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抗日之战将传奇 第七百四十六章 不好走的路

时间:2017-11-30作者:尘土nn

    重庆方面围绕着新三十三军开了不少会议,九成以上是蒋委员长主持召开的,目的就是为了山西的情况,一个八路军,一个新三十三军成了蒋委员长的心头大患。

    就在蒋委员长为新三十三军头疼的时候,八路军那边可是欢腾的很,首先不说根据地扩大了不少,胡国山还给他们送去了一批武器装备,当然这些装备很多是新三十三军已经淘汰掉的,但是对八路军来说他们经常缺少枪支弹*药,无疑是给他们帮了一个很大的忙。

    于是为了维护两家百年好合或者说是白头偕老,八路军安排一个政委到了太原。新三十三军在太原最高的指挥官就是胡国山,然而胡国山对于政治上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虽然他身边有个赵才柱,但是两个人在政治上加起来不如一个八路军的政委。

    不得已廖俊东又从太行山来到了太原,把驻地内的事情都交给了李凌飞来处理。八路军的政委姓丁,叫丁原。(不要跟任何人对号,因为十九大的缘故,我们这类书越来越敏感了,能够在网文圈还有一口饭吃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

    丁原某所红色军政大学毕业的,在八路军中可以说是难得知识分子,也正是因为有知识的原因,八路军总部对他宠爱有加,也因此养成了他眼高于顶的傲慢,也正是因为傲慢,除了八路军的几个重要首长之外,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随着丁原到山西的一共有五个人,两个秘书,三名老兵护卫他们的安全。虽然丁原很傲慢,但是可以看的出来,他还是听能够吃苦的,从红区一路走到太原,手中的行李也没有让任何人帮忙拿,也没有喊一句累。

    不过“再苦再累也要干革命”这句话一路上他说了没有一百遍也有七八十遍,随行的人都听得耳朵磨出了茧子,但是他们也不好说什么,一来丁原是他们直接的上司,二来丁原说的没错。

    刚到太原的时候,丁原身边的五个人都被太原城的雄伟给震撼了,唯有丁原不屑一顾。廖俊东早已经接到了丁原他们要来太原的电报,所以派人一直在等候着他们。

    “您是丁政委吧?廖大哥让我来接你的!”新三十三军的一个营长跟丁原握手,让士兵接过丁原手中的行李。

    丁原说道:“行李还是我们自己难吧,你说的廖大哥是?”

    丁原出发的时候,他已经了解了一些新三十三军的消息,不过他了解的基本是太原的情况,据他所知太原城内的新三十三军指挥官应该是一个姓胡的师长,怎么现在换成了一姓廖的。

    “哦,是我们炮兵旅的旅长廖俊东!对了,我们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住的地方,你们随我来!”

    营长带着丁原他们走向一辆吉普车,丁原他们见过吉普车,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坐过,这辆车是从小鬼子的仓库里搞到的。但是丁原并没有吃惊,脸上仍旧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太原城内最豪华的一座酒楼前,廖俊东在接到消息之后,早已经在酒楼门口等着丁原他们。

    “是丁政委我吧?我是廖俊东,这次事情是由我来负责跟你们交流!”廖俊东表现的很热情,“在太原这段时间内,就先委屈你们住在这儿了!”

    这哪儿是委屈啊,为了丁政委他们的安全,廖俊东让人包下了这座酒楼最豪华的一层,而且还安排了巡逻队和站岗的士兵,二十四小时保护他的安全。

    廖俊东带着他们进了酒楼,跟随丁原来的五个人都被震惊的目瞪口呆,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豪华的地方,整个楼层的地面都是用地毯铺成的,大白天楼道里还亮着灯,灯罩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成的,让人看了一样只感觉眼花缭乱,反正这一切是在他们根据地是看不到的。

    “那个……廖旅长对吧?我们都是军人,随便找一个地方住就行了,用不着这么好的地方,我们都是干革命的,再苦再累也都能够忍受!”

    丁原吞了吞口水,开始有些心虚,他也算是见过一些市面的人了,但是这么豪华的酒楼他还是第一次进来,他担心住在这个地方会不会影响他的政治生命,毕竟口号可不是白喊的,他要以身作则,否则以后还怎么用来教育他的部下,可是看到这么豪华的地方,丁原有不忍心离开,恐怕他这一辈子只有这一次机会可以住在这么好的地方。

    “丁政委这次代表的是八路军总部来跟我们进行交流,如果你们再配不上这么好的地方,恐怕就没有人能够陪的上了,丁政委只管安心住下,这儿的一切都是由我们新三十三军来买单,还有吃饭都在楼下,如果丁政委工作忙不方便楼面,我也安排了战士,只要你们招呼一声,战士们随时可以把饭给你们送上来!”

