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路风云 第一百一十九章 越演越烈

时间:2017-12-16作者:最帅的帅白

    卫生院的老旧房子可并不隔音,实在是年久失修,苏允君咒骂的声音还不小,结果就是楚天羽听到了,楚天羽感觉自己比窦娥还要冤枉,明明是好意怎么就成耍流氓了?楚天羽还是经验不够丰富,他是喜欢苏允君,但仅限于暗恋,而苏允君又因为太过争强好胜,跟他的关系不能说多恶劣,但也绝对不太好,两个人的关系是这样楚天羽冒冒失失的给苏允君送便盆这么私密的东西,要不被骂那才叫怪事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今天楚天羽本就心情不好,苏允君又说他耍流氓,直接导致楚天羽的心情更好了,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那是辗转反侧,怎么也说不着,一方面是因为苏允君误会他,感觉自己愿望,另一方面就是他那偏心眼的奶奶给他惹下的大麻烦。就这样楚天羽在床上翻过来、调过去的就是睡不着,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后半夜,隔壁突然传来了动静,楚天羽立刻竖起了耳朵,苏允君晚上吃不少啊,不会是没吃饱又要去偷吃吧?而此时苏允君打开门面红耳赤的看着放在门旁的便盆正做着剧烈的思想挣扎,苏允君确实看起来漂亮得跟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似的,但也就是看起来像,可不是真的仙女,跟其他普通的女孩一样要吃喝拉撒睡,现在内急了,有心想去后院的茅房吧,但一想到里边不但黑漆漆的,还恶心得要死,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去了,那么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用楚天羽给她买的便盆。可要是明天早让上楚天羽看到自己用他买的那东西,苏允君羞也要羞死了,可不用她又真快忍不住了,此时正在做天人交战。战果最终是内急战胜了羞涩,苏允君非也似乎的把便盆拿了进去然后把门关上,心里打定主意用过后就洗干净,不让臭流氓楚天羽知道她用过。很快楚天羽就隐隐约约的听到水声,这是什么声音他很清楚,他有不是没常过女人滋味的初哥了,一想到苏允君就在一墙之隔的后边方便,楚天羽脑子里满是少儿不宜的话音,结果这一夜又没睡成。楚天羽又不是铁打的,头一夜差不多给苏允君站了一夜的岗,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第二天更是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楚天羽起来的时候直接顶起了两只熊脑眼,样子很是憔悴。苏允君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把便盆刷干净跟新的一样放到原位,可实际上楚天羽早就知道了。第二天一早楚天羽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做早饭,指望苏允君是指望不上的,让她做饭还得点心她把房子给点了,就算没点,做出来的东西楚天羽感觉吃了自己闹不好要送到县里的医院去洗胃,所以尽管很累,也只能自己做了。两个人刚吃过早饭陈桂祥就到了,昨天因为楚老太太闹的那一出,正丰堡的疾病摸底工作只进行了一半,今天还要继续,楚天羽跟苏允君要做好村里人口的疾病调查工作,对村里的人的健康状况有一个详细的了解。对比昨天陈桂祥见到楚天羽的态度虽然还是笑呵呵的,但却透着一股子疏远与生疏,甚至陈桂祥在跟楚天羽寒暄两句说点没营养的话后就不在跟他说话了,而是一直在跟苏允君说今天的工作安排。楚天羽立刻知道经过一夜的发酵,村里人对他的态度是彻底转变过来了,现在不指着他的鼻子尖骂他白眼狼就已经不错了,还能希望陈桂祥对他怎么样那?楚天羽想到这不由唏嘘的呢喃道:“还真是人言可畏啊。”就在楚天羽拿着诊疗箱要跟着陈桂祥继续去其他人家给村人做检查的时候陈桂祥拦住他,笑道:“小楚啊,今天你就别去了,在卫生院看守,万一谁有个急症过来没人可就麻烦了。”昨天陈桂祥还对楚天羽一口一个楚大夫,今天就成小楚了,还不让他继续去调查村里人的健康问题,摆明了就是疏远他、远离他,生怕自己跟他走得太近了,遭连累,被村里那些长舌妇嚼舌头根子,万一说出正因为他陈桂祥认识的人都是楚天羽这种狼心狗肺的家伙,老天爷惩罚他,才导致他两个儿子接连出事,陈桂祥的老婆听到那能受得了?