93章 阴谋阳谋

时间:2017-11-06作者:流光之莹

    云芷絮同样恨谢卿入骨,自从她赐婚于赵王之后,所有人都只会巴结她,但是谢卿却骂她打她,这是耻辱,她牢牢地记在心里。

    “絮儿,那母妃就拜托你照顾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云芷絮莞尔一笑:“天麟哥哥你放心吧,絮儿会好好照顾娘娘的。”

    赵天麟一走,云芷絮的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了,咬牙切齿地喃喃道:“谢卿,你个贱人!”

    回了长乐宫,叶德妃正靠在软榻上歇息,“絮儿,本宫听闻云世子也来了宫中,怎么不见他前来拜见呢?”

    虽然镇南王府的门第极高,但是叶德妃却觉得不能落了自己的面子,她现在可是陛下的妃嫔,身份也不低。

    叶德妃想给云芷絮一个下马威,那也得看云芷絮肯不肯接,心中暗骂老妖婆,我们镇南王府岂是你能贬低的。

    心里想的是一回事,面上却是不显,云芷絮柔柔笑道:“哥哥不喜出府,此次要不是陛下传召,他也断然不会进宫来,哥哥从来没有习惯拜访宫中的妃嫔,还请娘娘谅解。”

    言下之意,云锦来宫中拜访的人不是陛下也是太后,像叶德妃这样的妃嫔是断然没有资格让云锦来拜访的。

    叶德妃轻哼一声,道:“云世子从来都不参与朝政,他要是再不出来露个面儿,只怕朝堂上都快忘记镇南王府了吧。”

    云家即便是亲王之尊,就不入朝堂,人走茶凉,镇南王府也就逐渐衰落了吧。

    实际上,叶德妃这话说的极为心虚,云家是功臣,而且即便镇南王早逝,云锦又常年不露面,但是朝中也没有人敢忽视了镇南王府。

    云芷絮笑着说道:“只有陛下不忘就好了,娘娘您无需担心。”

    陛下能将她指婚给赵王,时不时也会派人来王府慰问,云景一入宫,太后还能留他在宫中小住,种种迹象表明,镇南王府并没有失宠,云家一直是个特别的存在。

    “牙尖嘴利!你如今倒是把这套给学着了。”叶德妃冷哼道。

    云芷絮向来说话柔柔弱弱的,没想到如今倒是学会顶嘴了,这让叶德妃很不满意,她可是赵王的生母,日后云芷絮进了门也要尊称她说一声母妃的,在长辈面前,晚辈还敢顶嘴,现在就如此了,那真嫁过来还了得。

    云芷絮心道不好,纵然是她对叶德妃有怨念,但是赵天麟极为孝顺叶德妃,她还没过门呢,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得罪叶德妃。

    “絮儿失言,请娘娘恕罪。”

    然而云芷絮还没等叶德妃发话,就首先规规矩矩地告了罪,让叶德妃还没说出口的话就只能咽进肚子里了。

    “你知道就好,本宫是你的长辈,跟长辈说话,要有晚辈的样子。”许是云芷絮认错的态度取悦了叶德妃,叶德妃倒是没有说出更狠厉的话来。

    云芷絮朝叶德妃福了福身,低眉顺眼地说道:“絮儿知错,娘娘您就别生气了,天麟哥哥方才一再嘱咐了您不能动怒。”

    又朝含露吩咐道:“含露,娘娘的药是谁在负责煎?可弄好了,算算时间也快到娘娘用药的时间了。”

    含露面露难色,看了看叶德妃,迟疑着说道:“娘娘的药一直是谢卿谢xiao jie在煎。”

    叶德妃最讨厌听到谢卿的名字,当下脸色微沉:“别在本宫面前提那个贱人!”

    听到她的名字,就忍不住想起自己是怎么沦落在今日这般田地的,叶德妃如何不恨啊。

    云芷絮连忙安慰道:“娘娘,您别动怒,依絮儿看,这个谢卿就是故意来膈应娘娘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娘娘生气。”

    叶德妃重重地吸了口气:“本宫难道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可是本宫还是忍不住生气,本宫已经尽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看着她本宫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忍的太辛苦了,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像现在这样,连生气都必须要憋着了。

    “这个谢卿着实可恶,她害的蓁蓁现在连门都出不了,如今又屡次挑衅娘娘。”云芷絮说着说着,突然脸色大变,惊呼,“娘娘,谢卿不会是冲着天麟哥哥来的吧。”

    “你说什么!”叶德妃睁大了眼睛,谢卿的目的是她的儿子,这怎么能忍呢,当即面色突变。

    云芷絮解释道:“谢卿她不过是个普通的闺阁女子,从前根本就不认识蓁蓁,更无缘见过娘娘,可是她三番两次找娘娘和叶家的麻烦,絮儿想她肯定是有目的的,她可是谢家的人,她的最终目的不会是天麟哥哥吧?”

    叶德妃手指攥得紧紧的:“贱人!想害本宫的儿子,休想!”

