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路风云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对劲

时间:2017-12-19作者:最帅的帅白

    黎天祥话音一落楚老二、楚老三就满脸谄媚笑容的走了进来,一到楚天羽跟前就异口同声道:“天羽啊,以前是叔做得不对,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一般见识,就原谅我们一次吧,我们保证以后在不敢做对不起你的事了。”

    楚天羽皱着眉头,搞不懂黎天祥这闹的是哪一出,你一个外人管我们家的事,这不合适吧?是真喝多了管闲事?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黎天祥冲王德龙眨眨眼道:“王支书你也书两句。”

    正所谓吃人最短、拿人手短,黎天祥出了那么多钱给村里建了养殖场,王德龙是亏欠黎天祥的,现在他发话了,他还能说什么?只能笑道:“楚大夫黎老板说得没错,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过不去的,你看你这倆叔叔都过来给你认错了,你就原谅他们一次,以观后效,如果他们还是那臭德行,不用你出面,我帮你收拾他们。”

    楚老二赶紧道:“肯定不敢跟以前那样了,我们改,肯定改,一定改,必须得改,天羽叔都这么跟你说了,你就原谅我们吧。”

    楚老二姿态摆得很低,态度也很诚恳,看样子是真要痛改前非了,这让楚天羽更看不明白了,以他对自己这倆二叔性子的了解,他们能改,狗得不会吃屎,可现在黎天祥也劝,王德龙还在劝,其他人也都看着自己,楚老二、楚老二也低头表示痛改前非了,自己要是在不松口,可有些得罪人。

    既然他们说改,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如果还跟以前那个德行,自己立刻跟他们断绝一切关系就是了,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想到这楚天羽看看楚老二跟楚老三道:“好吧。”

    黎天祥一看楚天羽松口了立刻拍着他的肩膀道:“兄弟啊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你这叫宰相肚里能撑船,好。”

    楚老二跟楚老三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没坐下,端着异口同声道:“天羽这是给你的赔罪酒,我们先喝了。”说到这一饮而尽。

    楚天羽没办法了,也只能把自己的酒干掉,不喝可还是不原谅他们。

    黎天祥看楚天羽把酒喝了,立刻道:“行了,你倆也在外边站了半天了,坐吧,你们叔侄好好喝点,以前的事就过去了。”

    楚老二跟楚老三确实是打中午开始就站在外边一直到现在,听着别人吃喝的声音早就饿得不行了,但偏偏又时机未到不敢进来,只能强忍了,忍了这一下午也是饿坏、渴坏了,现在楚天羽也松口了,黎天祥又让他们做,这哥俩自然不会在客气,一屁股坐下也不管跟前的是谁的筷子,拿起来就用,甩开腮帮子就吃。

    黎天祥看到他们这幅饿死鬼投胎的样子立刻是一皱眉,但也没说什么,继续拉着楚天羽喝酒,但不管他怎么劝楚天羽又打着酒量不行的旗号不喝了,楚天羽怎么感觉今天这事有些怪,所以他不想喝多了,以免真出什么事应付不了。

    黎天祥一看楚天羽不喝了有些无奈,也没在劝,看楚老二跟楚老三吃了半天了,便道:“你们哥俩别老吃了,跟天羽喝两杯,你们叔侄多少年没喝过酒了吧?现在好不容易天羽原谅你们了,还不抓紧机会跟他喝点?”

    楚老二跟楚老三一听这话才反应过来,楚老二第一个端起酒杯对楚天羽很郑重的道:“天羽,这第二杯你得喝,叔叔那以前做得太不对了,你说我良心让狗吃了,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亲侄子?好在你二叔我迷途知什么着?”说到这看向王德龙。

    王德龙苦笑道:“那叫迷途知返,行了,你还知道前边两个字那,不容易。”

    楚老二笑道:“对,对,叫迷途知返,还是支书有文化,我这大老粗字都不认得几个。”说完继续对楚天羽道:“天羽以前的事咱们就不说了,翻篇了,以后你看叔的表现,我要是在做对不起你的事,让我出门被车撞死,喝凉水噎死,放屁都砸后脚跟。”

    楚老二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楚天羽也是没办法了,也只能把酒又干了,这酒一下肚楚天羽就感觉胃里火烧火燎的热,头也有些发晕,但幸好他中午就喝了两杯,以他的酒量,又过了这么长时间,那点酒根本就不算什么,只是现在连干两杯白酒,有些酒意上涌。

    楚老三这时候也端起了酒杯道:“天羽啊,你三叔我就不是个东西,以前干的事畜生都不如,老天爷怎么没一道雷把我劈死那,一想到我干的那些事我就感觉对不住我大哥,你就原谅三叔吧,我先干了。”

