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咪,他才是爹地 第2章 死不承认就对了

时间:2019-07-26作者:禾子歌

    ,。

    阮小冉一愣,紧接着一肚子火道:“那个混蛋又来干什么?妈,你们没事吧?”

    阮母说:“我们倒没什么,只是顾子琛说一定会把孩子带回去,我有点担心他会做出极端的事。”

    “我现在都在龙国了,他还能把我怎么样?”

    “总之小冉,你一定要看紧小宝小贝。”

    “我会的。”

    阮小冉应道,随后叮嘱说:“不过妈,你跟爸也要注意安全,实在不行就报警。”

    “我们有分寸的,别担心。”

    “嗯。”

    跟阮母聊完后,阮小冉有些心烦意乱,这时,阮小贝跑进来喊道:“妈咪!你咖喱煮糊!”

    “糟了!”

    阮小冉回神,看到咖喱已经变成黑糊状,吓了一跳,赶紧关火。

    “哎,今天连咖喱都没得吃了。”

    阮小贝趴在厨台边叹气道。

    阮小冉尴尬一笑,揉了揉阮小贝的头发,说:“那今晚我们吃外卖吧,想吃什么你们随便点。”

    “好耶!”

    阮小贝眼睛一亮,立刻又高兴起来,说:“我今晚要吃炸鸡!”

    “好。”

    阮小贝捧着手机去点外卖,阮小宝走进厨房,问:“妈咪,刚才是外婆打电话过来了?”

    “是啊。”

    阮小冉一边收拾厨台一边回答。

    阮小宝又问:“是关于顾先生的事吗?”

    阮小冉停顿了下,然后点头。

    她跟一些家长的教育方针不同,觉得大人的事小孩不用管,很多重要的事她会告诉两个孩子,让他们能够了解情况,独立思考。

    或许是这个缘故,小宝小贝比一般的孩子都要成熟。

    阮小宝说:“顾先生在云国势力好像挺大的,外公外婆一直住在他的势力范围里,也不是长久之计,要不让外公外婆也来龙国吧?”

    “你以为我没想过吗?”

    阮小冉回头,蹲下直视着阮小宝,语重心长说:“小宝,有时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外公外婆在云国住惯了,到了新的环境肯定不习惯,而且,就算要过来,也要等妈咪在这个国家站稳脚,有点积蓄才行。”

    阮小宝无情的打击道:“那你能站稳脚吗?我跟小贝两个的学费就是一大笔开资,这里的房价物价也高,光活下来就不容易。”

    阮小宝每说一句话,阮小冉就感觉一块巨石压下来,让她差点被压趴下。

    阮小冉心中泪流满面,捂脸说:“妈咪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阮小宝呼了口气,小大人一样摸摸阮小冉的头,认真地说:“妈咪,你放心吧,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丁,钱的事我也会想办法的。”

    阮小冉闻言,一把将阮小宝抱住,“我儿子真可靠。”

    虽然她并不觉得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能赚钱。

    不过孩子这份心就够了。

    阮小宝猝不及防被抱住,小脸一红,说:“妈咪,你赶紧放开我。”

    “为什么?”

    “我可是男性,你怎么能随便抱!”

    “切,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还男性?”

    “妈咪,你说法太粗俗!”

    ……

    因为阮母的一通电话,阮小冉的压力更大了。

    顾子琛是不要到孩子誓不罢休,阮父的工作在云国,要是他把歪心思打到阮父身上,阮小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光是家政工作肯定不够,阮小冉打算再打一份工补贴家用,顺便攒点钱。

    想到家政的工作,阮小冉莫名又想起昨天的男人。

    也不知道那人之后怎么样了。

    因为强吻事件,在喂了药以后,阮小冉之后就再也没进过那间卧室,打扫完卫生后便匆匆离开。

    不过吃了药,应该会好起来吧。

    阮小冉自我安慰。

    到了男人家门口。

    阮小冉真切的祈祷男人不在家。

    她象征性地按了下门铃,然后打算拿出钥匙开门进去,谁想到她刚摸到钥匙,屋内就传来一阵动静,紧接着,大门就打开了。

    一个高大的男人立在门口,俊美的面容上仿佛染上了一层化不开的寒冰,漆黑的眼眸清冷幽深,冷淡地在她身上扫了一眼,可简单一眼,阮小冉就感觉自己要被冻僵了似的。

    好冷!

    明明是同一个人,但是跟昨天相比,气场却截然不同。

    阮小冉快速回过神,对男人鞠躬道:“那个,厉先生好,我是家政公司的员工,叫阮小冉。”

    男人没多说什么,转身走进去。

    阮小冉也跟着进屋,心里却在琢磨这个人确实不太好相处,冷得就跟人形冰山似的。

    不过对方就算真是座冰山也跟她没关系,她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

    在打扫客厅时。

    厉封爵就靠在一面墙边,双手抱着臂,视线静静地凝在阮小冉身上,也不说话。

    阮小冉感到压力很大。

    现在给她的感觉就像是身后有个背后灵一样,一直盯着自己,仔细想想还有点毛骨悚然,这人为什么要盯着她?就不能去干自己的事吗?

    “昨天,也是你?”

    忽然,厉封爵冷不丁地出声道。

    他的嗓音低沉沙哑,仿佛最醇厚的葡萄酒,令人沉醉。

    阮小冉却像炸毛的猫一样,全身寒毛竖起,她动作猛地僵了下,握紧扫帚,心脏砰砰直跳,隔了两秒才缓缓点头,“是……”

    “药,你买的?”

    “对……”

    阮小冉不懂,明明自己也没做亏心事,怎么就感觉心虚了呢?

    她昨天是做好事了吧!

    这么一想,突然又有了些底气,她回头对厉封爵自然地笑起来,说:“昨天我过来打扫时真吓到了,厉先生突然发高烧,家里怎么都没人照顾呢?”

    厉封爵没管阮小冉的话,他直勾勾地盯着她,继续问:“药是你喂的?”

    阮小冉嘴角抽了下。

    她心里寻思着这人该不会是有什么洁癖,昨天被她碰了所以今天特意兴师问罪吧?

    可明明是他先动的嘴!

    不管是强吻还是嘴对嘴喂药的事都挺难以启齿的,阮小冉不想今后工作两人尴尬,干脆一律否认,她露出职业化的微笑,春风满面说:“是厉先生你自己吃的呢,不过你昨天发烧烧糊涂了,估计也不记得了。”

    厉封爵:“……我自己吃的?”

    “嗯嗯,我买了药回来,把你叫起来吃的,吃完你就继续睡下了。”

    “是吗?”

    “是!”

    阮小冉坚定道。

    厉封爵:“……”

    阮小冉害怕厉封爵继续追问,赶紧说:“要是厉先生没别的事了,我继续打扫卫生了。”

    说完,她就赶紧开溜。

    厉封爵面容冷峻,视线紧紧地锁定在阮小冉的背影上,眼底闪过一抹锐利的神色,仿佛要把人的灵魂看穿一般。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撒谎?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