楚天羽到没想到情况糟糕到这种地步,知道自己今天去不成了,就算去第一陈桂祥不会同意,第二真去了指不定要听到什么难听的话,看来自己那偏心眼的奶奶动作很快啊,开始在舆论上为她那方造势了。苏允君不满道:“陈院长为什么不让他去,咱们村就这么大,真有急症的患者只要一喊整个村子都能听到,我们又不是聋子,肯定是能听到的,不会耽误给患者救治的。”陈桂祥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楚天羽站出来道:“你就跟陈院长去吧,我留在这也好,万一真有急症的患者过来那?”说到这冲苏允君眨眨眼,示意她别说了。苏允君还想为楚天羽说话,楚天羽突然道:“哎呀,便盆还在那,我去刷刷。”这话一出口苏允君立刻羞得满脸通红,然后就狠狠瞪了一眼楚天羽,恨不得把他给活吞了。最后苏允君气呼呼的走了,留下楚天羽坐在院子里发呆。中午苏允君回来了,但脸色却非常不好,气呼呼的把医疗箱往桌子上一放就怒道:“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这么说?气死我了。”这一个上午苏允君没少听到村里人对于楚天羽的指责,还一个说的比一个难听,甚至有人想让陈桂祥找领导反应下这个情况,赶紧把楚天羽调走,他这么个不孝的东西在,能给大家好好看病?楚天羽抿着一杯白开水,看苏允君气成这样就知道她肯定听到了不少关于自己的流言蜚语,并且还都不好听。看她为了自己的事气成这样,楚天羽心里很感动,虽然苏允君不给他什么好脸色,但却会为他想,会为他打抱不平,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误会他,谩骂他,但只要苏允君相信他,就够了。楚天羽笑道:“中午想吃什么?炖豆角多放点肉怎么样?”苏允君听到这句话立刻跟踩到尾巴的猫一般蹦起来道:“他们那么说你,你还有心思吃饭?你真是个饭桶。”楚天羽苦笑道:“那我怎么办?跑出去随便拉住个人说是我那奶奶一家人先对不住我跟我母亲在先,我才不认他们的?”苏允君立刻跟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坐了下来,她也知道就算楚天羽跑出去跟全村的人说这话,但也没人信他,众口铄金,三人成虎,楚天羽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苏允君看着楚天羽道:“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下去吧?你就不怕自己这大夫干不下去了?”楚天羽叹口气道:“没事,我有办法解决,你就放心好了,我怎么也要跟你一块来,一块走,我要是先打了退堂鼓你一个人在这可怎么办?又怕老鼠,又不会做饭的,唉!”苏允君伸出粉拳给了楚天羽一下很不满的道:“谁怕……老鼠。”最后两个字说得很是底气不足,又道:“谁不会做饭。”说到的这的时候底气就更不足了。楚天羽笑道:“好了,你一定饿了,我去做饭,中午就炖豆角吃吧,在拍个黄瓜。”打这天起除了苏允君外,全村的人都把楚天羽孤立起来,到没人跑卫生院这指桑骂槐来,毕竟不是他们家的事,但架不住村里的闲言碎语是满天飞,楚天羽的名声是彻底臭了大街,一出去就要被人指指点点,很多当妈的都会跟自己儿子说,你可千万别学那个白眼狼,不然我把你仍井里去,这还是算好听的,比这难听的话更多。楚天羽也只能当听不见,也尽可能的不出去,他听到这些话心里同样不舒服。苏允君到是为这事急得要死,想帮楚天羽吧,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只能催着楚天羽赶紧想办法。楚天羽一时间还真没好办法可想,实在是他那偏心眼的奶奶这一招太毒了,现在楚天羽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时间眨眼就过了一周,这天早上苏允君早早起来,看着楚天羽道:“你到底想出办法来没啊?”到现在苏允君也看出楚天羽说有办法是在敷衍他,真有办法他就把这事解决了,那用等这么长时间。楚天羽知道自己被苏允君看破了,只能苦笑道:“你在给我点时间好不好?我现在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苏允君急得一跺脚道:“你急死我了。”话音一落卫生院的大门就被人给撞开了,一个十五六的男孩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楚天羽赶紧过去道:“出什么事了?你别着急,慢慢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