    这杯酒楚天羽同样没办法不喝,再次喝了下去,他以为到这时候就差不多了,谁想楚老二又端起酒杯笑道:“天羽还是你大人有大量,我现学黎老板的那句话,你啊是宰相肚子能撑船,大度,这杯酒二叔敬你,你可是给咱们老楚家挣了光了,正丰堡有一户算一户,谁家娃娃能进大医院的?一个都没有嘛,你真是出息啊,干了,干了。”

    楚天羽感觉不对劲了,自己这二叔跟三叔怎么看怎么像在灌自己酒那?一杯接着一杯,都不带让自己闲着的?几个意思?

    想到这楚天羽道:“这酒我是真喝不了了。”说完就把酒杯扣了过去,他生怕楚老二跟楚老三把自己灌醉了,在弄出什么幺蛾子来,所以从现在开始不管谁劝,不管谁怎么说,都不喝了。

    楚老二一看楚天羽不喝了,赶紧道:“天羽你不说原谅我们了吗?既然原谅了,这酒你得喝啊!”

    楚老三在一边附和道:“是啊,是啊,天羽,我们真知道错了,是真心悔改,这酒你得喝啊。”

    楚天羽看这两人说来说去就是离不开让自己喝酒,更是感觉不对劲了,笑道:“我是原谅你们了,但原谅是原谅,跟喝酒没什么关系,我酒量不行,身体也不是太好,你们总不想让我喝出个好歹来吧?”

    楚天羽这话是点名了,原谅你们可以,但这酒我是绝对不会在喝了。

    楚老二急道:“天羽你年纪轻轻的能有什么毛病吗?大老爷们的那有不喝酒的,不喝酒还是老爷们吗?”

    楚老三在一边附和道:“对嘛,男人就应该喝酒,这酒啊是男人的胆,男人没胆了还怎么管教自己的婆娘跟娃娃,你看看你三婶让我管的,我一瞪眼她屁都不敢放一个。”

    楚天羽笑道:“今天那我是肯定不会喝了,就这样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黎天祥一把拉住要站起来走的楚天羽急道:“兄弟给哥个面子,在待会,酒不喝,酒不喝了。”说到这对楚老二、楚老三道:“你们也少喝点,好不容易我这兄弟原谅你们了,你们拉拉家常。”

    黎天祥说到这突然“哎呦”一声捂住了肚子。

    这可把王德龙吓了一大跳,急道:“黎老板您这是怎么了?肚子疼?”

    黎天祥捂着肚子一脸痛苦之色的道:“我要上个卫生间。”说完要走,但又停下脚步对楚天羽道:“兄弟你可别走啊,哥哥还想在跟你聊会那,酒你不喝就不喝了,在陪陪我啊。”

    楚天羽看不让他喝酒了,感觉留下陪着黎天祥这些人聊聊天也是应该的,毕竟他们是客人,是投资商,自己算半个正丰堡村的人,陪他们是应该的,便道:“好,黎老板我在这等你。”

    黎天祥捂着肚子一副急得不行的样子道:“好,好,我去去就回。”临走前黎天祥冲楚老二跟楚老三眨眨眼,至于他是什么意思,除了他跟楚老二、楚老三外没人明白。

    楚老二会意的点点头,楚老三也是如此。

    王德龙站起来道:“黎老板我陪你去吧。”

    黎天祥急道:“不用,你别跟着我,王支书你好好陪陪我这些朋友,都是大老远过来的,以后咱们的养殖场还得他们多捧场那。”

    黎天祥这么一说王德龙到是没办法走了,楚天羽明确表示不喝酒了,楚老二、楚老三这倆又懒又馋的闲汉怎么陪得了黎天祥这些朋友嘛,只能是自己舍命陪君子,陪他们在喝点了。

    想到这王德龙端起杯道:“来来,这杯酒我敬各位老板,今天真是麻烦各位了,大老远过来,我这也没招待好,罪过啊。”

    黎天祥这些朋友立刻道:“王支书太客气了,今天是我们麻烦你了才对。”

    这时候楚老二对楚天羽道:“天羽你要是不喝就别喝了,二叔我喝,咱们爷俩好好聊聊,把话说开了,那些破烂事也就过去了。”

    楚老二说完跟几百年没喝过酒似的就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干,这些好酒他平时喝都没喝过,今天又在外边站了半天眼睁睁的看着其他人喝,早就馋得不行了。

    楚老三也是当仁不让,一口把自己杯里的酒喝干,赶紧给自己倒满,一脸生怕被人跟他抢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