    “你们奔波了一路,也累了,今明两天好好休息休息,看看太原的风土人情,后天的时候我们再进行交流!”

    廖俊东也是刚到太原,对于太原的情况他也了解的不太多,他需要时间来为自己做好准备工作,至于做好准备工作了,他才能够给八路军进行畅通无阻的交流。

    ……

    廖凡看着手中关于丁原的资料,这份资料是特战旅搞来的,记录了丁原这几年的经历。

    “我还是比较喜欢刘政委,希望这次交流能够得到八路军的支持,要不然谁都别想踏入太原城一步!”廖凡把资料仍在了桌子上。

    对廖凡来说,他可以容忍各方势力进驻太原,他知道单凭他们新三十三军就想吞下太原这么一大块肥肉,必然要引起各方势力暗中讨伐,让他在太原不得安宁,如果他们在太原不安宁,那么接下来跟日军作战的计划也就很难实施,新三十三军就永远被困在山西,龙困浅滩,即便是新三十三军的战斗力再强悍也无力回天。

    然而让各方势力进入太原,无异于是引狼入室,虽然战斗力方面新三十三军不怕任何对手,然而再政治方面,新三十三军就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所以他必须要依靠八路军,联吴抗曹三国时期的老办法用在现在的太原依旧很合适。

    为了让新三十三军能够有个稳定的后方,廖凡必须要让出太原的利益来。

    想到现在新三十三军的情况廖凡很欣慰,他们已经有了跟几大势力争雄的能力,然而廖凡又很无奈,政治上的短板,让廖凡接下来的路举步维艰,他必须要培养一批政治上的人才,来应付未来天空中的风起云涌。

    如今重庆,还有陕甘宁地区都在盯着新三十三军的举动,新三十三军的虽然取得了太原,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廖凡的消息,廖凡生死未卜,让他们不敢过多的下注。他们要押宝在廖凡的身上,而不是在新三十三军的身上。

    各方面都在围绕着廖凡和新三十三军召开着紧急的会议,就连逃出去的小鬼子都在开会讨论廖凡的问题。日军金蝉脱壳逃走,士兵都归于河北管辖,山西日军的高层指挥官都被叫去了开会。

    新三十三军成为了焦点,这并不是廖凡想要的,但这也是新三十三军必须经历的一步,人生就像是一场修行,而新三十三军要想永远屹立于这天地之间,必然也要经历一场修行。

    就在丁原和廖俊东在太原进行深入交流的时候,阎老西和何应钦也收到了蒋委员长的电报,来到了重庆蒋委员长的官邸。

    当然在场的还陈诚和卫立煌,卫立煌已经失去了真正的权利,但是在政治方面他还是有一定的决策能力,只不过是蒋委员长喜欢听还是不喜欢听罢了。

    “百川呢,你们部队的情况可还好?最近听说你们又买了不少新装备的呢?”几个大佬坐在一块聊部队的事情就像是聊家常一样。

    “委座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那边原先有个八路军也就罢了,现在又出来一个新三十三军,我也是处在夹缝中生存啊,这日子虽然不太好,还不是要过吗?”阎老西一口山西话。

    晋绥军的人马如果加上第七集团军傅宜生的部队那可不少,但是他们太分散了,而且晋绥军可不像蒋委员长手底下的黄埔军官那么齐心协力,有些人仗着山高皇帝远,他的命令就跟放屁没什么两样。

    “山西的情况不用我说,你们也都知道了吧?”蒋委员长看着在座的各位,这些人都是他手底下的将军,可是真正能够跟他谈心的却没有一个人。

    “委座,你可要替我老阎做主呢,我们晋绥军的弟兄们祖祖辈辈生活在山西的土地上,那就是我们的家,现在来了一个新三十三军,把我们的家都给占了,我们都没有地方去打官司呢!”

    刚谈到山西的情况,阎老西立刻向蒋委员长诉苦。不过阎老西却从来没想过当初日本人来的时候,他们可没有想过山西是他们的家,说跑就跑了,而且都跑到甘肃去了。现如今山西是重新让中国人做主了,阎老西当然还想做山西的土皇帝。
小说推荐