    “娘娘,絮儿倒是有个主意,能将谢卿置之死地。”云芷絮压低了声音说道。

    “什么主意?”

    云芷絮唇角轻勾,在叶德妃耳边低语几句。

    “娘娘以为如何?”云芷絮的俏脸上闪过一丝阴笑。

    叶德妃当然巴不得将谢卿置于死地,冷笑道:“絮儿你果然有主意,本宫没看错你,就照你说的办。”

    ……

    云芷絮和叶德妃的阴谋,谢卿不得而知,她像往常一样,为德妃煎药,只是她把药端过来时,只见云芷絮笑语盈盈,“有劳谢姑娘了,把药交给我就好。”

    还没等谢卿说话,叶德妃生怕她又顶嘴,立刻说道:“絮儿是本宫未来的儿媳,有她伺候本宫,就用不着你了。”

    儿媳侍疾,再合适不过了,叶德妃一次为借口堵谢卿的嘴。

    然而她还真的是想多了,谢卿可没打算一直伺候她用药,否则也不会偷偷将德妃病重的消息传递给云芷絮了。

    谢卿淡笑着说道:“娘娘说的是,有云xiao jie在,那自然是用不上谢卿了。”

    说着又从衣袖中拿出一张药方来,递给云芷絮,笑道:“云xiao jie,这是太医开的药方,你每日照着方子上的步骤将药煎好,一日三次,可别遗漏了。”

    云芷絮愕然:“你叫我煎药?”

    谢卿浅浅一笑,道:“云xiao jie不是要伺候未来的婆母吗?当然是一样都不能落下了,谢卿可不敢和云xiao jie你抢活干。”

    她可没打算一直伺候叶德妃,这伺候人的活儿还是云芷絮干比较合适。叶德妃看到她就咬牙切齿,天知道她也是一样的,她无时无刻不想将赵王欠了李家的通通还回来。

    “德妃娘娘,云xiao jie还没过门就这般孝顺,有这样的儿媳,娘娘好福气啊。”谢卿还不忘朝叶德妃笑笑。

    可是这笑容看在叶德妃眼中却是无比的刺眼,冷哼一声,不作一辞。

    谢卿眉梢微挑:“怎么?臣女说错了话么?娘娘看着不是很高兴呢?”

    云芷絮脸色微僵,别人可能听不懂,但是她却是明白的,谢卿意指叶德妃并不满意她做赵天麟的正妃,她心里向着的是自己的娘家侄女儿叶蓁蓁。

    对此,叶德妃一无所知,她只是偶尔与赵天麟提过要将叶蓁蓁嫁给赵天麟做侧妃,她并不认为云芷絮知道这件事情,因而也没有在意。

    “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可以走了。”叶德妃下了逐客令。

    谢卿朝叶德妃屈膝行了一礼:“臣女告退,有云xiao jie这个未来儿媳照顾娘娘,臣女就不打扰娘娘了。”

    临走时,还不忘给叶德妃一个“我很识趣儿”的眼神……

    出了长乐宫,小弯只觉一身轻松,笑着问道:“xiao jie,您以后就不用来给德妃煎药了吧?”她有必要再确认一次。

    谢卿点头轻笑道:“你方才不是都听见了嘛,有云芷絮在,我就不去凑热闹了,人家婆媳正培养感情呢。”

    小弯拍了拍胸脯,笑嘻嘻地说道:“xiao jie您终于不用伺候她了,也不用面对她那怨毒的眸子了。”

    在小弯看来,自家xiao jie是大家闺秀,去伺候德妃已经很委屈了好吧。

    谢卿拍了拍小弯的肩膀,莞尔一笑,道:“傻丫头,到底谁折腾谁你还看不出来吗?”

    显然,叶德妃的忍耐力并不过关,从她看谢卿的眼神就知道,她每次看到她都怒火从烧,但是这对她的病情是没有好处的。而谢卿,她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意志力和忍耐力都非常人可比,她能压下自己真实的情绪。

    小弯笑眯眯地赞道:“xiao jie威武!”

    忽而又想到了云芷絮,小弯眉头微皱:“可是xiao jie,奴婢看那云xiao jie似乎看xiao jie的目光也不友善呢,她们俩人凑在一块儿,会不会对xiao jie不利啊。”

    敌人可以有很多,但是很多敌人凑到了一起,拧成了一股,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这里是皇宫,戒备森严,他们的人并不多,小弯难免有些担忧。

    谢卿垂眸冷笑道:“我还就怕她们不凑到一起呢?”

    既然是要报仇,那当然要一网打尽。

    “小弯,你这些日子处处当心就是了,记住我和你说的话,首先要保全自己,才能图后面的事情。”谢卿目光微凝,抱住自己,才有将来。

    “奴婢明白,请xiao jie放心。但是xiao jie您千万要保重自己,否则小弯死一百次也难赎罪孽。”小弯是死士,死士的目标就是保护主子。谢卿虽然吩咐过她首先要保住自己,但是她也牢牢记得自己的使命,绝不容许出差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